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第 9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从未想过, 自己有一天会和池深公事公办地坐在一起谈合同,但真当这一刻来临时,好像又理所当然。

随着公关部经理的到来, 双方开始正式谈合作细则,她也收敛了所有小情绪,一点一点地跟对方确认。因为这次合作的主要是和池氏公关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乔蓁蓁和公关部经理在聊, 池深只是静静坐在旁边看着他们。

准确来说, 是看着她。

她公司的主要业务是短视频,她作为老板偶尔也会出镜, 他看过每一个有她的视频,从这些视频里清楚地看到她的成长, 可无论视频里的她多鲜活,也不及这一刻的她来得真实。

比起高中的时候, 她似乎又瘦了点,也更加成熟了,西装包臀裙勾勒出纤细的身材, 七厘米的高跟鞋将本就好看的腿拉得更加笔直, 青涩随着婴儿肥褪去,眉眼间只剩下温柔的风情。

是她自己长成这样的,还是谁将她变成这样的?

“池总, 您还有什么想法吗?”经理突然开口。

池深抬眸,仿佛方才走神的人不是他:“既然是展现企业文化,就应该深入到企业中来,了解之后再考虑主题。”

小李忙点头:“您放心,我们这边一定会……”

“你明天来这里上班。”池深看向乔蓁蓁。

小李瞬间闭嘴, 睁大无辜的眼睛看向乔蓁蓁。

乔蓁蓁也有些愣神:“我来……上班?”

“不在这里工作,怎么了解池氏的优点?”池深反问。

乔蓁蓁迟钝地眨了眨眼睛,半晌艰难解释:“是这样的,我们一个短视频只有二十分钟左右,贵公司给出的资料已经足够使用,没必要再深入……”

“这是我担任总经理后,公关部的第一个项目,”池深打断她,“我不希望别人提起来,只觉得做了无用功。”

乔蓁蓁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但我那边也有其他工作,来贵公司上班恐怕不太现实。”

“每天来三个小时,”池深退了一步,“我可以去接你。”

他都这么让步了,再拒绝似乎也不太好,乔蓁蓁为难片刻后,到底还是答应了:“接我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过来。”

池深不置可否。

正事谈完了,似乎也没别的可说了,乔蓁蓁犹豫一下,收起合同准备起身:“那既然已经都谈妥了,我们就……”

咕噜。

肚子发出一声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乔蓁蓁瞬间尴尬了,要不是暂停时间要花太多好感,她真想停个十几分钟,先跑出去尖叫一会儿。

公关部经理假装没听到,看了秘书一眼两个人就离开了。大约是气氛带动,小李一个没忍住,也跟着走了出去,一直到办公室的门从背后关上,她才猛地回神——

她出来干嘛?老大还在里面呢!

然而门都关上了,她再回去就显得有点刻意了。小李面露纠结,正感到进退两难时,公关部经理突然招呼她一声:“你来一下,我们再说说合作的细节。”

小李立刻站直:“那我现在叫乔总出来。”

“不用不用,一点小细节,你过来一下就好。”经理直接拒绝了。

小李犹豫一下,只好跟着他走了。

办公室里,乔蓁蓁讪讪一笑,低着头把合同都收进公文包里,正要转身离开,池深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乔蓁蓁身体一震,没等回过神来,他就松开了她:“我也没吃午饭,一起吧。”

手腕上还残留他泛凉的体温,乔蓁蓁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只好重新坐下。

池深给助理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后看向乔蓁蓁:“你想吃什么?”

“随便。”乔蓁蓁不挑。

“随便。”池深对着手机复述,之后就挂了电话。

办公室里重新静了下来,池深坐在办公桌前开始看合同,乔蓁蓁则低着头摆弄手机,以此来缓解心里那点淡淡的尴尬。

她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小李的消息突然发来——

“老大,你怎么还没出来?”

乔蓁蓁顿了顿,垂着眼眸回复:我还得一会儿,你先回公司吧。

发完就继续玩手机,结果还没划两下,手机就突然黑屏了。

……出来的时候忘了充电了。

乔蓁蓁无言片刻,咬着唇纠结地看向池深:“那个……你有充电器吗?”

池深一抬头,就看到她被咬得嫣红的唇。

他眼眸微动:“没有。”其实是有的,但他不想给,给了她只会盯着手机看。

乔蓁蓁没有多想:“好吧。”说罢,她惋惜地看了眼黑屏的手机。

没了手机做掩护,尴尬的情绪突然就放大了,发呆的话看起来太蠢,她只得四处张望,假装在欣赏办公室的装修。

视线乱飞之间,不可避免地和他对视了几次。

在她越来越不自在时,秘书及时送来了餐盒,她略略松了口气:“吃饭吧。”

池深将她的模样尽收眼底,垂着眼眸走到她对面坐下。

乔蓁蓁不知该跟他聊些什么,就假装饿极,低着头专注于吃饭,两个脸颊鼓得像小仓鼠一般。这样做的好处是确实不必跟他闲聊,但坏处是——

很快就吃完了,而对面的人慢条斯理,还剩下大半份饭菜。

她再一次独自煎熬,为了打发时间,只好主动跟他攀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第一个问题问出口,一切好像就没那么难了。

不知为何,她在问出来的瞬间,就已经做好了池深不会回答的准备,然而他在听到问题后,还是稍微停了停筷子:“年前回的。”

“哦……”乔蓁蓁点了点头,“我听说你在国外也有事业,不打算再走了吗?”

“你想让我走?”

乔蓁蓁下意识摇头:“不想。”

答完,她停了一下,小心地看向池深,“为什么会这么问。”

“没什么,”池深垂着眼眸继续吃饭。

乔蓁蓁看了眼他的餐盒,和自己一样的四菜一汤,其中三个菜和那个汤都动过了,只有西葫芦一个素菜没有一口没动。

很久之前她就知道,他已经痊愈了。

而现在痊愈的他,连西葫芦这个菜都不肯碰,那是不是意味着,健康正常的他,将曾经那段感情视为耻辱?

乔蓁蓁心里有些发闷,可想了想又觉得正常,心理疾病严重的他,当时的判断力和一个孩童没什么区别,等到恢复正常后再回头看,肯定无法接受那样的自己,包括这段感情。

她咽了下口水,突然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聊天了。

池深注意到她的沉默,神色清浅地看她一眼。

“……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回去了。”她艰难开口。

池深眼神暗了暗,沉默一瞬后开口:“我送你。”

“不用……”

“你有钱打车?”池深打断她。

乔蓁蓁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关机了。而作为手机支付的簇拥者,她身上一毛钱现金都没有。

无奈之下,她只好点了点头。

池深放下筷子,拿了车钥匙之后往外走,她赶紧跟了过去。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只是偌大的写字楼里还没人下班,两人一起上了电梯,直接去了地下一楼的停车库。当乔蓁蓁跟在池深后面找车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他为什么那么确定自己没开车?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不远处就传来一道女孩子的声音:“深哥!我刚才还想去找你呢,没想到这么巧就遇见了。”

乔蓁蓁下意识抬头,看到女生后一时间觉得眼熟,想了好久才想起来,她似乎就是几年前被赵恋乔关在仓库的李晴媛。

她发呆的功夫,李晴媛已经跑到了池深面前,撒着娇开口:“深哥,帮个忙呗,我车坏了,你送我回家吧。”

语气亲昵,透着撒娇,和几年前完全不同。

乔蓁蓁看了眼没表现反感的池深,心脏仿佛受了一下重击,随后又平静下来,深呼一口气平静地走过去:“你如果要忙的话,直接帮我打个车也行。”

李晴媛这才发现车库里还有第三个人,看到她后愣了愣,半天才警惕起来:“乔蓁蓁?”

“你好,”乔蓁蓁扬了扬唇角,“你是?”

“我李晴媛,才几年没见,你就不记得了?”李晴媛眯起眼睛。

乔蓁蓁笑笑,不可控制地带了点攻击的语气:“不好意思,我这人记性不太好,超过三年的人和事都记不太清。”

池深眼神暗了暗,拿着车钥匙的手逐渐攥紧。

乔蓁蓁说完才意识到这句话有歧义,顿时开始懊悔,然而李晴媛已经抓住了把柄:“也是,乔小姐贵人事忙,我跟深哥这样的小喽啰,哪能入您的心啊。”

乔蓁蓁扯了一下唇角,还未来得及反驳,池深就先一步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上车吧。”

乔蓁蓁讪讪一笑,随手去拉副驾驶的门,结果刚一打开,已经在驾驶座坐好的池深就开口了:“你去后面。”

乔蓁蓁愣了一下。

李晴媛立刻挤进了她和副驾驶之间,对她挑衅一笑:“不好意思啊乔小姐,副驾驶不是谁都能坐的。”

乔蓁蓁喉咙动了动,失去了所有还嘴的力气,又看了池深一眼后转身去了后座。李晴媛得意地坐上副驾驶,没等她把安全带系好,车子就飞了出去。

一路上,李晴媛独自叽叽喳喳,不断说着第一天上班的点滴琐事,池深没有开口,却也没有打断。乔蓁蓁起初是垂着眼眸,后来觉得车里莫名有些闷,就开了一点窗户,静静地盯着外面看。

李晴媛说了半天后终于累了,斜了后面的人一眼问:“乔小姐今天怎么突然来池氏了?”

“谈个合作。”乔蓁蓁简单回答。

李晴媛笑笑:“乔小姐真厉害,年纪轻轻就能跟池氏谈合作了,不像我这么没用,只能跑到公司来上班,还要靠深哥照顾。”

“嗯……”乔蓁蓁有些心烦,看了眼前方的路后提醒,“左拐。”

她要赶紧回家,离他们远远的。

然而下一秒,车还是右拐了。

李晴媛压抑住喜悦,清了清嗓子道:“对不起啊乔小姐,深哥可能比较想先送我。”

乔蓁蓁扯了一下唇角,干脆闭上眼睛装睡。

正是晚高峰,路上虽然不算堵,可也动得很慢,车子一直到半个小时后才停下,乔蓁蓁从一开始的装睡,变成了真睡。

“谢谢深哥。”车停下后,李晴媛愉悦地开车门,两只脚落地的瞬间车门从身后关上,汽车猛然窜了出去,如果不是她站得远,很可能就被刮到了。

她脸上的笑意一僵,这才意识到自己下车了,车里就他们俩人了。

“好你个池深……”

她愤恨不已的时候,池深已经将车开走了一大截,身后的乔蓁蓁歪在车座上睡得正熟,额头点着车窗,时不时就要磕一下。他面无表情地开车,最后干脆停在了人少的路边。

乔蓁蓁睡得不太踏实,但也是睡了很久才勉强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车上,愣了愣才坐直:“……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地址。”池深开口。

乔蓁蓁顿了一下,才发现车是停着的,顿时更不好意思,报上地址后讪讪:“你可以叫醒我的。”

池深不语,开着车往她小区的方向走。

乔蓁蓁摸摸鼻子,识相地没有再说话。

她这一觉直接错过了晚高峰,车子畅通无阻地到了她所在的小区。

快到小区门口时,她连忙提醒:“在前面停下就好。”

然而池深不听,只是继续往前走,车子被横栏拦在外面,她只好开了车窗跟保安示意。

保安急忙开了横栏,车继续往里走,一路送到了她家楼下。

乔蓁蓁下车,道谢之后客气地问:“要上去喝杯茶吗?”

“嗯。”

“……嗯?”她没反应过来。

然而池深已经下车了。

乔蓁蓁:“……”她就多余问这一句。

作者有话要说:  看大家一直在问,既然他的病没有好,分开这么多年还有什么意义。意义大概就在于,几年之后重新开始,更能让彼此认清这些感情的来源,是受原文影响,还是发自内心吧

(就像莫初对女主,也是天然的好感,而池深作为原文痴情到命都可以不要的男配,他的天然好感会更重,啊……我难得不知道怎么解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