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 6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天了, 一连三天,池深都一直坐在落地窗前盯着地摊上的手机,不论是凌晨还是深夜, 池成每一次来都看到他这样坐着, 从来没有见他睡过觉。

已经足足三天,池成再无法欺骗自己,于是挣扎许久还是找来了心理医生,只是他拒绝了心理医生进房间的要求,只是带着人远远地看了池深一眼,便直接去了书房。

“能看出这孩子怎么了吗?”池成问。

心理医生有些为难:“我需要跟他聊聊,再做一些检查, 才能跟您说结果。”

“不需要, 你只用专业能力判断一下就行。”池成果断拒绝。虽然心里不安,可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怀疑, 毁掉自己和池深之间的信任。

他能感觉到,池深不会喜欢跟陌生人沟通,尤其这个陌生人还是一名医生。

心理医生叹了声气:“可是这样不准确。”

“不需要准确, 我只是想知道他现在的行为,算不算正常范畴内。”池成皱眉。

心理医生见他坚持, 只好妥协了:“在我回答您之前,您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

“他一直盯着手机, 是在等谁的电话吗?”

池成微微一怔:“应该是蓁蓁……”

说完对上心理医生疑惑的目光,他抿了抿唇回答,“是我老伙计家的外孙女,也是他的小青梅。”

“这样啊。”心理医生点了点头,斟酌许久才开口,“很遗憾, 我要跟您说的是,他目前所展现出的偏执、自闭、冷漠,都不像这个年纪青少年该有的。”

池成心下一沉。

“当然,还是要做详细检查之后,我才能给出具体的结果,目前来看,我能给的答案只有这些。”心理医生回答。

池成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正当他要动摇时,管家突然从外面敲了敲门:“老先生,秦家小小姐来了。”

池成愣了一下:“蓁蓁?”

“对,到大门口了,我已经叫人去接了。”管家回答。

池成连连点头:“行,我这就过去。”

说完看向心理医生,心理医生立刻点头:“没事,老先生您先招待客人,我回医院,有事随时叫我过来就好。”

“行,辛苦你这一趟了。”老管家说着,把人送了出去。

心理医生离开时,乔蓁蓁恰好与他擦肩而过,看到池成一起往外走,就乖乖站在原地等着,不一会儿果然看到池成回来了。

“池爷爷。”她甜甜地打招呼。

池成笑笑:“你外公昨天还跟我说,你们要晚几天才从老家回来,你怎么今天就来了?”

“我偷偷跑来的。”乔蓁蓁嘿嘿一笑。她实在太想池深了,就偷偷定了机票,趁所有人不备跑去了机场。

池成一听她是偷偷跑来的,愣了愣后皱眉:“你外公知道了吗?”

“我到机场之后就给他们打电话了,刚才到您家时也打了,爷爷放心。”乔蓁蓁赶紧道。

“这还差不多,”池成轻哼一声,突然有些想笑,“你偷跑出来,外公骂你没有?”

“那肯定啊。”想到电话里秦升和秦静交织的骂声,乔蓁蓁简直心有余悸。

池成被她的表情逗笑,接着想到自己家还有一个在落地窗前坐着呢,便赶紧催促:“快去找深深吧,他特别想你。”

“好,我这就去!”得了长辈的允许,乔蓁蓁问清池深的房间在哪后扭头就跑,一口气跑到他房间门口才停下。

抬手敲门的瞬间,她竟然生出一分胆怯和紧张,不知是不是刚才跑得太急的缘故,心跳也杂乱无章,砰砰砰跳个没完。

她深吸一口气,冷静之后才谨慎地敲敲门,然后一脸兴奋地贴着门边的墙躲着,打算吓吓他。

“请进。”屋里传出他的声音。

不亲自来开门吗?乔蓁蓁眨了眨眼,不死心地又敲了几声,然后飞快地躲好。屋里这次彻底静了下来,短暂的十几秒钟后,门锁发出咔哒一声响,乔蓁蓁屏住呼吸看向房门,正要跳出去吓人,可门短暂地开了几秒后又关上了。

乔蓁蓁愣了愣,第三次去敲门,然而没等手落在门板上,房门突然大开,她被一股力道猛地拽了进去,等回过神时,她已经被抵在房门上了。

唇齿交接的时候,乔蓁蓁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急促,大脑发懵的同时,她下意识咬了一下他的下唇。池深呼吸一滞,进攻突然凶猛,乔蓁蓁被他咬得闷哼一声,他才突然放缓了力道。

他的呼吸极重,亲吻却是温柔的,仿佛无尽的情绪涌动,都被控制在削瘦的身体里,仅仅剪开一个小小的断口,小心翼翼地释放思念。

一个吻结束,两个人的脸都有点红。

乔蓁蓁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他看了许久后轻哼:“你怎么知道来的是我,不怕亲错人吗?”

“不会。”她跟别人不一样。

乔蓁蓁听出他的潜台词,愉悦地扬起唇角,池深定定地看着她,用视线描绘她每一寸肌肤,仿佛要将她的样子刻进眼睛里。

乔蓁蓁被他看得脸越来越热,清了清嗓子后往屋里走:“这就是你的房间吗?好大啊,比我的大多了。”

“给你。”池深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乔蓁蓁好笑地回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差点撞在他的胸口上。

她无言一瞬,哭笑不得地往后退了一步:“你别跟我这么近。”

池深抿唇。

“……算了,你跟吧。”谁让她也喜欢呢,所以总是轻易妥协。

池深低低应了一声,跟着她在落地窗前坐下。

“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家跟池家其实实力差不多,现在才发现差太远了,”乔蓁蓁跪坐在地毯上,双手扶在落地窗上往外看,“你们家竟然是个庄园,外公家的大别墅简直太弱了,都没有你家前院大。”

池深安静地坐在她旁边,她看风景,他看她。

半晌,他问:“你累不累?”

“嗯?”乔蓁蓁扭头。

“坐飞机,累不累?”池深又问。

乔蓁蓁笑笑:“一点点。”

“那去床上。”池深盯着她。

乔蓁蓁:“……”明明那么不纯洁的话,被他说出来就仿佛渡上了圣光。

她当然知道池深是在心疼她,于是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又看了会儿外面的风景后,便去床上躺下了。

“你的床好舒服,”乔蓁蓁发出了没出息的惊叹,“我找的哪是贫穷男高中生,分明是富贵王子啊!”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好脾气地接受了她所有调侃。

“你也躺下。”乔蓁蓁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池深犹豫一下,小心翼翼地在她旁边躺下了。

当鼻尖传来她淡淡的香味,池深的心脏终于落地,他犹豫许久,轻轻枕在了她的肩膀上。

乔蓁蓁的脸颊被他短短的头发扎得有点痒,她好笑地往旁边挪了挪,却还是让他枕在自己肩膀上。两个人静了很久,她突然小小声地问:“池深,你是不是想我了?”

“嗯。”

“我也想你了,”乔蓁蓁轻笑,“虽然跟表姐他们玩得很开心,可不管去干什么,我都会想,如果池深也在就好了,如果池深在的话,他会怎么做,反正就是不管什么事,都会想到你。”

池深闭着眼睛听她说话,唇角的弧度始终没有放下。

乔蓁蓁说了半天,才意识到某人过于安静了,她顿了顿低头,就看到他睡得正熟。

“……这个时间睡什么睡啊。”乔蓁蓁有些无语,可看着他熟睡的脸,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蹭了蹭他的头很快跟着睡去。

落地窗外阳光正好,屋里两人不知不觉中十指相扣,相互偎依着睡得正甜。

中途池成来过一趟,敲了敲门没人开后,犹豫一下又走了。两个人全然不知有人来过,一直睡到傍晚才醒。

“……晚上肯定要睡不着了。”乔蓁蓁睁开眼睛,对上池深的第一句话,就是对夜晚的担忧。

池深揉了揉她的头发:“饿不饿?”

乔蓁蓁肚子配合地咕噜一声。

淡漠了许多天的池深终于露出清晰的笑,乔蓁蓁嗔怪地看他一眼,就赶紧推开他下床了。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出现在餐桌前,面对等了他们半天的池成,乔蓁蓁很是抱歉:“对不起啊池爷爷,我们睡过头了。”

池成眼皮一跳。

“只是睡觉。”池深及时补充。

池成这才松一口气,乔蓁蓁意识到自己刚才话里的歧义后,差点被牛奶呛到,清了清嗓子后强行转移话题:“我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等一下得去买点换洗衣物。”

“我要定西装,可以陪你去。”池深主动开口。

乔蓁蓁点了点头:“好,吃完饭我们一起去吧。”

池深应了一声,把自己盘中的虾仁分给她几个。

池成听到池深主动说要出去时,感动得差点哭出来,之前一直犹豫的事情,也在这一刻坚定了。

他家孙子好好的,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正常人,之前一直不高兴,只是想小女朋友了而已,根本不需要做任何检查。

嗯,都不需要。

作者有话要说:  池成:我孙子果然只是相思病而已

快来为绝美爱情撒个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