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 5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把话说到这份上了, 光头男和刘桂芳怕池深真的会起诉脱离关系,于是不敢再闹,灰溜溜地跟着保安走了, 只是到了李主任办公室后, 又开始大闹起来。

李主任本来只是想让他们劝劝自己儿子参赛,没想到他们是这种人,一时间被气个半死,给班主任打电话想要她出面解决, 班主任却假装没看到,任由电话响了好几遍。

最后没办法, 他自己掏了一千块钱给他们当路费,咬着牙把人送走了。

另一边,办公室里的老师逐渐多了起来, 显然是听说了池深的家事特意过来的。老师一向喜欢成绩好又不作妖的学生,池深虽然平时闷了点,可每个老师都把他当心头肉, 看到他肿起的半张脸后, 各个都心疼得不行。

看到池深和乔蓁蓁主动要收拾办公室, 一群人赶紧拦住了。

“这些我们收拾就行,你们赶紧去医务室,把脸上的伤处理一下。”其中一个老师说。

班主任也点了点头:“快去吧, 弄完就回教室上课, 不要被那种垃圾影响心情。”

“知道了老师, ”乔蓁蓁说完,歉疚地鞠了一躬,“对不起老师,连累你了。”

“对不起。”池深也跟着道歉。

班主任无奈:“你们是我的学生, 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是我没保护好你们,我该向你们道歉才对。”

乔蓁蓁嘿嘿一笑:“老师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池深好多钱,改天让他请您吃饭。”

“嗯,我请。”池深说。

班主任见这俩人完全没留下心理阴影,顿时放心了很多,笑骂着将人赶走:“吃饭的事以后再说,先给我去医务室!”

把人撵走后,其他几个老师立刻围了上来:“池深最近真是越来越开朗了,乔蓁蓁功不可没啊。”

“虽然上次已经澄清了,可我还是觉得这俩孩子在早恋。”

“上次澄清的是同居和包养,可没澄清早恋,我看乔蓁蓁妈妈也挺喜欢池深,这俩孩子又有分寸,没有耽误学习,以后要是真成了,你这

班主任可就是媒人了啊。”

“别胡说八道了,学生知道你们这么八卦吗?”班主任好笑地把人撵走,心情总算没有那么糟糕了。

不同于办公室里轻松的气氛,乔蓁蓁和池深从一出门就沉默了,两个人无声地走了很久,乔蓁蓁时不时就偷看他一眼,却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

临到医务室时,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对不起。”

池深顿了一下,皱着眉头看向她。

“对不起啊深深,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乔蓁蓁愧疚地看着他红肿的脸,“我只是想等到证实之后再跟你说,只是最近我家里那点事你也知道,我根本没有别的时间,但是我真的没有故意隐瞒你,只是想等到寒假……”

“没关系。”池深伸手揉揉她的头发。

乔蓁蓁眼圈有点红:“对不起,我该早点说的。”

“下次有事,别一个人承担。”池深认真地说。

乔蓁蓁乖乖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去医务室了。

医务室唯一的医生好像去洗手间了,此刻的医务室一个人都没有,两个人进去后,就并排坐在长椅上安静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乔蓁蓁忍不住问:“你知道他们不是你亲生父母,会难过吗?”

虽然那两个人对池深很差,可孩子对父母的依赖几乎是天性,再差的亲子关系,也很难说不存在一丁点感情。

“不会。”池深很干脆。

乔蓁蓁盯着他看了半天,放心了。嗯,她家深深果然不是一般人。

知道他不难过,她松了口气,接着问出一个差不多的问题:“那你会开心吗?”

池深顿了一下:“也不会。”

“……什么情绪都没有?”乔蓁蓁这回是真不懂了。

池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了很久后平静开口:“从我有自我意识起,就知道有一天会和他们断绝关系。”

既然是很久之前便知道的事,那么不管早晚都不会再激起他半点波澜。能让一个孩子这么早就开始有这样

的认知,可以想见他之前的人生过得有多痛苦。

乔蓁蓁心疼得不行,叹了声气道:“如果我早点认识你就好了,那样就能早点保护你。”不过转念一想,她就算早点认识,恐怕也会像上辈子一样,因为偏见对他避之不及吧。

她叹了声气,抬头却看到他唇角噙着笑。

“你已经保护过我了,在很早之前。”他认真说。

乔蓁蓁顿了顿,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正要追问下去,校医就从外面进来了,一看到池深的脸顿时大呼小叫:“哟,这脸谁打的,也太狠了点。”

“麻烦您给看一下。”乔蓁蓁赶紧腾地儿。

校医检查了一下,确定就是看着严重后拿了包冰块和消炎药给他们,乔蓁蓁帮着冰敷了十几分钟,池深脸上的印子淡了些,但巴掌印还是很明显。

“要不还是回去休息吧,别上课了。”乔蓁蓁皱眉。

池深沉默半晌,点头答应了。

两个人从医务室出来,走了一段路后池深突然开口:“你不回教室?”

她这段时间进步很快,已经能在没有池深帮忙的前提下,跟上老师的进度了。

乔蓁蓁顿了顿:“我跟你一起啊。”

池深停下脚步,低头看向她。

“……我得照顾你,而且我怕你心情不好,得时刻陪在你身边哄你开心。”乔蓁蓁有点心虚。

池深:“去上课。”

“哦。”

乔蓁蓁顿时悻悻,池深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扬起了唇角。

两个人都快走到校门口时,乔蓁蓁还在为不能逃课的事低落,池深突然停了下来,等乔蓁蓁回过神时,他已经转身去了旁边的超市。

乔蓁蓁不明所以地等了几分钟,就看到他从里面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根香菇模样的棒棒糖:“给你。”

乔蓁蓁眨了眨眼,接过来后心情突然好了:“这个哄不了我的。”

“我下午去菜市场,你想吃什么,我有空做。”池深问。

乔蓁蓁想了想,报了好几个菜名,池深一一记下,见她心

情彻底好了,这才转身离开。

乔蓁蓁独自一人回到班里,立刻有一群人好奇地围过来打听刚才的事。乔蓁蓁一一敷衍过去,便回座位了。

现在是第二节课下课,有二十分钟的课间活动时间,不少人都跑出去溜达了,教室里人相对清净多了。她深吸一口气,翻开下节课的课本开始看。

她现在虽然能跟得上老师的进度,但多少还是有点吃力,所以每次上课前都会先看一遍,之前池深在的时候会帮她过一遍知识点,这次只有她一个人进行了。

乔蓁蓁看了几分钟,就有点看不进去了,合上书趴在桌子上,看着旁边空荡荡的位置,第一次发现一个人上课有多无聊。

正当她快忍不住打开手机跟池深聊天时,班里突然热闹起来,她抬头看了眼,恰好看到赵恋乔带着班里好几个女生一起打闹着进来,每个人手上都拿了一堆零食。

“你们发财了吗?拿的竟然全是进口的。”靠窗的一个男生吐槽。

其中一个女生斜了他一眼:“这是恋乔请我们吃的。”

“好家伙,这么多全是?得多少钱啊。”男生震惊。

赵恋乔矜持一笑:“不多,加起来也就两千多。”

“……学校超市你能花两千多,果然是发财了。”男生无语。

赵恋乔同桌立刻道:“你知道什么,这是她爸爸给的零花钱。”

“爸爸?”男生惊讶。班里所有人都知道,赵恋乔是单亲家庭长大的,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爸爸。

赵恋乔余光扫到乔蓁蓁也在注意这边,含蓄地把头发别到耳后:“是后爸,我妈要结婚了。”

“她爸妈的恋爱可感人了,彼此是初恋,但都遇人不淑,现在兜兜转转又在一起了,是小说里才有的故事吧!”拎着零食的女生立刻嘴甜。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起来,虽然没有名字,可乔蓁蓁还是直接听出,赵英和乔建成了破镜重圆的典范,而秦静却成了嫉妒心极重、还利用家世逼迫乔建结婚的坏女人。

真是颠

倒黑白的一把好手。

她直接气笑了,正要去嘲讽一下,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秦静的消息——

“我到你学校门口了,出来吧,接你去离婚,律师说你也要在场才行。”

乔蓁蓁眨了眨眼,果断拿着手机离开了。

她走得太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不少人都伸着脑袋往外看。

“跑这么快干嘛?”有女生嘀咕。

赵恋乔轻嗤一声:“大概是去看她那个穷酸同桌吧,她那么没出息,也就能跟池深那种人缠在一起了。”

可惜要不了多久,她也要变穷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扶贫。

旁边的人闻言面面相觑,觉得她对池深的形容有点恶毒了,更何况她以前家境也没有多好,现在有了有钱的后爸,就突然瞧不上人家池深了,感觉有点没品。

但吃人嘴短,她们还是闭嘴不说话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爸妈下线了,该赵恋乔了

继续抽红包,冲鸭!

倒黑白的一把好手。

她直接气笑了,正要去嘲讽一下,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秦静的消息——

“我到你学校门口了,出来吧,接你去离婚,律师说你也要在场才行。”

乔蓁蓁眨了眨眼,果断拿着手机离开了。

她走得太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不少人都伸着脑袋往外看。

“跑这么快干嘛?”有女生嘀咕。

赵恋乔轻嗤一声:“大概是去看她那个穷酸同桌吧,她那么没出息,也就能跟池深那种人缠在一起了。”

可惜要不了多久,她也要变穷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扶贫。

旁边的人闻言面面相觑,觉得她对池深的形容有点恶毒了,更何况她以前家境也没有多好,现在有了有钱的后爸,就突然瞧不上人家池深了,感觉有点没品。

但吃人嘴短,她们还是闭嘴不说话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爸妈下线了,该赵恋乔了

继续抽红包,冲鸭!

倒黑白的一把好手。

她直接气笑了,正要去嘲讽一下,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秦静的消息——

“我到你学校门口了,出来吧,接你去离婚,律师说你也要在场才行。”

乔蓁蓁眨了眨眼,果断拿着手机离开了。

她走得太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不少人都伸着脑袋往外看。

“跑这么快干嘛?”有女生嘀咕。

赵恋乔轻嗤一声:“大概是去看她那个穷酸同桌吧,她那么没出息,也就能跟池深那种人缠在一起了。”

可惜要不了多久,她也要变穷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扶贫。

旁边的人闻言面面相觑,觉得她对池深的形容有点恶毒了,更何况她以前家境也没有多好,现在有了有钱的后爸,就突然瞧不上人家池深了,感觉有点没品。

但吃人嘴短,她们还是闭嘴不说话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爸妈下线了,该赵恋乔了

继续抽红包,冲鸭!

倒黑白的一把好手。

她直接气笑了,正要去嘲讽一下,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秦静的消息——

“我到你学校门口了,出来吧,接你去离婚,律师说你也要在场才行。”

乔蓁蓁眨了眨眼,果断拿着手机离开了。

她走得太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不少人都伸着脑袋往外看。

“跑这么快干嘛?”有女生嘀咕。

赵恋乔轻嗤一声:“大概是去看她那个穷酸同桌吧,她那么没出息,也就能跟池深那种人缠在一起了。”

可惜要不了多久,她也要变穷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扶贫。

旁边的人闻言面面相觑,觉得她对池深的形容有点恶毒了,更何况她以前家境也没有多好,现在有了有钱的后爸,就突然瞧不上人家池深了,感觉有点没品。

但吃人嘴短,她们还是闭嘴不说话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爸妈下线了,该赵恋乔了

继续抽红包,冲鸭!

倒黑白的一把好手。

她直接气笑了,正要去嘲讽一下,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秦静的消息——

“我到你学校门口了,出来吧,接你去离婚,律师说你也要在场才行。”

乔蓁蓁眨了眨眼,果断拿着手机离开了。

她走得太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不少人都伸着脑袋往外看。

“跑这么快干嘛?”有女生嘀咕。

赵恋乔轻嗤一声:“大概是去看她那个穷酸同桌吧,她那么没出息,也就能跟池深那种人缠在一起了。”

可惜要不了多久,她也要变穷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扶贫。

旁边的人闻言面面相觑,觉得她对池深的形容有点恶毒了,更何况她以前家境也没有多好,现在有了有钱的后爸,就突然瞧不上人家池深了,感觉有点没品。

但吃人嘴短,她们还是闭嘴不说话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爸妈下线了,该赵恋乔了

继续抽红包,冲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