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 5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事情谈到这种地步, 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秦静直接拿上包转身离开。

拿到了项目,逼走了秦静, 明年上半年儿子也要出生了, 乔建亲眼看着秦静摔门离去,突然有种大获全胜的感觉。

他开了瓶红酒,给赵英打了个电话汇报战况,得到了她娇滴滴的夸赞。乔建身心满足, 一个人喝了大半瓶红酒,醉醺醺地回屋时,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想了很久才逐渐发现,房间里所有秦静的东西都没了。

他眼皮一跳, 突然转身跑去乔蓁蓁房间,也一样的空空荡荡,甚至连床单被罩都不见了。乔建怔怔看着眼前这一幕, 突然觉得哪里怪怪的。

离开家之后的秦静直接去了学校门口等着, 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总算看到乔蓁蓁和池深出来了。

“今天不补课了,我已经跟乔建提了离婚,带你们去吃宵夜庆祝一下。”她勾唇道。

乔蓁蓁立刻开心举手:“好耶!”

“恭喜阿姨。”池深认真道。

秦静捏了捏池深的脸:“乖, ”说完扭头看向乔蓁蓁, “下次再让我发现你让他拿书包, 我就真的要揍你了。”

“是他要帮我拿的!”乔蓁蓁一脸冤枉。她明明对池深很好,什么家里人总觉得她在欺负他?

秦静冷哼一声,把池深手上的两个书包都接过来,随手丢在了副驾驶上, 乔蓁蓁撇了撇嘴,和池深一起到后座坐下了。

三个人最后去了一个烧烤店,点了一堆吃的后坐在一起,秦静要了几瓶啤酒,挽起袖子痛快道:“都是大孩子了,今天陪妈妈庆祝一下。”

“……妈,你等一下还要开车呢。”乔蓁蓁提醒。

“不开了,找个代驾。”秦静笑意盈盈。

乔蓁蓁看着她脸上的笑,叹了声气接过啤酒:“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当妈的劝孩子喝酒,你真是让我长见识。”

“喝的又不多,大不了明天上午不去学校了。”秦静摆摆手,“这么愉快的日子,不要扫兴。”

乔蓁蓁哭笑不得:“你

这动不动就不让我去学校了,我学习能好才怪。”

“有深深在呢,妈放心。”秦静说完,朝池深眨了一下眼睛。

池深唇角扬了扬。

乔蓁蓁倒了三杯啤酒,分好后主动举起一杯:“恭喜妈妈摆脱渣男,从此独自美丽。”

“哪学的乱七八糟的话。”秦静嗔怪地看她一眼。

“恭喜阿姨。”池深还是一样的话。

三个人直接干杯,虽然已经是寒冷的十一月,但烧烤店里暖气十足,每个人的脸都热得红扑扑的。乔蓁蓁把啤酒一饮而尽,老道地斯哈一声,吧唧吧唧嘴吃了串羊肉,快吃完时感觉气氛不对,于是默默地抬起头。

然后猝不及防对上了秦静严肃的脸。

“……怎么了?”她隐隐觉得不妙。

“乔蓁蓁,你喝酒的手法很老道啊,”秦静眯起眼睛,“不是第一次了吧?”

乔蓁蓁:“……”

这辈子是,上辈子嘛……她咽了下口水。

“你给我老实交代,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喝的?”秦静咬牙。

乔蓁蓁干笑:“这就是第一次啊,我发誓‘这辈子’绝对是第一次沾酒,否则就天打雷劈。”

她特意强调了‘这辈子’三个字。

然而秦静不信:“不可能,第一次喝酒的反应应该是池深那样,不是你这样的!”

池深什么样?乔蓁蓁茫然地扭头,就看到池深专注地盯着她的脸。

“……看我干嘛?”这人现在不是已经学会在其他人面前收敛视线了吗,怎么今天又开始直勾勾了,不怕妈妈会觉得他脑子有问题吗?

乔蓁蓁紧张地瞄了秦静一眼,偷偷戳了戳池深的腰。

然而池深继续盯着她看。

“池深……”她小声警告。

“不用叫了,没发现眼睛都直了吗?”秦静幽幽开口。

乔蓁蓁愣了一下,这才发现池深的眼神跟平时不太一样,好像有点……涣散?

“……他喝的是啤酒吧,是一杯啤酒吧?”乔蓁蓁哭笑不得,“这酒量也太差了。”

“那跟你这经常喝酒的是比不了。”秦静斜

眼看她。

乔蓁蓁讪讪,决定少说话多吃肉,不管秦静再怎么劝,她也没有再喝了。

一顿饭结束,池深的酒还没醒,像个木偶人一样时刻盯着乔蓁蓁。

乔蓁蓁被他看得无奈,等秦静去洗手间的时候试图跟他商量:“你别看我了行吗?”

池深不说话。

“不准看我了。”乔蓁蓁板起脸。

三秒钟后,池深乖巧地别开脸,没有再看她。

乔蓁蓁愣了一下,突然有些好笑:“吃点东西吧。”

池深拿了个鸡翅,不紧不慢地开始吃,因感官迟钝,不小心就蹭到嘴角一点油。

“擦嘴。”乔蓁蓁提醒。

他抽了张纸巾,开始认真擦嘴。

但只是擦嘴,鸡翅却不吃了。

乔蓁蓁愣了愣,隐约明白了什么:“池深,看我。”

池深看向她。

“别看。”

池深低头。

“看我。”

看她。

“别看。”

不看了。

乔蓁蓁:“噗……”

“玩什么呢?”秦静一回来,就看到她趴在桌子上笑。

“妈,我给你看,”乔蓁蓁说完,拿了根玉米串,“池深,举到头顶。”

池深顿了一下,接过玉米串默默举到头顶。

秦静:“……”

短暂的沉默后,她直接把池深的手按下,一脸暴躁地开口:“乔蓁蓁!我说了不准欺负池深,你怎么老是不听!”

乔蓁蓁被她吼得一缩,立刻不敢惹事了。

秦静横她一眼,这才恨铁不成钢地看向池深:“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动不动就被她欺负。”

池深眨了一下眼睛,似乎没太听懂她的话。

秦静还是第一次看到一杯啤酒就傻了的,一时间好气又好笑。

一顿饭结束,秦静负责去结账,池深负责打包没吃完的烧烤,乔蓁蓁伸了伸懒腰,慢吞吞地往洗手间走,走了几步后突然感觉不太对,一回头,就看到池深拿着塑料袋,安静地跟在她身后。

乔蓁蓁:“……”

她沉默

三秒,默默往洗手间挪了一步,池深也跟着往前走了一步,她又挪一步,池深继续跟,等秦静回头时,就看到乔蓁蓁正要把池深往女厕所带,顿时一阵头大,过去强行把池深拎上了车,给了乔蓁蓁单独上厕所的机会。

车里,池深安静坐在后排,即便已经醉酒,后背也依然挺直。

秦静从后视镜里观察他,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

池深听到声音,迟钝地看向前方,恰好与后视镜里的她对视。他沉默片刻,开口:“阿姨。”

“嗯?”秦静扬眉,好奇他想说什么。

“我真的喜欢蓁蓁。”他嗓子有问题,声音粗粝难听,像是乌鸦在叫,但还是一字一句试图说清楚。

秦静脸上的笑一僵,显然没想到他会说这个。

乔蓁蓁跑进车里时,车厢里散发着诡异的沉默,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点好奇地问:“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了吗?”

“没有。”秦静懒洋洋地开口,说完代驾就来了,她直接报了外公家小区。

乔蓁蓁顿了顿:“还有池深呢,我们得先送他回去吧。”

“傻成这样,我放心送他回去?”秦静嗤了一声。

乔蓁蓁嘿嘿一乐,揉了揉池深的狗头。

秦静警告地斜了她一眼,她立刻放开了手。

三个人宵夜吃了一个多小时,等回到家已经快十二点了,秦升闻到淡淡的酒味,难得没有凶他们,只是板着脸开口:“都这个时候了,赶紧回屋睡觉。”

乔蓁蓁和秦静对视一眼,等他走后才松一口气:“吓死了,我以他会骂我们。”

“今天特殊,不会挨骂。”秦静扬唇。

乔蓁蓁抬起头,能清楚地看到她眉眼间的愉悦,于是也忍不住笑了一声。

“傻笑什么,快回屋!”秦静横她一眼扭头走了。

乔蓁蓁摸摸鼻子,叫上池深往楼上走。

她和池深的房间是对门,中间只隔着一个走廊,乔蓁蓁很满意这个距离,打量一眼他的房间后叮嘱:“早点睡,记得洗漱啊!”



深看起来稍微正常了点,闻言认真地点了点头。

乔蓁蓁目送他回房间,才转身回自己屋,一头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脱离了乔家的环境,她整个人都是轻松的,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四肢都有点沉,身体陷在床垫中后,更是动都不想动。

先躺一会儿吧,她长舒一口气,闭着眼睛休息。

半晌,她隐隐感觉哪里不对,于是迟疑地睁开眼睛——

池深站在床边,安静地看着她。

乔蓁蓁沉默三秒钟,默默把自己蜷成一团,捂紧了受到惊吓的小心脏,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压低声音咆哮:“你怎么跑来了?!”

池深认真盯着她看,许久突然伸出手,轻轻勾住了她的小指,目光缱绻,神色温柔,周身找不出半点负面的气质。

乔蓁蓁顿了一下,默默往旁边挪了挪:“……只准躺半个小时。”

作者有话要说:  池深:无形撒娇,最为致命

继续抽红包,我的人呢,人怎么都不见了,为什么评论突然少这么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