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 8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成接到心理医生的电话时, 正在公司开会,当听说池深没去医院后,当即给池深打了过去, 然而没有人接。

他越想越心慌,干脆让秘书给他定机票。

“可能只是没看手机,池董不用这么紧张。”秘书安慰。

池成眉头紧皱:“他出国这几年,一次都没漏接过我的电话,这次却突然医院不去电话不接, 肯定是有事, 不行,我得去看看。”

秘书见他这么担心, 只好定了最近的机票,池成当即拿了证件便去机场了。

坐了一夜飞机来到池深所在的地方后, 池成先是去新租的公寓找了一圈,接着又去了学校, 得知池深已经三天没去上学后,他急得赶紧去报了警,又请国外的朋友一起帮着寻找。

连续找了一天之后, 他重新回到公寓去找, 还是没见到池深。

池成都快担心疯了,每个房间反复找了几遍,最后人没找到, 反而在他枕头下面找到一张照片。

是网上下载的新闻图。

池成愣了愣,赶紧给乔蓁蓁打电话。

嘟……嘟……一声两声,终于接通。

“蓁蓁,你现在在学校吗?”他急忙问。

国内同一时间是晚上,乔蓁蓁声音有些迷糊:“对, 在,怎么了爷爷?”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有没有见过……”

池成话没说完,大门传来一声响动,他立刻冲了出去,就看到池深垂着眼眸从外面回来,手上的纱布已经染了血,胳膊上的燎泡也都破了,部分皮肤红肿溃脓,看起来很是严重。

“爷爷?”

乔蓁蓁的声音从听筒传来,池成猛地回神:“……没事,没什么事。”

“是不是池深出事了?”乔蓁蓁声音倏然凝重。

“没有没有,是我做梦发癔症了,耽误你休息了吧。”池成含糊敷衍,等她相信之后就赶紧挂了电话,大步朝池深走去,“你去哪了?”

池深不语。

“我问你去哪了!”池成难得动怒。

池深抿了

抿唇,低着头道歉:“对不起。”

“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池成说着,把照片拍在他身上。

池深接住,一垂眸便和照片上的笑眼对视了,他静了很久,抬头看向池成:“爷爷,我想回国。”

池成眼睛一酸,但语气依然坚定:“不行,没治好之前不能回去。”

池深沉默片刻,突然面无表情地把照片撕碎。

池成愣了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以后会好好治疗。”他哑声说。

池成:“你这是……算了,先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吧,治疗的事以后再说。”

池深点了点头,乖顺地跟着他走了。

这一天之后,池深突然对心理学方面的内容产生了兴趣,也逐渐打心底愿意配合医生的治疗,平时除了治疗和上课,大部分时间都耗费在图书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将图书馆内所有心理学的书都看完了。

他的行为反应越来越正常,社交能力也好了许多,接受了嗓子的治疗后,也逐渐开始跟人正常沟通了,偶尔还会说很长的句子,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最近心理医生跟池成打电话时,难得不像以前那样忐忑小心,池成也很高兴,转头就将好消息分享给了老伙计秦升,没隔太久乔蓁蓁自然也知道了。

对于池深逐渐变好这件事,乔蓁蓁心里十分开心,同时也逐渐接受了,他一旦痊愈就不会再爱她的事实,只专心为他收集好感值。

大三结束之后,乔蓁蓁没有选择读研,而是开始参加实习。

她第一次实习,选在了自家公司,当发现秦氏的每个人都对她小心翼翼、很难产生好感后,她就果断离开了。听说她辞职后,池成邀请她来了池氏,不过她想了想结果可能差不多,最后还是拒绝了,而是选择自己开一家做短视频的工作室。

她创业初期,莫初才刚上大三,但还是帮了她很多。那时的她已经23岁,而21岁的莫初已经展露了商业上的才

能,帮助她收获了第一桶金,她也通过短视频的发行,收获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好感,乔蓁蓁只能再次把提示系统关闭,改成一周一报。

好感值虽然上升缓慢,但总算跟得上时间的流逝了,乔蓁蓁心里感激莫初,干脆把股份分给他三分之一,每个月都给他分红。

“学姐,真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随手一帮。”莫初一脸的受之有愧。

乔蓁蓁斜了他一眼:“要不是你随手一帮,我这工作室也不会这么顺利,你就收着吧。”

“可是三分之一也太多了。”莫初叹气。

乔蓁蓁笑笑:“如果不是怕你不肯要,我倒是想分你一半。”

“那你还能挣钱吗?”

“我在乎的又不是钱。”乔蓁蓁扬唇。

莫初啧了一声,想了想后还是收下了:“行吧,刚好我毕业也打算创业,正好拿这个当启动资金,谢谢学姐。”

乔蓁蓁愣了一下:“你不去池氏工作?”

“池氏?”莫初一脸疑惑,“你怎么知道我想过去那个公司,我以前跟你说过吗?”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乔蓁蓁尴尬一笑。

莫初也没当回事,闻言摇了摇头:“本来想去的,可受了学姐的鼓舞,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给自己一点挑战性,所以准备自己创业了。”

乔蓁蓁怔怔看着他,许久之后突然笑了笑。

命运真是充满了蝴蝶效应,当西海岸的风有了一丝变化,他们的世界就会发生一场大变动,每个人的生命都脱离了轨迹,重新变得鲜活热烈。虽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如何,但总好过沿着原文的起承转合虚无地活着。

“嗯,那你加油。”乔蓁蓁含笑祝福。

莫初扬唇,露出整齐的小白牙。

转眼又是新的一年,莫初开始了新的事业,乔蓁蓁也把工作室搬到了s市,每天忙得四脚朝天,连个电话都没空给家里打,等听说外公生病的消息时,外公已经住院好几天了。

她惊觉自己这几年对家人的冷

落,当即给全公司放假,只留了几个s市本地的员工每天定期发一下过往视频,其余人都各回各家,时间充足地回家过年去了。

她到家时,秦升已经出院,看到她突然回来,当即沉下脸:“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还不是听说你摔倒了,”乔蓁蓁无奈地去搀扶他,“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冒冒失失的,走路也不看着点。”

“我又不是故意的,”秦升冷哼一声,紧接着问,“这次回来待多久?”

“我给公司放了一个月的假,你猜我待多久?”乔蓁蓁笑眯眯。

秦升瞪眼:“短视频市场变化快竞争也大,你放假一个月,不怕回去就被淘汰吗?!”

“放心,有以前录的备用素材可以使用,再说我那工作室走的是精品路线,短期不更新也正常,”乔蓁蓁说完,嘴又甜了起来,“就算被淘汰又怎么样,大不了回家继承家业呗。”

“没出息。”秦升骂了一句,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乔蓁蓁回家之后,家里瞬间热闹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轻松愉悦,乔蓁蓁也一样,只是每次遇到秦升和家里亲戚催婚,她就有种逃走的冲动。

她过完年就25岁了,和池深已经六年多没见,偶尔提起也是十分平静,所有人都觉得她的失恋期已经过去了。池成大约也是这么想的,这两年随着池深好转,偶尔跟她视频时也没有避着池深,只是她跟池深两个人依然没有见过面,也没有说过话。

每个人都走出来了,相处越来越自然,不再像以前一样小心翼翼。

挺好的……就是催婚确实烦人。

“你都25了,别只顾着忙事业,没事也得操心一下婚姻大事知道吗?”秦升教育道。

乔蓁蓁叹了声气:“家里又不止我一个单身人士,您怎么尽逮着我一个人说啊。”

话音刚落,就收到了来自餐桌的两道眼刀,她顿时一脸无辜。

秦升都懒得看那边俩人:“他们一个离异带娃,一个年纪大脑子有病,你跟他们比什

么?”

“外公你还挺洋气,离异带娃都知道。”乔蓁蓁失笑。

“我脑子哪有病了?”秦照小声抗议。

秦升立刻横了他一眼:“不结婚不生孩子,还说自己脑子没病?”

秦照嘴角抽了抽,聪明地没再顶嘴。

秦升嗤了一声,正要继续训乔蓁蓁,秦静出来解围了:“好了爸,今天是大年三十,你就别说她了。”

“对对对,别说我了。”乔蓁蓁赶紧道。

秦升斜了她一眼:“过完年你就走了,我不趁这个机会说,还能什么时候说?”

这就是不打算停下的意思了,乔蓁蓁叫苦不迭,正愁着不知道怎么逃走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赶紧拿着就跑,一直到院子里才接电话。

“学姐。”莫初的声音哭唧唧地传来。

乔蓁蓁顿了一下:“怎么了?”

“你回a市了吗?”他问。

乔蓁蓁应了一声:“回了。”

“那你能来接我一下吗?今天过年,我不想在外面过。”莫初叹气。

乔蓁蓁听出他情绪不对,没有多想就直接答应了。挂断电话后,她扭头回屋拿了外套。

“去哪?”秦静问。

“接莫初,”乔蓁蓁耸耸肩,“他今天没地方去,想来咱家过年。”

这几年跟莫初交情不错,他的公司又在a市,每次她回来都会聚一下,一来二去的家里人也都见过他了。

听说是莫初,秦静立刻笑眯眯的:“你去吧。”

“嗯,走了啊。”乔蓁蓁说完就走了。

她一离开,秦升立刻凑过来:“是上次那小孩?”

“对,给您买牛奶那个。”秦静回答。

秦升点了点头:“那孩子不错,性格也好,我很喜欢。”

“可惜蓁蓁不喜欢,那孩子对蓁蓁也没别的,听说前段时间还交了女朋友。”秦静叹了声气,显然从心里感到可惜。出于做家长的直觉,她总觉得莫初是最合适的女婿。

不知道秦静想法的乔蓁蓁,打个车

去了莫初的酒店,莫初一看到她就忍不住吐槽:“你就不能去考个驾照?”

“哪有时间考,”乔蓁蓁斜了他一眼,“上车。”

莫初果断跟着上车。

往秦家去的路上,他说了自己的遭遇,简单来说就是被女朋友和兄弟一起把公司骗走了,一个惨字不足以形容此刻的他。

“我爸整天在我们那儿吹嘘我有多厉害,现在好了,一无所有,我是没脸回去了。”莫初又是一阵叹息,却不见太多苦闷。

乔蓁蓁表示同情,并且提出要求:“不准跟我家里人说你单身。”

莫初闻弦知雅意:“又被催婚了啊?”

乔蓁蓁叹了声气没有说话。

“话说,你前几年还跟我说你有男朋友,结果我到现在都没见着,你家里人也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啊,不会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吧?”莫初表示怀疑。

“以前是有的,现在……”乔蓁蓁抿了抿唇,“太久了,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

莫初顿了顿,对她表示同情:“你自己都不知道,十有八九是没有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只觉得大家各有各的惨。

到小区后,莫初先去门口超市买了几箱东西,一边拎着东西进门,一边嘴甜地把人叫个遍,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乔蓁蓁一脸见怪不怪,任由他去跟长辈们套近乎。

家里因为莫初在变得更热闹了,时间好像也快了起来,等到晚上吃完饭,又是熟悉的手机拜年加春晚时间,一家老小都坐在客厅里,乔蓁蓁挑着消息回复几条,又在公司群里发了二十个红包,一抬头就对上莫初可怜兮兮的脸。

“学姐,也给我发一个呗。”

“……滚。”她工作室可按月给他发钱,他就是破产了也比一般人要富。

莫初卖惨失败,转而换了目标,秦静被他哄得直接发了个五位数的。乔蓁蓁笑骂他不要脸,追着他要把红包讨回来,秦照听说在讨红包,也加入了乔蓁蓁一派,客厅里瞬间乱糟糟的。

一片热闹中,秦升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是池成打来的视频,当即笑呵呵地点了接通。

池成坐在餐桌前,周围本来一片安静,视频接通后突然闹腾起来,他有些哭笑不得:“你们那边拆家呢?”

“跟拆家差不多了,一个个都叫人不省心。”秦升骂着,唇角却都是笑意。

池成有些羡慕:“真好,过年还是热闹点好。”

“怎么就你自己,池深呢?”秦升又问。

“池深还没出来呢,我在等他吃饭。”

乔蓁蓁刚抢到莫初的手机,还没等把红包发回来,就听到了池深的名字,她整个人一僵,莫初趁机把手机抢走了:“这是阿姨给我的,我要誓死捍卫!”

“不给就不给吧,无聊。”乔蓁蓁没了争抢的兴趣,坐到沙发上开始玩手机。

莫初凑了过去:“生气了啊学姐?”

“我有什么可生气的。”乔蓁蓁好笑。

“嘿嘿也是,大过年的得开心点。”

莫初说着话,乔蓁蓁的手机就响了,她低头看了眼,是五个转账,加起来刚好是秦静给他的五倍。

“快收,别让舅舅看见了!”莫初说着,眼疾手快地帮她点了收款。

乔蓁蓁被他逗乐,拿着抱枕砸了他一下,他夸张地叫了一声,跑去找秦静告状了,秦静当即把乔蓁蓁拎了过去。

手机另一边的池成听到陌生的声音,顿了顿后好奇:“你们家有客人?”

“有,”秦升说着调转了摄像头,对着乔蓁蓁和莫初的方向照了照,“看见没,蓁蓁的好朋友,今年在我家过年了。”

“这样啊……”池成说完若有所觉,一回头就对上了池深的双眼。

他下意识关了手机,有些尴尬地开口:“什么时候来的?”

“才下来。”池深说着,在他旁边坐下。

池成小心地看他一眼:“刚才的……你都看到了?”过年这样的大节日,留男生在家一起过,他大约猜到了这个男生和蓁蓁的关系。

不知

道他会不会伤心。

池深闻言看了他一眼,这几年成熟许多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嗯,看到了。”

“……你还好吗?”

池深顿了顿,不明所以地抬头:“为什么不好?”

池成愣了一下,看着他眼底一片清明,顿时松了口气:“没事没事,我就随口一说。”

他竟然忘了,半年前池深就已经彻底康复了。既然是康复了,自然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不正常地痴迷蓁蓁,说不定现在过了这么久,对她的感情也早就消失了。

想想还是觉得有些可惜,他曾认真想过,池深恢复之后还喜欢蓁蓁,蓁蓁也愿意重新接纳池深,然而现在看来,每个人都走出来了。

池成叹了声气,随即又为池深如今健康地坐在他面前感到高兴:“快吃饭吧,今天过年,爷爷等一下给你发个大红包。”

池深微微颔首,拿起刀叉之后静了片刻,突然开口道:“爷爷,过完年我想去池氏工作。”

池成一愣,回过神后顿时狂喜:“那你国外的事业怎么办?”

“本来就是治疗期间打发时间的,现在确诊康复了,也就没必要继续了,我还是想回国。”池深看向他。

池成自然是答应的:“好好好,当初你在国外开公司的时候,我还怕你不肯回来,现在你愿意回来就好了,爷爷也就不用担心你了,国外有什么好的,枪支泛滥还有危险,还是我们国内更好对不对?”

池深唇角微微扬起一点弧度,算是认同了他的话。

晚饭结束,池深回到房间,将门反锁后才到书桌前坐下,垂着眼眸跟国外的合伙人聊了几句,视线便落在了桌子上。

那里摆着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是蓁语工作室的全部资料。

他神色冷淡,眉眼间全是疏离。

除夕一过,假期也就突然短了起来,乔蓁蓁闲了一个月,只觉得四肢都要废了,根本无心工作,于是又在家多待了几天,直到秦静都忍无可忍地催她了,她才不情愿地离

开。

她是早上飞s市的飞机,到了之后就立刻去了工作室,一进门两个本地的员工就哭嚎着扑过来:“老大,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们就要累死了啊!”

“三倍工资,不,四倍。”乔蓁蓁当即承诺。

其中一个员工嘿嘿一笑:“四倍恐怕不够哦,老大,你还记得我们年前定的探访计划吗?”

“嗯,怎么了?”乔蓁蓁看向她。

探访计划是他们今年比较重视的项目,打算选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企业进行探访沉浸式体验,全方位感受其中的企业文化和工作氛围。既满足了观众对这些企业的好奇心,也能为这些企业做宣传,所以项目一开始招标,就有不少企业报名。

眼前这俩人,就是负责筛选和签合同的。

“知道我们签了哪个公司吗?”第一个人玩神秘。

第二个人立刻解密:“池氏!”

两个人抱在一起激动尖叫,乔蓁蓁却愣了一下:“爷爷没跟我说啊?”

“爷爷?哪个爷爷?”俩人顿时好奇。

另外一个老员工看不下去了,拿着书把俩人一人敲了一下:“是池氏的董事长池成,跟老大外公是多年至交。”

俩人顿时深呼吸:“难怪对方给那么多佣金,我还以为是太喜欢我们的视频了才会这样。”

“傻不傻,以他们的名气,我们倒贴钱拍都正常,他们还给佣金,一看就是爷爷给我们老大捧场呢。”

“爷爷万岁!”

“爷爷万岁!”

乔蓁蓁哭笑不得,随便扫了眼合同上的金额后,赶紧给池成打去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就立刻开口了:“爷爷,你跟我工作室合作的事,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啊,还有你给佣金干嘛,我们这个项目是合作共赢,不用你给钱的,我们找个时间把合同重签一遍吧。”

说完,就等着池成的回应,然而等了半天,都只能听到对方微弱的呼吸声。

她顿了一下:“爷爷?”

手机里又静了片刻,一道低沉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