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第 9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人喜欢是什么意思, 他在国外遇到过喜欢的女生、还为她去学了篮球?

虽然知道分开这么多年,他会跟别的女生交往是正常的,可一想到他曾经喜欢别人, 就像喜欢她一样,乔蓁蓁就觉得呼吸困难,被池深送回家的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到家之后,她没有开灯, 在黑暗中走到沙发前, 脱力一样跌坐在沙发上,然后长长地舒一口气, 有种人生都不真实了的感觉。

“宿主你别伤心,他不可能喜欢别人像喜欢你一样的。”小八安慰。

它不安慰还好, 一安慰乔蓁蓁就想起池深之所以那么喜欢她,是因为他之前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于是更加郁闷了。

小八看着她士气低迷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问:“那他都移情别恋过了,你还帮他攒寿命吗?”

“开什么玩笑, 当然要攒。”乔蓁蓁想也不想地回答。

小八失笑:“那你对他真好。”

“都是应该的。”即便有缘无分, 他也曾用生病保护过她,两次。

因为池深一句话,睡肯定是睡不着了, 恰好公司群里开始群魔乱舞,她索性也加入了这群醉鬼的聊天,聊着聊着就暂时把池深的事忘了,心情也终于好了一点。

她去倒了杯水,喝完一回来, 就看到小李又在调侃她考过科目一的事,顿时点开私聊给她发了个气冲冲的表情包。

对方很快回了消息:怎么了?

乔蓁蓁愣了一下,才看到小李是浅灰色头像,池深是颜色相近的白,自己一时着急发错人了。她沉默三秒,低头回复:没事,发错了。

对方静了静:还没睡?

乔蓁蓁轻呼一口气:没有。

池深:喝点水,酒后要多补充水分。

……真是治好了,都会关心人了。乔蓁蓁嘟囔一句,但还是回了个‘好’。

本以为聊天到此结束了,谁知他静了片刻,又问:还睡不着的话,可以跟我打游戏。

乔蓁蓁愣了愣:你不是不太会打吗?

池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来吗?

乔蓁蓁顿时来了兴致,当即给他发了语音喊他上线。

一个小时后,她看着零负率的成绩,突然就更惆怅了——

不会是又因为哪个女孩喜欢,所以他才这么认真地学吧?

乔蓁蓁自认已经没那个力气承受他第二次冲击了,于是垂着眼角跟他说了晚安,就直接关机睡觉了。

另一边,池深坐在床前,头发因为没擦干还湿漉漉的,盯着她发的晚安看了许久后,也给她回了一句,然而这一次她却再回了。

睡了吧。池深眼眸微动,将手机放到一旁后平静躺下。

一夜无话。

喝了太多酒的下场就是,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当睁开眼睛看到已经中午十二点时,乔蓁蓁不由得庆幸提前给公司放了半天的假。

她简单收拾一下,吃过午饭去公司处理了杂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带人去池氏了。

她已经来池氏待了一段时间,也和池深确定了拍摄主题,今天来就是要进行简单的拍摄。

因为提前打好了招呼,池氏上下都十分配合,他们取景很是顺利。池深开完会出来,看到秘书第一句话就是:“乔蓁蓁在哪?”

“在食堂拍摄。”秘书回答。

池深微微颔首,抬脚便要往食堂去,秘书赶紧跟上:“池总,刚才你开会的时候,李家少爷李畅给你打了电话,应该是要问酒吧消防不过关被勒令歇业的事。”

“消防不合格就改成合格,找我干嘛?”池深神色淡淡。

秘书面露尴尬:“应该是听说了是咱们动的手脚,他想请您吃个饭,为昨晚偷拍的事道歉。”

“不必了,我跟他不熟。”池深说完,就径直进了电梯。

秘书跟了两步没跟上,最后头疼地停下了脚步。

正是晚饭时间,食堂里人很多,池深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指导工作的乔蓁蓁。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认真工作的样子,没有穿西装套裙,而是简单的t恤加牛仔裤,瀑布一样的卷发扎得高高的,露出白皙的脖颈。忙了一下午,她的口红有些淡了,脸上的妆也因为汗稍微晕染开一点,但依然美得惊人。

池深停在原地,安静地盯着她看,乔蓁蓁若有所觉地抬头,看到他后笑了笑,跟旁边的人交代几句后朝他走来:“池总。”

这么多人,她不好直接叫名字。

“乔总。”池深回以问候,视线却落在了刚才她说话的那人身上。

乔蓁蓁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恍然:“他就是昨晚跟我一起被拍照的倒霉鬼。”

池深看着那人壮实的身材,静了片刻后开口:“他会打篮球吗?”

“……为什么这么问?”乔蓁蓁现在不太喜欢听到‘篮球’这个词。

池深看向她:“没事,他很高。”

“不是所有高个子都会打篮球的,就像不是所有胖子都能吃一样,池总这点都不知道?”乔蓁蓁忍不住想笑,清了清嗓子后开口,“来视察工作吗?”

听着她淡定的打趣,池深唇角微扬:“乔总客气了,我只是来随便看看。”

两个人你来我往,说得生疏又客套,角落里的小李却一副磕到了的表情,时不时捂住嘴笑一声,引得旁边的老员工一脸古怪。

“吃错药了啊?”

“你不懂。”小李意味深长地叹了声气。

这边乔蓁蓁和池深简单聊了两句,就继续进行拍摄了,池深没有打扰,只是留下一句:“结束了叫我。”

说完就离开了。

乔蓁蓁本来想问问叫他干嘛,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已经走远了,她只好作罢,又一次投入到拍摄中。

拍摄到晚上八点多才结束,工作室的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乔蓁蓁给池深发了消息:结束了。

池深几乎秒回:等我。

乔蓁蓁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老大,走了!”实习生催促。

乔蓁蓁回过神来:“你们先走吧,我等会儿还有点事。”

“把你自己留下吗?那你等一下怎么回去啊,还回工作室吗?”实习生好奇。

小李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哪那么多问题,老大不会开车还不会打车吗?”

实习生憨厚一笑,便扛着东西跟着小李离开了。乔蓁蓁一个人留在食堂里,正思索是去楼上找他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等时,池深的身影就出现了。

“走吧。”池深开口。

乔蓁蓁顿了顿:“去哪?”

“先去吃饭,再送你去上科目二的课。”池深回答。

“现在?”乔蓁蓁蹙眉看了眼手机,“吃完饭都九点多了吧。”

“这个时间人少,方便练车。”池深淡淡道。

乔蓁蓁没去过驾校,也没空做什么攻略,听到他这样说后,心里就大约信了,于是没有再反驳他的话。

食堂已经没多少吃的了,两个人就去了池氏附近的餐厅随便吃了点,吃完池深就要送她去驾校。

“我直接打车过去就行,你回去休息吧。”乔蓁蓁拒绝了。

池深看她一眼:“回来未必有车。”

“没事,就练一个小时,我让司机等我就行。”说完,她就要去拦出租,结果手刚伸出去,便被池深突然抓住了。

手腕上上传来他冰凉的体温,乔蓁蓁却仿佛被烫到了一样,愣了愣后他的手机突然出现在眼前,她迷茫地抬头。

“你可以问问爷爷,看他同不同意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自己打车去驾校。”池深面无表情。

乔蓁蓁:“……”

一分钟后,乔蓁蓁还是坐上了池深的车。

两个人一路无话地到了驾校,乔蓁蓁下车去找教练,池深则坐在车上等,乔蓁蓁看他一眼,去驾校旁的小卖部买了两包话梅给他:“打发时间。”

池深看了眼独立包装的梅子,打开尝了一口。

酸的。他扬起唇角。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驾校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四周却灯火通明。乔蓁蓁找到教练后,就开始正式学车了。

如池深所说,这个时候学人少又清净,十分适合练车,但前提是教练别总盯着才行。乔蓁蓁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紧张的时候,明明就是个普通的前进后退,她都能在场上拐个大弯。

应该是池深打过招呼的缘故,教练对她相当耐心,就是在看到她原地转圈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和蔼可亲的表情才略微有点崩。

乔蓁蓁干笑一声,才十几分钟后背就出了一层汗:“教练你别急,我先练练。”

“……是你别急才对,不要紧张。”教练无奈。

乔蓁蓁连连答应,然后继续方向盘扶不正。

一个小时结束后,她跟教练都松了一口气,两个人难得没有打招呼就各自离开了。

乔蓁蓁逃难一样跑回池深车上,关上车门后才长舒一口气。

池深失笑:“很难吗?”

“嗯……”乔蓁蓁有气无力,“你当时考的时候,觉得难吗?”

池深静了片刻,违心道:“难。”

乔蓁蓁:“……”算了吧,你的犹豫已经出卖了你。

托教练的福,她被池深送回家后瞬间就入睡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简直精神百倍,叫上团队就杀去了池氏。

她带着人在池氏拍了三天,取够素材后就回了工作室,开始了剪辑配乐等后期工作。

因为工作太忙,她几天没去驾校,教练很快给她发了消息,问她什么时候过去。

乔蓁蓁看到消息后瞬间沉默了。

“老大,你教练喊你呢。”小李提醒。

乔蓁蓁无言片刻:“……我可以不学了吗?”

“不可以哦,你不会开车太不方便了。”小李委婉劝阻。

乔蓁蓁叹了声气,跟教练约了周末的时间。

因为她提前叮嘱了教练不要告诉池深,这一次总算是可以自己打车去了。周末的驾校人很多,好在她报的是一对一,不用跟别人挤一辆车。

练了两把都不理想后,教练给她拿了瓶水:“要不你休息一下吧。”

乔蓁蓁干笑一声,从车上下来了。

她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看着别人流畅地跑完全程,心里突然有点郁闷。教练看她一脸不高兴,就主动过来搭话:“昨天你男朋友还在问我,你什么时候来练车,我听你的没告诉他。”

乔蓁蓁顿了顿,知道他说的是谁后失笑:“他不是我男朋友。”

“那是追求者?”教练好奇。

乔蓁蓁嘴角抽了抽:“也不是追求者。”

“不可能,他肯定喜欢你,否则怎么可能会对你这么上心。”教练想也不想地反驳。

乔蓁蓁顿了一下:“他对我很上心吗?”

“当然了,一看就很上心。”教练相当笃定。

乔蓁蓁仔细想了想,开心了:“好像是。”

但转念一想,现在的上心跟以前和她交往时差远了,很有可能只是因为看在两家长辈的面子上,对她稍微照顾一点而已。

又失落了。

教练看着她的情绪不断变化,一时间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犹豫一下后怕她会投诉自己,赶紧热情地招呼她继续练车。

乔蓁蓁一听到练车,瞬间就苦下了脸。

被教练磋磨了两天,乔蓁蓁周一直接连公司都不去了,一心只想好好休息。

“老大,今天是给池氏看成品的日子,他们确定无误就要发了,你不在怎么行?”小李一本正经。

乔蓁蓁有气无力:“工作都完成了,就差最后一次确认,你要是连这个都搞不定,我可能要考虑裁员了。”

“……老大放心,我肯定好好完成。”小李赶紧挂了电话,带上成片去池氏了。

如乔蓁蓁所说,已经是最后一次确认,小李本来可以直接发给池氏公关部,让他们在线上看一下就行,但为了显示他们工作室对这次合作的重视,她还是来了池氏一趟。

当看到池深和公关部经理都在等时,她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谁知池深看到她只是微微蹙眉:“她呢?”

小李下意识站直:“我们老大……乔总今天有点事不能来,所以派我过来和贵公司确认成片。”

“她什么事?”池深眉间蹙得更深。

小李张了张嘴,正犹豫要不要随便敷衍过去时,一对上池深漆黑的眼眸,顿时一个激灵:“周末练车身心受创,现在在家疗伤。”

池深微微一怔,想到什么后眼眸微动,直接起身往外走。

小李愣了一下,无辜地看向公关部经理:“所以……”

“视频呢?拿来吧”公关部经理笑笑道。

小李赶紧走过去,顺便趁其不备悄悄给乔蓁蓁发了条消息。

然而她消息过来时,乔蓁蓁已经又睡了,并没有接收到她的提醒,楼上的人似乎一直在洗澡,水声哗啦啦响个不停,她烦得很,却又睁不开眼睛,只能气恼地捂住了耳朵,也因此错过了池深的电话。

等她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楼上的水声小了许多,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吵了。她轻呼一口气,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缓了很久的神后才看手机。

有池深的未接来电。

乔蓁蓁愣了一下,赶紧给他打电话:“有事吗?”

“我在你楼下。”池深开口。

作者有话要说:  进展要坐火箭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