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 8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心理医生聊过后很久, 池成都一个人坐在病房里,直到秦升打电话叫他吃饭,他才猛地回神。

沉默地往病房走, 一进门,就看到乔蓁蓁正拿着一个小面包逗池深,送到他的嘴边,在他张嘴之前突然拿走,反复几次, 看的人都厌烦了, 他们还乐此不疲,池深脸上更没有一丁点不耐烦, 只是专注地看着乔蓁蓁。

游戏虽然有趣,可重复那么多遍了, 他身体又不舒服,怎么会一点情绪都没有呢?池成想起心理医生那些话, 心里说不出的沉重。

“有完没完,乔蓁蓁你赶紧给他!”秦静团了张纸巾砸了过去。

乔蓁蓁被不轻不重地砸了一下,轻哼一声不情愿地喂到池深嘴边:“啊——这次真的不逗你了。”

池深认真地看着她:“可以逗。”

“……深深你能不能别这么惯着她, 简直不像话!”秦升也看不下去了。

池深扬了扬唇角, 一脸的乖顺。

乔蓁蓁喂他吃了一口面包,剩下的全部自己吃了,一边吃一边解释:“尝尝就算了, 这东西你现在不能多吃。”

“好。”池深乖巧点头,没有半点意见。

池成看不下去了,一脸疲惫地转身要走,秦升眼尖看到,立刻招呼他:“不是刚来吗, 又要去哪?等一下秦照就把饭送过来了,你先吃完饭再去溜达。”

“……我不饿,你们吃吧。”池成说完就离开了。

乔蓁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突然有点心虚:“是不是我刚才一直逗池深,爷爷生气了?”

“他那老东西没那么小气,”秦升冷哼一声,起身就往外走,“肯定是有什么事,我去看看他。”

乔蓁蓁不安地目送外公离开,正想说些什么时,手突然被悄悄握住了。她顿了一下低头,看着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偷偷抠了抠池深的手心,压低声音问:“你有力气了吗?”

“……嗯,一点点。”足够牵她。

乔蓁蓁笑笑,注意力又回到了他身上。

另一边,秦升找到了池成,再三追问之下,池成总算是坦白了。

秦升静了很久,才惆怅开口:“怎么会这样,明明是很好的孩子……”

“医生说,他以前没被好好对待过,是蓁蓁待他好,他才会产生这种心理,”池成说着,也有些说不下去,“我现在都不敢想,他以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秦升叹了声气,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别担心,既然查出了病因,咱就好好治,总能治好的。”

“但现在要俩孩子分开……你也看到了,俩人好得像一个人,要是分开了,深深这边不说什么,就是蓁蓁,恐怕也会难受,你叫我怎么忍心。”池成十分两难。

秦升瞪他一眼:“糊涂了是不是?治病和谈恋爱哪个重要?!我是不反对他们在一起,可前提是俩人都要好好的,现在深深心理问题已经这么严重了,你不想着先给他治病,还想着他们谈恋爱的事吗?再说人家医生都说了,等深深病好了,他们还能接着在一起……”

“你千万别说这个,”池成忙阻止他,“连医生都不确定深深能不能好,万一你说完这个,分开之后蓁蓁就一直等着,最后耽误了怎么办?”

秦升闻言,顿时沉默了。

人心生下来就是偏的,他虽然喜欢池深,可心里到底还是最疼自己的外孙女,自然也明白池成说的有道理。池深的病可能一年就好了,也可能十年,或者更久,在这种谁都不能确定的情况下,他不舍得蓁蓁一直等。

再说了,依赖症一旦好了,池深很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喜欢她了,她能接受得了?如果能确定有结果,秦升不怕她等,就怕她真的等了很久,最后却等来一场空。

两个老人家沉默很久,最后秦升叹了声气:“不管怎么说,孩子们有知情权。”

池深还在养伤,他们最后决定先跟乔蓁蓁说,于是在三天后的夜晚,两人将她叫进了书房里。

乔蓁蓁看着桌子上的检查报告,安静地听他们说话,明明专注又认真,却一个字也听不懂。

秦升看着她怔愣的样子,心里十分不忍:“蓁蓁,你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就行,别憋着,外公和爷爷不是要逼你什么。”

“我听不懂,”乔蓁蓁坦白,“重度依赖性人格障碍是什么意思,池深他现在这么喜欢我,是因为这个病?”

池成忙道:“蓁蓁你别多想,这只是一种很常见的心理疾病,只是他比较严重一点……”

“如果他好了,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喜欢我了?”乔蓁蓁打断他,“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喜欢我了?”

池成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后求助地看向秦升。

秦升抿了抿唇,到底还是说了实话:“你可以这么想。”

“……可是他看起来挺正常的,不像生病了。”乔蓁蓁向他们认真解释,试图证明池深喜欢她,只是因为喜欢她,不是因为这个病。

秦升心疼地看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乔蓁蓁深吸一口气:“让我先冷静一下,我得好好想想。”

“好,你慢慢想,深深那里你先别说,让他专心养伤。”秦升忙道。

乔蓁蓁点了点头,转身回房间了。

直到躺在自己的床上,她还在消化刚才听到的那些话,想了很久之后问小八:“你也觉得池深对我的感情不正常吗?”

“……根据过往数据总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好感时的普遍数值,是001到2之间,超出2的就已经算是大额好感,池深对你的好感增长,几乎没有低于五点的。”小八干巴巴回答。

它说得委婉,乔蓁蓁却听懂了,沉默许久后辩解:“这是小说世界,小说里的感情都是浓墨重彩的,我又是女主,他对我有大额好感不是很正常?”

“我们得到的所有数据,都是产自小说世界。”小八讪讪。

乔蓁蓁又一次沉默了。

面无表情地在床上躺了很久,她突然坐了起来,换好衣服后从家里出去了。

她走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打车到医院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池深正准备睡觉,看到她从外面冲进来时愣了愣,眼底顿时聚起细碎的光:“你怎么来了?”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她直接问。

池深顿了顿:“什么?”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乔蓁蓁走到他面前,“为什么从高一开学,就一直跟着我?”

池深没想到她会问这个,苍白的脸上出现一抹血色,静了静后低头回答:“初三的时候,我被池强打伤赶出家门,那天下了很大的雨,你从车上下来,为我撑伞。”

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有人对他好。

乔蓁蓁愣了愣,被他勾起回忆后突然睁大了眼睛:“那个小孩是你?!可、可他很矮啊,我以为才十岁左右……”

还脏兮兮的,像是流浪的小乞丐,她从来没有把那小孩,和眼前高大的少年联系到一起过。

提及往事,池深难得有些生涩:“我初三下学期才开始长高。”

乔蓁蓁看着他的脸,心情突然复杂:“……所以你在高中开学的时候认出了我,就一直跟着我了?”

“嗯。”池深点头。

为什么喜欢她,乔蓁蓁轻而易举地找到了答案,同时因为答案太过寻常,而生出一点点失望——

如果那天为他撑伞的人是别人,他是不是就喜欢别人去了?

乔蓁蓁定定看着他,心里一阵阵地难受,尽管不想承认,却还是意识到自己并没有那么特别,如果不是他因为生存环境太糟,而对她产生了心理依赖,她甚至不会被他喜欢。

“蓁蓁……”他担忧的声音响起。

乔蓁蓁一抬头,就对上他专注的眼睛,那么黑,那么纯粹,清楚地倒映出她的身影。

乔蓁蓁静了静,对他扬起了唇:“时间不早了,你乖乖睡觉吧。”

池深不语,手指却揪着她的衣角不放,乔蓁蓁能清楚地从他身上感知到不安,于是在心里质问自己,如果他心理健全,会这么容易因为一个人不安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乔蓁蓁叹了声气,在他额头上亲了亲:“乖,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

池深看着她:“早点来。”

他表现得越依赖,她此刻就越心酸:“好,早点来。”

池深扬了扬唇,想到什么后又看向她:“等我好了……”

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乔蓁蓁侧目:“嗯?”

“……你之前说要和我结婚,说话算话吗?”池深认真询问,脸颊染上一点淡淡的红。

乔蓁蓁心里闷闷地难受,许久笑着点了点头:“算话。”

池深总算如释重负,对着她露出清晰的笑容,脸上的红很快蔓延到脖颈,连带着整个人都生动起来。

乔蓁蓁看着他明朗的表情,再想想刚重生时,他眼角眉梢的阴郁,心里终于还是做了决定。

她重生时的目标之一,就是让他拥有健全快乐的人生,虽然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有一点偏离轨道,但现在也是时候让一切重回正轨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