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 6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回到家里,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每个人不仅毫无睡意,还都带着或多或少的兴奋, 这一大群人里, 也就是池深相对淡定点。

从知道池深的身份开始,池成就一直拉着他的手不放,连乔蓁蓁都被挤到了一边。不过这种时候,乔蓁蓁希望他们俩能牵得再久一点。

池深有了真正的家人,就意味着和这个世界真正有了联系,她比所有人都高兴。

“孩子,你真的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吗?你走丢的时候都三岁了, 一点印象都没有?”池成拉着池深, 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池深抿了抿唇,半晌回答:“我小时候发过一场高烧, 之前的事都不记得。”

池成愣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

“大约是四岁之前。”这也是他听那对夫妻说的,其实记忆很模糊。

池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圈又开始红了, 秦升赶紧道:“行了行了,找回孙子是大喜事, 别动不动就哭鼻子,也不怕晚辈们笑话。”

“我们肯定是不敢笑话池伯伯的, 但为了您自己的身体着想,您还是别哭了。”秦照打趣。

乔蓁蓁也在旁边附和:“是呀是呀,多好的事呀,您还是别伤心了。”

“我不伤心,我高兴还来不及,”池成拉住乔蓁蓁的手, “好孩子,爷爷得跟你道谢,要不是你,爷爷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敬辰。”

“……您别这么说,我其实什么都没做,”乔蓁蓁有点不好意思,“要真说谢,该我谢谢您才对,是您帮了我跟妈妈,我们才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池成摇摇头:“是爷爷该谢谢你。”

“我谢谢您。”

“爷爷谢谢……”

“有完没完!”秦升终于控制不住脾气了,“都给我滚去睡觉,谢来谢去的烦死了!”

乔蓁蓁闻言,偷偷对池深做了个鬼脸。

秦升继续发飙,终于把所有人都骂回了屋,只是池深回去之前,被池成给拉住了。

“敬辰,你、你今晚能陪着爷爷吗?”他有点小心地问。

池深沉默一瞬,答应了。

池成顿时喜笑颜开,拉着他回了客房。

大约是找回了孙子太兴奋,他一点睡意都没有,絮絮叨叨地说着以前的事,从池深的父母,一路说到他的出生、他们爷孙俩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

池深始终神色淡淡地听着,仿佛在听别人的故事。

池成说着说着,语气便局促起来,半晌干笑一声:“看我,光说这些干什么,你也困了吧,明天还得去上学,早点睡吧,我听你秦爷爷说,你成绩特别好对吗?”

“嗯。”

“我就知道他没骗我,”池成笑了,“我们敬辰脑子最聪明了。”

池深闻言抿了抿唇,许久低声开口:“我叫池深。”

池成愣了一下。

“我习惯了。”池深看向他。

池成哑然许久,最后讪讪点头:“好,那以后还叫池深,池深这名字也挺好的。”

气氛似乎彻底胶着了,池深大概意识到了什么,神色动了动后开口:“我出去倒杯水。”

说完,便转身出去了。

池成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说屋里也有水,可见他走得毫不犹豫,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池深从屋里出来没有立刻下楼,而是在门口站了很久才挪步,走到楼下时,就看到乔蓁蓁蜷在沙发上睡得正香。

他顿了一下,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

乔蓁蓁迷迷糊糊中醒来:“池深……”

“怎么睡这里?”他问。

乔蓁蓁稍微清醒了些:“啊……没事,就是想到你第一天跟池爷爷睡,可能会不习惯。”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怔愣:“你在等我?”

“也不算,我哪知道你会下来啊,”乔蓁蓁眼睛眯成一条缝,对着他傻笑一声,“我只是怕你会下来,但是没人陪你。”

【好感+30,现存396】

池深低下头,默默握住了她的手。

乔蓁蓁无声地看着他的头顶,半晌低声问:“是不是有点不知所措?”

“……嗯。”

“我就知道,”乔蓁蓁扬唇,“人生在短短48小时内颠覆两次,是谁都会不知所措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池深抬头看向她。

“不着急的,我们可以慢慢来,”乔蓁蓁揉揉他的头发,“你突然出来,他知道吗?”

池深沉默。

乔蓁蓁笑笑:“那就别在外面待得太久,他会担心你的。”

“嗯。”

池深在她旁边坐下,乔蓁蓁直接倚在他身上,体温隔着柔软的皮肤传来,他总算安定了许多。

许久,他把乔蓁蓁送回卧室,自己也回了客房。

池成已经躺下了,侧身背对他,也不知道睡了没有,但屋里的灯还亮着,显然是为他留的。

池深顿了顿,关灯之后默默在池成背后躺下。

半晌,他低声说:“我不太会跟长辈相处。”

池成指尖一颤。

“对不起,爷爷。”他说。

池成捂住嘴,眼泪无声地往下落。即便身处黑暗之中,池深也能清楚地看到他颤抖的肩膀,沉默许久后拍了拍他的胳膊。

前一晚大家各怀心事,都各种程度的起晚了,而乔蓁蓁则是其中最晚的一个。

她醒来时,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是中午十二点,有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秦静突然开门进来,见她还坐在床上发呆,顿时没好气地开口:“还不起来吗?该吃午饭了大懒虫。”

乔蓁蓁眨了眨眼:“……真到中午了啊。”

她赶紧爬起来洗漱,等急匆匆跑到客厅时,所有人都已经坐好了,显然是在等她下来。

“不好意思啊。”乔蓁蓁干笑着跑到池深旁边坐下。

池成的视线在他们之间来回扫,最后心情愉悦地跟秦升说:“昨天光顾着高兴了,都没看出来,合着我孙子跟你孙女在谈恋爱啊?”

乔蓁蓁一口牛奶没喝完,差点呛出来,好在池深及时给她拿了纸巾,才算没出丑。

“是啊,池深将来要来给我做上门孙女婿的。”秦升冷哼。

池成当即不乐意了:“凭什么我们上门做孙女婿,不是你孙女嫁过来?”

“这是我们一早定好的,要怪只怪你来晚了。”虽然替老伙计高兴,但有些事该论清楚还是要论清楚的。

池成懒得跟他吵,直接看向对面两个小朋友:“你们说怎么办?”

“池爷爷……”乔蓁蓁哭笑不得。

“都可以。”

池深开口,满堂皆静。

诡异的沉默之后,秦照没忍住大笑起来,乔蓁蓁被闹得脸通红,在桌下掐了池深一下,压低声音凶他:“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

池深平静地看向她,似乎不懂她为什么不高兴。

“两边住也行。”池成直乐,“但是每年要多住我那边一个月,我这孤家寡人,比不得老秦家里热闹。”

一个月两个月的,秦升倒是懒得跟他争了,于是欣然答应。

乔蓁蓁对这群人无力吐槽,干脆不理他们了,只管认真吃自己的饭。

一顿饭结束,秦静看了眼时间:“刚才你们班主任还给我打电话了,说你们最近缺课太多,要你们下午必须去。”

“去去去,马上该期末考试了,我得好好学习。”乔蓁蓁立刻积极表现。

旁边的池成欲言又止,顿了顿后没有说话。

乔蓁蓁和池深拿了书包,就径直往学校去了。

快到教室时,乔蓁蓁才想起来自己的笔丢了,于是池深直接去超市了,她一个人上楼进班。进教室的那一瞬间,仿佛所有人的视线都朝她来了。

已经经验老道的乔蓁蓁叹了声气,到座位上坐下后,直接拉了拉前面人的帽子:“喂,又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那人干笑一声。

乔蓁蓁扬眉。

那人立刻投降:“好吧,确实发生了点事。”

“说说看。”

“乔蓁蓁……”那人咽了下口水,“你爸妈是不是离婚了啊?”

乔蓁蓁顿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我听赵恋乔同桌说的。”那人有点尴尬。

乔蓁蓁若有所思:“她还说什么了吗?”

“一些乱七八糟的,不值得听的。”那人赶紧表示。

乔蓁蓁叹气:“你就直说吧,好过我去问别人。”

那人见她没有生气,心一横全说了:“就是昨天,你不是突然走了嘛,下午的时候赵恋乔突然收到一条短信,然后就在班里哭了出来,就很多人围着她问怎么了,她说是她妈妈终于熬出头了。”

简而言之,就是编了个感天动地的故事,故事里的男主角终于摆脱了恶女人的控制,和女主角大团圆了,然后在所有人都开始感动时,她撂下重磅炸弹,亮出了三个人的真实身份。

乔蓁蓁听得冷笑连连,那人见状擦了擦额头的汗:“好多人都替她高兴,还有人骂你妈妈来着,但我觉得不太多,你爸妈昨天才离婚,但我看她的意思,你爸早就跟她妈好了,这不是出轨吗……”

说着话,赵恋乔走了进来,乔蓁蓁平静地抬头,两个人突然就对视了。

作者有话要说:  ok,该收拾她了,本章50红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