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 6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秦照一搅合, 什么悲伤情绪都没了,乔蓁蓁把池深拉进屋里,两人倚着床坐在地上。

“昨天我教你的那个游戏, 你学会了吗?”她问。

池深点了点头。

乔蓁蓁见状立刻掏出手机, 和他组队后一起玩。

半个小时后。

“……这就是你说的学会了?”乔蓁蓁看着零胜率的结果,一脸惨不忍睹。

池深顿了顿:“所有功能我都知道怎么用。”

“光知道不行,还得会用……算了,太难为你了,还是不玩了吧。”乔蓁蓁叹了声气,从抽屉里掏出一包薯片跟他分享。

两个人一起咔嚓咔嚓,包装袋里很快就见底了。

最后一片被乔蓁蓁吃掉后, 池深才开口询问:“为什么不开心。”

乔蓁蓁顿了一下:“其实……没什么事, 就是逛街逛得不够开心。”

池深一眼看出她在撒谎,但沉默片刻后, 还是点了点头:“下次记得带上我。”

下次……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次,乔蓁蓁一阵心酸,丧气地随便找个理由把他赶出去了。池深被推出房间后, 房门就被她直接关上了,他在门口静站许久, 才转身离开。

乔蓁蓁一个人在屋里丧了会儿,就抵不过困劲儿睡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冬天的a市黑得特别早,她睁开眼睛时还不到七点,外面就一片漆黑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又静悄悄的,她默默坐起来, 只能勉强听到睡衣摩挲被子的声响,一时间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好在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太久,敲门声就打碎了安静。

“蓁蓁,吃饭。”池深的声音响起。

乔蓁蓁打起精神:“好,这就去!”

说着话,她从床上跳了下来,换了衣服后就出门去了。

池深果然还在走廊里等着,看到她后目光柔和了些。

“走吧。”乔蓁蓁拉着他下楼。

长辈们已经到齐了,看着这俩人一起下楼,池深乖顺地任由乔蓁蓁拉着走,脸上没有半点反抗。池成跟秦升嘀咕一句:“你有没有发现,他们俩的感情好过头了,有点怪怪的。”

“哪里怪?你这糟老头子不会是吃醋了吧?”秦升横他一眼。

池成无语:“我还没那么无聊。”

秦升冷哼一声:“我觉得挺好,你别成天瞎想。”

池成顿了顿,也有点觉得自己太神经兮兮了,小情侣感情好恨不得24小时黏在一起,不都是很正常的事嘛。

这么想着,他很快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笑呵呵地招呼乔蓁蓁和池深吃饭。

饭吃到一半时,秦升突然开口:“老池,你在这儿都待这么久了,是不是该回去了啊?”

乔蓁蓁夹菜的手一僵,抿了抿唇埋头吃饭。池深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低落,顿了顿后看到她碗里的茄子,以为她尝过之后觉得味道不好,于是淡定地把她吃剩的那些夹了过来。

一桌子长辈直接无视了他过于体贴的动作,继续聊他们的。

“公司太多事,明天就得走了,早上七点的飞机。”池成叹了声气。

秦升无语:“明天就走,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是不是我不问,你还打算不告而别啊?”

“那不至于,我这不也是忙忘了嘛。”

两个老头你一言我一语,眼看着要吵起来,乔蓁蓁满脑子却只有‘明天就走了’这个消息,勉强扒了几口饭后站起来:“我吃饱了。”

桌子上一静。

乔蓁蓁低着头,有气无力地离开了。

众人看着她的背影,半晌秦升朝秦静发脾气:“你没事带她逛什么街,看把孩子给累的!”

秦静冤枉死了,刚想要解释,秦升就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骂,骂完之后就没音了。她无语片刻,干脆也不解释了。

乔蓁蓁回去后,池深就一直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熬到一顿饭结束,就立刻上楼去找她,她却说什么都不开门了。

池成上楼休息时,就看到他孤零零坐在门口,他顿了一下问:“吵架了?”

“……没有。”池深回答。他们没有吵架。

池成也不知信了没有,叹了声气道:“还是先回屋吧,明天还要早起去机场。”

“我没事。”池深回答。

池成见他不听,只好一个人先回房间。自从第一天相认住在一起后,两个人就分开住了,因此他回房后没有给池深留门。

其他几个长辈也陆陆续续上楼了,秦升看到他被关在门外,直接就要叫乔蓁蓁开门,结果被秦照和秦静给强行拖走了。

短暂的热闹之后,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安静地看着地毯上的花纹,仿佛有无限的耐心等候。

墙上的时钟一点点旋转,时间在不经意间悄悄溜走。

终于,身后的房门还是传来轻微一声响动,他若有所感地回头,就看到原本紧闭的房门已经开了一条缝隙。

他顿了顿,小心地走了进去。

房间里,乔蓁蓁一脸郁闷地坐在床上:“你一直待在外面干嘛?”

池深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

乔蓁蓁叹了声气:“算了,你过来吧。”

说着话,她爬到床上躺下,然后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池深的脸上泛起可疑的红,站在原地很久都没有动。

“过来呀。”乔蓁蓁歪头看向他。

池深顿了顿,终于还是走了过去,一脸郑重地在她旁边躺下。乔蓁蓁被他的表情逗笑:“池深同学,你是要慷慨就义吗?”

池深扭头看她,似乎不太懂她的意思。

和他沉静的双眼对视后,乔蓁蓁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许久轻轻叹了声气:“你明天几点起来?”

“五点。”池深回答。

“你说你,怎么也不跟我提前说一声,”乔蓁蓁别别扭扭,“要不是我妈跟我说,我都不知道。”

池深抿了抿唇:“没必要,我很快就回来。”

“怎么可能没必要……”难道分开半年对他来说,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吗?乔蓁蓁有点赌气。

乔蓁蓁侧身面朝他,曲着膝握住他的手,低头认真地把玩他修长的手指。池深鼻尖充斥着她身上特有的味道,指尖传来的触感让他仿佛有了过敏反应,全身都有种搔而不得的痒意。

乔蓁蓁玩了许久,只觉得他的身体越来越僵硬,不由得懵懂地抬头:“你怎么了?”

池深对上她的视线,喉结动了动,脖颈上大片的红染上脸颊,眼底是浅浅的难堪和忍耐。

“蓁蓁……”他一开口,原本就沙哑的声音愈发沙哑,粗糙中带着一点特别的情绪。

乔蓁蓁怔愣半晌,突然意识到什么,小心翼翼地低头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不平凡的……嗯。她猛地坐了起来,脸在一瞬间变得又红又热。

池深曲起膝盖尽可能遮挡,薄唇抿成一条严厉的缝,局促和不安几乎要将他淹没。

乔蓁蓁太了解他了,正常男生的反应,到他这里就变成了亵渎她的证明,他的羞涩和自愧,往往会成千上百倍地出现。

她回过神来,忍着脸上越来越高的温度小声开口:“这、这都是正常的……你你你现在血气方刚,又喜欢我……”

她有点说不下去了。

池深已经半坐起来,后背倚着一个枕头,脑袋深深地低下。乔蓁蓁这才惊觉他的头发又长了,这样低着头时,眼睛会悄悄藏起来,只露出过于精致高挺的鼻梁,和形状完美的薄唇。

她咽了下口水,突然俯身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池深怔愣抬头,好看的眼睛总算露了出来。

“……有些事现在还不行,但我可以把浴室借给你。”她红着脸道。

池深茫然地看着她,明白她的意思后许多复杂情绪逐渐褪去,渐渐只剩下了害羞与躁动。

许久,他沉默地点了点头。

乔蓁蓁轻呼一口气,清了清嗓子后开口:“那你去吧,也可以顺带洗个澡,我的东西你可以随便用。”

“……好。”

池深答应完,却没见动。

乔蓁蓁顿了一下:“怎么还不去?”

池深嘴唇动了动,许久艰涩开口:“你能不能,别看我……”

乔蓁蓁愣了愣,明白什么后赶紧背过身去:“我我我不看你,你快点去吧……”

“……嗯。”

乔蓁蓁面朝窗帘,清楚地听到背后他下床的动作,她下意识屏住呼吸,直到浴室的门发出一声轻响,她才猛地松一口气,哭笑不得地倒在了床上。

她活了两辈子,却好像一点长进都没有,再正常不过的事都能让她脸红心跳很久,这可真是……太没出息了。

乔蓁蓁叹了声气,继而想到他明天就要走了,心情又有点失落。

“宿主别担心,还有半个多月就寒假了,你可以去s市找他。”小八贴心安慰。

乔蓁蓁撇了撇嘴:“说得容易,我从重生开始就没跟他分开超过三天过,现在要半个月不见,你让我怎么熬啊!”

“真的很快就过去了。”小八无奈。

乔蓁蓁轻哼一声,刚要反驳它,脑海里就传出了提示——

【好感+30,现存478】

【好感+30,现存508】

【好感+30,现存538】

……

好感值像坏掉了一样,三十三十地不断往上加,很快就加到了七百多,小八有点发懵:“为什么会这样?”

乔蓁蓁张了张嘴,想到他此刻在浴室正干什么后,一张小脸彻底红透。

作者有话要说:  蓁蓁:我绝对、绝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冒出这么多好感!

小八:合着傻白甜只是我自己

继续抽红包,加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