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 9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池深的坚持下, 乔蓁蓁只好简单收拾了些衣服和日用品,跟着他回家了。

只是到了他的住处后,又再次面临和上次留宿时一样的问题。

“……就一个房间。”乔蓁蓁无奈道。

池深看了她一眼:“跟之前一样, 我睡客厅就好。”

“太不方便了,要不我还是去找个酒店吧。”乔蓁蓁抿唇。上次只是住一晚,怎么都好将就,这次却要长住,她哪能让他一直住客厅。

池深见她不同意, 静了静后问:“你想让我跟你一起睡?”

“……我只是觉得你住客厅不合适。”要不是他表情太正经, 乔蓁蓁真要以为他在调戏自己了。

池深唇角浮起一点笑意:“没什么不合适的。”

“不行,太影响休息了, ”乔蓁蓁见他执意不肯放自己去住酒店,想了一下道, “不如这样,我在书房打地铺吧, 你还住主卧。”

池深眉头顿时微蹙。

“就这么定了,本来打扰你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你要是再把主卧让给我, 我恐怕会很别扭。”乔蓁蓁拍板。

池深不喜欢她把他们之间分得这么清, 闻言声音淡了些:“以前你来池家,也是住我的房间。”

“现在跟以前又不一样……”乔蓁蓁说到一半,抬头对上池深的眼睛, 硬生生改成了别的,“反正我睡书房,影音房也行,实在不行仓库也可以。”

“那还是睡书房吧,有浴室, 方便点。”池深妥协,低头发了条消息出去。

乔蓁蓁轻呼一口气,拖着箱子进了书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抬头问:“你书房有什么机密文件之类的吗?最好是锁一下,或者拿去卧室,虽然我不会乱动你东西,但还是小心点好。”

“没有,书房所有东西你都能动,”池深说完停顿一瞬,“家里的也是。”

这句话明明平平无奇,可不知道为什么,从他口中说出来,就突然很有魅力。乔蓁蓁的心跳漏掉一拍,尽可能克制唇角不要上扬:“哦,知道了。”

池深盯着她微微泛红的耳尖看了半晌,最后平静地别开了脸。

乔蓁蓁带的东西不多,把洗漱用品都摆到浴室后,就只剩下几件衣服,她索性都放在了箱子里。一切收拾妥当后,她直接在地板上坐下,看向还站在门口的池深:“有多余的被子吧?”

“嗯,”池深喉间溢出一声回应,“稍等。”

“没事,不着急。”乔蓁蓁笑笑。

池深看她一眼,去客厅拿了零食过来,也跟着坐在了她对面。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突然不到一米,膝盖与膝盖之间的缝隙更是几乎不存在,乔蓁蓁的心跳又一次增快。

“……你干嘛?”她屏住呼吸问。

池深打开一包薯片,摆在了他们中间:“我吃不完一包。”

乔蓁蓁:“……”只是让她帮着吃点啊?

她扯了一下唇角,低头从包装袋里拿薯片吃,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书房里一时间只剩下两个人咔嚓咔嚓的声音。

明明吃零食是一件再放松不过的事,乔蓁蓁却不知为何,自己越吃越慢,越吃越紧张,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某个人身上,连呼吸都快要不自在了。

“你不用太在意我今天说的那件事。”池深突然开口。

乔蓁蓁猛地抬头:“谁?在意谁?我才没有!”

池深唇角微微扬起。

乔蓁蓁看着他淡定的模样,突然有些沮丧:“……你倒是一点都不在意。”

“谁跟你说我不在意?”池深反问。

乔蓁蓁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池深浅淡地笑了一声,看着她的视线缓和许多:“我还在等你给我答案。”

乔蓁蓁眨了眨眼:“如果我拒绝你,你会不高兴吗?”

池深沉默一瞬:“我应该不高兴吗?”

“……你问谁呢?”乔蓁蓁无语。

池深盯着她的表情看了片刻,回答:“会。”

他会不高兴,说明她还是可以让他情绪产生波动的。乔蓁蓁那种类似相亲的不适感总算减轻了许多。

她和池深对视半晌,唇角又忍不住上扬:“那你可能没机会不高兴了。”

池深喉结动了动,正要开口说话,门就被敲响了,他蹙着眉头起身去开门,乔蓁蓁也赶紧站了起来。

是秘书带着人来送床了。

当看到他们把床抬进来时,乔蓁蓁由衷地愣了愣。她认识这张床,是池深在家的床,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因为床角的软垫上有一个小小的刮痕,是她当初来池家找池深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

“新床怕有甲醛,也怕你会不适应,所以叫他们去家里把我房间的床搬了过来。”池深主动解释。

乔蓁蓁嘴唇动了动,半晌艰难开口:“其实不用这么大费周章。”

“我在追你,当然要拿出诚意。”池深回答。

听到他这么大方的将追她两个字挂在嘴边,乔蓁蓁不好意思地看了秘书一眼。好在秘书和搬床的各位都是见过世面的,听到池深的话不管心里多惊讶,面上还是一片淡定,极大地减轻了乔蓁蓁的窘迫感。

床抬进书房后,其他人就走了,偌大的房子突然安静。

“你说我没有机会不高兴的意思,”池深还是接上了之前的话题,“是不是意味着会答应和我在一起?”

“……嗯。”虽然心里清楚,他已经没有那么喜欢她了,可她在面对他的问题时,还是会有些脸红。

池深定定地看着她,半晌突然开口:“你答应得这么快,让我很没有真实感。”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真实感?”乔蓁蓁羞窘中透着疑惑,“要我先拒绝吗?”

池深显然不会同意,只是静了静后说:“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我也以为你不喜欢我。”乔蓁蓁说。明明刚重逢时,他看起来还很排斥她。

两个人说完便沉默了,对视许久后,池深喉结动了动:“所以,你喜欢我。”

乔蓁蓁的脸有些热,但还是认真点了点头:“嗯。”这么多年了,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池深盯着她的眼睛,好半天才朝她伸出手:“所以我们是男女朋友了。”

乔蓁蓁的脸彻底红了,只是一抬头,就对上了他冷静的眼睛,冒着热气的心脏顿时冷了许多。她犹豫一下,握住他的手:“对。”

“……你们怎么像在谈合作?”小八小声嘟囔一句。

乔蓁蓁咬住下唇,无视了它的话,也松开了池深的手:“不早了,我得收拾一下睡觉了。”

池深的掌心突然空落,他抿了抿唇,也跟着帮着收拾。

等到全部整理好,不知不觉就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乔蓁蓁面上隐隐有些困意。

“明天几点上班?我送你。”池深问。

乔蓁蓁回神:“我自己打车去就好。”

“乔蓁蓁,你今晚已经拒绝我很多次了。”池深平静道。

乔蓁蓁顿了一下,无奈:“哪次成功了?”

“没有。”池深唇角勾起,“所以不要再做无用功。”

“……九点上班,但没人会查我的考勤,所以晚一点早一点都无所谓,按你的时间就好。”乔蓁蓁叹了声气。

池深微微颔首,表示听进去了,接着扭头往外走,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下,回头看向乔蓁蓁:“我现在这样,你会觉得太快吗?”

“快什么?”乔蓁蓁迷茫地看向他。

池深沉默一瞬,换了个方式问:“你会觉得不舒服吗?”

乔蓁蓁怔了怔,总算明白他的意思了:“不会。”

“也不奇怪?”池深又问。

乔蓁蓁:“……不奇怪,但你这个问题很奇怪。”他奇不奇怪,难道自己心里不清楚?竟然还要问被他追的人。

池深眼眸和缓:“不奇怪就好,睡吧。”

说完,就主动从外面帮她关上了门。

门锁咔哒一声,四周安静下来。

乔蓁蓁脱力地跌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后,低喃一句:“我怎么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我也觉得自己在做梦。”小八的声音跟着飘忽。

乔蓁蓁失笑:“你有什么好激动的。”

“他可是初代好感制造机啊。”难为小八的电子音,竟也能营造出颤抖的感觉。

乔蓁蓁扬了扬唇,想到什么后又有些笑不出来:“是我太作了吗?他今天跟我告白时说的那些话,还有刚才说我们是男女朋友时没有太激动,都让我产生了失望的情绪。”

“现在的他是正常人,爱恨都不会像曾经一样浓烈,你会产生落差也正常,”小八说完停顿一下,“但我们实事求是,从重逢开始,他已经做得比一般男人好了,你不能总拿现在正常的他,跟以前心理疾病严重的他做对比,这样不公平。”

“我知道,我就是偷偷纠结一下,对他我当然是愿意的,”乔蓁蓁心情又好了起来,“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过去,跟他说我从分开之后,就一直在等他,从来没有变过?”

“……矜持点吧,他现在就是个对你有好感的正常男人,没有以前那么厚的滤镜,你太积极主动,说不定会吓跑他。”小八无奈。

乔蓁蓁一想也是,于是打消了冲动的念头:“也是,那我还是不说了,反正现在也是重新开始。”

“是的。”小八表示认同。

摒弃那些落差感,再想池深跟她告白的事,激动和开心的情绪顿时占据了乔蓁蓁的心脏。她在床上打了个滚,彻底睡不着了,干脆起来走到书架前,想找本书打发一下时间。

上次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上面摆了一堆心理学方面的书籍,还有许多涉及商业的原文书,乔蓁蓁看了一圈,没找到感兴趣的书,正准备放弃时,余光扫到办公桌上还有几本书。

她犹豫一下,想到池深说她可以动这里的东西,还是走到了桌前。

是两本装修方面的书,和几本……都市言情小说?

乔蓁蓁看着过分小清新的封面,缓缓睁大了眼睛:“小八,我是出现错觉了吗?池深竟然也会看这类小说?”

“宿主,你没出现幻觉,这几本书上有明显的翻阅痕迹,应该是经常打开看的。”小八尽责回答。

乔蓁蓁咽了下口水,还是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玄幻。她把手里的言情小说放下,又去看装修的书,发现里面夹了很多纸片,上面有许多随手设计,部分设计图跟她所在的这间房子很像,而旁边所留的注脚,明显是池深的笔迹。

所以……这间房子是他亲自设计的?

乔蓁蓁皱了皱眉。

言情小说,装修设计,如果只是出现一个,她或许只会感慨几年没见,池深变了很多,可这两个同时出现,她却只觉得奇怪,还有一种别扭的陌生感。

……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兴趣爱好会发生变化,她是可以理解的,但每个人的爱好,都跟性格和经历有一定关系,像空中楼阁一样突然跳出来就有点古怪了。

“宿主,有什么问题吗?”小八好奇。

乔蓁蓁将几本书放回原位,按下了心里奇怪的感觉:“没事。”

说完,她就转身回床上了。

“不看书了?”小八问。

乔蓁蓁闭上眼睛:“嗯,没心情。”

她这么一说,小八就没有再追问了。

乔蓁蓁安静地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闪过重逢之后、池深和自己在一起的画面。大约是想得多了,她做了一个关于池深的梦。

梦里的池深还是十八岁少年的模样,清冷漆黑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情绪,只是静静地盯着她看。她被看得莫名恐慌,小心地叫了他一声,他低头与她对视,许久清瘦苍白的脸突然扭曲,很快变成了重逢后的模样,然后对着她扬起唇角。

下一秒,他黑色的瞳孔里直接流出血泪,吓得乔蓁蓁猛然惊醒。

“唔……”

睁开眼睛半天,她的呼吸都还是急促的,缓了很久的神才冷静下来,再看手机上的时间,早上八点。

她眨了眨眼睛,起床简单收拾一下就出去了,走到客厅的时候,就闻到了早饭的香味,池深平静地坐在餐桌前,看到她出现后开口:“过来吃饭。”

乔蓁蓁刚梦见过诡异的他,醒来再对上他的视线,心情突然有些奇怪。

她咳了一声,到他对面坐下,池深给她盛了碗粥。

“谢谢。”她低头没敢看他。

池深顿了一下,继续吃饭。

两个人安静地吃东西,早饭快结束的时候,乔蓁蓁瞄了他一眼,有些尴尬地开口:“那个……我昨天有点睡不着,就想拿两本书看。”

池深垂着眼眸吃粥:“书架上那些很无聊,我办公桌上倒是有几本小说,你应该会喜欢。”

听到他主动提起,乔蓁蓁立刻道:“我看到了,但是没翻开看……我记得你以前不看小说啊,怎么突然就看了?”

“不喜欢,但是心理医生告诉我,多看这些书籍,有助于我的病情,所以就时常会看一看。”池深回答。

一听是心理医生安排的,乔蓁蓁顿时恍然:“这样啊,我说你怎么会突然有这个兴趣爱好。”

“把鸡蛋吃了,我们该走了。”池深看了眼她手里的鸡蛋。

乔蓁蓁急忙答应,两口把鸡蛋吃完就跟着他下楼了。

因为池深在,乔蓁蓁就省去了叫车的环节,一下楼就直接坐上了副驾驶。

“去后面。”池深蹙眉。

乔蓁蓁快速扣上安全带:“已经坐好了。”

池深无声地看着她,她只当什么都不知。半晌,池深到底还是妥协了。

大概是不满她坐副驾驶,他开车比平时慢了很多,但好在路上畅通无阻,等到了工作室楼下时,比平时还早了十分钟,然而池深却注定要迟到了。

“你路上慢点。”

“晚上我来接你。”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池深顿了一下:“可以吗?”

乔蓁蓁和他对视片刻,突然笑了:“嗯。”

池深也扬了扬唇,安静地看着她。

气氛似乎突然黏稠起来。乔蓁蓁起初只是和他普通的对视,可当发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唇上时,呼吸突然有些不稳,一只手也无意识地攥紧了裙角。

“可以吗?”他声音沙哑,又问了第二遍,但是问的内容却不一样。

乔蓁蓁有些紧张:“会不会太快了?”不是昨天晚上才在一起吗?

池深顿了顿,薄唇抿了起来:“抱歉。”

他道歉的样子,和十八岁时一样,剥去了成熟男人进退有度的外衣,露出了里面的小心翼翼。乔蓁蓁看得心动,打开安全带倾身过去,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池深怔怔抬头,茫然的模样更有当初的感觉。乔蓁蓁本来还在害羞,但看到他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池深眼神倏然暗了下来,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脑勺朝自己压来,乔蓁蓁还未做好准备,便已经迎上了一个充满侵略性的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