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 9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直到池深进了家门, 乔蓁蓁还晕晕乎乎的,等他站在鞋柜旁不动时,她才反应过来, 急忙给他拿了男士拖鞋:“你穿这个吧。”

池深看了眼有使用痕迹的拖鞋,眼底是一片沉色。

乔蓁蓁见他不动,有些尴尬地开口:“这鞋是干净的,只有舅舅穿过……你要不想换也行,没事的。”

听到只有秦照穿过, 他的表情这才稍微和缓, 换了拖鞋之后跟她一起进去。

房子只有八十几平方,两个房间, 面积不算大,装修也简单, 目光所至都是满满当当,角落里还堆了好几个没来得及扔的快递盒, 还有两个外卖的袋子,沙发上一堆收完没来得及叠的衣服,最上面那件, 是她黑色带有蕾丝的内衣。

乔蓁蓁带人往客厅走时, 一眼就看到了那件内衣,吓得急忙连同其他衣服一起抱了起来,有些慌张地开口:“我、我你稍等我片刻。”

说完, 就抱着冲进了卧室。

池深抿着薄唇坐下,结果还未坐稳,就看到沙发缝里一片布料若隐若现,他没有多想,直接拉了出来。

乔蓁蓁从卧室跑出来时, 就看到他面无表情地捏着她的内裤。

时间停止。

“停三十秒要50点好感,要攒很久的!”最近安静不少的小八痛心疾首。自从绑架案之后,他们还是第一次使用时间停滞功能。

“……我要不停一下,可能就要从20楼跳下去了。”

小八叹息:“好吧,那你到月末结算的时候,可不要痛心哦。”

短视频做得越来越好,对乔蓁蓁这个幕后老板的好感也越来越多,但因为数据太琐碎,处理起来不方便,他们已经从一周一结,改成了一月一结。

“你觉得我现在还顾得上月末吗?”乔蓁蓁无语地说完,从池深手中抢走内裤,又随意塞了口罩在他手中。

时间流速恢复正常,池深眼睁睁看着手中的内裤变成了一个口罩。他唇角浮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抬眸看向脸颊泛红的某人。

“……怎么了?”乔蓁蓁一脸无辜。

“茶呢?”池深问,揭过了内衣变口罩的事。

乔蓁蓁感激地笑笑:“啊稍等,家里没有热水,我得先去烧水。”

说着话,她就转身去了厨房,翻出许久没用的热水壶洗了一遍,接满了水插上电。

没有反应。

乔蓁蓁顿了顿,试着又按了按开关,还是没反应。

……什么时候坏不好,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坏。乔蓁蓁长叹一声,扭头看了眼还坐在客厅的池深,咬咬牙翻出了炒锅,刷完接上水直接用天然气烧。

水烧上后,她从冰箱翻出两小盒茶叶,探头问客厅里的人:“你喝红茶还是绿茶。”

“绿茶。”池深回答。

乔蓁蓁点了点头,打开绿茶的盒子后,就看到好好的茶叶上面漂浮着一团可疑的霉团。

她确定了,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天给她的劫难。她深吸一口气,把绿茶丢到了垃圾桶,抓了把红茶丢到了杯子里。

池深在客厅迟迟没看到她出来,只听到厨房窸窸窣窣的声响,他又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朝厨房走去。

他走到厨房门口时,正好看到她拿着汤勺,笨手笨脚地从烧开的锅里舀水,热水冒着白烟在勺子里晃来晃去,几次都溢到了料理台上。

他下意识屏住气息,一直到她将汤勺放下,要自不量力地去端杯子时才开口:“这就是你泡茶的方式?”

乔蓁蓁吓了一跳,回过神后有些不好意思:“我的烧水壶坏了。”

池深看了她一眼,径直往厨房走去。

八十几平的小房子,厨房更是小得厉害,他一进来两个人就有些站不下了,更何况他是径直朝自己走的。

乔蓁蓁下意识后退,退了两步后腰便抵在了冰箱上。看着他一步步逼近,一只脚已经踏在了她双脚间的地板上,她的心跳顿时快得厉害:“有、有事吗?”

池深垂着眼眸,伸手将她耳后的插销拔掉。

乔蓁蓁愣了一下,一回头才发现,坏掉的水壶还插着电。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生活低能儿,她试图为自己辩解:“已经坏了,不通电,拔不拔都一样。”

“安全起见。”池深只留下四个字,将托盘从一堆碗筷中找出来,又把两杯茶放在了上面。

当看到茶水的颜色后,他眼皮微撩:“绿茶?”

“……天儿还冷,绿茶是凉性的,喝了对身体不好,我们喝红茶吧,暖身。”乔蓁蓁故作镇定。

池深扫了眼垃圾桶里的霉团绿茶,唇角浮起一点弧度,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他是什么都没说,乔蓁蓁却觉得自己被他嘲讽得脸都要裂开了,几个深呼吸之后才发现自己紧张得后背肌肉都是疼的。

他刚才靠得太近,近到能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不对,好像不是香水,是剃须水的味道,清清浅浅的,有点好闻。

乔蓁蓁发了半天的愣,回过神后看向托盘里的两杯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都放上去了,直接端到客厅多好。

她自认没有厚脸皮到再叫他回来,于是平复一下心情后,自己端着托盘去了客厅,将茶送到了他面前。

“喝吧。”喝完赶紧走,虽然这些年一直很想见到他,可她这一个小时内经历了太多,实在没有力气再招待他。

池深看了眼深色的茶水,没有伸手去碰,反而突然问了句:“你平时就是这样生活的?”

“嗯?”乔蓁蓁看向他,反应过来后讪笑一声,“创业型公司,就是比较忙,我平时都在公司,这里只是个睡觉的地方,所以平时也没那么讲究,其实之前一直有钟点工,但是最近她辞职了,我还没来得及找新的。”

池深微微颔首。

乔蓁蓁干笑着低头,端起杯子尝了尝,表情顿时有些微妙:“我冰箱里有饮料,你喝吗?”

“不是要暖身?”池深反问。

乔蓁蓁清了清嗓子:“年轻人,偶然不暖也没什么。”

说着话,就要把托盘端走,谁知池深在她之前把杯子拿走尝了一口:“有点苦。”

“……茶叶放多了。”乔蓁蓁坦白从宽。

“还好。”池深说完,就把一杯都喝了。

乔蓁蓁怔了怔,看到他把只剩下茶叶的杯子放到托盘里,又去端另一杯茶时,她急忙上前阻止:“这杯我喝过了……”

话音未落,她脚下一滑,径直往他身上倒去。池深下意识接住她,没来得及喝的茶水全部倒在了他的胸口上,乔蓁蓁砸进他怀里的瞬间,便感觉到一股潮湿的热意。

灯光瞬间灭了,屋里陷入黑暗。

她动了一下,却被他铁一样的胳膊桎梏,再无法动第二下。

时间好像停了下来,感官在黑暗中无限放大,乔蓁蓁隐约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比他胸口的茶水还要热。

静了片刻,他突然开口:“别乱动,你屋里东西太多,会被绊倒。”

“也没那么多吧……”乔蓁蓁说完,觉得没什么说服力,静了静后小心问,“茶挺热的,烫到你了吗?”

“还好。”池深回答。

乔蓁蓁伸手去擦他胸膛上的水渍,擦了半天后突然意识到这个行为有些太过暧1昧,顿时不敢再动。

“我没事。”池深的声音有些沙哑。

乔蓁蓁没有多想,低低地应了一声后,再撑着他的肩膀离开,他便主动放开了她。

她摸着黑从他身上起来,本来想找另一个沙发坐下,却被他突然握住了手。

属于男人的骨节分明又有力的手,虽然体温一如既往的凉,可其中的力量却比少年时强了许多,强到乔蓁蓁的脸上泛起点点热意,一时间忘了挣扎。

“直接坐下吧,这个时间跳闸的可能性不大,应该是停电。”他说。

想到他刚才说过的话,乔蓁蓁不好意思地应了一声,在他旁边坐下后许久才小声道:“……其实我这里不是一直都乱的。”

池深不语,也不知信没信她的话。

乔蓁蓁轻呼一口气,不可避免的开始紧张。

身边的男人曾是她最熟悉的少年,他的体温他的吻,他的一切她都是知道的,可如今再相逢,除了时不时冒出的隐秘情感,她对他更多的是陌生。

几年没见,他看起来健康很多,也更像一个正常人,会同她寒暄,会跟她聊工作,像其他普通人一样去社交,甚至在她请他上楼喝茶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也不是拒绝,而是跟着她来家里做客。

这样的池深很好,却不是她曾经认识的那个,仿佛相同的一个文具盒里,已经换了其他的文具,每个人都知道文具盒还是那个文具盒,可对她来说却不是了。

她的不安和局促或许表现得太明显,池深静了静后主动开口:“你问一下物业,还要多久才能来电。”

乔蓁蓁立刻答应,黑灯瞎火地在沙发上摸到手机后,才想起另一件事:“……我手机没电了。”

池深沉默,半晌笃定开口:“你肯定不记得物业的电话。”

“对,不记得,”乔蓁蓁讪讪一笑,“所以得下楼去问。”

可他们在20楼。

黑暗中,池深轻轻叹了声气,叹得乔蓁蓁一阵脸热。

“走吧。”池深说着,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屋里总算有了一点光亮。

乔蓁蓁连忙站起来,跟在他后面往外走,刚走出房门,就被他牵住了手,她的心跳再次漏了半拍。

“你跟着我。”他声音平静,没有起伏,仿佛牵手只是为了安全起见。

乔蓁蓁咽了下口水,尽量不让自己多想:“……好。”

两个人无声地找到安全通道,沿着楼梯一层一层地往下走。

绵延不绝的楼梯和狭窄的空间,无一不是构成恐怖电影的要素,乔蓁蓁每次走在这种地方都会紧张,今天却不太一样,因为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两个人牵着的手上。

她太紧张了,体温要有点高,跟着他走了一会儿后,掌心更是出了汗,滑腻腻的一片。乔蓁蓁怕被他发觉自己的紧张,于是默默收回手,然而几次刚一动,就被他更加用力地握紧,连手汗都仿佛蹭在了他的手心。

反复几次之后,乔蓁蓁小声开口:“还是放开我吧,我自己也能走。”

池深静了静,略微沙哑的声音在深邃空荡的空间里响起:“你就这么反感我?”

“嗯?”乔蓁蓁只顾着紧张,没太认真听他说话。

池深垂下眼眸,到底放开了她的手。

乔蓁蓁呼了一口气,默默跟着他往下走。

二十层楼的高度,不到十分钟就走完了,两个人下楼后找到小区门卫,问了问停电的事。

“您没看物业群里的通知吗?变电站那边出了点问题,要等到明天早上才有电,对了,过了晚上十二点,小区还要停水,您等一下记得要多接点水。”门卫尽责道。

乔蓁蓁无言片刻,扭头看了眼漆黑的小区,突然后悔下楼了。

“跟我回家吧。”池深在她后悔不迭时开口。

乔蓁蓁回神:“不用不用,我随便找个酒店住一宿就好。”

“你带身份证了?”池深问。

乔蓁蓁:“……没带。”

“那你得上楼一趟,”池深说完,又强调,“20楼。”

乔蓁蓁嘴角抽了抽,无言地跟他对视许久后,认命地叹了声气:“那今晚只能麻烦你和池爷爷了。”

池深看她一眼,转身去开车的瞬间,唇角微微浮起一点弧度。

重新坐在池深车上时,乔蓁蓁只觉得今天真不是一般的刺激,先是和池深重逢,再是带他回家一系列的乌龙,最后兜兜转转,又往池家去了。

她轻轻叹了声气,坐在后座有种经历了今晚,她以后什么都不会再怕的感觉——

是的,后座,在被他拒绝过副驾驶后,她这一次识趣地没再往前面凑。

折腾到现在,已经是深夜时间,道路上的车少了许多,一路上都畅通无阻,乔蓁蓁又开始昏昏欲睡,等到车子停下才清醒。

“到了。”他开口道。

乔蓁蓁睁开眼睛看向外面,发现他们在地下停车场:“……你家修地下停车场了?”

“不是池家宅院,是我的住处。”池深解释。

乔蓁蓁愣了一下。

池深从后视镜看向她,“家里离公司太远,我不太方便。”

“哦……哦,那我今晚要住你这里?”乔蓁蓁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池深面色平静:“你不愿意,我可以去外面给你开间房。”

他太过坦然,乔蓁蓁反而不好拒绝,清了清嗓子后尴尬道:“没事,你不介意就好。”

达成一致,两个人一起下车,直奔池深的房子。

他的房子比她的要大多了,三百多个平方的大平层,电梯开门就是玄关,往里走几步就是宽阔的客厅和漂亮的落地窗。

乔蓁蓁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一进客厅就忍不住感慨:“客厅好大,都快比我家大了。”

“喜欢吗?”他问。

这问题有点奇怪,乔蓁蓁看他一眼后还是点了点头:“喜欢,装修也不错,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买了一年了,半年前才装修好。”池深回答完,去给她倒了杯温水。

乔蓁蓁道了声谢,拿起杯子喝了两口:“一年前买的,差不多是我刚来s市创业的时候,你那时候还没痊愈吧,怎么想起来买房了?”

“朋友的房子,急着出手,价钱合适我就接了。”池深回答。

乔蓁蓁点了点头:“这种房子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能买自然得下手快点。”

池深垂下眼眸,从抽屉里掏出几盒薯片。

乔蓁蓁看到就笑了:“你不是不喜欢吃零食吗?”

问完,觉得自己这句太亲昵了,他未必会喜欢,于是立刻紧张起来。

好在池深眼眸微动,并没有太大反应:“国外只有这些能吃。”

“也是,你在国外这几年很辛苦吧,”乔蓁蓁叹了声气,“好在都熬过来了。”

池深看向她,视线深深地描绘她的轮廓,在她快要不自在时开口,“是啊,都熬过来了。”

乔蓁蓁勉强笑笑,正要说些别的,他突然问:“要参观一下吗?”

“参观?好啊。”乔蓁蓁打起精神。

池深等她放下杯子,带着她在家里随意走动。

乔蓁蓁一边看一边感慨:“等我买大房子的时候,记得把设计师介绍给我,这房子设计得太合我心意了。”

“好。”池深回答。

乔蓁蓁四下张望,走进书房后快步走到书架旁,盯着架子上满满当当的书打量,看着看着就发现了不对:“你喜欢心理学的书?”

“平时会看。”池深回答。

“你看这么多书,会不会对治疗有影响?我听说对这部分内容涉猎多了,会对医生本能地防备。”乔蓁蓁蹙眉。

池深表情淡定:“偶尔会,不过没太大影响,现在已经过去了。”

乔蓁蓁也觉得自己问得多余:“对,都治好了,真是万幸。”

两个人说着话,很快把六个房间参观了五个,还剩最后一个时,她识趣地停下了脚步。

“进去吧,我的卧室。”池深开口。

他这样说了,再拒绝就显得刻意,乔蓁蓁点了点头,跟着他往里走,随便看了几眼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家好像没有客房?”

“不需要。”池深回答。

“……那我住哪?”乔蓁蓁茫然。

池深顿了一下,平静地看向她。

作者有话要说:  池深:你说你住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