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第二天醒来时, 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自动关机了,可她明明记得,昨天晚上跟池深打电话时, 手机电量还是满格的。

秦静从外面进来时, 就看到她一脸疑惑地盯着手机,顿了顿后开口问:“看什么呢?”

“妈,我要换手机。”她举手道。

秦静横了她一眼:“换什么换,不是刚买不到半年吗?”

“……又不是多贵的东西,给我买一个怎么了。”乔蓁蓁嘟囔着,把手机充上电后开机,点开通讯页面才发现, 自己昨天跟池深的通话记录竟然有六个多小时。

……难怪手机会没电。

“不贵我也不给你买, 不能养成你铺张浪费的毛病。”那边秦静还在教育她。

乔蓁蓁无奈抬头:“妈,在整个富二代圈子里, 你还能找到比我更艰苦朴素的人吗?”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表姐叫她起床去赶集的催促声,乔蓁蓁立刻从床上跳下来, 一溜烟地钻进了洗手间。

秦静本来是打算叫她吃早饭的,看她现在的样子, 早饭怕是要在集市上吃了,于是哭笑不得地转身离开。

乔蓁蓁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 然后就跟着表姐跑出去了,上午赶集下午串门,一直到晚上才有空跟池深打电话。

“我今天吃了一种特别奇怪的小吃,用面和鸡蛋炸的,味道很酥脆,但是得趁热吃, 捂一下就不是那个味道了,也没办法带给你,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我带你去吃吧。”

“嗯。”

“对了,你以前在乡下的时候,也去地里抓过野鸡吗?我怀疑他们在骗我,都去抓两天了,一根鸡毛都没抓到,不过烤红薯倒是挺好吃的,等我去找你了,我们可以试试用烤箱,就是不知道味道会不会有什么区别。”

“好。”

“外公这几天好忙啊,每天早出晚归的,说是在忙祭祖的事,但我前天串门的时候看到他在一个伯伯家打牌……”乔蓁蓁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才意识到池深的话少得厉害,她顿了顿,小心试探,“你是不是累了?”

池深顿了一下:“不累。”他只是想多听听她的声音。

“肯定累了,池爷爷最近是不是带你见了很多亲戚呀?”乔蓁蓁好奇。

池深低低地应了一声:“见了几个。”

“我上次听他跟外公打电话,说要办一场晚宴,正式把你介绍给所有人,时间定了吗?”乔蓁蓁又问。

池深想了一下:“还没定,但大致时间在年前几天。”

“挺好的,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乔蓁蓁说着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地躺在床上,“好困呀,既然你也累了,那我们晚安吧。”

“我不累……”

他的话没说完,手机里就传出一阵忙音。

池深沉默许久,最后点开手机的最近通话——

每天晚上的差不多时间,都有一通来自她的电话,但是通话时间越来越短,前天因为她忘了挂断,所以是六个小时,而昨天是半个小时,今天只有二十分钟。

时间一天比一天短,但距离见面的日子却一天比一天近。池深眼眸微动,许久沉默地将手机放在心口,这才闭上眼睛睡去。

他一天天的盼望,终于到了乔蓁蓁从老家回来的日子,于是他一大早就给她打了电话。

手机响起时,乔蓁蓁还迷迷糊糊地睡着,听到声音艰难按了接听:“……喂?”

“我看了一下电子地图,你从老家出来到机场,有一段路很堵,记得叫外公绕路。”他低声叮嘱。

乔蓁蓁顿了顿,迷迷糊糊看一眼还在下雨的窗外,重新闭上眼睛道:“下雨了,我们今天不回去。”

池深顿了一下,突然沉默了。

乔蓁蓁迟迟等不到他回应,不知不觉又开始犯困,正当要彻底陷入睡眠时,就听到他说:“你说要回的。”

“这不是下雨了么,路不好走……”乔蓁蓁打个哈欠,懒洋洋地翻个身,“外公说再过两天,等天晴了再走。”

池深垂着眼眸,视线安静地描绘自己的掌心。许久,他才低低地应了一声:“好。”

他回应得太晚,乔蓁蓁已经又一次睡了过去,一直到九点被表姐叫醒,才又一次恢复意识。

“你真是太能睡了,我叫半天都没有应声,”表姐感慨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听你外公说,你们不走了?”

乔蓁蓁打着哈欠坐起来,还没说话先傻笑:“对,不走了。”

她在这里算是岁数最小的,上面一群表哥表姐,都拿她当小朋友哄,她起初还有点不适应,现在已经练就了一看到他们就犯傻的本事。

“太好了!走,我带你去包指甲,”表姐忍不住上手捏捏她白嫩的脸,“你还没用过指甲草吧?”

“指甲草?”乔蓁蓁好奇。

“对,可能你们那里不叫这个,反正我们这里就叫指甲草,染指甲很好看,这个季节本来是没有的,但你笑笑姐夏天摘的都存冰箱了,我们现在也能用。”表姐说着,就催她起来。

乔蓁蓁欢呼一声,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爬了起来,临出门时突然想到手机没拿,又由手机想到自己接电话接睡着的事,她赶紧去床上把手机翻出来,就看到最近一通电话是在五分钟前挂断的。

……他之前竟然一直没挂断,那岂不是听到了自己和表姐的对话?虽然什么都没说,可她刚才表露出来的开心,还是莫名地让她心虚。

乔蓁蓁清了清嗓子,正要给他打回去,就被表姐拉走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s市,池深坐在落地窗前,安静地看着刚挂断的手机,他只着一件单薄的毛衣,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平白增添一分脆弱。

池成进来时,就看到他这样坐着发呆,顿了顿后开口:“深深,你想出门走走吗?爷爷带你出钱好不好?”

池深抬头看向他,“不想去。”

池成张了张嘴还想再劝,见他重新低下头后犹豫一下,到底没舍得强迫他。相处这么久,池成也隐约摸到了池深的性格,比起正常孩子情感上是淡薄了点,但也是个很孝顺的,如果自己坚持要他出门,他肯定还是会去的。

可是何必呢,孙子在外面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已经到了该享福的时候,自己哪舍得逼他做不喜欢的事。

池成叹了声气离开了,先是去公司处理一下积攒的事情,然后又独自去了商场,想为池深定做一套西装,等到晚宴的时候穿。

“您可以先选一下款式,至于具体细节,还是需要设计师为小少爷量身之后才能修整。”顾问一脸友善地说。

池成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出门,看照片能估算出大概数值吗?”

“这……最好还是能现场量,”顾问有些为难,“毕竟这样更精确,欢迎晚宴对小少爷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一次亮相,我们还是希望服装细节方面能做到最好。”

最近池家找回继承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s市,他们这些高奢专柜自然也是有所耳闻。

顾问的话戳中了池成的内心,他想了半天,最后沉默地点了点头。

顾问松一口气,又跟他聊了些细节后,亲自把他送出了商场。

池成从商场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了,他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池深。

敲门之后,池深的声音从屋里传来:“请进。”

池成笑笑,推开门走了进去,才发现屋里没有开灯。

“怎么不开灯?”他说着,把灯打开了。

落地窗前的池深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半晌才缓缓睁开:“爷爷。”

池成看到他坐在落地窗前,面前的地毯上放着手机,心里闪过一丝古怪,但很快就压了下去:“爷爷来找你,是想说一下定制西装的事,你得去一趟专柜,叫他们给你量量身。”

其实也可以把人直接叫到家里来,但私心里,他还是希望池深能出去一趟,毕竟来了这么多天,除了自己带他去见几个老朋友,还没见他主动出过门。

他不太了解现在的年轻人是什么样的,可心里隐约还是觉得,池深这样整天闷在家里似乎不太对劲。

“西装还是很重要的,如果不合身,会特别失礼。”池成又劝。

池深垂下眼眸:“我不想去。”

池成没想到他会直接拒绝,顿时拿他没办法了。

房间里静了半晌,最终还是池成妥协:“不想去就不去,待在家里也挺好的。”

池深不语。

池成顿了顿,最后只得转身离开。

走出房间关门的瞬间,池成又看了一眼落地窗前的池深,突然意识到自己今早离开时,他就是这样坐在那里,一瞬不瞬地盯着手机,仿佛把自己彻底封闭起来了。

池成心下越发不安,沉默许久后才缓缓关上房门。

s市晴空万里,连星星都一如既往的亮,而老家却大雨滂沱,连下了两天都没有停歇的意思。

乔蓁蓁看着窗外大雨,积压了多日的思念突然爆发,她悄悄找了把伞,直接从矮矮的平房溜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池深:想得快病了

蓁蓁:可算想起来了

本章五十红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