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 5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短暂的安静之后, 刘桂芳突然炸了:“你个小贱蹄子胡说什么,谁不是亲生的了,我让你胡说八道, 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咆哮着就要冲过来, 池深来不及消化乔蓁蓁的话,便立刻将她拉到身后,班主任则赶紧去拦刘桂芳:“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学校,请注意你的行为!”

“你他妈少在这儿给我拉偏架, 我他妈刚才早就看出来了,你一直就没看得起我们, 还当老师的呢,什么东西!”光头也黑着脸怒气冲冲,说完指着乔蓁蓁的鼻子骂, “别以为你爸是校董我就不敢动你,再给我胡说八道,我照样敢教训你!”

乔蓁蓁本来没有任何证据, 只是情急之下说的话, 一看到他们的反应这么大, 心里顿时有了底,躲在池深身后伸着脑袋顶嘴:“那你们敢不敢做亲子鉴定,看看是不是我胡说八道!”

“放你妈的屁, 池深是从我□□里生出来的, 我凭什么做亲子鉴定!”刘桂芳隔着班主任叫嚣。

乔蓁蓁冷笑一声:“不是你不做, 就可以不做的,如果我们报警说你们拐卖儿童,那警方就会立案调查,到时候一样得做。”

“你他妈什么人啊, 也敢威胁我?”光头男一脚踹开椅子,一只手直接打了下来。

乔蓁蓁本能地缩了一下,回过神后一抬头,就看到池深面无表情地攥住了他的手腕。

“你他妈给我放手。”光头男气恼。

“你嘴放干净点。”池深死死盯着他。

光头男被他的眼神一激,蓦地想起那天在鱼店被他用玻璃抵着的事,一时间新仇旧恨,让他用另一只手直接扇在了池深的脸上。

一切发生得太快,等乔蓁蓁回过神时,办公室里已经响起一道清脆的巴掌声。他这一巴掌带着怒气和怨毒,直接把池深的脸打偏了,几秒钟的功夫半边脸就肿了起来,唇角也被牙齿磕破一块,血丝噙在唇角。

办公室里静了一瞬,接着响起班主任怒气冲冲的声音:“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打我的学生,现在给我滚出去!保安,保

安!”

光头男嗤了一声,无视班主任的声音后挣脱了池深的手,一边甩着手腕一边洋洋得意:“真以为自己会耍狠了,就能摆脱你老子娘了是吧,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你是我池强的儿子,这辈子都是我儿子,我让你做什么,你就给我做什么,不然下次你只会捱得更狠。”

刘桂芳也隔着班主任接话:“听见你爸说的了吗?要想以后有好日子过,就老实点,别动不动就信别人的胡话,这世界上只有我跟你爸才是真心对你好,再说你以为我想要你的钱啊,还不是为了攒着将来给你娶老婆……”

他们两个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一时间演得好不热闹,乔蓁蓁却只盯着池深红肿的半边脸,心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疼吗?”问着话,伸出手想碰一下他的脸,却没敢碰。

池深握住她的手,轻轻放在自己脸上:“不疼,别怕。”

话音未落,乔蓁蓁的眼泪就掉了下来,池深眼底一片晦暗。

“喂,我他妈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吗?是不是还想挨揍?”光头男不耐烦地问。

“我不想跟你计较,”池深面无表情地看向他,明明没有了刘海,可眉眼却仿佛依然遮挡在阴影下,“可你不该让她哭。”

光头男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池深一拳砸了过来。

少年人的身上仿佛蕴含着无尽的力量,每一块肌肉都充斥着蓬勃的怒意,一拳就把烟酒掏空了身体的中年人打翻在地,光头男摔进几个桶装水之间,腰腿都被狠狠咯住了,顿时疼得在地上打滚。

刘桂芳一看就红了眼,张牙舞爪地朝池深扑去:“你个白眼狼,我打死你!”

班主任一惊,赶紧去拦他,也不知她哪来的力气,直接将班主任狠狠推开。

班主任失去平衡,径直朝着桌角磕去,她心下一慌却已来不及躲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桌角在眼前无限放大。

时间静止,她的眼睛在距离桌角一厘米的位置停下。

乔蓁蓁出了一身冷汗,把班主任调整了角度,确保她会平安落地后才松手。做

完这一切,她惊觉自己后背出了一层冷汗,连腿脚都是软了,缓了好半天才恢复力气。

“宿主,要恢复流速吗?”小八问。

乔蓁蓁先是点了点头,想到什么后赶紧摇头:“不急。”

说罢,在办公室里找了一圈,看到角落摆了一摞平时会发给学生当文具袋的透明密封袋后,立刻去拿了两个,扭头走到表情定格狰狞的刘桂芳面前,从她脑袋上拔了两根头发。

虽然她心里已经确定,这两人不是池深的亲生父母了,但还是要做个亲子鉴定留个证据,以用来彻底摆脱他们。

乔蓁蓁拔完头发,装进了密封袋里。

“宿主,多拔几根,当是备用了。”小八提醒。

乔蓁蓁一想也是,万一自己拔的不专业,或者样本不够,于是又多拔了几根,拔完后看向桶装水中间的光头,皱了皱眉后开口:“他没有头发怎么办?”

“有腋毛。”小八回答。

乔蓁蓁顿时一脸膈应,但还是忍着恶心走到光头面前,也懒得一根一根找,直接揪住十几根用力一拔。

小八:“……”虽然是没有痛感的系统,可还是莫名觉得一疼。

这是第八次使用时间暂停功能,每三十秒需要45点好感,每一秒钟都十分珍贵,等她所有东西都拔好之后,小八又问了一遍需不需要恢复时间。

“再等我十几秒。”乔蓁蓁说完故技重施,把刘桂芳的一只脚放到了她另一只脚上,又把她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对准了不远处的拖把桶。

一切做完后,她才回到原有的位置。

时间流速恢复,班主任下意识地闭了下眼睛,却没感觉到疼痛,顿了顿后便听到扑通一声,等她睁开眼睛看过去时,就看到刘桂芳摔倒了,一只手还打翻了拖把桶,里面的脏水直接浇了一身。

疼痛感袭来,刘桂芳也开始惨叫,办公室里一片狼藉。

下课铃响起,校园里突然热闹起来,不少人都挤过来看热闹,刘桂芳一看人多了,当即坐在地上抓着脚脖子哭:“有没有天理啊

,老师打家长、儿子打老子了啊!谁来给我做主啊!”

班主任脸色难看:“我没碰你,你少血口喷人。”

“我儿子以前很乖的,要不是跟着你学的,怎么会这么不听话,你得给我负责!”刘桂芳声嘶力竭。

保安扒开人群进来,看到现场的狼藉后顿时走到班主任面前:“周老师,怎么回事?”

“这两个人来闹事,把他们带走。”班主任说。

“他们是谁请来的,就带去谁办公室吧。”乔蓁蓁立刻提醒。他们会来闹事,都是因为那个人自作主张,总不能他们闹成这样,他却毫发无损吧?

班主任顿了顿:“对,送去李主任办公室。”

保安闻言连连点头:“好,我现在就送他们过去。”

他话音未落,光头男已经缓过来了,咬着牙开口:“他们打了我们就这么算了?”

“办公室里有监控,究竟是谁先动手谁后动手,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你们有异议,我们就直接报警。”班主任沉着脸道。

乔蓁蓁立刻接话:“顺便也请警察叔叔查一下你们拐卖儿童的事。”

“你还胡说?”刘桂芳一身污水,咬着牙瞪她,“谁拐卖儿童了?”

乔蓁蓁眯起眼睛:“如果我没猜错,你们没有收养证明吧?只要亲子鉴定证明他不是你们亲生的,那你们就是违法收养,等于拐卖儿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刘桂芳慌里慌张地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光头男身边,“你说句话啊。”

光头男拧着眉揉腋窝,不知道为什么那里火辣辣的疼,闻言冷笑一声:“就算他不是亲生的又怎么样,十几二十年前领养孩子都不写收养,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拐卖儿童。”

班主任愣了愣,眉头皱得更深。池深抬眸看向他们,眼里无悲无喜,仿佛是不是他们的孩子,都不会影响到他什么。

上课铃响起,围观的人作鸟兽散,办公室里重新安静。乔蓁蓁默默握住池深的手,池深眼眸一动,感觉到她指尖散出的潺潺热流,表情总算没有那么冷淡了。

乔蓁蓁瞄了他一眼,这才悄悄松开了他。

光头这句话,等于承认池深不是他们亲生的了,看来亲子鉴定不用做了。乔蓁蓁勾起唇角,好心提醒他们:“没有证据证明你们拐卖儿童,但有证据证明你们虐待养子,法律上可以和你们脱离关系。”

她说着,指了指墙角的摄像头,“你们从一开始的所作所为,这里可都记录下来了。”

光头男和刘桂芳同时一愣,脸色蓦地难看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五十红包,前几天的有一部分举手的我好像忘点了,这三天没领到的举个手吧,我重新发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