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 8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考结束后, 池深安心在医院养伤,期间乔建来了秦家一趟,看到秦静后就红了眼眶。

“……我没办法, 她就是个疯子,我要是不来这一趟,她就抱着儿子闹到公司里,现在外面议论纷纷,我的脸都丢尽了。”乔建叹息道。

才半年不见, 他好像老了十岁, 发福了很多,肚子都大了, 眼窝却有些凹进去,鬓角几根白发若隐若现, 下巴上的胡茬泛着淡淡的青,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憔悴。

到底是做过将近二十年夫妻, 秦静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心里还是有些泛酸的,可听到他的来意后, 那点同情瞬间烟消云散, 甚至还冷笑一声:“所以她跟你闹,你就来跟我闹了是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乔建急忙摆手, “我就是想说,恋乔做这件事确实不对,也是我跟赵英疏于管教,可她到底还是个孩子,而且我们现在这关系也确实有点复杂, 再怎么说她都跟蓁蓁一样,是阿幸的亲姐姐……”

“乔建!”秦静冷声打断他,“你搞清楚,你儿子是你儿子,跟蓁蓁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从头到尾,都是独生女。”

“可她跟阿幸确实是同一个爸,这点你不能否认吧?”乔建有些着急。

秦静冷笑一声:“不好意思,从你为了外面的女人,计划让我们母女俩净身出户时,你就不再是她爸爸,不过你放心,看在你也曾真心疼过她的份上,将来等你六十岁之后,我还是会让她定时给你赡养费的。”

“秦静!你不要太过分!”乔建猛地站了起来。

秦静一派淡定:“你最好小声点,否则吵醒了我爸,小心他拿大棍子把你打出去。”

乔建瞬间怂了,咬了咬牙重新坐下。

早早就醒了的乔蓁蓁听到楼下动静,立刻穿上拖鞋下楼去了,当看到乔建坐在客厅里,她顿时警惕地走到秦静身边。

“蓁蓁,我的乖女儿,”乔建一看到她,就急忙站起来,“你最近还好吗?”

乔蓁蓁皱了皱眉:“你来干什么?”

“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恋乔的事你也知道……我想让你帮忙出具一份谅解书。”乔建干巴巴道明来意。

秦静听到他在乔蓁蓁面前提这件事,顿时就怒了:“乔建你还要不要脸!俩孩子差点死在她手上,深深被她害得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你竟然要蓁蓁出具谅解书?!”

“这是刑事案件,出了谅解书她也是要坐牢的,只是可以稍微减轻一点刑罚,”乔建被她说得无地自容,但想到家里的疯婆子,还是红着眼求情,“蓁蓁,我知道你伤心,可家和万事兴,你能不能大度一点,饶了她这次?”

乔蓁蓁定定看着他,许久倏然笑了一声:“家和万事兴,我和你是一家人吗?”

“当然是了,”乔建着急,“就算爸爸妈妈离婚,爸爸心里还是爱你的,你也是我的女儿,这一点不会改变。”

“你要是真把我当一家人,出具谅解书也不是不可以。”乔蓁蓁淡淡开口。

秦静着急:“你抽什么疯,把她放出来继续害你吗?”

乔建无视她,殷勤地对乔蓁蓁点头:“对,爸爸知道蓁蓁最懂事了。”

“不过既然是一家人,那是不是代表我可以继承你的财产啊?”乔蓁蓁笑眯眯地问。

乔建表情一僵:“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钱在哪爱在哪,你既然这么疼我,应该不介意提前把乔氏那些股份给我吧?”乔蓁蓁闲散地看着同。

秦静嗤了一声,立刻附和:“是啊,嘴上说说谁不会,你要真把蓁蓁当一家人,就把股份都转给她,那她肯定很愿意帮你儿子的亲姐姐,出一份谅解书。”

她说话间,刻意强调了‘你儿子的亲姐姐’这个称谓。

乔建回过神来,脸色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你们不要这么贪得无厌!都拿走我大部分财产了还不够吗?连我最后一点股份都惦记,你们还有没有良心?!”

“老子给孩子不是天经地义吗?怎么还涉及到良心了,我的就全部给蓁蓁的,你的为什么不行?再说我可没拿走你大部分财产,白纸黑字写着呢,我就拿了一半还不到,你可别诬赖我。”秦静抱臂。

乔蓁蓁挽住秦静的胳膊,和她同仇敌忾:“对,你别诬赖我们。”

“你、你们……”乔建被搞得一肚子火,确定她们不可能给自己出谅解后愤愤离开,走到门口时鬼使神差地回头,就看到乔蓁蓁笑眯眯地倚在秦静怀里,秦静好笑地摸着她的头。

这样温馨的一幕,他曾看过无数次,尤其是在乔蓁蓁更小一点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工作不是太忙,经常待在家里,每当看到乔蓁蓁闹腾秦静,他就会笑着制止,然后牵着她的手去外面玩。

乔建心里的火气蓦地消失,只剩下厚重的悲凉。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成了她们母女之间的局外人了呢?大概是从他和赵英重逢开始,他突然厌倦了平淡的家庭生活,也厌倦了她们母女,总渴望着拥有更刺激的人生,也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儿子。

而后来他做到了,同时也失去了她们母女。这段时间一直压抑的后悔,在看到她们亲昵的模样时突然决堤,和幸福家庭割裂的痛楚也叫他眼睛泛红,然而他清楚地知道,他回不去了。

秦静和乔蓁蓁不会原谅他,而他也舍不得自己的儿子。

乔建深吸一口气,沉着脸推门出去,刚走到秦家外面,赵英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沉着脸看手机亮了黑黑了亮,等第三遍响起铃声时才接通。

“怎么才接电话,你是不是又在哪个女人床上鬼混,我叫你去秦家要谅解书你去了吗?”赵英劈头盖脸的指责,背景音里是婴儿的哭闹声。

乔建深吸一口气:“孩子为什么在哭?”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谅解书拿到了没有?”赵英愤怒质问,婴儿哭闹声更大了。

乔建忍了忍,冷笑一声开口:“她们可以开谅解书,但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赵英急忙问。

“要我把手上的所有股份全部转给蓁蓁。”

“不可能!”赵英尖叫,“我不同意!”

“这是唯一的条件,想要谅解书就没有股份,想要股份就没有谅解书,你自己选。”乔建把选择推给她。

赵英沉默很久,最后冷硬开口:“你的股份都是阿幸的,谁都别想要。”她是很想救自己的女儿,否则也不会冒着被离婚的风险,抱着儿子去乔建公司闹,可救女儿的前提,是不能影响儿子的利益。

她没有直接回答,但言语间已经做了选择,乔建冷笑一声:“知道了,我会给恋乔找个好律师的。”

赵英敷衍地应了一声,问了句什么时候回来吃饭,就草草挂断了电话。

乔建看着挂掉的手机,心里愈发悲凉。这个女人自私自利,为了钱连亲生女儿都能舍弃,将来他如果老了穷了,她是不是也一样说踹就踹,他当初为了有个儿子传宗接代,就擅自和她结婚,是不是太冲动了?

乔建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中时,乔蓁蓁还在跟秦静腻歪。

池深生病的事,除了池深都知道了,秦静这段时间一直很担心乔蓁蓁,可她表现得和以前一样开心快乐,叫人猜不透她是怎么想的。

“你池爷爷在国外已经联系好了治疗团队,也帮深深选好了大学,可能九月份之前就得过去了,”秦静握着乔蓁蓁的手,一边说一边小心打量她的神色,“蓁蓁,你真的没问题吗?”

“我能有什么问题,听爷爷安排就好。”乔蓁蓁失笑,抬头对上她担心的眼神,乖巧地晃了晃她的手,“妈妈别担心,我不伤心的。”

能让池深变得更好,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现在愿望一步步视线,没什么值得伤心的。

秦静叹了声气,心疼地帮她整理头发:“你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遇到更喜欢的人,不要太难过知道吗?”

乔蓁蓁垂着眼眸没有回答,静了静后重新挂上笑意:“池深明天就出院了吧?”

“早就能出院了,是外公和池爷爷不放心,非要他一直住着,现在伤口上的痂都快掉了,还不肯让他回来,”秦静打起精神,好笑地同她说,“池深也是,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天天待在医院也不觉得烦,要不是明天你出成绩,他想陪你一起等,恐怕还在那边继续住着。”

乔蓁蓁哭笑不得:“也就是他,什么环境都能待,换了其他人早就闷死了。”

话音刚落,就想到了他能耐得住寂寞的原因,是因为他跟正常人不一样,她脸上的笑意顿时淡了下来。

秦静最了解她,一看她的表情就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安抚地握住她的手:“等他回来,就把生病的事跟他说了吧,也好让他提前做好出国的准备。”

“……嗯。”乔蓁蓁乖顺地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要分开了嘤嘤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