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 9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深和乔蓁蓁聊了一会儿, 直到手机响起闹钟,他才回过神来,强忍住继续闲聊的心, 给乔蓁蓁回复一句:我该工作了。

乔蓁蓁几乎秒回:好的。

池深盯着这两个字看了将近五分钟,才克制地放下手机,尽可能做些别的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总是想着乔蓁蓁。

秘书进来时,就看到他正在擦桌子, 于是急忙过来帮忙:“池总您请坐, 这个我来就好。”

“不用。”池深拒绝。

秘书闻言只好停下脚步,有些无所适从地看着他, 视线尽可能躲开他脖子上的抓痕。

池深抬头看他一眼:“什么事?”

“李畅先生来了,就在楼下等您。”秘书还在努力忽略他的脖子。

池深眼神瞬间冷了:“跟他说我没空。”

“已经说了, 可他就是不走,”秘书有些无奈, “池董和李老先生关系很好,如果让保安请他出去,恐怕会闹得两家脸上无光, 所以我来问一下池总, 该怎么处理。”

池深面无表情:“他愿意等,就让他等着吧。”

“好的。”秘书点头答应,然后转身往外走, 只是快走到门口时又忍不住停下,“池总,您的脖子……”

“蓁蓁抓的。”池深回答。

秘书无言三秒:“……我不是问您谁抓的,只是想提醒一下您,如果需要的话, 我那里有创可贴。”

“不用。”池深第三次说这两个字,只是这次表情明显和缓。

秘书秒懂他的意思,然后果断离开了。

从办公室出来了,秘书室的一群人就围了上来。

“池总脖子上是指甲划的吧?你刚才都进办公室了别说自己没看到啊。”

“快跟我们说说,我们保证不乱传消息。”

“池总是不是有女朋友了?算了,问你你也不会有实话,我还是不问了……”

秘书听着他们叽叽喳喳,忍不住笑了一声:“对,池总交女朋友了。”

他清浅的一句话,引来一众惊呼。

一片惊讶声中,突然传出一声质疑:“不对啊,你怎么突然这么大方,连池总这么大的秘密都愿意分享,不会是胡说的吧?”

“不是我大方,而是这件事不是秘密,”秘书斜了质疑的人一眼,“池总并不打算隐瞒。”

听到他这么说,众人的八卦之心更加旺盛。

“天呐,池总竟然不打算瞒着,这是要定下来了吗?”

“是哪家的千金,竟然让池总这么死心塌地,我真想开开眼。”

“不一定是千金吧,说不定是灰姑娘,一般这种剧情里,王子都喜欢找灰姑娘。”

“灰姑娘也是伯爵的女儿吧?”

眼看着话题要歪,秘书无奈地叹了声气,刚要出声制止他们,就有人惊呼一声:“池总!”

“这么大惊小怪……池总!”

一群人齐刷刷地看向门口,吓得表情都扭曲了。

池深沉默地把他们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才淡淡开口:“是乔蓁蓁,蓁语工作室的老板,你们之前见过。”

众人:“!!!”

池深说完,就转身回了办公室,从柜子里拿出一本小说开始看。

秘书室里,秘书擦了把汗,无语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聊八卦之前为什么不关门?”

“忘了……”刚来不到半年的小助理一脸懵,“刚才池总来干嘛了?特意给我们介绍他女朋友的身份?”

“好像是这样。”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同时抽了一口气。

秘书看了他们一眼,低着头给池深发消息道歉,得来他没有生气的反馈后,才放心地放下手机。

“下次别来我工位聊这些了。”他没好气道。

其他人闻言赶紧散开,然而今天工作不忙,他们即便是坐下了也没找事做,而是打开了聊天群。

每个人在公司都会有几个关系还算不错的朋友,而这些朋友还有另外的朋友,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等到晚上下班时,整个池氏都知道池总的女朋友是蓁语的老板了。

只是八卦归八卦,却没人敢闹到池深面前去,所以池深始终都是清净的,等到下班时间一到,就立刻拿了东西离开。

“您慢走。”秘书出门送他。

池深微微颔首,当着他的面进了电梯,按了楼层后一抬头,看到秘书还站在原地。他顿了一下:“再见。”

“……再见。”秘书挤出一点微笑,等他离开后表情瞬间惊恐——

恋爱让人变化这么大吗?池总竟然会主动跟他道别了!

秘书还在震惊时,池深已经到了负一层,找到车后正要上车,旁边的车突然降下了车窗:“敬辰,我可算等到你了。”

池深听到熟悉的声音,眉眼顿时冷淡许多:“我叫池深。”

“不好意思,我又忘了,”李畅一脸不好意思地从车上下来,“对不住啊,小时候叫这个名字叫习惯了,我就总忘了你的新名字。”

池深淡漠地看他一眼,便伸手去拉车门。李畅眼疾手快地按住车门,嘿嘿一笑道:“别这么着急啊,咱哥俩都好久没见了,要不聊聊?”

“我跟你没什么可聊的。”池深看向他。

李畅的脸色变了几变,最后干巴巴地笑了一声:“别啊池深,就算我们俩现在关系没以前好了,可我们爷爷之间还是很铁的,咱俩完全没必要把关系闹得这么僵。”

他说完,深吸一口气,也不看池深的脸色便继续道,“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至于找人三天两头查我那酒吧吗?你可别不承认是你干的,我李家在s市也是有头有脸的,知道是谁指使的还是不难的。”

池深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不知道怎么得罪的?”

李畅笑了一声:“得,我承认,那天偷拍乔蓁蓁是我不对,可你不去找乔蓁蓁算账,整天找我麻烦算怎么回事啊?”

“因为你诬陷她,”池深眼底一片冷意,“照片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李畅对上他的视线,心里竟然生出一分怯意。他张了张嘴,干笑:“能是怎么回事,我当时在现场,不比你看得清……”

话没说完,就看到池深的表情更加阴郁,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透着一分诡异。他蓦地就怂了:“行行行,我承认我是找角度了,我知道错了,照片我早就删了,要是你愿意,我也能去跟她道歉,总之让我做什么都行,你别搞我酒吧了行吗?”

他自认已经把姿态摆得极低,也给足了池深台阶,现在只需要池深从台阶上下来就行了。然而他说完之后,一不小心就看到了池深扬起的唇角。

“早干嘛去了?”他讥诮地问。

说完,池深便扯开了他按着车门的手,直接上车后往外开。

李畅盯着缓缓往外走的车看了半天,回过神时车已经从车位出来,他当即追了两步,没追上就开始破口大骂:“池深我艹你大爷!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刚过几天豪门日子就飘上天了是吧?!”

他的声音尖利,响彻空旷的停车场,然而汽车并未停留,反而越走越远。

李畅怒极,跳着脚泼妇一样骂:“乔蓁蓁那种货色,也就你这种没出息的乡下人才这么舔,妈的都是一个鸡窝里出来的,真以为她是……”

话没说完,前方的车突然急倒,尾灯也刺得他眼睛下意识一眯。

李畅心头一跳,意识到什么后急速后退,然而因为太慌张,后退的时候不小心摔在了地上,眼看着车尾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加速朝着他的方向撞来,他顿时绝望地闭上眼睛。

下一秒,车胎划过地面的尖利声音在耳边响起,李畅一个哆嗦,差点尿出来。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他颤颤巍巍睁开眼睛,就看到车尾停在了距离他的脸还有半米的地方,而本该在车上的人,现在却出现在他面前。

“你可能不知道,”池深缓缓开口,“我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就算撞死你,可能都不需要坐牢。”

李畅咽了下口水,愣是没敢反驳。

“再有下次,车轮就碾过去了。”池深面无表情地说完,转身上了车。

李畅脑子还是懵的,许久才回过神来:“池深……你大爷的。”声音发颤,再没有先前的嚣张。

池深面无表情地开车往另一座写字楼走,在红绿灯路口停下时,乔蓁蓁的短信发了过来:办公室这些人闹着要你请吃饭呢,等一下你先别急着过来,我等他们都走了,再去找你。

池深的唇角微微扬起,看了眼还早的红绿灯,低头给她回复:乔蓁蓁同学,我现在是池氏的总裁,不是当初饭都吃不起的穷学生。

乔蓁蓁看到这条消息时,突然笑了起来:是是是,你最厉害了,但他们很缠人的。

池深只回了两个字:等我。

乔蓁蓁叹了声气,抬头看向外面探头探脑的一群人:“等着吧,池深这就过来了。”

外面的人顿时欢呼一声,赶紧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实习生看到一群老员工关电脑,一时间有点不适应:“我们现在就走吗?可我还有两分钟左右的片子要剪。”

“朋友,完成工作的机会一大把,但是能让池氏总裁请客的机会,你这辈子都只有一次了,足够当成你一辈子的履历炫耀,你确定轻易放弃?”一个员工问。

实习生想了一下,果断去关电脑了。

一行人收拾完,池深也到楼下了,于是乔蓁蓁带着他们直接杀下楼。

真见到池深,刚才还咋咋呼呼的一群人瞬间老实下来,连打招呼都毕恭毕敬。乔蓁蓁看得好笑,忍不住提醒一句:“他不是你们老板,你们没必要这么紧张。”

“真要是我们老板,我们也就不紧张了。”小李干笑。

乔蓁蓁斜她一眼:“你刚才不是说要池总请你吃最贵的餐厅吗?”

“我我我……”小李在吃最贵的餐厅和讨好池总之间犹豫半天,最后艰难做出选择,“最贵的餐厅是一定要吃的。”

乔蓁蓁:“……”倒是执着。

池深扬唇:“可以。”

小李立刻高兴了,带头鼓掌之后小心翼翼开口:“真的很贵的,我们有十个人,池总你确定ok吗?”

“要吃什么?”池深问。

小李立刻看向身后的老伙计,老伙计掏出手机打开页面:“这个自助餐,五百一位。”

加上池深就五千多了,真的不便宜。

乔蓁蓁冷笑一声:“你们还真好意思。”

“但凡您男朋友不是池总,我们就不好意思开这口了。”小李腆着脸道。

池深看她一眼:“没有这种可能。”

“呦吼……”

其他人一阵怪笑,笑得乔蓁蓁脸颊有些发热。

“这家的海胆不新鲜,换一家吧。”池深提议。

其他人互相看一眼,虽然很想吃这一家,但池深都这么说了,也都不好意思拒绝,最后还是小李为难地问:“换哪家啊?”

“这家旁边不是还有一家自助?”池深问。

小李眨了眨眼睛:“您说的那家……是两千一位的吧?”

“我不太记价格,应该是比你们找的好一点。”池深回答。

小李一秒羞涩:“那多不好意思?”

“所以不吃了?”乔蓁蓁冷静地问。

“吃!”

乔蓁蓁斜她一眼,半个小时后,一行人出现在自助餐厅的包间里。

“我还是第一次吃这么贵的自助,很值得拍照留念。”

“我也要我也要。”

一群人咋咋呼呼,乔蓁蓁不好意思地看向池深:“我们工作室的人都很外向,你别介意啊。”

“没什么,挺好的。”池深说着,在桌子下面握住了她的手。

乔蓁蓁愣了一下,也默默跟他十指相扣。

这家自助餐是点单之后由服务员送进来,不需要自己去挑选的,几个人点了东西后,很快桌子上就摆得满满当当。

“大家加油,一定要帮池总吃回本。”一个老员工招呼。

小李轻嗤一声:“不懂规矩了吧,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要做的,是敬池总一杯。”

她的话立刻引起大部分人的响应,乔蓁蓁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就给池深倒了满满一杯红酒。

“祝池总和老大白头偕老!”小李笑嘻嘻道。

乔蓁蓁无奈地叹了声气:“池深不能喝……”

话音未落,池深就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乔蓁蓁:“……你不是酒量很差吗?”

池深眼眸微动:“嗯,但这杯要喝。”

乔蓁蓁:“……”你是喝了,她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来晚了,今天去姥姥家了呜呜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