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 8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在监护室待了十几分钟, 一直到池深真的睡着后才离开,本来还想守在玻璃墙外,结果被医生直接轰回了病房, 被秦静按进了被子里。

乔蓁蓁挣扎了几分钟,最终还是抵不过情绪大起大落带来的疲惫,最后沉沉睡了过去。

翌日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她睁开眼睛静了半晌, 意识到什么后突然蹿了起来:“几点了?!”

“八点了, 怎么了?”秦静被她吓了一跳。

乔蓁蓁火急火燎地换衣服:“妈快点,准考证拿着送我去考点。”

秦静顿了顿:“你不是不考了吗?”

“不行啊, 池深要我去考。”乔蓁蓁皱着眉头,快速换好了衣服。

秦静好气又好笑:“合着我劝没用, 深深劝就有用是吧?”

虽然嘴上吐槽,她手上动作却不慢, 快速拿了准考证和车钥匙,等乔蓁蓁随便洗了把脸两人就出门了。

往考场去的路上,秦静尽可能加速:“你只带着准考证能行吗?”

“没事, 考点附近都是文具店, 第一科是语文,不用任何工具,随便买几支笔就行, ”乔蓁蓁随口回答完,又开始催促,“妈你快点,得提前半小时进场。”

“嗯,放心, 来得及。”秦静说完,又是一脚油门。

在她的生死时速下,两人终于及时赶到了考点,乔蓁蓁冲下车买了几支笔,就径直跑进了考点学校。

独自一人往考场跑时,她心里有些惆怅。承德很多学生都是这个考点,她和池深本来可以一起迎接人生最重要的考试,一起走出考场彻底结束高中三年的生活,然而最后却只有她一个人在奔跑。

快跑到考场时,她余光扫到赵恋乔的身影,猛地停下了脚步。

这次的绑架虽然是钱游做的,可她总觉得,跟赵恋乔脱不了干系。乔蓁蓁咬着牙,两只手渐渐攥成拳头。

“这个同学,你哪个考场的,赶紧进去!”巡查的老师看到她站在原地,立刻开口提醒。

……警察已经立案调查了,以钱游的性格,如果赵恋乔是同伙,他绝对会主动供出来的,现在不是想绑架案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这场考试,池深为她辛苦这么久,她不能让他的努力白费。乔蓁蓁深吸一口气,攥着手中的笔走进了考场。

铃声响起,考场封闭。

当考卷发下来,乔蓁蓁乱糟糟的心在一瞬间静了下来,她没有再想七想八,而是沉下心来,耐心地做每一道题。

另一边,赵恋乔坐在教室里,扫了眼斜前方空出的一张桌子,唇角悄悄地扬了起来。她在准考证发放之前,就已经偷偷看过了池深和乔蓁蓁的考场考号,非常清楚池深和她一个考场。

而现在,考场里没有池深,前方还有一张空桌子,答案显而易见。

赵恋乔憋闷了几个月的心,终于畅快起来。成绩好怎么样,池氏的继承人又怎么样,落到钱游那个疯子手里,怕是不死也会残疾吧?只要池深出了事,那池家的资产肯定会按照原文,稳稳地落在男主手里,只要她在乔蓁蓁之前和男主在一起,就可以扭转这一切败局。

故事还没结束,她还没有输。赵恋乔低下头,笑得表情狰狞,台上的监考老师看了她一眼,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两天的考试将时间分割成四块,然后一块块消失流逝。

当最后一场考试交卷的铃声响起,乔蓁蓁刚好做完最后一遍检查,她将笔盖阖上,交卷之后立刻随着人群离开。

当从教室里走出来的那一刹那,她有种难得的轻松感,接着就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池深。于是加快了脚步往外走,走到一半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

这声音太熟悉了,她想忽略都不行。乔蓁蓁眯了眯眼睛,立刻加快脚步走上前去,就看到几个警察站在校门外,赵恋乔挣扎着想要逃走,却被其中一个女警给按住了。

“赵同学,我们现在是拿到了你唆使他人实行违法犯罪行为的确凿证据,才对你实行抓捕,麻烦你配合一点。”警察表情严肃。

赵恋乔挣扎:“我没有!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眼看着她不配合,警察对视一眼,直接把她往警车上押,赵恋乔彻底慌了,更加用力的挣扎,狼狈至极时无意间回头,正对上乔蓁蓁讥讽的眼神,她愣了一下,突然生出无限的恐惧。

她最终还是被拖进了车里,警笛声响起,警车呼啸离开。

乔蓁蓁听着旁边的议论声,深吸一口气赶紧去医院了。

医院里,池深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正在秦静的照顾下吃粥,看到她回来后立刻停下:“考完了。”

“赵恋乔被抓了!”她分享激动人心的消息。

秦静斜了她一眼:“钱游把她供出来的事,我们早就知道了,被抓多正常。”

乔蓁蓁愣了愣:“什么时候知道的?”

“早上。”秦静回答。

乔蓁蓁再看旁边的秦升,也是一脸淡定,她无言半天后,最后看向池深:“你也知道?”

“嗯。”池深点头。

乔蓁蓁不高兴:“……为什么不告诉我?”

“怕影响你。”池深扬唇。这次失血过多之后,他的皮肤白到了略有些透明的地步,整个人都透着一种单薄脆弱的感觉,叫人根本舍不得责怪。

乔蓁蓁盯着他看了半晌,最后叹了声气:“你们这些坏人。”

说完顿了顿,八卦地凑到秦静旁边,“妈,她那个人特别贼,这次会不会有办法脱身啊?”

“问你外公,这些事我没管。”秦静继续给池深喂吃的。

乔蓁蓁立刻又跑到秦升旁边,秦升冷哼一声:“她确实很贼,跟钱游在咱们小区见面的监控视频里,也只是暗示钱游做点什么,让深深考不成试,要是没有别的证据,她说不定真能脱罪。”

“别的证据是什么?”乔蓁蓁好奇。

秦升扫了她一眼:“她在找钱游之前,查过钱游的资料,知道钱游有狂躁症。”

乔蓁蓁恍然:“所以这次可以断定她是故意的了对吧,那她也没有直接教唆杀人,应该判不了多久吧?”

“就算没有直接教唆杀人,她也教唆绑架了,而且是主谋,不会轻判的,他们一个都别想跑。”秦升冷笑。

乔蓁蓁眨了眨眼睛:“怎么是主谋了?”干这事儿的不是钱游吗?

“钱游有轻微精神病。”秦升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

乔蓁蓁大约懂了,殷勤地给他捶肩:“外公威武。”

秦升轻嗤一声,放下报纸开始关心她的考试情况,乔蓁蓁连连叫苦,逗得秦静和池深都开始发笑。

另一个病房里,心理医生面色凝重,把两份报告交给了池成。

“经过疏导后,乔蓁蓁小姐心理状态良好,虽然还有一小部分影响,但随着时间流逝会自愈,但是池深先生……”心理医生叹了声气,“您还记得吗?我上次就跟您说过,他的行为不太像正常人,趁这次疏导,我们给他做了更详细的检查,也观察了他很久,发现他的人格……或许没那么健全。”

池成沉下脸:“什么意思?”

“如果您仔细观察,会发现他在针对乔蓁蓁小姐的事时,会变得过分在意、偏执、敏感,也会有超出正常人以外的关心,有时候会因为这种关心,连自己也忘了,这次的受伤也是,根据那些人的口供,可以得出在遇到危险时,他的本能反应是保护乔蓁蓁小姐……”

“他很喜欢蓁蓁,会这么做不奇怪。”池成忍不住打断。

心理医生静了静:“如果只针对这次事件,确实不奇怪,但是加上之前的种种迹象,您还觉得不奇怪吗?”

池成沉默了。他隐藏在心里许久的不安,在这一刻被医生指了出来。

心理医生等他冷静之后才重新开口:“经过详细的检查,我们可以确诊他有重度依赖性人格障碍,而且只针对乔蓁蓁小姐一个人。”

池成先是一愣,渐渐皱起了眉头:“要怎么治疗?”

“他的病症已经严重到有自毁倾向了,且对心理医生有强烈的抵触情绪,根据这几天的观察来看,他本人也对现在这种状态比较满意,并不打算有所改变。病人没有主动治疗的意志,单靠医生可能没什么效果。”

池成抿了抿唇:“既然他本人不想改,也不会影响到他的生活,那要不……”

“我知道您在想什么,”心理医生打断他,“但您做好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自我的心理准备了吗?一旦乔蓁蓁小姐提出结束恋爱关系、或者出了什么意外要分开,又或者将来生老病死,他都可能自我毁灭。”

池成显然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怔了许久后才开口:“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和团队商量之后的意思,是希望利用他的依赖症,促使他产生治疗的意志,简单来说,就是让乔蓁蓁小姐在他可以接受的方式下跟他分开,并且请他主动配合治疗。”

“要分开多久?”

“这个不确定,乔蓁蓁小姐是他依赖症的诱因,需要他恢复正常之后才能继续在一起,可能要分开一段时间,也可能是……一辈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