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 9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聚餐的时候, 乔蓁蓁想过要叫上池深一起的,但看了眼八卦的员工们,再看看吵闹的聚餐场所, 想想还是算了,准备等明天或者后天专门请他。

“老大,我多点两盘手切羊肉不过分吧?”小李活泼地问。

乔蓁蓁斜了她一眼:“你说过不过分?”

“碰瓷呢李佳佳?至少三盘!”有人附和一句,引来众人大笑。

小李也跟着笑嘻嘻,果断多加了三盘。

这阵子工作室有几个项目都在萌芽中, 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大, 这会儿要把压力释放在火锅里,乔蓁蓁也就随他们了。

十来个人吃饱喝足后, 乔蓁蓁去签了单,顿时又引来一阵欢呼, 火锅店里不少人都往这边看。

“你们是公司聚餐吗?”服务员笑呵呵地问。

“对!”小李喝了两杯酒,这会儿有点亢奋, “我们老大请客,让我们最后走之前,再恭喜一下老大顺利通过科目一考试。”

她在说前面的话时, 其余人还只是好奇, 当听到科目一时,许多人都忍不住笑了。乔蓁蓁额角青筋直跳,赶紧把她举起的杯子拉下来, 干笑着跟服务员解释:“别听她的,就是普通的公司聚餐。”

“知道知道,你们员工福利真好。”服务员没忍住捂住嘴笑。

乔蓁蓁再丢不起这个人,直接把一群人拉走了。

他们今天下班早,吃完饭也才晚上八点多, 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于是除了乔蓁蓁以外,其他人都赖在原地不走了。

乔蓁蓁一脸无奈:“我就不该把你们放出来。”

“老大走吧,都好久没出来玩了,你放心,这回绝对不让你掏钱,我们aa,”小李忙道,“最近市里刚开了一家新酒吧,生意特别好,你不去看看真是太可惜了。”

乔蓁蓁斜她一眼:“是我可惜还是你可惜?”

“是酒吧里的帅哥可惜。”小李腆着脸道。

其他人顿时嘲笑她:“帅哥没看到老大可惜也就算了,怎么没看到你还可惜?”

“能不能别往脸上贴金了?”

他们这些人,除了今年刚招的两个实习生,都是相处一年以上的老员工,彼此之间都很熟悉,开起玩笑也是驾轻就熟。

小李懒得理他们,只是一脸恳求地看着乔蓁蓁。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乔蓁蓁知道不止是她想出去玩,其他人也一样,于是大手一挥:“a什么a,老大请客!”

“呦吼,庆祝科目一去喽!”

乔蓁蓁:“……”

一行人很快就杀到了酒吧,要了个卡座之后乔蓁蓁就坐下了,其他人蹦迪的蹦迪,喝酒的喝酒,反倒是刚才一直闹得最厉害的小李,始终坐在她旁边。

“怎么不去玩?”乔蓁蓁问。

“老大你太招蜂引蝶了,我得看着点才放心。”小李立刻道。

乔蓁蓁哭笑不得:“怎么,别人还能吃了我啊?”

“是啊,能吃。”小李说着,跟她碰了个杯,刚喝完就来了个搭讪的,她相当熟稔地帮忙拒绝了,回头还不忘跟乔蓁蓁邀功,“怎么样,我就说老大不能没有我吧?”

“确实,我总算理解为什么皇帝都喜欢奸臣了。”乔蓁蓁由衷感谢。

小李嘿嘿一笑,拉着她继续喝酒。

才早春的季节,酒吧里空调开得很足,乔蓁蓁又喝了酒,很快就有些热了,干脆把外套脱了,只穿着贴身的衬衣和包臀裙。

“……尽管看了很多遍,但我还是想说,老大你身材真绝,”小李咽了下口水,“现在全酒吧的男人估计都要过来了。”

“哪有那么夸张。”乔蓁蓁扫她一眼,昏暗斑斓的灯光下隐隐透着一丝风情。

小李默默喝了口酒,顺便把公司实习生叫过来:“我去个厕所,你比较强壮,留在这里陪着老大,我回来之前别离开卡座。”

“……佳佳姐,没那么夸张吧。”实习生哭笑不得。

小李拍了他一巴掌:“今晚可是你能不能转正的关键,不能大意!”

实习生一听就紧张了,连忙答应下来。小李这才满意离开。

小李一走,实习生就局促地坐在了乔蓁蓁旁边,乔蓁蓁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不用听她的,她就是个小神经病。”

“您说什么?”酒吧音乐太吵,实习生凑得近了些。

乔蓁蓁已经微醺,这会儿无聊得厉害,想了想后开口:“你来两个月了,跟着小李都做了哪几个项目,对工作室的工作流程还了解吗?”

实习生:“……”不是出来玩吗?怎么还做起报告来了?

酒吧来了个大美人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每一个角落,等传到李畅耳朵里时,他表示十分不屑:“哥们儿也没少带你们见世面吧,怎么一个个的这么没出息,看见个稍微平头正脸的就激动?”

“不是啊畅哥,是真的漂亮,不信你去看看。”

李畅起身:“行,我去看看,要是长得不好,你们就给我等着。”

说着话,便跟着那人从包间出去了。

“畅哥你看,就是那个。”那人指向角落的卡座。

李畅抬头看过去,看清那张脸后顿了一下,再看她跟旁边那个男人,虽然看不清脸,但也能看得出是个高大健壮的年轻人,不是池深。

他突然笑了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那人有些得意。

李畅轻嗤一声,拿出手机对着卡座拍了几张照片,扭头问旁边的人:“我拍得怎么样?”

那人看了一眼,乐了:“挺好,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接吻。”

“这就叫角度,角度懂吗?”

李畅得意一笑,直接给李晴媛发了过去,顺便下面加了一句话: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记得下次我找爷爷要投资时,多帮哥说两句好话。

李晴媛收到消息蹭地一下坐了起来,当即给池深发了过去:看吧,我就说她不是个好东西,深哥你千万别被她骗了!

池深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办公室等着,随意扫了眼手机,就看到几张光线昏暗的照片,照片里乔蓁蓁唇角噙着笑,跟男生离得极近,乍一看像在接吻。

他眼神暗了下来,只给李晴媛回复了两个字:地址。

李晴媛兴奋了,立刻把地址发过去,同时表示那酒吧是她哥的,他捉奸可以,千万别把酒吧设施弄坏了。

池深懒得看她发来的消息,只是一边往楼下走,一边给乔蓁蓁打电话。

然而打了好几遍,对方都无人接听。

不是乔蓁蓁故意不接,实在是酒吧太吵闹,她根本听不到手机的响声。

在又一次被人搭讪后,她终于厌烦了,拉过小李低声道:“我先回去了,等一下结账的时候直接把收款码发我。”

小李看出她的不耐,立刻就不耍宝了:“好的老大,我送你出去吧。”

“不用,你慢慢玩就好,我自己回去,跟其他人说一声,明天上午休息,大家尽兴。”乔蓁蓁叮嘱。

小李连连点头,一路将她送到了酒吧门口才回。

乔蓁蓁从酒吧一出来,就觉得耳边倏然清净了不少,她深呼一口气,穿上外套慢慢往前走,快走到拐角处时,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双皮鞋,她顿了一下抬头,正好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

乔蓁蓁张了张嘴,半晌才问:“你怎么在这里?”

池深盯着她看了许久,才淡淡开口:“来接你。”

“接我?”乔蓁蓁一脸莫名,“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怎么就你一个人?”池深不答反问。

乔蓁蓁笑了:“他们啊,还在酒吧呢,我嫌太吵了,就先出来了。”

“他们?”池深看向她。

乔蓁蓁走到他面前:“嗯,不是跟你说公司聚餐吗?本来只是去吃火锅,我还想着叫上你,但是想想你未必会喜欢跟那么多人一起吃饭,就没有喊你,现在想想真是幸亏没喊,不然跟着他们一起去酒吧,你估计要烦死了。”

她应该是喝了些酒,眉眼间都带着前所未有的放松,说起话来也是絮絮叨叨,和十几岁时一模一样,池深静静地看着她,耳边只剩下她的声音。

乔蓁蓁自顾自说了半天,一对上他的双眼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我喝了点酒,话是不是有点多?”

“嗯。”

乔蓁蓁:“……”承认得好快。

她沉默一瞬,自顾自地转移话题:“你还没回答我,怎么突然来了?”

池深顿了一下,想到那几张照片,眼神暗了下来:“因为收到了李晴媛的消息。”

“李晴媛 ?”乔蓁蓁脸上的笑意淡了些。

池深也不卖关子,直接点开手机让她看。

照片上,两道身影相依偎,看起来很是亲密。

乔蓁蓁愣了愣,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意识到池深还在,顿时抿起了唇。

她的反应取悦了池深,他眉眼间的寒霜褪去不少:“是误会吗?”

“当然是误会,这是我工作室的实习生,今年七月才正式毕业,酒吧虽然吵,但我也没跟他坐那么近,更没亲上,”乔蓁蓁有些烦躁,“李晴媛也在酒吧吗?如果在的话,她肯定是故意找角度拍的照片。”

说完,她小心翼翼地看向池深:“你不会相信了吧?”

“照片看起来很真实。”池深没有直接回答。

乔蓁蓁顿时懊悔。

“以后注意点,保持安全距离。”他又开口。

“我保持了……”乔蓁蓁嘟囔一句,心里有些窝火。

池深又看她一眼:“或者下次再来这种地方,记得叫上我。”

“你来了能干嘛,一杯啤酒倒地上吗?”乔蓁蓁笑了。

池深不置可否,只是转身去开车。

乔蓁蓁跟在后面,走到车边时又要去拽副驾驶的车门。

“后座。”池深提醒。

大约是酒劲儿上来了,她相当坚持:“我要坐副驾驶。”

池深眉头蹙了起来。

“不然我就打车回去。”她板起脸。

池深无声地看着她,就在她被看得快要妥协时,听到他淡淡开口:“上车吧。”

乔蓁蓁扬唇,立刻坐上了副驾驶。

车里空气不错,乔蓁蓁却觉得闷,于是开了车窗,然而车窗刚落下,就被池深再次升起。

“风冷,吹多了会头疼。”他缓缓开口。

乔蓁蓁眨了眨眼睛,托着下巴看向他。

池深尽可能让自己集中在开车上,然而还是轻易被她的视线分神,最后只好随便找了个公园门口停下,熄火之后才扭头看向她:“看什么?”

“看你,”乔蓁蓁回答,眼底尽是笑意,“你果然痊愈了,现在都会主动解释了。”

池深顿了顿,明白她在说自己刚才解释为什么关窗的事。

“也不是次次都解释。”他说。

乔蓁蓁摇了摇头:“有这个意识就好,这就够了。”

她孤僻的男孩,有朝一日也能正常地加入这个社会了,真好。

池深看着她眉眼间的满足,静了片刻后开口:“你真觉得够了吗?”

“嗯?”乔蓁蓁看向他。

池深喉结动了动,半晌缓缓开口:“我的依赖症只针对你一个人,痊愈就意味着不再像当初那样喜欢你,这件事你知道吧?”

乔蓁蓁眼眸微动,一时没有回答。

池深却已经知道了答案,唇角扬起嘲讽的弧度:“但你还是让我走了,所以你一开始,就没觉得我会回来。”

“池深……”

“乔蓁蓁,你说等我,是骗我的吧。”池深看向她,眼眸浓得像化不开的墨。

车厢里的空气突然稀薄,乔蓁蓁面对他平静的质问,连呼吸都逐渐困难。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晌才动了动嘴唇:“我没有。”

池深突然笑了,是他们重逢之后,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我开玩笑的,你幸好没等,否则现在岂不是会很失望。”他唇角扬起精准的弧度,眼底也是淡淡的笑意,像是早就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了。

乔蓁蓁眨了眨眼睛,有点笑不出来。

“下来走走吧,你不是嫌车里闷吗?”池深提醒。

乔蓁蓁酒已经醒了大半,但还是跟着他下车了,两个人慢吞吞地走在人烟稀少的公园里。

“夜晚没人的公园,很能放大人性的恶,有不少危险的事都发生在这里,你以后夜里少来这种地方。”池深突然开口。

乔蓁蓁觉得他这句话怪怪的,但见他好心提醒,便点头答应了。

两人继续往里走,走过光线昏暗的林荫路后,前面就是亮着灯的篮球场,几个十几岁的少年正在场上追逐。

乔蓁蓁在篮球场旁边停下:“也不只有危险,还有小帅哥。”

刚说完,就感觉到旁边一道凉凉的视线,她下意识看过去,却发现池深没看自己。

……自作多情了啊。

她头疼地笑了笑,有点后悔今晚喝太多酒了。

场上似乎有人进球,顿时爆发了欢呼声,她顺着声音看过去,却只看到一个篮球朝自己飞来。

“唔……”

她下意识往后躲,撞进一个结实的怀抱后缩了缩,下一秒耳边传来砰的一声,她睁开眼,就看到池深一只手挡下了飞来的篮球,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胳膊,将她完全护在怀里。

“你看,只有危险。”他不急不缓地开口。

乔蓁蓁:“……”

“大哥大嫂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麻烦把球还给我们!”有少年讨好地恳求。

池深冷淡地看他一眼,直接将球投进了篮球框内,精准的弧度引来一阵惊呼。

乔蓁蓁惊讶地睁了睁眼睛,仰头看向池深的脸:“你什么时候学的篮球?”

“国外一个人无聊,就练了一下。”池深淡淡道。

乔蓁蓁歪头:“为什么想起练篮球了,别的运动不也有吗?”

“有人喜欢。”池深低头看向她白净的脸,心里的野兽有一瞬间要从身体里破出,好在他及时克制了。

乔蓁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