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 5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老爷子这才重新坐下。

“……那您具体想让我具体怎么担保呢?”乔建进一步问。

池老爷子沉思片刻:“用你的私人财产做担保吧, 一旦乔氏损害池家利益,那亏损由你承担,你是乔氏的负责人, 损不损害全在你的决策, 我这么做也不算为难你吧。”暗示点到即止。

乔建隐隐还是觉得奇怪,但巨利当前,他的条件又很合理,也就顾不上别的了:“行, 我接受这个条件。”

“那就先这样,如果之后没有别的公司竞争, 这个标就是你的了。”池老爷子说着便站了起来。

乔建顿时紧张:“您什么意思,还有别家公司吗?”

“年轻人,你不会觉得只有你能看出这项目的价值吧?”池老爷子似笑非笑, 满是皱纹的脸不怒自威,“我刚才说的,只是考虑与你乔氏合作。”

乔建咽了下口水:“可、可是我们已经谈到担保这一步了不是吗?”

池老爷子皱眉, 显然不太喜欢他的纠缠。

乔建心一横:“这样, 我不仅签担保, 还按刚才说的再让一层利润,你觉得怎么样?”

池老爷子表情微动。

“我已经表现出最大的诚意了,希望您能考虑清楚。”乔建有些着急。

池老爷子沉默许久, 最后有所松动:“我给你一周的时间, 你来拟合同。”

说完, 他又强调一遍:“希望能看到你的诚意。”

乔建欣喜答应,送他登机后就立刻开车回公司,一边开车一边给法务部打电话:“利润上再让一分,别的细节都不变, 还有……我之前以各种名义转出去的资产,都以最短的时间给我回拢了,我要用这份财产名录做担保合同……”

乔建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乔蓁蓁刚结束一场小考,因为是以班级为单位的考试,卷子也是任课老师批改,考一场批一场,等晚自习的时候,成绩已经出来了。

“乔蓁蓁,你又进步了诶!”前排的人看到排名后惊呼一声。

乔蓁蓁精神一震:“现在多少名?”

“17名,你上次在班里好像30往下吧?”那人问。

乔蓁蓁想了想:“好像是三十多名。”具体多少不记得了,但记得比赵恋乔高两名。

“34名。”旁边的池深突然开口。

那人没想到他会加入群聊,愣了愣后继续感慨:“太厉害了吧!”

【好感+001,现存49001】

班里其他人也围了过来,各种好奇池深给她做的笔记。

乔蓁蓁一直不是小气的人,闻言大大方方地递给他们看。

【好感+001,现存49002】

【好感+001…】

好久没有池深以外的好感了,乔蓁蓁被突然冒出的好感吵得头疼,赶紧让小八暂时屏蔽了。

其他人聚在一起研究半天,一致认为这份笔记针对性太强,估计只适合乔蓁蓁这样的,不过也有其他可以借鉴的地方。

“要不池深你也帮我补习吧,要多少课时费都行。”有人开口道。

另一个人顿时嘻嘻哈哈:“池深随便参加一场竞赛都好多钱,人家稀罕你那点课时费吗?”

“不就是,人家只给乔蓁蓁补,我们还是羡慕一下就行了。”

一群人七嘴八舌,后排角落难得热闹,池深任由他们调侃,只是偶尔会偷偷看乔蓁蓁。

相比于乔蓁蓁的轻松愉悦,前排的赵恋乔脸上简直阴云密布,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她一时间无心学习,没想到直接退到了四十多名,而班里总共才五十多个人。

她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成为乔建的女儿了,本该不在意成绩,可一看到乔蓁蓁比自己高那么多,就非常接受不了。

乔蓁蓁的成绩不该比她差吗?人缘不该不如她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班里跟乔蓁蓁说话的人越来越多,附和她相信她的人却越来越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这一切开始失控的?

哐当——

赵恋乔猛地推开桌子,阴沉着脸从班里冲出去了。

班里随之一静,接着一个女生小声嘀咕:“她是不是有病啊。”

“以前也不觉得她怎么样,现在感觉她

越来越极端了。”

“还是离她远点吧,不然哪天被造谣了都不知道……”

乔蓁蓁听着他们的话,神色平静地看向赵恋乔消失的班门口。

半晌,她放在桌下的手突然被握住。

乔蓁蓁愣了一下,一扭头就看到池深的右手拿着一支笔,专注地盯着面前试卷,好像是认真做题。

……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啊。乔蓁蓁扬了扬眉,伸出手指抠了抠他的掌心。池深的脸默默红了,好在周围人都在聊天,也没注意到他的表情。

“我考十七名诶。”她低着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炫耀。

池深唇角翘起一点弧度,半晌轻轻应了一声:“要奖励吗?”

乔蓁蓁:“……”别以为她不知道奖励是什么。

被反将一军,乔蓁蓁的脸也跟着红了,只是相比于池深,她的就明显太多了,好在上课铃及时响起,周围的人作鸟兽散,及时拯救了她。

乔蓁蓁默默松了一口气,一抬头正对上班主任的视线。

“乔蓁蓁这次考得不错,再接再厉,争取期末考试能进前十。”班主任一向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

【好感+1,现存49112】

乔蓁蓁的心砰砰跳,害羞的感觉像跟池深接吻时那样,又好像不太一样。

“前十有点困难。”池深突然开口。

乔蓁蓁无语地看向他:“我现在正高兴呢,不许泼我冷水。”

池深顿了顿,半晌又说:“你在我心里,是第一。”

乔蓁蓁又高兴了,被他在桌下牵着的手也隐隐有了汗意。

“池深,你出来一下。”班主任突然开口。

乔蓁蓁闻言赶紧把手抽回来,池深的掌心突然空落,温暖也在一瞬间褪尽,他抿了抿唇,低着头出去了。

班主任把他领到走廊尽头,这才开口说:“咱们市里有一个学校之间的数学竞赛,十一月六号那天考,只占用你两个小时时间,如果能取得名次,竞赛会有丰厚的奖金,学校也会额外奖励,你有没有兴趣代表学校参加?”

池深顿了一下:“抱歉,我

不想参加。”

“你先考虑一下,这是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学校领导特别希望你能去,”班主任耐心劝说,“竞赛涉及到明年教育部的资金倾斜,就当是为学校荣誉而战了。”

这次的竞赛是突然提出的,时间还定在一周后,为的就是让每个学校都毫无准备,直接测出学生最真实的水平,领导接到信儿,到她来找池深,前后不差半个小时。

“对不起。”池深垂着眼眸,显然油盐不进。

班主任无奈,只好妥协了:“你如果实在不愿意参加那就算了,我去跟领导说一声,让他们找别的学生参加就好。”

池深点了点头,见她没有别的话说了,便转身回了教室。

乔蓁蓁早已经眼巴巴地等着了,看到他回来顿时眼睛一亮,赶紧朝他招招手,池深眸色缓和,低着头走到她旁边坐下。

“老师找你干嘛?”她问。

池深看向她:“参加竞赛。”

“好事啊,你要参加吗?”乔蓁蓁又问。

池深摇了摇头。

乔蓁蓁愣了一下,接着恍然:“你是怕太高调,会被你爸知道是吗?”

池深沉默。

乔蓁蓁疑惑:“那是为什么?”

池深盯着她看了片刻,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却没有回答她。

乔蓁蓁被他闹得心痒痒,缠着问了半天都没问出来,最后只好作罢,但回到家之后,还在不受控地想这件事。

“池老爷子给了乔建一周的时间,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估计三天就能把合同做出来,人确实是个勤奋上进的人,可惜脑子不够好,当初如果不是借了秦家的东风,现在估计还在给人打工,做勤勤恳恳的老黄牛,这次了结了也挺好,希望他能认清自己吧。”秦静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一抬头就看到她在走神。

秦静无语一秒,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乔蓁蓁赶紧捂住头。

“别装啊,你根本不疼。”秦静斜她一眼。

乔蓁蓁摸了摸鼻子,把自己的烦恼说给她听,秦静听完好半天,眉头渐渐皱了起

来:“深深是不是那天过生日啊,所以才不想考试。”

乔蓁蓁眼睛一亮:“有可能啊!”她知道他今年成年,但不知道具体哪天生日,现在听秦静一说,才算有了头绪

“他既然没说,你就别问了,悄悄准备个礼物就行,我们再给他准备个派对,”秦静说完看一眼时间,顿时有点惋惜,“不行,那天不太巧,池老爷子要来,外公要接待他,如果是在家里接待,我们就没办法在家里办了。”

至于乔家,过几天就会变成战场,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乔蓁蓁闻言也跟着惋惜,但想了想后还是不死心:“要不跟外公商量一下,说不定池老爷子也喜欢热闹呢?”

秦静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50红包(我的作话越来越短了,每天两本一万五,即将把我榨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