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 6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对小八真心实意的不解, 乔蓁蓁实在没脸解释池深好感上升是因为一直在想自己,干脆就把自己闷进了被窝里,哼哼唧唧地滚来滚去, 试图给自己降温。

折腾了半天后, 她终于累了,瘫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浴室里隐约有水声传来,池深还没有出来,而她在情绪激烈起伏之后,终于有了困意。

等到池深冲完冷水澡出来时,就看到她抱着被子睡得正沉。他静静站在床边盯着她看了很久,最后轻手轻脚地关上灯, 转身从她的房间离开了。

乔蓁蓁醒来时, 已经是早上八点多,身边空无一人。

她猛地坐起来, 鞋都顾不上穿就冲下了楼,一到一楼就看到秦升在练太极,于是赶紧跑过去:“外公, 池深呢?”

“人家天不亮就去机场了,”秦升说着一低头, 看到她赤着脚,顿时不高兴了, “又不是小孩了,怎么不穿鞋?”

“……他走怎么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啊!”乔蓁蓁无视了他后半句话,眼泪汪汪地跺脚。

秦升一脸莫名:“他很快就回来了,跟你打什么招呼,再说你不是才醒吗,他要等着跟你打招呼, 飞机都延误了。”

“他怎么……哎呀!”乔蓁蓁气得眼泪直掉,正要说话时,池深突然从大门进来。

她愣了愣,恰好一颗眼泪掉下来。

池深看到她眼角的泪水,顿时蹙起眉头,迈着大步走到她面前:“怎么了?”

“谁知道,大早上的犯神经。”秦升嫌弃地斜了她一眼,扭头出门找人下棋去了。

乔蓁蓁擦了擦眼角的泪,却还是有新的泪水源源不断地涌出来,她擦了半天之后索性不擦了,委屈哒哒地看着池深:“你、你不是跟池爷爷一起回s市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池深顿了顿:“我没有啊。”

乔蓁蓁睁大眼睛:“那你今天早上……”她想到什么,剩下的话顿时说不出来了。

池深盯着她看了许久,总算明白了:“你以为我要走?”

“……我没有。”乔蓁蓁意识到自己搞了个大乌龙,在心里把秦静搓了几遍后,面无表情地往楼上走。

池深跟在她后面:“你昨天伤心,也是因为这个?”

乔蓁蓁:“……”

“你不想我走。”池深唇角扬起,这一句是笃定的语气。

乔蓁蓁无视他,上楼之后加快脚步往房间走,进门之后便要关门,却被他及时用手掌拦住,两个人一里一外,隔着门板对峙。

“我不走,今天是送爷爷去机场。”池深认真解释。

乔蓁蓁咬了咬唇,低着头不敢看他:“可是……妈妈说池爷爷不想跟你分开,肯定要带你走的。”

“爷爷尊重我的想法。”言外之意,就是池成已经同他说过这件事,只是他拒绝了。

乔蓁蓁偷偷瞄他一眼,又飞快低头:“……那爷爷会伤心的。”

“我答应他,寒假去陪他,”池深说完停顿一秒,“我还跟他说,大学会去s市上。”

说完,他又强调,“你跟我一起。”

乔蓁蓁唇角总算上扬了,可扬到一半又想起自己有多丢人,瞬间就要关门。

池深先一步察觉她的想法,直接用膝盖抵住房门,趁她不备挤了进去。

乔蓁蓁被他挤得往后退了一步,等回过神时他已经在屋里了,她不由得叉腰:“喂,谁让你进来的!”

话音未落,他便握着她的肩膀,直接将她抵在了门板上。没有关上的门板被她的体重压得往后滑去,咔嚓一声门锁就阖上了。

池深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亲。

“不准亲我。”

他又亲了亲。

“不准……”

亲第三遍。

乔蓁蓁脸红得厉害,咬着唇小声抱怨:“池深,你不觉得自己越来越会了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突然变成了被调戏的那个,某人却越来越驾轻就熟,她好歹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竟然被一个小屁孩哄得团团转。

她轻哼一声抬头,突然发现池深的脖子早就红了,一双黑色的眼眸也有些水汪汪的,看起来不太有攻击力。

……还以为他有多冷静,合着也是强装的啊。乔蓁蓁没忍住,对着他笑了起来。

池深看着她晶亮的眼眸,也跟着扬了扬唇角。

“我不会离开你。”他认真说。

乔蓁蓁点了点头:“我也不会离开你。”

池深伸手把她抱住。

两个人腻歪了几分钟,就一起下楼吃早饭了,秦静晨练一回来,就看到两个人头对着头吃东西,不由得愣了一下:“深深,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他就没打算走,”乔蓁蓁无语地斜她一眼,“以后请你不造谣不传谣,认真探索真相可以吗?”

“德行。”秦静轻哼一声,斜了她一眼后上楼了。

乔蓁蓁和池深对视一眼,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周末虽然没发生什么大事,可对于乔蓁蓁来说实在太过跌宕起伏,等到周一去学校时,她竟然久违地感觉到宁静。

还有大半个月就要放寒假了,承德高中的课程安排虽然跟其他学校一样,都是从早上到夜里排得很满,可节假日却毫不含糊,假期多得跟义务教育阶段差不多,光一个寒假就有小一个月。

但现在的乔蓁蓁顾不上去想寒假要怎么安排,因为她陷入了新一轮的复习噩梦。

随着高考逼近,老师们讲课的速度越来越快,乔蓁蓁从吃力到落后,也就短短两天时间,为了补上这部分进程,她每天起早贪黑地跟着池深学习,努力用功到秦升都要感动了。

一天一天的煎熬着,终于到了考试这天。

“我妈说如果我能考得好,今年的压岁钱就增加十倍,我到时候拿到钱给你买礼物吧,”乔蓁蓁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池深,“你有没有想要的?”

池深想了想,摇头。

“你怎么总是无欲无求的,像个老大爷一样,”乔蓁蓁嫌弃,“不行,必须想一个东西出来,我给你买。”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想了半天后开口:“我要一套试卷。”

“……不会是给我做的吧?”乔蓁蓁警惕。

池深见没骗到她,颇为遗憾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乔蓁蓁冷哼一声,转身就进考场了。

考试用了两天时间,等最后一门理综考完时,乔蓁蓁从学校里出来,深深吸了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

寒假终于来了。

这个寒假池深答应了池成要去s市,乔蓁蓁本来也想一起的,可是秦升要回老家祭祖,点名她必须跟着。乔蓁蓁知道,秦升是老一辈的思想,带着她回去祭祖,就是为了表明她不再是乔家的小孩,而是秦家的了。

这种事对于秦升来说意义重大,她也不能拒绝,只能依依不舍地把池深送去机场:“你再等我几天,我从老家回来就立刻去找你。”

“好。”池深定定看着她,脚下没有挪动半分,显然也是舍不得。

乔蓁蓁撇了撇嘴,心里有点难过:“我会每天都给你打电话的。”

“嗯。”池深点头。

乔蓁蓁深吸一口气,还想再叮嘱什么,旁边的秦照凉凉开口:“行了,你们顶多分开一个星期,又不是生离死别,能不能别这么多戏?”

“什么生离死别,你会不会说话?”乔蓁蓁皱眉。

秦照叹了声气:“我说你妈怎么不自己来送,原来早就想到你们要磨蹭半天,麻烦快点好吗?”

好好的离别气氛被他一搅合,乔蓁蓁什么心情都没了,只能依依不舍地朝池深挥手:“到了之后记得给我发消息。”

“好。”

“一路平安啊。”

“好。”

“飞机上有什么不懂的,记得要问空姐,洗手间的那个门有点难搞,你如果不会就找人帮忙……”

听着她的唠叨,连小八都有些受不了了:“……宿主,他是十八,不是八岁,你是他女朋友,不是他妈。”

乔蓁蓁直接无视了它,目送池深的背影消失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他们终于迎来了第一次‘长期’分离。

乔蓁蓁从回到家里,就一直闷闷不乐,收拾东西也提不起精神,最后还是在秦静的恫吓下,简单收拾了一些日用品,然后跟着秦升踏上了归乡的旅途。

回去第一天,想池深。

回去第二天,想池深。

回去第三天……老家好像也挺好玩的,大清早的要么跟着叫不上名字的表哥表姐们,拿着大网和谷粒去地里抓野鸡,一抓就是一个上午。要么就是扒开地窖,从里面翻出红薯,用两块砖头架着烤,最后吃得一嘴黑。

乔蓁蓁从来不知道,原来漫山遍野的石头和沙土,也比手机和游戏好玩,简直一整天都是不得闲,回到家都快累死了,给池深打着电话就忍不住睡着了,生活充实新鲜到没空害相思病。

而同一片天空下的s市,池深坐在偌大的落地窗前,一边安静地看着窗外的夜景,一边听着手机里乔蓁蓁均匀的呼吸声,许久才把手机放在心口,唇角扬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

还有四天,她就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池深:情深似海小王子

蓁蓁:摸鸡抓狗乡土剧

画风突然不一致了。继续抽红包,大家冲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