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 5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一口气跑到学校门口, 直接钻进了秦静的后座。秦静一脚油门,带着她出发了。

“妈,不带律师吗?”她问。

秦静淡定开车:“律师已经到了, 我们在家里谈, 谈妥之后再去民政局。”

乔蓁蓁点了点头:“也好,省得乔建突然大吼大叫,太丢人了。”

秦静没有纠正她对乔建的称呼,倒是认同地点了点头。

母女俩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时,乔建和双方律师都已经在客厅了。乔蓁蓁一进门,便感觉才几天没回来,家里就跟以前不一样了, 可具体哪里不一样, 她又说不太出来。

“没有女主人了,全靠阿姨收拾房子, 没人味儿了呗。”秦静一语道破天机。

乔蓁蓁恍然,确实发现这房子好像冰冷了很多,小到装饰品大到摆设, 都没有以前那么精致。也是,花钱请的阿姨, 怎么可能比心里有爱的女主人付出更多。

这么好的人,一旦失去这辈子恐怕就遇不到了。乔蓁蓁看了眼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的乔建, 真心为他感到遗憾。

乔建自己倒是不觉得遗憾,看到她们回来之后冷哼一声:“我公司很多事处理,赶紧签字吧。”

秦静和乔蓁蓁对视一眼,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双方律师也走了过来。

“提前声明,蓁蓁已经满十八岁, 可以自行决定跟着谁了。”秦静开口。

乔蓁蓁立刻表态:“我跟着妈妈。”

“乔先生,这件事您无异议吧?”秦静方律师问。

乔建面无表情:“没有。”

“那麻烦双方把已经整理好的资产呈上来,我们进行财产分割,”秦静方律师看向乔建方律师,“鉴于资产都是双方结婚后累积,在不考虑孩子的情况下五五分,你们没意见吧?”

乔建方律师点头:“没有意见。”

说完,便看了乔建一眼,乔建把整理好的资产清单放在了桌子上。

秦静也从包里掏出一张打印好的a4纸:“我这么多年不管财务,每个月只拿生活费,这张卡上有四百多万,平时理财加存款得出来的,别的资产都是共同财产了。”

乔建方律师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她的资产,倒是她的律师在看过乔建的清单后,不由得皱起眉头:“乔先生,据我所知您的公司这些年营业状况良好,您提供的资产清单似乎和您的收入不匹配。”

秦静闻言顿了一下,拿过来清单一看,只有这一栋房子,和几百万的存款,顿时气笑了:“乔建,这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不上班,怎么知道我每天工作有多艰难,这些年我为了公司发展,欠了巨额债务,手里那点股票和房产,都用在债务上都不够,你要是想分,那就连债务一起分,”乔建眯起眼睛,“不过我提醒你,如果你坚持要分,那最后可能资不抵债。”

乔蓁蓁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秦静冷笑一声:“你算计得可真到位。”

“是你因为一点小事要跟我离婚,你先不讲情面的,那我还有什么情面可讲?”乔建冷笑一声反问,把一个受害者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秦静方律师无奈:“乔先生,不是你说你有巨额债务,就是有巨额债务的。”

“抱歉,我们就是有,你如果想要证明,我们也准备了。”乔建方律师立刻拿出一叠资料,显然早有准备。

秦静方律师看了一遍:“这些谁能保证真实性?”

“你可以提起诉讼,不过谁提出谁举证,得由你来证明债务为假。”乔建方律师直接回怼。

秦静方律师无奈了,乔建笑了一声,心情颇为愉悦:“这些事耗神耗力,而且没有强有力证据的话,法院也未必立案,还是赶紧签字吧,省得大家都麻烦。”

“谁说我没有证据?”秦静突然问。

乔建皱起眉头。

秦静放松地倚着沙发,将一份复印的合同抽了出来:“这是你跟池氏签的担保合同。”

乔建的表情倏然难看。

“上面详细地列出了你的资产,合同签约就在几天前,条款中提及这部分资产不含债务,也就是说,你如果真的有债务,应该是这几天内欠下,且账户要有大额现金流动,如果没有,就证明你的债务证明为假。”秦静慢条斯理地说。

这一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难怪池成要他签担保协议,难怪签合同的过程这么顺利……乔建呼吸渐渐急促,眼睛也开始泛红:“你算计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麻烦你按照这个清单,折现或者给东西都行,但要严格按照50的比例给,一分都不能少,”秦静笑了一声,“如果你没有异议,那我们现在就签合同,我现在很忙,不太想跟你耗着。”

“不可能!这上面有将近一半是公款,我不可能按照这个给你!”乔建咬牙。

秦静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会反对,闻言也不着急:“那恐怕你说得不算,这张清单才是事实,如果你坚决不同意,我就去法院起诉,一年半载的总能拿到,对了,我劝你最好别在法院面前否认这张清单,你已经签了合同,如果否认就涉及到欺诈,到时候恐怕赔偿金也够你喝一壶的。”

“秦!静!”乔建猛地站了起来。

秦静方律师也立刻起身,把他的当事人护在身后:“乔先生,我建议你冷静一点,这么重要的事,相信我们双方都有录像,如果你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在法庭上会有不利影响。”

“是啊乔先生,请你冷静点。”乔建的律师也赶紧劝。

乔建吭哧吭哧地盯着秦静,慢慢又冷静下来:“你为什么会有我的担保合同?”

“池老爷子跟我爸是朋友,听说我要离婚,当然很乐意帮帮我了。”秦静淡淡开口。

乔建皱着眉头,盯了她很久后咬牙:“行,我签。”

乔蓁蓁意外地看他一眼,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妥协。

双方律师见达成一致了,就立刻开始拟离婚协议,全部细节都定好打出来后,两个人各看了一遍,秦静想了想道:“乔氏的股权都给他,我不要,资金上补偿给我一半就行。”

乔建冷笑:“谁稀罕你的施舍。”

“不要吗?”秦静好心地问。

乔建顿时黑了脸。

当然是要的。

两个人又修改了一下细节,这才在协议书上签了字,接着便一同去了民政局。

从民政局出来时,秦静去开车,乔蓁蓁站在门口等,一回头就和脸色阴沉的乔建对视了。

“我养你这么多年,没想到养了个白眼狼。”他面无表情地说。

“别装得好像我不跟着你,你有多遗憾一样,”乔蓁蓁看着她,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你很久之前,就恨我不是个男孩,不能让你乔家后继有人,你对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只有自欺欺人的表演,演得久了,就好像真的发自内心关心我爱护我,可实际上,你只是把我当成在人前秀父爱的工具,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我。”

很久很久以前,相比于总爱唠叨管教的妈妈,她是真的很喜欢什么都答应、什么都无所谓的爸爸,后来她才知道,只有不在乎,才一切都无所谓,只有嫌麻烦,才会不管好坏要求,都用钱满足,有时候她感觉到被敷衍,还自欺欺人觉得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而再后来,他有了儿子,她才知道原来没有天生不会做父亲的男人,他只是不想做你的父亲。

面对她的控诉,乔建顿了一下皱眉:“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反正你就是不知道满足,跟你妈一个样。”

乔蓁蓁笑笑,也不想跟他辩解,看到秦静的车来了后,就立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乔建看着她们的车越走越远,虽然心里气愤恼怒,可不知为什么,却还是像某个角落被挖走了一般。

车里,乔蓁蓁终于忍不住问了:“妈,乔建为什么这么爽快地答应离婚?”

“因为他心存侥幸,觉得我可能只是偶然拿到了他的担保合同,而不是本身诱导他签了合同,”秦静慵懒地转动方向盘,“他还想保住跟池氏的合作。”

“啧,真是贪心啊,你刚才也太心软了,竟然把股权折价给他,他得多拿多少钱啊。”乔蓁蓁感慨。

秦静笑笑:“我不是心软,是留一线余地,如果不折价给他,我们就等于拿走了他现有的全部资产,等过几天他发现项目没办法合作的时候,恐怕会发疯,我给他留一部分钱,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是不想他逼急了之后伤害我们。”

“妈妈真厉害!”乔蓁蓁举手欢呼。

秦静嗤了一声:“折腾到这会儿,你们都快放学了,是去外公家,还是去学校?”

“去外公家!深深不在学校,我一个人上自习太无聊。”

秦静顿了一下:“他怎么不在学校?”

乔蓁蓁抿了抿唇,把白天的事说了一遍,秦静眉头拧紧,半晌才开口:“他如果真想脱离亲子关系的话,就把这件事交给律师吧,别的事你们就别管了。”

“嗯,好,”乔蓁蓁答应完,又想到了什么,“那是不是还要做亲子鉴定啊,我拔了那俩人的毛,就在学校放着,你帮忙送去做一下吧。”

秦静无语:“……你还跟人打架了?”

“没有,就是拔了一下而已。”乔蓁蓁含蓄道。

秦静斜了她一眼,一脚踩下了油门,乔蓁蓁有些无聊,在后座翻出了一本杂志随便翻看几页,然后就看到了池老爷子的照片。

别说,又老又帅,还很眼熟。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法律知识纯属作者胡言乱语,大家如果有相关困扰,记得求助律师,不要相信我这个(感恩)下章应该就认亲了,应该(虽然我现在一个字还没写)

给我一个爱的抱抱吧,本章继续抽红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