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 8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认不出他的声音。

她把他彻底忘了。

池深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 额角青筋隐隐暴露,许久才克制地呼出一口气息。

池成进来时,他已经和平时一样了。

“你李伯伯家的姑娘也回国了, 打算去我们公司上班,你到时候多叫人看顾点,她那个脾气容易惹事。”池成提醒。

“嗯。”

池成还想说什么,突然注意到他表情不太对,顿了顿后问:“你怎么了?”

“没事, ”池深起身, “爷爷,我去公司了。”

“好……”池成一脸莫名地目送他离开,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才嘟囔一句, “怎么了这是。”

另一边,乔蓁蓁被对方莫名其妙挂了电话之后, 就一直惦记给池成再回一个,结果因为工作室堆积的事情太多,一时间没有顾上, 等到想起来时,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算了,等明天吧。

乔蓁蓁躺在床上叹了声气,翻个身就睡了。

翌日一早, 她去公司的路上给池成打了个电话,这次总算换他本人接了。

“爷爷,关于探访计划的项目,我觉得您这边给的条件太好了,我受之有愧, 不如等您有空,我们重签一份合同吧。”她直奔主题。

池成闻言顿了顿:“我最近一直在疗养,对公司的事不太了解,你仔细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乔蓁蓁‘啊’了一声,简单明了地把这件事说了。

池成沉默许久,才开口道:“这种宣传类项目一般都是公关部做主,我很少参与其中,既然那边觉得这样签合适,那就这么签吧。”

见他不肯改合同,乔蓁蓁也不再忸怩:“行吧,那我先谢谢爷爷的支持了。”

池成笑呵呵地应了一声,又跟她聊了几句后才挂断电话。

电话挂断后,房间里安静下来,池成静坐许久,又给公关部经理打了个电话:“小赵,蓁语工作室那个探访项目,是你主动接触的,还是总经理让你去接触的?”

“是

我自己接触的,有什么问题吗池董?”经理疑惑。

池成笑了一声:“没事,我就问一下,他们的小老板是我很喜欢的孙女,你在谈合作的时候态度好点,多鼓励小姑娘知道吗?”

“还有这样一层渊源啊,”经理笑呵呵,“放心吧池董,我这次为了能在项目中占比大点,特意给了他们很好的条件,绝对能鼓励到她。”

池成答应一声,等电话挂断后轻呼一口气,随即又觉得自己小题大做。

池深的病已经好了,他现在是一个健全的正常人,即便重新跟蓁蓁走到一起,也跟以前的情况不一样了,他作为长辈只管支持就行,没必要整天疑神疑鬼,怕他旧疾复发。

池成摇了摇头,唇角挂了点苦涩的笑。

乔蓁蓁挂断电话之后,才想起自己没问昨天帮他接电话的人是谁,想了想又觉得不值得再打电话打扰,于是就没有再想了。

一整个月没有开工的工作室积压了无数工作,她昨天处理了冰山一角,今天还有一大堆要做的,一进门就被人拉去处理事情了,等一切都忙完,也是下午三点多了。

“老大,定个下午茶吧。”有人提议。

乔蓁蓁扫她一眼:“都没吃午饭,定什么下午茶,叫上人一起下楼吃火锅去。”

周围人顿时一阵欢呼。

乔蓁蓁笑了笑,揉揉饿了的肚子正要起身,负责池氏签约的活宝之一小李就跑了过来:“老大,池氏的公关经理问你现在有没有空,他想请你去池氏详聊一下项目的事。”

乔蓁蓁闻言叹了声气:“看来我是吃不成了,你们去吃吧。”

“老大接面包。”角落里飞过来一个袋装夹心面包。

乔蓁蓁一把接住,穿上外套一边吃面包,一边跟小李一起往池氏去了。

他们的工作室离池氏不算太远,打车二十分钟就到了,一进门就有人主动来接:“是蓁语工作室的乔总吗?”

“你好。”乔蓁蓁点了点头。

“这边请,我们经理等候多时了。”那人说

着,一路客气指引。

小李默默跟在乔蓁蓁旁边,趁那人不备小声吹彩虹屁:“我上次来他都没有这么热情,还是老大厉害,不知道的还以为咱是领导视察呢。”

乔蓁蓁好笑地横她一眼,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小李清了清嗓子,默默忍住了笑意。

两个人跟着指引的人一路去了写字楼中层,电梯停下后,那人先是输入一串密码,再输入了一下指纹,双层操作之后,电梯才打开,入眼便是豪华宽阔的休息区。

小李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边请。”那人说着,将她们带到了有落地窗的办公室,然后就离开了。

门一关上,小李再也克制不住激动的情绪:“老大,池氏也太壕了吧,一个部门经理的办公室竟然也这么大,他们董事长的岂不是要上天?”

“这里应该就是董事长的办公室。”乔蓁蓁看了眼周围红木和真皮的家具,简单了当地说。

小李愣了一下:“不会吧,这里不是写字楼中层吗?”

“职位又不是按楼层高低算的,”乔蓁蓁好笑地看她一眼,抿着唇走到落地窗前,低头看下面变成蚂蚁的人和车,“而且为了方便办公,大部分的高层都会把办公室定在中层,很少有在顶楼的。”

“原来如此,又涨见识了……等一下,这项目是公关部在负责,我们今天要见的也是公关部经理,为什么要来董事长的办公室?”小李突然反应过来。

乔蓁蓁耸耸肩,也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池爷爷想见她?不对,要真想见她,就直接给她打电话了,何必要通过经理联系。

正当她疑惑时,秘书端了两杯咖啡过来,乔蓁蓁到沙发上坐下,待他放下咖啡时才问:“我们今天约的是你们公关部经理,为什么要让我们来这间办公室?”

“是这样的乔小姐,我们总经理对这个项目也很感兴趣,所以就请您来了这边。”秘书温和回答。

乔蓁蓁顿了一下:“总经理?”

“是的,二位稍等几分钟,我

们总经理刚开完会,正往这边……”

秘书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发出一声响动,他下意识站直,微笑着打招呼:“池总好。”

乔蓁蓁背对着房门坐在沙发上,听到秘书的称呼后猛然睁大了眼睛,脑子仿佛宕机的电脑,对身体彻底失去了支配的能力。

小李紧张地站起来,刚要跟对面的人打招呼,就看到乔蓁蓁还呆坐在原地,急忙用脚踢了踢她的鞋尖。

乔蓁蓁回神,深吸一口气起身朝身后看去。

明明没有使用时间暂停的能力,这一刻的时间好像也不会流动了,周围的一切无限慢放,包括时隔六年重新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个人,她甚至能看清他呼吸时胸膛缓慢的起伏、光线在他睫毛上轻轻颤动。

他好像又长高了点,肩膀也宽阔许多,五官变得更加分明,下颌线也愈发硬朗,和当初那个瘦弱苍白的少年逐渐重合,又好像完全不同了。

“池总好,”小李笑着打完招呼,发现乔蓁蓁还呆站着,急忙戳了戳她的手,咬着牙小小声提醒,“老大,我知道他很帅,但咱今天是来搞钱的,你冷静……”

“好久不见。”乔蓁蓁艰难地打招呼。

小李瞬间消音。

池深定定地看着她,漆黑的眼眸没有泄露半点情绪。许久,他缓缓开口:“好久不见。”

只一句话,就让乔蓁蓁睁大了眼睛:“你的嗓子……昨天接电话的人是你?”

“嗯。”池深神色淡淡。

乔蓁蓁顿时懊恼。是啊,能接池成电话的人还能有谁呢,她竟然没有想到。

“对不起,我当时没太注意,”乔蓁蓁尴尬地道歉,“你什么时候治好的?”

“前两年。”池深回答。

其实声音还是沙哑,但比起曾经偶尔长句子都说不来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顶多听起来有点像烟嗓,但因为他声线很磁,这点小缺点可以忽略不计。

乔蓁蓁点了点头:“挺好的。”

然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各种猜

测在脑海轮番上演,最后震惊的表情几乎要遮掩不住,就差拿小手捂嘴惊呼了。

她的表情实在太丰富,乔蓁蓁不得不警告地看她一眼,同时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别忘了工作:“我这次来,是为了探访计划这个项目,”

她说完顿了一下,心跳突然快了起来,“这次池氏跟我们工作室合作,是你在背后推动吗?”

池深眼眸微沉,许久垂下眼眸:“请坐。”

语气疏离。

乔蓁蓁掐了一下手心,冷静之后坐下了。池深到她对面坐下,秘书立刻拿了合同来,他翻开看了一眼:“公关部这次给你的条件很好,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

只一句话,就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

乔蓁蓁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但还是隐藏起自己的情绪:“爷爷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你觉得合同不太好,我们可以重拟一份。”

池深沉默地盯着合同内页,半晌才淡淡开口:“不用了,就按这份走吧。”

乔蓁蓁无言地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成年人的爱情要开始了

测在脑海轮番上演,最后震惊的表情几乎要遮掩不住,就差拿小手捂嘴惊呼了。

她的表情实在太丰富,乔蓁蓁不得不警告地看她一眼,同时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别忘了工作:“我这次来,是为了探访计划这个项目,”

她说完顿了一下,心跳突然快了起来,“这次池氏跟我们工作室合作,是你在背后推动吗?”

池深眼眸微沉,许久垂下眼眸:“请坐。”

语气疏离。

乔蓁蓁掐了一下手心,冷静之后坐下了。池深到她对面坐下,秘书立刻拿了合同来,他翻开看了一眼:“公关部这次给你的条件很好,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

只一句话,就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

乔蓁蓁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但还是隐藏起自己的情绪:“爷爷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你觉得合同不太好,我们可以重拟一份。”

池深沉默地盯着合同内页,半晌才淡淡开口:“不用了,就按这份走吧。”

乔蓁蓁无言地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成年人的爱情要开始了

测在脑海轮番上演,最后震惊的表情几乎要遮掩不住,就差拿小手捂嘴惊呼了。

她的表情实在太丰富,乔蓁蓁不得不警告地看她一眼,同时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别忘了工作:“我这次来,是为了探访计划这个项目,”

她说完顿了一下,心跳突然快了起来,“这次池氏跟我们工作室合作,是你在背后推动吗?”

池深眼眸微沉,许久垂下眼眸:“请坐。”

语气疏离。

乔蓁蓁掐了一下手心,冷静之后坐下了。池深到她对面坐下,秘书立刻拿了合同来,他翻开看了一眼:“公关部这次给你的条件很好,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

只一句话,就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

乔蓁蓁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但还是隐藏起自己的情绪:“爷爷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你觉得合同不太好,我们可以重拟一份。”

池深沉默地盯着合同内页,半晌才淡淡开口:“不用了,就按这份走吧。”

乔蓁蓁无言地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成年人的爱情要开始了

测在脑海轮番上演,最后震惊的表情几乎要遮掩不住,就差拿小手捂嘴惊呼了。

她的表情实在太丰富,乔蓁蓁不得不警告地看她一眼,同时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别忘了工作:“我这次来,是为了探访计划这个项目,”

她说完顿了一下,心跳突然快了起来,“这次池氏跟我们工作室合作,是你在背后推动吗?”

池深眼眸微沉,许久垂下眼眸:“请坐。”

语气疏离。

乔蓁蓁掐了一下手心,冷静之后坐下了。池深到她对面坐下,秘书立刻拿了合同来,他翻开看了一眼:“公关部这次给你的条件很好,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

只一句话,就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

乔蓁蓁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但还是隐藏起自己的情绪:“爷爷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你觉得合同不太好,我们可以重拟一份。”

池深沉默地盯着合同内页,半晌才淡淡开口:“不用了,就按这份走吧。”

乔蓁蓁无言地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成年人的爱情要开始了

测在脑海轮番上演,最后震惊的表情几乎要遮掩不住,就差拿小手捂嘴惊呼了。

她的表情实在太丰富,乔蓁蓁不得不警告地看她一眼,同时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别忘了工作:“我这次来,是为了探访计划这个项目,”

她说完顿了一下,心跳突然快了起来,“这次池氏跟我们工作室合作,是你在背后推动吗?”

池深眼眸微沉,许久垂下眼眸:“请坐。”

语气疏离。

乔蓁蓁掐了一下手心,冷静之后坐下了。池深到她对面坐下,秘书立刻拿了合同来,他翻开看了一眼:“公关部这次给你的条件很好,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

只一句话,就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

乔蓁蓁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但还是隐藏起自己的情绪:“爷爷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你觉得合同不太好,我们可以重拟一份。”

池深沉默地盯着合同内页,半晌才淡淡开口:“不用了,就按这份走吧。”

乔蓁蓁无言地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成年人的爱情要开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