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 5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深顿了一下, 站在原地没动。

“……酒醒了?”乔蓁蓁试探。

池深不说话。

乔蓁蓁不知为什么,竟然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正想说不躺就回屋睡觉, 就看到他无声地在床……边的地毯上躺下, 手指始终勾着她。

乔蓁蓁失笑,见地毯比较厚就没有管他。

她也跟着躺下,安静地看着天花板,半晌突然开口:“池深, 我今天好高兴,这是我十年以来, 最高兴的一天。”

虽然离婚证还没拿到,但一切已经成定局,她的人生终于朝着好的方向前进了。

“我们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她莫名笃定。

听着她清浅的声音, 池深没有说话。

乔蓁蓁自言自语了会儿,突然想到后天就是十一月六号了,虽然秦静一再叮嘱她要假装不知道, 到时候给池深一个惊喜, 但她还是忍不住问:“池深, 后天的生日派对你想要什么风格啊?池爷爷那天也在,我没见过他,但他应该很严肃, 我们不好搞得太奇怪,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也不会喜欢那种奇怪的风格。”

问着话, 她侧身往床下看,却只看到他睡得正熟。

乔蓁蓁失笑,也忘了只准他留下半个小时的要求,关上灯就闭上了眼睛, 并没有把他赶走。

她很快就睡着了,翌日醒来的时候,地板上已经没有了池深的踪影。她按了按有点疼的太阳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嗯,早自习都上完了,迟到得彻底。

她索性不慌不忙起来,慢悠悠地去刷牙洗脸,再慢悠悠地出门吃早饭,结果刚一出门,就迎面遇上从屋里出来的池深。

两人对视的瞬间,乔蓁蓁笑眯眯举起手打招呼:“早上好,池深深。”

“……早上好。”池深面色凝重。

鉴于他平时就没什么表情,乔蓁蓁一时间也没发现他的不对:“你什么时候走的啊,我都不知道。”

“酒醒就走了。”池深回答。

乔蓁蓁嘿嘿一笑:“你还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酒醒呢?那你

还记得昨天喝醉之后是什么样吗?”

池深没有回答,但表情有点尴尬,乔蓁蓁一看就知道他还记得,眼底笑意更浓了:“别不好意思,你就是一直跟着我,没做别的事。”

池深闻言顿了一下,脑海蓦地浮现自己单独和秦静在车里那一幕,眼神一时间有些虚浮。

乔蓁蓁没看出他的走神,催着他一起往楼下走,结果快到一楼的时候听到秦静的说话声,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乔蓁蓁若有所感地回头:“你怎么不走了?”

池深嘴唇动了动,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快点,我闻到生煎包的味道了。”乔蓁蓁催促。

池深只好跟着她下楼,两个人走到客厅时,秦静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快来吃早饭。”

乔蓁蓁欢快地跑了过去,坐下后才发现池深没有跟过来,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了他局促的表情。

这下迟钝如她,也察觉出不对了。

“池深,你怎么了?”她问。

话音未落,秦静也看了过去,意味深长地跟着问:“怎么突然脸红了?”

乔蓁蓁顿了一下,发现他的脸真的有点红,只不过是很淡的一层,如果不是因为他皮肤太苍白,根本就看不出来。

“……不会是生病了吧?”乔蓁蓁担心地皱起眉头。

池深微微摇了摇头,又看了秦静一眼后低着头走到餐桌前。

“快坐下吃饭,都快凉了。”秦静说着,给他递了一碟生煎包。

池深:“……谢谢阿姨。”

“阿姨我也要。”乔蓁蓁立刻举手。

秦静横了她一眼,把包子往她面前推了推。乔蓁蓁开心地吃饭,吃到一半时看到秦照出现,立刻朝他招手:“舅舅快来吃包子!”

秦照含笑走过来,看到有一盘用东西封着,还故意问她:“是专门给我留的吗?”

“对呀,专门给你留的。”乔蓁蓁相当配合。

“蓁蓁真好,我最喜欢蓁蓁了。”

秦照话音刚落,沉默喝粥的池深突然呛到,低着头咳嗽起来,乔蓁蓁赶紧给他递纸巾,一边帮他拍背

一边责备:“怎么这么不小心。”

池深的脖子不知是呛的了,还是别的原因,直接红成一片,乔蓁蓁心疼得不行,秦静却因为想到昨晚的事,唇角越扬越高。

当时在车里时,池深认真地跟她说:“我真的很喜欢蓁蓁。”

因为说得太没头没脑,她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结果就听到他第二句:“岳母。”

当时的她正准备喝水,现在想想幸好没喝,否则一定会直接呛到,就像现在的他一样。

“没事,都过去了。”等他呛得不厉害了,秦静安慰道。

池深的脸更红了。

早饭结束,上午的时间还没过一半,在秦升的坚持下,乔蓁蓁不情不愿地跟着池深回了学校。

他们到时刚好是下课时间,教室里闹哄哄的,只是当他们两个出现时,吵闹的声音突然低了几秒,而赵恋乔则一脸得意。

根据乔蓁蓁的经验,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有事发生。

果然,一个坐在走道旁的男生提醒:“池深,你爸跟你妈都来了,就在班主任办公室等你呢,刚才没见到你来上学,还跟班主任吵架了。”

池深眼底一冷,转身便往外走。

乔蓁蓁立刻追了上去:“我跟你一起。”

池深蹙了蹙眉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就先一步开口:“你要是不让我去,我就偷偷跟着。”

池深抿了抿唇,没有再反对了。

乔蓁蓁松了口气,表情却越来越凝重。

两个人很快走到办公室门口,乔蓁蓁抢先敲了敲紧闭的房门:“周老师!”

十几秒后,班主任沉着脸从里面出来,走出来的瞬间就把门关上了。

“……不知道哪个学校领导这么多事,突然联系了你家长,想通过他们劝你参加竞赛。”班主任歉疚地看着池深,“他们听说这次竞赛奖学金很高,一大早就来了。”

她对池深的家庭情况知道得不多,今天他父母来了,她才知道他之前参加竞赛的事,从来没有告诉过父母,他的父母也不知道他有这么多奖学金。想到那两

人见钱眼开、恨不得把池深剥层皮的样子,她心里的愧疚就越来越深了。

“池深,你今天先请假吧,等他们走了之后再回来。”班主任皱眉道。

乔蓁蓁点了点头:“对对对,今天要不先回去吧。”

“不用,”池深表情平静,“我了解他们,他们不会走。”

班主任看着他习以为常的样子,顿时心疼得不行,可他说的也是事实,那两个人根本不像会轻易离开的样子。

许久,她叹了声气:“行吧,那就进去谈谈吧。”

说完,就先一步进屋了,一分钟后才叫池深和乔蓁蓁进来。

大约是她提前说了什么,夫妻俩看到他进门并没有发火,他妈刘桂芳甚至还殷勤地迎上来:“哎哟我这宝贝儿子,这么久没见都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营养不够啊?”

乔蓁蓁听得直想翻白眼。如今的池深脱离那个家后,一日三餐就正常多了,虽然肤色还是苍白,但身材绝对比以前要强壮些,根本不存在她所说的瘦。

光头男也冷笑一声:“他现在长本事了,比赛拿奖金拿到手软,都会给自己租房子买衣服了,怎么可能会吃得不好。”

“别吵吵了,再把孩子吓着了,”刘桂芳横他一眼,又变脸似的扭头讨好池深,“妈也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随便参加个考试就能挣这么多钱,要是早知道,妈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你退学啊!”

班主任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你们领导都跟我说了,只要你参加那个比赛,拿了前三就能有十万奖金,你可得好好准备,明天妈亲自送你去考试。”刘桂芳笑呵呵道。

池深面无表情:“我不去。”

刘桂芳脸色一变。

“我看你他妈敢不去,翅膀长硬了是吧?”光头男噌地一声站了起来。

池深垂着眼眸,当他的话是空气。

“说话注意点,这里是学校。”班主任皱眉道,光头男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把火压下来了。

刘桂芳皱着眉头,语气不太好了:“池深,你别是出来过了两天好日子,就

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你就是长出天去,那也是我儿子,就得听我的,明天最高竞赛你必须得去!”

“你也知道他离开你们,过的就是好日子啊,作为家长只会一味索取,也不知道哪来的脸说这些。”乔蓁蓁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刘桂芳顿时眉头一竖:“我忍你个小贱丫头很久了,没认识你之前,他一直都很听话,全是你把他给带坏……”

“滚出去。”池深眼神倏然冷了下来。

刘桂芳一愣:“池深你说什么?”

“我让你滚出去,”池深一字一句,“再敢来骚扰,我就报警。”

刘桂芳脸色变了几变,硬生生没说出一个字,倒是旁边的光头男冷笑一声:“报啊,你现在去报,我看哪个警察敢管老子和儿子的闲事。”

“你是他老子吗?”乔蓁蓁也跟着冷笑,“我怎么记得他不是你亲生的?”

此话一出,办公室里出现一秒诡异的安静。

作者有话要说:  这俩人即将彻底下线,要跟爷爷见面了,还有离婚的事哎哟,双线并行叫人头大

继续抽50红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