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 10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睁睁看着池深一杯酒灌下去, 乔蓁蓁头都要大了,只能一刻不停地盯着他,小李注意到她的样子, 忍不住嘿嘿一笑:“老大,我们知道池总很帅,但你也不用一直盯着他看吧?”

“你懂个屁,”乔蓁蓁斜了她一眼,扭头看向池深, “你还好吗?”

池深:“还好。”

“确定?”乔蓁蓁蹙眉, “不要强撑。”

池深扭头看向她,清楚地看到她眼底的担忧。他眼眸微动, 又一次在桌下握住了她的手:“我这几年在国外,也喝过酒。”

言外之意, 是他现在酒量比以前好多了,然而乔蓁蓁看着他渐渐泛红的耳朵, 对他这句话表示由衷的怀疑。

不过她也没有反驳,只是压低声音道:“不准再喝了。”

“嗯。”

乔蓁蓁说完他,又去威胁其他人:“不准再敬他酒了, 否则这顿饭就aa。”

“老大你太残忍了!”小李抗议, 然而乔蓁蓁一个眼刀飞过去,她顿时不敢吱声了。

池深看着她维护自己的样子,唇角浮起一点笑意。

就算没有乔蓁蓁的威胁, 众人也没有胆子向池深敬第二杯酒了。虽然他现在是乔蓁蓁的男朋友,目前表现也算很平易近人,可众人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彼此之间的鸿沟,也就小李个没心没肺的,敢什么玩笑都开, 其他人多少有些拘束。

好在这种拘束随着几杯酒下肚,就逐渐消失了,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乔蓁蓁懒得管他们,只是专注地盯着池深:“怎么样,意识还清醒吗?”

“你在怕什么?”池深有些好笑。

乔蓁蓁横他一眼:“你说我怕什么。”万一像十几岁时一样,非要跟着她去女厕所,她上哪说理去。

然而她想的是上厕所的事,池深却想到了别的地方,静了许久后开口:“没事,我可以睡地上。”

乔蓁蓁愣了一下,等他继续吃饭时,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他说的是那时喝醉后,在她床边地毯上睡了一夜的事。

他可真是……乔蓁蓁有些好笑,耳根也开始泛热。

池深平静地给她夹了块三文鱼,乔蓁蓁瞄了他一眼,默默吃掉了。

小李看到两个人和谐相处的画面,不由得嘿嘿一笑,接着继续跟其他人拼酒。

两千一位的自助餐厅,所提供的餐酒也是不错的品质,明天又是周末不上班,一群人喝着喝着就有些失控,连乔蓁蓁都被灌了好些酒,池深反而成了一群人里最清醒的那个。

“老大,再来一杯!”小李晕晕乎乎地举杯。

乔蓁蓁叹了声气:“等着,我先去趟洗手间。”

她话音未落,池深也跟着站了起来,乔蓁蓁失笑:“放心,我没醉。”

池深蹙了蹙眉,但看到她还算清醒,就慢慢坐了下去。

乔蓁蓁看他没有跟着,这才松一口气,去了洗手间之后,转头去了前台结账。

她出去一会儿的功夫,小李就把她先前的警告给忘了,拎着一瓶果酒走到池深面前,腆着脸坐在了她的位置上:“池总。”

池深抬头看向她。

小李和他对视的瞬间,本能地怂了怂,但好在有酒精仗胆,到底没有逃走:“池总,你可要对我家老大好一点,她特别……不容易。”

池深眼眸微动:“怎么不容易?”

“我从她创业开始就跟着她了,她从来没找过男朋友。”小李一本正经地说。

池深:“……这就是不容易?”

“对啊,都好几年了,都没找,说明什么,说明她是个眼光很高的人,”小李说完,看了眼池深的脸,更改了前一句话,“她是个眼光高到变态的人,这样的人找到喜欢的人特别不容易,你得珍惜她的喜欢。”

她说话颠三倒四,池深却扬起了唇角:“嗯,我知道了。”

“池总,我敬你一杯。”小李说完,又一次举起杯子。

池深看她一眼,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两个人碰了一下,小李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突然激动:“妈呀,我竟然跟池氏的太子爷一起喝酒了,我真是出息了!”

池深:“……”

小李声音太高,引来其他酒鬼的注意,于是大家一窝蜂地跑了过来,排着队要敬酒。

池深平时最不喜欢应酬喝酒,可今天看着眼前这些人,却难得不觉得反感,反而有种莫名的愉悦感,于是也就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乔蓁蓁结完账进来时,就看到池深在挨个喝,顿时一阵恼火,喝大了的小李一看到她,顿时一脸惊恐:“不好,母老虎来了!”

乔蓁蓁:“……”真是喝多了。

她认命地叹了声气,走到池深面前问:“还好吗?”

池深抬眸看向她,漆黑的眼眸没有半点情绪。

乔蓁蓁试探地在他面前挥挥手,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指,然后攥在手里便不松开了。

“……醉了?”乔蓁蓁小心翼翼地问。

池深看着她担心的眼神,嘴唇动了动后,突然不想说话了。

乔蓁蓁无奈,找了代驾把一行人挨个送回家后,才带着池深回家。

代驾在前面开车,乔蓁蓁和池深并排坐在后排,两只手始终牵着,一直到家里池深都没有松开的意思。

乔蓁蓁尝试挣脱,却被他抓得越来越紧,只好开口提醒:“池深,放开我吧,你该休息了。”

池深静静地看着她,许久突然俯身,在她唇边吻了吻。

有点酒味,但意外的不难闻。乔蓁蓁顿了一下,嗔怪地看他一眼,就将手从他掌心挣脱出来,推着他进了房间。

“赶紧洗漱睡觉。”她说。

池深走进浴室,一扭头看到她还站在门口,像盯小孩一样盯着自己,无言片刻后开口:“我没醉。”

“骗谁呢?”乔蓁蓁反问。

池深见她不信,只好当着她的面洗漱。乔蓁蓁看着他洗完脸,这才转身回房。

回到房间后,她冲了个澡就躺下了,盯着天花板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她跟池深又在一起了。

她昨天才跟池深又在一起,到现在可能也就24小时。明明那么短的时间,为什么她却有种从来没有分开过的感觉,还是成年人的感情发展就是这么快?

她好笑地翻个身,却毫无睡意。

半晌,她还是不放心池深一个人,于是披上外套去了他房间。刚一推开门进去,就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愣了一下,意识到他在洗澡后就赶紧转身走,不料浴室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她吓了一跳,想也不想地冲了进去。

“池深你没事……吧?”

花洒下,池深安静地站着,水流顺着脸颊一路往下走,沿着腰上的沟壑落在地上,旁边地上是被他不小心摔碎的沐浴乳。

两个人对视的瞬间,乔蓁蓁整个人都懵了。

“你还要看多久?”一片水声中,他淡定地问。

乔蓁蓁下意识低头,看清他的身体后脸刷地红了,惊慌失措地连连后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别走,”池深说着,关了花洒,连最后一点水声也没了,“瓶子是玻璃的,我现在动不了,你帮我一下。”

乔蓁蓁这才看到他是赤着脚洗澡,脚上已经有瓶子溅出的细碎伤口了。

她连忙答应,找来扫把就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尽可能忽略他小腹以下的地方:“你、你别动啊,我先把瓶子清了。”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乔蓁蓁没仔细看,就开始紧张地扫瓶子碎片,因为和他离得太近,时不时都会碰到他的身体,于是本就红着的脸更加红了。

她艰难把瓶子扫完,要丢尽垃圾桶的时候,池深的声音幽幽响起:“你有没有想过,我要的帮忙,是直接给我递双拖鞋。”

乔蓁蓁:“?”

“或者你扫瓶子之前,可以先给我一条浴巾。”池深的声音带着笑意。

乔蓁蓁:“……”

“好看吗?”池深放出最后一根稻草。

乔蓁蓁这只骆驼惊恐地看向他:“你你你胡说什么,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什么样?”池深抬脚朝她走去。

乔蓁蓁惊呼一声:“小心脚!”说完看到他面色没变,这才松一口气。

正当她暗自庆幸打扫得足够干净时,她的下巴突然被抬起,对上了池深幽暗的眼神。

“乔蓁蓁,你知道半夜闯进一个男人的浴室,代表什么吗?”他哑声问。

乔蓁蓁怔怔看着他,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

正当她要说些什么时,池深又一次吻了上来。

不同于早上凶狠的吻,也不同于刚才的蜻蜓点水,这个吻中的克制与隐忍含量太多,多到让她仿佛回到了第一次真正接吻时,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小心翼翼。

乔蓁蓁呼吸微沉,下意识去抓他的衣领,然而当手伸过去时,才发现他什么都没穿。她猛然睁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所措。

池深轻笑一声,喉间溢出轻松的愉悦。

他抬手将乔蓁蓁身后架子上的浴巾抓过来,在她看得更仔细之前围住了腰。

乔蓁蓁咽了下口水,害羞得不敢看他:“你酒量真的变好了,这么快就清醒了。”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池深打趣。

乔蓁蓁瞄了他一眼,又飞速低头。

池深揉揉她的头发:“出去吧。”

“……嗯。”乔蓁蓁应了一声,低着头飞快跑开,快跑到门口的时候,发现他还没出来,于是又担心地折回去,“你还没洗完吗?”

池深抬头看向她,表情意味不明:“洗完了,但是还有事要做。”

“什么事啊?”乔蓁蓁好奇。

池深沉默,两人四目相对,乔蓁蓁秒懂,于是又闹了个大红脸:“懂、懂了……”说完,吓得转身就跑。

池深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斟酌半天后确定她不是真的恐惧,唇角微微扬了起来。

看来进度是可以加快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