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 6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视线相接的瞬间, 赵恋乔本能地心虚,可转念一想,乔建和秦静已经离婚了, 赵英现在是乔建光明正大的女朋友, 她有什么可心虚了。

赵恋乔睫毛颤了一下,想到什么后含笑朝乔蓁蓁走去。

已经知道赵恋乔后爸是乔蓁蓁亲爹的同学们,不约而同地紧张起来,都有些好奇她们两个一遇上,会碰撞出什么车祸现场。

“等会儿她们要是打起来了,你去劝架我去叫老师。”班长小声跟团支书嘀咕。

团支书看一眼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再看一米八多将近二百斤的班长, 无语地反问:“为什么不是我去叫老师?”

“我是个男的, 不好掺和女生的事。”班长理直气壮。

团支书嘴角抽了抽,懒得跟他废话。

两个人说悄悄话的功夫, 赵恋乔已经走到了乔蓁蓁面前,轻轻柔柔地开口:“蓁蓁,你还好吗?”

好白莲啊, 哪来的脸问人家好不好。这是班里其他人的心声。

乔蓁蓁看着小心翼翼的她,一时间竟然只觉得好笑:“你觉得我该好吗?”

赵恋乔咬了咬嘴唇:“虽然知道你不会相信我, 但我还是想说,你爸妈离婚真的跟我、跟我妈都没有关系, 他们是因为彼此的感情淡了,才会分开,我妈绝对不是让他们分开的罪魁祸首。”

“是吗?可我怎么记得,你昨天不是这么说的,”乔蓁蓁扬眉,“是谁说自己亲妈苦熬多年, 终于跟初恋在一起的?我爸妈昨天才离婚,你妈就熬出头了,是不是也太巧了点?”

因为知道乔建离婚后,她心里太得意了,才迫不及待地编好了故事,结果昨天晚上回去想想,又觉得不太对。

虽然赵英真的是第三者,可在故事里却绝不能是,而她之前编的那个版本,无形中坐实了乔建出轨的事,虽然已经美化过了,但真计较起来也不好听,对她的名声也有影响,所以她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找乔蓁蓁,为的就是修正故事。

而现在,乔蓁蓁如她所愿,问出了这个问题,于是她立刻解释:“我妈是一直喜欢乔叔叔,但一直是单方面的喜欢,且已经很多年没联系了,只是把乔叔叔默默放在心里,我也是只知道她还爱着初恋,但是不知道她的初恋是乔叔叔,她也不知道你是乔叔叔的女儿。”

字字句句都在表明,赵英跟乔建走到一起纯属偶然,并非是她们母女处心积虑破坏同学的家庭。

说罢,她看了一下众人的表情,意识到其他人可能不太相信,于是突然转身走上讲台。

“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我发誓,我妈真的不是第三者,前段时间他们才偶然见面,但那个时候乔叔叔已经准备离婚了,不管有没有我妈,他都是要离婚的,更何况他们在乔叔叔离婚之前,也没有真正在一起。”

“但你昨天请大家吃东西,不还在说那是你后爸给的零花钱吗?那个时候好像还没离婚吧?”有人提出质疑。

赵恋乔红着眼眶看向他:“那个时间,乔叔叔已经在民政局了,他好不容易摆脱了备受折磨的婚姻,给我发个红包庆祝一下,难道也不可以吗?”

“是呀是呀,已经离婚了,财产也分割好了,拿自己的钱给赵恋乔发个红包有什么问题。”她同桌立刻帮腔。

其他两个拿了赵恋乔好处的人,也七嘴八舌地帮着说话,甚至有人劝乔蓁蓁:“你想开点,你爸妈离婚之后肯定是要再找的,你爸现在能找到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初恋,其实也是另一种方向的幸福呀,更何况他也没做对不起你和你妈的事,和赵恋乔妈妈也是在离婚后确定的关系。”

“是呀是呀,时间上是微妙了点,可仔细想想他们都被迫分开这么多年了,受了这么多年的煎熬,如今阴差阳错总算能在一起了,肯定也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你也要理解。”

“对呀对呀,我听说恋乔这个名字,也是她妈妈从前取的,想想就觉得难过。”

赵恋乔红着眼眶,一脸倔强的站在台上,班里一小部分人听过她妈心酸苦恋史的人,不知不觉中便倾向她了。

乔蓁蓁听着她们七嘴八舌的讨论,扯了一下唇角没有说话,几个人还要再劝,池深突然走了进来,在乔蓁蓁旁边坐下后,其他人顿时不敢说话了,讪讪地退回了自己的座位。

察觉到不同寻常的气氛,池深无声地看向乔蓁蓁。

乔蓁蓁撇了撇嘴,示意他不用放在心上。

赵恋乔的故事实在算不上高明,仔细追究甚至还能感觉到错漏百出,可生活中不是每个人都有功夫做福尔摩斯,乔蓁蓁没有出声反驳,其他人也就懒得去问,慢慢地就接受了她的说法。

赵恋乔在这种默认中逐渐变得没有那么小心了,每天都沉浸在自己即将成为乔家女儿的喜悦里,面对乔蓁蓁时,也会时不时流露出隐藏许久的优越感。

“为什么不解释?”池深问。

乔蓁蓁笑笑:“因为这样比较有趣。”

池深蹙了蹙眉,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乔蓁蓁捏了捏他的耳朵:“再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池深顿了顿,对上她狡黠的视线后,知道她现在不会说,于是也没有再问了。

一周之后,赵恋乔突然要在本市最高档的酒店,请班里所有人吃饭。

“怎么突然想请吃饭了,还在那么贵的地方。”有同学好奇地问。除了像池深那样的特招生,能进这个学校读书的学生家庭条件都不差,高档酒店也是经常去的,可还没有哪个人,会在那种地方请全班人吃饭。

“我没记错的话,是按人收费的吧,一个人多少来着?”另一个同学皱眉。

“四千多!”立刻有人回答。

赵恋乔矜持地笑笑:“多少钱都没事,主要是图个高兴。”

“对,就是高兴,”赵恋乔同桌立刻接话,“你们还不知道吧,她妈妈昨天领证了,但是因为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就不打算办婚礼了,恋乔就想着请大家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

领证了?班里其他人立刻支棱起耳朵,有存不住气的直接看向了乔蓁蓁。

乔蓁蓁淡定地收拾桌子,假装没感觉到他们的视线。

赵恋乔清了清嗓子,无视他们探究的视线继续问:“要去的话麻烦跟我说一声,我得定位置了。”

话音一落,和她平时交好的几个人立刻呼应,家里跟乔家有往来的犹豫一下,也举起手答应,但班里还是有三分之一的人没接话,甚至直接回避了她的视线。不管她妈妈是不是第三者,对于他们这个圈子来说,赵恋乔母女的身份还是不太够看的。

赵恋乔脸上的笑僵了僵,半晌突然看向第三排没说话的女生:“田甜,一起嘛,我记得你留学的资料好像出了点问题,到时候我们一起吃吃饭,说不定能想出点办法。”

被她叫名字的女生僵了一下,想到她现在跟乔建的关系,只能讪讪答应。

赵恋乔甜甜地笑了一声,记下她的名字后又看向其他人,挨个用不同的理由说服。

乔蓁蓁在后排听完,借着书本的遮掩小声跟池深嘀咕:“她还挺会狐假虎威,我这个亲生的都没她厉害。”

特别把乔建搬出来,就是为了逼其他人参加她的聚会,难道不知道这样吃力不落好吗?乔蓁蓁一脸嫌弃,池深无声地握住她的手,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赵恋乔突然问:“蓁蓁,你要跟我们一起吗?”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表情微妙。虽说她澄清了第三者的传闻,可人家父母刚离婚几天,亲爸就跟她妈结婚了,心情肯定不会太好,她这个时候邀请乔蓁蓁,跟挑衅有什么区别?

乔蓁蓁自然也能感觉到她的不怀好意,于是抬头看向她:“我去了你还能吃得下饭吗?”

“……怎么会吃不下,我们现在已经是一家人了不是吗?”赵恋乔落落大方地笑。现在她才是乔建唯一的女儿,是乔氏集团的千金。

她是胜利者。

乔蓁蓁盯着她的脸看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好啊。”

“我也去。”池深突然开口,完全没有需要被邀请的自觉。

赵恋乔被他的理直气壮哽了一下,心里骂了句穷酸鬼后笑着答应:“好呀,一起来,多热闹。”

乔蓁蓁跟着假笑,等她把时间地址都确定后,立刻跑到外面给池成打电话:“池爷爷池爷爷,你能帮我个忙吗?”

“可以啊小蓁蓁,遇到什么麻烦了?”池成笑呵呵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就你们准备好的那些视频,能提前一天播吗?”她立刻问。

池成顿了顿:“已经跟公关部定好时间了,不太好改啊。”

乔蓁蓁静了静,叹了声气开口:“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是你逼我的。”

池成:“?”

“池爷爷,你知道当初乔建逼深深退学的事吗?”乔蓁蓁一本正经地告状,“其实他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背后有人推波助澜……”

巴拉巴拉,说了一堆。

池成沉默许久,沉声开口:“听你的,改时间!”谁也不能耽误他给孙子出气。

乔蓁蓁目的达成,扬唇感谢:“谢谢爷爷。”

作者有话要说:  收拾赵恋乔了,这几天的蓁蓁真的好忙啊

继续五十红包,冲鸭!今天太累了,昨天的明天一起发(最近两本加起来每天一万五,偶尔写完会抬手指都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