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 9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回到家后, 就开始盯着包装完好的慕斯蛋糕发呆,脑子里全是这两天跟池深相处的点点滴滴,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然而真要给他打电话确认时,她又忍不住怂了。

“不行,万一不是多尴尬。”她第三次放下手机。

小八看着她犹犹豫豫的样子,一时间也有些着急:“你以前不是很直球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优柔寡断?”

“以前直球,是因为我知道他喜欢我, 现在能跟以前比吗?”乔蓁蓁叹气。

小八不服:“那你不问, 你怎么知道他现在还喜不喜欢你?”

“我下面还要跟他合作,问了之后喜欢皆大欢喜, 要是不喜欢,我还做不做人了?”乔蓁蓁挣扎半晌, 最终还是放弃了,“算了, 等合作结束之后再说吧。”

说完,她停顿片刻,又想到什么, “要不你把好感值系统打开, 看一下有没有来自他的好感?”

“一周前工作室刚发布有你出镜的视频,现在正是好感爆发期,打开之后未必能找到他的数据, 还有可能会导致系统宕机,你确定要开吗?”小八有些忐忑。

乔蓁蓁沉默三秒,说了四个字:“你真没用。”

小八:“……”

乔蓁蓁嫌弃小八的功夫,池深已经到家了。

晚上九点多的时间,池成还没睡, 坐在客厅似乎正在等他,一看到他回来立刻叫他:“深深,你过来一下。”

池深平静地到他对面坐下:“爷爷。”

“是这样……”池成咳了一声,“你李爷爷今天给我打电话,说他孙女被你辞退了,我想问一下怎么回事,她不是来池氏还不到半个月吗?到底犯什么错了让你直接把人开除?”

在看到他等自己的时候,池深就已经猜到他为什么等自己了,听到他这样问也没有着急,只是不慌不忙地开口:“公关部最近有一个新项目,是跟乔蓁蓁工作室一起开展的。”

“嗯,这个我知道,之前蓁蓁跟我说过。”池成点头。

池深看向他:“今天乔蓁蓁来公司谈项目,她抢了人家的手机。”

“谁?李晴媛?”池成没反应过来,问完看到池深没有反驳,一时间有些无语,“她抢蓁蓁手机干什么?”

“应该是跟我有关。”池深回答。

池成愣了愣,逐渐回过味来。

李家那个孩子对池深有好感,他一直是知道的,老李也曾经玩笑地提起过要跟他做亲家,只是池深对李晴媛始终很冷淡,他也不太喜欢那姑娘的性格,所以每次都敷衍过去。

但他没想到,那姑娘不只是性格不太好。

“工作场合抢合作对象的手机,也太不知轻重了,就是辞退会不会太严重……”池成一向尊重池深的想法,但碍于老友相求,也只能委婉提一嘴。

池深没有附和,只是淡淡道:“换了其他员工也是要辞退的,我刚上任,不希望别人说我公私不分。”

他把话题升到了这个高度,池成也没办法再说什么,叹了声气妥协了:“现在公司是你做主,你看着办就好,时间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

“好。”

池深答应一声就往卧室走,池成盯着他的背影看了片刻,突然想到什么:“对了,我明天准备跟几个朋友一起出去走走,估计得半个月才回。”

池深停下脚步,若有所思地看向他:“那明天开始我就不回这边住了吧。”

“嗯,在你那住就行,离公司还近点。”池成摆摆手。

池深微微颔首,转身回卧室了。

池成叹了声气,等他的房门关上后给老伙计打了电话。

那边一直在等信儿,听到他的电话立刻接了起来:“喂,怎么样啊老池?”

“这个忙我恐怕不能帮你了。”池成声音颇为愧疚,但还是将事情完整地跟对方说了。

李家在s市也算有头有脸,李老自然也知道李晴媛犯的这个错误不算严重,可确实登不得大雅之堂,顿时觉得脸上无光,哪还好意思让他网开一面。

挂了电话后,李晴媛看他脸色不对,小心翼翼地问:“爷爷,怎么样了啊?”

“你说怎么样!”李老登时就发火了,“你让我去求情,为什么先不说自己犯了什么错,害我在他跟前丢了大人!”

李晴媛最怕的就是这个爷爷,闻言吓得抖了一下:“我我我什么错都没犯啊。”

“什么错都没犯?在池氏门口跟合作公司老板拉拉扯扯的是不是你?抢人家手机的人是不是你?!”李老质问。

李晴媛愣了一下,脸色倏然黑了:“我就知道是因为乔蓁蓁……”

话音未落就听到李老冷笑一声,又赶紧求情,“爷爷你不知道,那个女的是池深的前女友,这么多年都没出现过,现在突然冒出来要跟他合作,肯定是不安好心,我就是想问问她,不是故意抢她手机的。”

“你还问问她?”李老气笑了,“你在什么地方问不好,偏偏在公司门口问?”

“……在哪问不都一样,再说了,就算在公司门口问,也不是什么大事啊。”李晴媛不服气地小声嘟囔。

李老火气更盛:“在普通员工身上不是什么大事,在你身上就是李家教养有问题!咱们这样的人家,做什么不讲一个脸面讲一个专业?我花那么多钱送你出国受教育,你都学成个什么了?!”

说罢,他看都不想看李晴媛一眼,气恼地转身离开了。

李晴媛红着眼眶站在原地,心里正恨得要死时,身后传来一道风凉的声音:“哟,我的好妹妹又挨骂了啊?”

李晴媛冷笑一声,扭头看向李畅:“你回来的可真巧,爷爷刚上楼你就出现了。”

“是啊,真巧。”李畅笑眯眯。

李晴媛懒得理他,冷着脸转身就走。

李畅却不打算放过她,跟在她身后慢悠悠开口:“需要哥哥帮忙吗?”

“你管个屁用。”李晴媛冷笑一声。

李畅扬眉:“你怎么知道我不管用,我那新酒吧已经开业了,说不定哥哥一请他喝酒,再带他泡两个妹子,他就让你回去上班了。”

“你以为他跟你一样?”李晴媛一脸厌恶。

李畅轻嗤:“男人都是一样的,他就是装得比我好点,你信不信,真遇到了对胃口的,他比谁都野。”

“算了吧,你少带坏他,我的事也不用你管。”李晴媛说完,就径直回屋了。

李畅不屑地扫她一眼,联系了几个朋友去酒吧了。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晚上12点,街上的车辆和行人少了些,但大片□□依然灯火通明吵闹喧嚣。

尽管乔蓁蓁所住的小区远离娱乐区,可依然迟迟无法入睡,最后只能开灯打开平板,随便找了部电影看。

是一部节奏缓慢的文艺片,悠远的配乐和舒缓的人声构成最好的安眠药,她没等坚持到结局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太阳已经高悬。

她缓了缓神,随意看了眼时间,已经上午十点了。

刚开机的手机发出好一阵震动声,等声音停歇了她才睁眼去看。大部分都是员工发来需要确定的东西,其间夹杂着几条来自秦静的关心,她笑了笑,趴在床上一一回复,等全部回完才注意到,通讯录那个框里,有一条未读消息。

她顿了一下点开,看到一条加好友申请,对方是空白头像,名字也只有一个句号,其余什么信息都没有。

然而她还是心跳快了一瞬。

深吸一口气,她点了同意,对方立刻发来了视频通话请求。乔蓁蓁犹豫一下,确认刚睡醒的自己不算丑后才点同意。

手机屏幕上立刻跳出池深的脸。

“中午去驾校报名……”池深话没说完,就对上她明显刚醒的眼睛,“吵醒你了?”

“没有没有,我已经起来了。”乔蓁蓁忙道。

池深盯着她的素颜沉默片刻,半晌才缓缓开口:“去驾校报名吧。”

“今天吗?是不是太急了?”乔蓁蓁犹豫。

池深眼眸微动:“你还有事?”

“也没有,”乔蓁蓁想了想,做了决定,“行,那就今天吧。”

“我现在去接你。”

池深说完,她手机上的图像就有些晃动了,很显然他起身往外走了。

乔蓁蓁连忙叫住他:“不是说中午吗?”

“现在十点了。”池深停下脚步。

乔蓁蓁:“……”

“你整理好至少也要半个小时,到公司就十一点了,”池深说完停了一下,“你要去公司?”

“……不了吧。”

池深满意地挂断。

手机里传来嘟嘟两声就安静了,乔蓁蓁盯着手机看了半天,不由得问小八:“你绝不觉得,他现在好像强势了很多?”以前都是她带着他走,现在好像变成了他带她。

“你还比以前怂了呢。”小八对于她不勇敢追回好感制造机这件事,有种深深的怨念。

乔蓁蓁懒得理它,以最快的速度换衣服洗漱,然后一边给池深发消息,一边往小区门口跑。

等她跑到小区门口时,池深的车也恰好停在了外面,她下意识去拉副驾驶的车门,在接收到池深的视线后乖乖去了后座。

“走吧。”

池深应了一声,开车朝外走去。

乔蓁蓁没话找话跟他寒暄两句,就没有再打扰司机开车了,只是走了一段后渐渐感觉有些不太对:“……我们是去郊区吗?”

“嗯。”池深只有一个字。

乔蓁蓁纠结:“会不会太远了?平时不方便练车吧。”虽然小李给她推荐的那两家也不算近,可也不至于像他这家一样,都快跑到乡下去了。

“这家是考点之一,你在这边学,会对考试路线更熟悉。”池深从后视镜看她一眼。

一听他这么说了,乔蓁蓁也就不担心了。

两人一路从最繁华的街区,开到了临近乡下的大空地,总算是到了驾校。

应该是池深提前打过招呼,他们一下车就有一个蓄了大胡子的男人来接,池深跟乔蓁蓁介绍:“这是周哥。”

“周哥。”乔蓁蓁打招呼。

大胡子笑了起来:“这是弟妹吧?”

“不是。”池深果断回答。

乔蓁蓁脸上的笑僵了僵,主动介绍道,“我跟池深是高中同学。”

高中同学。池深垂下眼眸。

大胡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随即大笑一声:“既然是池深亲自带来的,那也是我朋友,走吧进屋吧,我给你安排最好的教练。”

“谢谢周哥。”

三人一起去了办公室,简单的手续办完之后,教练就匆匆赶来了,客客气气地帮乔蓁蓁下了几个软件,简单叮嘱了一下科一需要的注意事项,就让他们离开了。

“就这样?”乔蓁蓁眨了眨眼睛,有种发现新大陆的感觉。

池深唇角微扬:“科一要靠你自己,不过也不难,多看看题就好,考完就可以来练车了。”

“行,我会尽快考的。”乔蓁蓁莫名充满了干劲儿。

池深喉间低低地应了一声,乔蓁蓁听得不太真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从驾校回来后,乔蓁蓁有空就开始盯着手机刷题,刷了一段时间后总算跟教练预约考试了。

考试的时间这边刚预约好,池深就来了电话:“周一我有时间,去送你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乔蓁蓁忙道。

“驾校地方偏,考试进场时间不确定,你确定司机会等你一整天?”池深反问。

乔蓁蓁想说多加点钱就行,结果还没说出口,他就先一步道:“就这么定了。”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乔蓁蓁无言许久,又忍不住跟小八吐槽:“他真是越来越霸道了。”

“确实。”小八难得跟她统一战线。

乔蓁蓁叹了声气,突然后悔报他朋友的驾校了。偏僻不好打车不说,还总有人跟他通风报信。

然而报都报了,也只能将就了。她认命地跟池深确认了时间,等到考试那天跟着他去了驾校。

考试比她想的要简单,就是在考场外等候的时间太久,等考完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她拿着刚刚及格的分数,开开心心地从考场出来,一到门外就看到池深在凝着眉打电话。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严肃,顿时收敛了喜悦。

池深看到她后停顿一下,简单跟电话里的秘书交代了两句就挂断了:“考过了?”

“嗯!”乔蓁蓁点头。

池深唇角扬起:“那回去吧,我公司还有事。”

“哦哦,好。”乔蓁蓁急忙上车。

乔蓁蓁坐上车把手机开机时,公司群里已经炸开了,都在问她考得怎么样了。她扬了扬唇,发了个没问题的表情包,顿时一堆道贺声。

“老大,不庆祝一下是不是不太好?”小李问。

其他人立刻附和:“请客!请客!请客!”

乔蓁蓁哭笑不得地看着手机,等他们闹够了之后,只简单地发了句:“你们挑地方。”

然后又是一阵欢呼。

池深从后视镜看到她一直上扬的唇角,顿了顿后问:“在看什么?”

“啊……科一过了,他们让我请客庆祝。”乔蓁蓁没有抬头。

池深颔首:“今晚?”

“对,今晚。”乔蓁蓁抬头和他对视一眼。

当天晚上,池深特意推掉了会议,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她来接自己。

然而等到晚上九点,都没见她有动静。

作者有话要说:  池深:我被放鸽子了?

蓁蓁:…公司聚餐罢了,想单独请你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