第50章 第 5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池氏’两个字, 乔建有短暂的失神,直到秦静急匆匆过来把柜子锁上,他才猛地回神。

“……我又不会偷看, 你这么防备干嘛?”乔建一脸嫌弃。

秦静歉意地笑笑:“这不是阿照之前叮嘱过, 这些东西都太重要,任何人都不能看,我连蓁蓁都没说,不是故意防备你们的。”

“什么东西呀?”乔蓁蓁配合地问。

乔建冷笑一声:“你这些东西, 给我看我都不稀罕。”

秦静有点不好意思。

乔建斜了她一眼:“既然是重要项目,那就放好了, 没事别动不动往外拿,万一被人看到了,你能想到后果。”

“……我去秦氏帮忙你不生气?”秦静一脸惊喜。

乔建冷哼:“你最近哪一件事听我的了, 我生气有用吗?”说完,就直接往外走,走到门口时还不忘斥责乔蓁蓁, “要吃饭就去餐桌吃, 端个碗到处走像什么样子, 一点教养都没有。”

乔蓁蓁无辜地往后退一步,给他让出一条路。

乔建又瞪了她一眼,想到什么后回头看向秦静:“我心情不好, 今天晚上你跟她睡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进卧室了。

砰!关门声一响, 全世界都清净了。

秦静一改之前小心翼翼的样子, 撇了撇嘴将东西重新放进柜子。乔蓁蓁看着她一秒变换的表情,不由得伸出大拇指:“妈,你演技真好。”

“有他演技好?”秦静一脸膈应。

乔蓁蓁想了一下:“他是本色出演,你是颠覆形象, 还是你的程序比较复杂。”

“……胡说八道。”秦静笑骂。

乔蓁蓁见她心情好了,总算松一口气,跑到柜子旁边翻看里面的东西:“这项目书是舅舅做的吗?我看不懂,会不会骗不到他啊?”

“一般的东西怎么可能骗得到他,这项目书是真的,也确实有高额利润,池家老爷子跟你外公是好友,你外公亲自请他帮忙,他才拿出这个项目做局。”秦静回答。

乔蓁蓁睁大眼睛:“那岂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的计划,是外公做个假项目引他上钩,另一方面再让妈妈以书面方式反对这个项目,再找律师公证一下,乔建一旦去做,妈妈就不用承担风险,等他赔得差不多后直接提起离婚,到时候乔建不仅要赔项目的钱,也要赔妈妈一半家产,之前的财产转移也会暴露。

但现在,竟然用了真项目,还是高额利润的……她现在有点看不懂外公想做什么了。

“你想多了。”秦静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么,于是直接解释,“用你那个方法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说不定还要坐牢,假项目……亏你想得出来,也就是你外公和舅舅不舍得打击你,才没告诉你那是诈骗,法律观念真是太薄弱了。”

以前都是乔蓁蓁吐槽池深法律观念薄弱,没想到自己也有被吐槽的一天,无语三秒后追问:“拿这个项目出来,他是不是就会上当了?”

“嗯,应该会,但是外公说为了以防万一,过两天池老爷子会来一趟,保证他会急不可耐地上钩。”秦静简单说道。

乔蓁蓁点了点头。

“总之你就别操心了,有外公在,肯定没问题的,”秦静揉揉她的头发,“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知道吗?”

“我现在要做的,是拉着你回屋睡觉,给他留下作案空间。”乔蓁蓁说完,拉着秦静就往屋里跑。

秦静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地跟着她回屋了。

墙上的钟表慢悠悠滑动,时针很快指向两点的位置。

半晌,乔建从屋里出来,看了一眼乔蓁蓁紧闭的房门,便急匆匆往书房去了。

他进门之后径直走到柜子前,拉了两下后没有拉动,最后皱着眉头去找钥匙。

钥匙没在原有的位置,显然是秦静已经收起来了。

“还说不防着我。”乔建冷笑一声,又转身去了楼下。

当初房子装修的时候,每一道门都留了好几个钥匙,只是每道门的钥匙都只留了一把当备用,其他的都放在了楼下仓库。

乔建没有开灯,用手机照明进入了仓库,很久没有清理的仓库到处都是灰尘,他一进去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浑身都开始痒了起来。

但他顾不上这些,捏着鼻子在仓库扒拉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书房的钥匙,于是又赶紧折了回去。等他重新站在柜子前时,他已经因为尘螨过敏浑身红透,像一只煮熟的大虾一样。

一向挑剔的他此刻却毫不介意,只专注地开了柜子,翻出项目书后一页页拍照,全部拍完后将东西复原,然后回到卧室才关上灯开始认真看,刚看了前两页,就因为对方给出的利润红了眼。

平静的一夜很快过去。

睡饱的乔蓁蓁心情愉悦地醒来,跟着秦静说笑着出门,两人刚走出房间,乔建便憔悴地从屋里出来了。

乔蓁蓁看到惊呼一声:“爸,你身上怎么这么红?”

“又尘螨过敏了?”秦静也跟着问。

乔建表情有些不自然:“……嗯,过敏了,你今天叫阿姨把屋里的被子都晒晒,顺便大扫除一下,看脏成什么样了。”

“家里确实该大扫除了,我最近一直忙,把这件事给忘了,”秦静一脸歉意,“现在该怎么办,送你去医院吗?”

“不用,我要去公司了。”乔建说完,便直接走了。

母女俩默默看着他离开,半晌乔蓁蓁才感慨:“他眼睛都红血丝了,昨晚熬夜看合同了吧。”

“别问我,我不知道,”秦静目露嫌弃,“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蠢。”

“正常的,谁都有眼瞎的时候。”乔蓁蓁以过来人的身份安慰道。

秦静叹了声气。

已经开车驶出小区的乔建打了个喷嚏,皱着眉头一路加速进了公司,刚一进门就叫了自己的心腹去办公室,一待就是将近八个小时。

八个小时后,乔建终于确定,这份项目书是真实的。

巨大的利益让乔建心跳加速,拿着笔的手都开始颤抖,脑子里闪过无数想法,最后只有一个念头——

一定要抢过来。

“这项目如果是我们公司的多好,可惜已经定秦氏了。”一个心腹叹了声气。

另一个反驳:“这只是项目书,还没签合同,只要我们能让出比秦氏更多的利润,就不信池氏不心动。”

“现在的问题就是,你怎么知道秦氏给的利润有多少?”

两方争论不休,乔建沉默许久之后突然开口:“我能拿到数据。”

其他人同时静了下来。

“你们针对这份项目书做企划,别的我来处理。”乔建直接下了决定。

众人见他心有成竹,于是纷纷附和。

这一天起,乔建开始每天按时回家,每次回去要么亲自下厨,要么给秦静带一束花,表现得就像当初追她时那么殷勤。

而他的殷勤只会让秦静恶心。

忍耐几天后,秦静终于拿回了别的文件,乔建连夜记录下具体数值,同时听说了池老爷子要来a市的消息,他顿时激动了,天蒙蒙亮就把所有人叫到公司,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做出一份策划书,然后在池老爷子跟秦照吃完饭准备回a市的时候,及时在机场拦住了他。

“池老先生您好,我、我叫乔建,当初和秦静结婚时,您曾来参加过婚礼,关于这次的半山别墅项目,我有话想跟您说。”乔建按捺住激动又忐忑的心情,一字一句认真道。

池老爷子盯着他看了许久,最后缓缓点了点头:“好。”

乔建克制住欣喜,连忙跟着他进了vip休息室,然后将自己精心做出的策划书递上,在池老爷子看策划书的同时,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表情。

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池老爷子了,这次见差点没认出来,可盯久了又莫名觉得眼熟,就像是……他之前见过的哪个人一样。

池老爷子听了半个小时,最后把策划书放下:“你给的条件确实很诱人。”

乔建眼睛一亮。

“但你这份策划书里,很多内容都弥补了他那份条款的不足,你显然是看过他的策划书的,”池老爷子一头白发,后背却始终笔直,说出的话不带批判语气,却叫人忍不住脸红,“你这样的人品,我不太敢跟你合作。”

“……看到那份策划书只是偶然,我人品绝对没问题,池老先生请您相信我,实在不行,我愿意再让一分利,我知道您和我岳父交好,但是在商言商的道理,想来您也明白。”乔建辛苦筹划这么多天,就是为了此刻,他绝不能轻易放弃。

池老爷子盯着他看了片刻,最后笑了一声:“你说得不错,是该在商言商,但我现在不信任你,还怎么跟你合作?”

“那您说,您怎么样才会信任我?”乔建有点着急。

池老爷子指尖无意识敲着桌面,半晌缓缓开口:“我可以考虑跟乔氏合作,但你要以个人名义担保,乔氏在项目开展之后,不会做出损害我方利益的事,否则随时终止合同。”

乔建愣住。他做生意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要自己给自己公司担保的事,听起来倒也没什么不合理的,只是有点奇怪。

“我不强求。”池老爷子见他不说话,只当他拒绝了,起身就要离开。

“我答应!”乔建连忙站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就没你不答应的

继续抽红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