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 7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深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眼底晦色一片。

乔蓁蓁的视线在二人之间来回转动,心里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

像是为了证明她的预感,下一秒钱游的拳头突然砸了过去, 池深侧身一挡,一脚踹在他的手上,接着将乔蓁蓁拉到了身后,狼崽子一样死死盯着钱游。

在场的都是钱游的人,一看到钱游吃亏, 当即冲了过去, 对方人多势众,池深很快落了下风。乔蓁蓁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攥着, 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当看到有人捡起路边的棍子朝他砸去时, 她终于克制不住叫了暂停。

众人静止的瞬间,好感只剩下5点。

她顾不上多想, 冲过去将那人手中的棍子抽出,另外几个人的脚也别在一起,在最后几秒钟的时候回到了原位。

不等她站稳, 棍子落地, 接着池深周围的人突然摔了,场面一瞬间逆转。

钱游嘴角被打破了,吐了一口血水之后突然绕到后面, 抓住了乔蓁蓁的手腕。

“放开我!”乔蓁蓁厌恶地挣扎,却在下一秒被一把水果刀抵住了脸,她指尖颤了颤,瞬间不敢动了。

池深冷着脸回头,看到她被钱游抓在手里后眼神暗了下来:“放开她。”

“你跪下, 我就放开她。”钱游恶劣地看着他。

“不要……”乔蓁蓁红着眼眶看向他,恳求他别这么做。

池深却第一次无视她,定定看着钱游屈膝下跪。

乔蓁蓁绝望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时,眼泪就掉了下来。

“不哭。”他低声道。

钱游笑了一声:“感情可真你妈的好,既然这么好,应该不介意为了她给我磕个头吧?”

乔蓁蓁闻言气得直发抖,然而被水果刀对着,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颤抖着僵站在原地。

池深垂下眼眸,面容平静地磕了头。钱游想看的痛苦、愤怒、挣扎,他脸上一样都没有,叫人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钱游往他脸上唾了一口,脏污挂在了他的眼睛下,乔蓁蓁终于爆发,一把推开了钱游,拉着池深便往外跑。

钱游没想到乔蓁蓁会反抗,一时不察被她推倒,刀子也划破了手,当血流出来的瞬间,他顿时恼羞成怒:“抓住他们,往死里打!”

其他人闻言,立刻冲了出去。

乔蓁蓁拉着池深拼命地跑,哪怕地上的碎石和枯枝划伤了腿也没有停下。这是她第二次出现在这座山上,却因为对上辈子的记忆太过深刻,竟然每一条小路都记得清楚,很快就带着池深和他们拉开了差距,

然而他们人到底多,也提前探过路,即便拉开了距离,也不能阻碍他们逐渐包抄,下山的路被他们拦住了,乔蓁蓁只能拉着池深躲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山洞。

“……已经报警了,妈妈很快就来了。”乔蓁蓁哆嗦着去擦他脸上的脏污。

池深侧了一下脸,随意用短袖擦了一下:“别碰,脏。”

“你知道脏为什么不躲?”乔蓁蓁红了眼眶。

池深摸摸她的头。

“宿主,尽快收集好感,以备不时之需。”小八提醒。

“对、对……”乔蓁蓁咽了下口水,捧住了池深的脸,“深深,你、你多喜欢我一点,再多一点。”

池深沉默一瞬,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没有好感产生。

隐约听到那些人的大呼小叫,乔蓁蓁心里愈发紧张,想到刚才聊到结婚时,他冒出了一百好感,连忙道:“想一想,我们出去之后该办什么婚礼,你喜欢中式的,还是西式的?”

池深定定看着她,半晌才开口:“你喜欢就好。”

【好感+5,现存10】

“……我们办西式的吧,你穿西装很好看,”乔蓁蓁声音还有些颤,“我不知道选什么样的婚纱,你帮我选好不好?”

“好。”

【好感+5,现存15】

“不行,太慢了,”小八叹气,“现在三十秒要45点,照这么下去,那些人都找来了也不一定能凑齐。”

乔蓁蓁看着池深沉静的双眼,咬咬牙吻了上去。

“……宿主,你一个小时前用过这招了,没有好感值增加。”小八提醒。

乔蓁蓁揽上池深的脖子,在脑海中问:“你能暂时关机吗?”

小八:“?”

“关了吧,等我叫你再开。”它没第一时间反驳,乔蓁蓁就明白了。

小八疑惑地应了一声,乔蓁蓁的大脑一瞬间安静。她咬着池深的唇,一只手抚上他的心口,池深身体颤了一下,下意识抓住了她的手。

她抬头看向池深,猝不及防和他黑色的眼眸对视,乔蓁蓁脸上泛红,压低了声音道:“乖,闭眼。”

池深听话地闭上眼睛,只是抱着她的双臂愈发用力。这是属于成年人之间的亲密,爱和欲交织融合,连体温都变得滚烫。

远处是那群人的叫骂声,近处是池深急促的呼吸,山林里虽然凉爽,可乔蓁蓁额头上还是出了一层薄汗。

在她的主动下,池深的身体越来越僵硬,意识到她为什么要做这些后,终于小心翼翼地回吻,然后薄唇顺着她的唇移到了耳垂,轻轻地咬了一口。

刺痛从耳朵传来,乔蓁蓁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却被池深重新拉了回去。

【好感+100,现存115】

【好感+100,现存215】

【好感+100,现存315】

乔蓁蓁还想继续,可脚步声已经到了山洞前,她只能松开池深,同时唤醒了小八。

两个人沉默对视,呼吸都有些急促,池深眼底是一片晦暗的海,许久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能停多久?”

他已经隐约猜到了她的能力。

乔蓁蓁咽了下口水:“……大概三分多钟。”

“你愿意自己跑吗?”他又问。

乔蓁蓁坚定地摇了摇头。

池深虽然一早就知道她的答案,但眼底还是浮现一点不认同。

“呵,挺能藏啊,以前是不是来过啊?”钱游脸色阴沉地看着他们。

池深握住乔蓁蓁的手,用粗粝沙哑的声音道:“绊倒他们。”

“……好。”

乔蓁蓁咽了下口水,下一秒时间静止,她轻车熟路地将几个人的脚绊在一起,然后重新牵住了池深的手。

时间流动,围在外面的人瞬间跌倒,两个人直接往外冲,钱游等人骂骂咧咧地爬起来,拿着棍朝他们冲去。

两个人不停往山下跑,每当遇到拦截的人,或者身后的人已经靠近,乔蓁蓁就静止三十秒绊倒他们,好感像水一样流逝,最后45点用完,那些人已经被他们甩下了大半段。

当乔蓁蓁觉得有希望时,黄毛突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面色阴沉地挥舞棒球棍。

乔蓁蓁和他对视的瞬间,脸色顿时变了,不等她冷静下来,他的棒球棍已经挥了下来,池深一只手将她拉到身后,一只手直接挡住了棍子,随着咔嚓一声响,他的脸上瞬间没了血色,强忍着剧痛一脚踹开黄毛。

“深深!”乔蓁蓁急忙扶住他。

黄毛从地上爬起来,挣扎着要去拿掉落的棒球棍,乔蓁蓁脑子轰隆一声,急忙抢过去砸向黄毛的脑袋,黄毛晃悠一下,脑门上就出了血,一瞬间更加暴躁,怒吼着冲向她。

池深咬着牙用身体撞开他,没等下一步动作,钱游等人就追了上来。当看到钱游要对乔蓁蓁下手时,他立刻扑过去,将乔蓁蓁护在了身下,用后背迎接所有拳脚。

熟悉的剧情上演,乔蓁蓁身上的重量如有千斤,她颤抖着想要推开池深,想让他赶紧跑,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当钱游的水果刀擦着池深的脖子过去时,鲜血顿时飚了乔蓁蓁一脸,前后两世仿佛在这一刻重合,她的重生,她所有的努力,似乎都只是一场梦,梦醒来,少年的生命还是定格在十八岁,而她依然是失败的乔蓁蓁。

“不要……”

血流如注,钱游愣了愣,意识到什么后诡异地勾起唇角,有种大仇得报的愉快。其他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突然怒骂一声:“钱游,你他妈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只关他们两天是吧?!”

“你们放心,我是精神病,我杀人不犯法。”钱游看着池深的血,骨子里开始兴奋。

其他人又骂了几句,扭头就往山下跑,钱游回神,脸上闪过一丝恐惧,也下意识地跟着跑,偌大的山林里很快只剩下乔蓁蓁和池深。

乔蓁蓁挣扎着爬起来,一只手抱着池深,一只手捂着他出血的脖子,哆嗦着开口:“快,喜欢我一点……给我好感,快给我好感……”

然而一点好感值都没有。

鲜血染红了她的手,她的衣服,她全身上下都是红色的。乔蓁蓁仿佛又经历了一次噩梦,歇斯底里痛彻心扉,却神经质一样不断地吻他,从额头到鼻尖,再从鼻尖到薄唇。

“快给我好感值,你不能再流血了……你听话……”她绝望地亲吻,昔日总能轻易得到的东西,此刻却什么都没有。

池深眼神涣散地看着她,许久握住了她的手:“别怕……”

警笛声响起,他也闭上了眼睛。

“不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