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 8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深在住了二十多天院后, 总算是出院了。

出院这天,也是a市高考成绩公布的时候,一家人先是一起把池深接回家, 安置妥当后不知不觉就中午了,秦升立刻提议出去吃,算是庆祝今天双喜临门。

“……你们帮池深庆祝出院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是双喜临门?我成绩晚上才公布啊,就这么确定我考得很好?”乔蓁蓁哭笑不得。

秦升冷哼一声:“我外孙女辛苦这么多天, 怎么可能考得不好, 提前庆祝一下有什么。”

“是啊蓁蓁,别有压力, 不管你考成什么样,大家都替你高兴。”池成也在旁边附和。

池深沉默地点了点头。

乔蓁蓁无奈:“好吧, 希望我成绩出来后,能对得起你们的庆祝。”

“肯定对得起, 快进去吧。”秦静说着,就推着她往前走。

一群人说笑着出发,在外面吃完饭后池成不肯就这么回家, 于是又一同去了市里的游乐园。

秦升和池成到底年纪大了, 虽然是他们提议出来玩,可还没走几步,就闹着要休息, 秦静和秦照也只好陪着,最后只有乔蓁蓁和池深一起,在热闹的游乐园里闲逛。

两个人手牵着手,慢悠悠地经过一个又一个游乐设施,最后在一个凉亭里停下。

“累了吗?”乔蓁蓁问。

池深摇了摇头。

乔蓁蓁扯了一下唇角, 从背包里掏出一瓶水给他。

池深拧开递到她面前,乔蓁蓁顿了顿:“是给你的。”

“你该渴了,”池深还是看着她,“要多喝水。”

乔蓁蓁眼眸微动,突然生出一点烦躁:“为什么要先考虑我,我给了你,你自己喝不好吗?”

意识到她在生气,池深顿了一下,立刻将水收走了,黑色的瞳孔中透着一点紧张。

乔蓁蓁深吸一口气,克制住情绪之后,从他手中拿走水,敷衍地喝了两口后又还回去,态度尽可能好地开口:“你也喝吧。”

池深拿着水没动,定定地看了她很久后:“为什么生气?”

“……没有。”看着小心翼翼的他,乔蓁蓁心里有些发酸,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有点长了。”

“明天去剪。”池深说。

乔蓁蓁点了点头,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盛夏的风很热,吹在身上燥得厉害,两个人虽然坐在凉亭下,但没有空调还是很快出了一层薄汗。

乔蓁蓁静了许久,主动朝他伸出手:“走吧,我带你去坐旋转木马。”

池深盯着她打量,确定她没有再生气后,唇角浮起一点弧度,认真地点了点头。

乔蓁蓁笑了笑,牵着他的手去找旋转木马了。

池深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但还是不能剧烈活动,两个人只能玩旋转木马这种强度的游乐设施,好在两个人要求不高,只要能一起行动就足够了。

两个人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总算把游乐园逛了一遍,最后一起出现在长辈们休息的地方。

当看到他们手牵着手走来时,秦升和池成的心情都十分复杂,秦静则眼睛泛酸,克制很久才没有流露出异色。

“都累了吧,我们回家吧。”秦静含笑道。

池深和乔蓁蓁对视一眼,确定她不想玩了后才点头。

对乔蓁蓁一如既往的在意,却在长辈们眼中已经有了别的含义。想到他严重的心理状态,每个人都带着或多或少的担忧,好在池深的注意力都在乔蓁蓁身上,也没发现他们的异常。

一行人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了,身体还没完全恢复的池深一脸疲惫,一到家就被乔蓁蓁推回了卧室里。

“成绩出来了,记得叫我。”他困倦极了,眼睛湿漉漉的。

乔蓁蓁点了点头。

“一定要叫我。”看成绩时,他想陪在她身边。

乔蓁蓁失笑:“知道了,赶紧去睡吧。”

得到了乔蓁蓁的再三保证,池深这才回屋休息,乔蓁蓁在他房间门口待了很久,才低着头回自己的卧室。

夜晚很快来临,时间过了八点之后,长辈们就默契地在书房等着了,乔蓁蓁还在床上躺着,双眼发直地盯着天花板。

许久,房门被轻轻敲响,她回过神来:“谁?”

“是我,”秦静推开门,“你班主任说可以查成绩了。”

乔蓁蓁愣了愣,才发现已经晚上十点了。

她从床上起来,拿了准考证后跟着秦静往书房走,两人走到一半时,秦静突然停下:“深深呢?你快去把他叫出来,我们一起看。”

“……好。”

乔蓁蓁听话地去了池深房间门外,抬手要敲门的瞬间突然停了动作,想了想后轻轻拧动门把,只见里面一片漆黑,床上的黑影一动不动,显然睡得很沉。

她抿了抿唇,又重新把门关上。

乔蓁蓁回来时,秦静就看到只有她一个人,顿时好奇地扬眉。

“他还在睡,就不打扰他了。”乔蓁蓁说。

秦静想说他是特意为了这个时刻,才会出院回来的,不叫他是不是不太好,可话到嘴边,看到乔蓁蓁眉眼间的低落,到底什么都没说。

母女俩很快出现在书房里,秦照接过准考证后立刻打开了电脑。

正是查成绩的高峰期,网页一遍遍的崩溃,秦照只能不停地刷新。

秦升站在旁边,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最后只能抓紧了池成的手:“不行,我得吃个速效救心丸,心跳快得难受。”

“行了你,别作妖了,再说我高血压也快犯了。”池成吐槽。

乔蓁蓁被两个老人家逗笑,正要说什么,秦照惊呼一声:“进去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电脑,乔蓁蓁的心也提了起来。

成绩出来,630。

书房一瞬间只剩下呼吸声。

秦升瞪大眼睛,许久才艰难开口:“我……我没看错吧?”

“好像没有。”乔蓁蓁尽可能冷静地回答。

这一年她每天补课到晚上十一点,成绩一步步往前跑,能猜到自己会考一个不错的分数,可显然没想到会这么高,一时间她的心跳也快了起来。

“……外公,你的速效救心丸也给我来一粒。”

乔蓁蓁说完,书房里爆出一阵欢呼,秦升和池成老小孩一样吵闹,秦照也不断搓她的脸,秦静更是忍不住抹眼泪,时不时来抱抱她。

一片热闹中,乔蓁蓁准确地回过头去,一瞬间就和站在书房外的池深对视了。

时间好像一瞬间慢了下来,他的眼眸清浅,透着一点不解,似乎不太懂她为什么会食言。乔蓁蓁喉咙动了动,低着头穿过兴奋的长辈们,最后来到了书房门前:“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池深顿了顿,乖顺地跟着她回了房间。

房门关上的瞬间,热闹也一并被关在了门外,屋里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池深隐隐察觉到气氛不太对,主动开口说话:“你考得很好。”他刚才在外面,听到了她的分数。

“……如果你能参加考试,肯定会比这个考得更好。”乔蓁蓁温柔地看着他。

池深握住她的手:“现在也很好。”

然后又是一片沉默。

池深抿了抿唇,重新开口:“我不能上大学。”

没有成绩,就不能陪她一起去读书,可也不能自私地要她复读,此刻他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一直在不安。

乔蓁蓁眼眸微动:“……去国外可以读的,你之前竞赛成绩很好,池爷爷做了申请资料,帮你挑了一个很好的学校。”

“你去吗?”池深问。

乔蓁蓁沉默地跟他对视,答案不言而喻。

池深的惶恐终于不再隐晦:“我不要跟你分开。”

“你不能在国内上大学,我不想去国外,我们只能分开。”乔蓁蓁认真道。

池深脸色微沉:“我跟着你。”

乔蓁蓁笑了:“然后呢?去做陪读吗?你自己的人生怎么办?”

池深不语,只是执拗地看着她。

乔蓁蓁叹了声气:“深深,我们得分开一段时间了。”

“……为什么?”池深声音沙哑,隐隐有些颤抖,“你不要我了。”

“没有不要你,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乔蓁蓁眼角微微泛红,咬了咬唇后才继续道,“只是你现在生病了,我们必须要分开……”

面对池深的不解,她直接把他的检查报告拿了出来,拉着他到沙发上坐下,一页一页地跟他解释原因。

池深垂着眼眸,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默默抓着她的衣角,手指无意识地摩挲布料。

乔蓁蓁口干舌燥地说了半天,喝了半杯水润喉之后,才低声问:“你现在明白了吗?要想以后我们能更长久地在一起,你必须得先把病治好,不然我们以后的生活,会充满不确定,那样太危险了。”

她没有告诉他,病好之后他可能就不喜欢她了,至少没那么喜欢了。她怕说了之后,他就更不愿意离开了。

然而尽管她说得委婉,池深还是不肯答应:“我不走。”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乔蓁蓁蹙眉,“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喜欢你了。”

只是无心的一句话,池深的脸色刷地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大家反应这么激烈,这本没写崩没有虐,时间大法而已,开文之前就定了大纲,在很平缓地进行,难道你们不想看停车场paly办公室paly各种成年人的恋爱剧情(我在说什么)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