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第 10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池深卧室仓皇逃离的乔蓁蓁, 一回屋就把自己闷进了被子里,好半天才从里面钻出来,红着脸盯着天花板, 迎新新一天的失眠。

她睡不着的时候,远在十几公里之外的李家,也有人无法入睡。

在通过以前的同事知道池深和乔蓁蓁的事后,李晴媛把屋里能砸的都砸了,她咬着牙, 愤恨地在一片狼藉中给池深发消息:你和乔蓁蓁又交往了?

没人回复, 她气得手都开始哆嗦,打字的速度也快了起来:池深你是不是有病, 我天天跟着你你连看我一眼都不看,结果现在又回去吃回头草, 你不知道她是什么东西吗?我上次给你发的照片你是瞎了才没看到吗?

还是没人回,她深吸一口气, 终于忍不住给他打了视频通话,然而没有打通,发给他的对话框还变成了红色感叹号。

“池、深!”李晴媛彻底崩溃, 直接把手机摔了出去。手机砸在门上, 发出一道剧烈的响声。

她死死盯着四分五裂的手机,眼泪不断往下掉。一连哭了半个小时,眼睛都肿了, 心情总算好了一点。她缓了缓神,板着脸从屋里出去,结果刚走到客厅,就跟黑着脸的李畅碰上了。

“哟,眼睛都肿了, 这是谁招惹大小姐了?”李畅扬唇。

李晴媛冷着脸看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往厨房走。

李畅却跟了过去:“没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你聋了?”

“我现在心情不好,你最好别来烦我。”李晴媛厌恶地看他一眼。

李畅冷嗤:“你最近真是越来越没有礼貌了。”

李晴媛白他一眼,接着注意到他衣服上全是灰尘,顿了顿后扬眉:“你今天不是去找池深了,怎么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

她一问,李畅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关你什么事?!”

“反应这么大,不会是被池深教训了吧?”李晴媛看笑话。

李畅冷笑一声:“看你这得意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已经是他女朋友了。”

他在池氏没有熟人,也不知道池深已经谈恋爱的事,这么说也只是为了气气她,结果这句话落正戳李晴媛的死穴,她顿时把手里的玻璃杯摔了:“李畅你他妈别太过分!”

“你有病啊!”李畅眉头一皱,随即意识到什么,“不对,以前又不是没这么说过,也没见你多大反应,是池深惹你了?”

“对,他惹我了,”李晴媛眼圈又红了,“他跟那个乔蓁蓁又在一起了!”

李畅愣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

“我哪知道!”李晴媛重新拿了个杯子喝水。

李畅笑了:“池深就因为我拍了一张她的照片,现在要跟我整个酒吧过不去,这么重视她,在一起也挺正常的。”

李晴媛现在最讨厌听到的就是这些,闻言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李畅若有所思地开口:“我记得那个乔蓁蓁现在是做短视频工作室的吧?”

李晴媛停下脚步,皱着眉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他们俩到底感情有多好,”李畅舔了一下牙齿,眼底一片阴沉,“不如哥帮你试探一下,看你还有没有机会?”

李晴媛冷笑一声:“随便你,反正池深跟我也没关系了。”

说完,她扭头回屋了。

李畅在厨房门口站了片刻,最后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一夜无话,翌日就是周末。

平时周末不上班的时候,乔蓁蓁能睡到中午十二点还不起,然而这个周末却不行,因为她又要来考驾照了。

“……我要是考不过怎么办?”去的路上,她还在紧张。

池深一脸淡定:“有五次机会。”

“五次都用上也太丢人了。”乔蓁蓁小声嘟囔一句。

池深趁红灯的时候看她一眼:“我可以一直接送你。”

“有点麻烦。”乔蓁蓁叹气。

池深想了一下:“买驾照是犯法的。”

乔蓁蓁:“?”

“所以我帮不了你。”池深说完,绿灯亮了,他直接往前开。

乔蓁蓁无言许久,哭笑不得地开口:“谁让你给我买驾照了!”

被他无厘头地打断一下,她的紧张感稍微减轻了些,跟着他一路无话到了驾校。

“我走了,祝我好运吧。”乔蓁蓁说完深吸一口气,一脸凝重地去开车门,然而手刚放到车门上,另一只手就被池深攥住了。

她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回头。

“要幸运之吻吗?”池深问。

乔蓁蓁失笑:“……这个词好土。”

“我刚学的词。”池深扬唇。

乔蓁蓁盯着他看了半晌,最后倾身上前吻在了他的唇上,池深垂下眼眸,将她的腰按向自己,安静地加深了这个吻。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都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学生,明明接吻的次数不算多,但还是能举一反三,快速找到她喜欢的方式。乔蓁蓁不受控制地沉沦,等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又一次坐在了他的腿上,两只手也搭在他的肩膀上。

原本还算宽敞的驾驶座,她一出现就变得拥挤了,挤到她的后腰紧紧贴着方向盘,稍微一动就被咯得发疼。

“……口红蹭上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伸手去擦池深的唇,却越擦越红。

池深眼神幽深地盯着她,许久才缓缓开口:“没事,你的也花了。”

乔蓁蓁嗔怪地看他一眼:“所以你干嘛还要……”剩下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要什么?”池深放松地倚在座椅上,从下往上仰视坐在自己腿上的她。

乔蓁蓁被他看得莫名脸热,低着头挣扎着去了副驾驶,打开随身携带的小镜子一看,口红果然花了。

她叹了声气,补好妆才敢下车,刚走出一段路,身后便传来车窗落下的声响,接着是池深的声音:“放轻松,你可以的。”

乔蓁蓁偷笑一声,没有回头地往驾校跑去。

池深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这才重新关上车窗,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乔蓁蓁从考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一钻进车里就问:“猜猜我考过了没?”

“去哪庆祝?”池深问。

乔蓁蓁扬眉:“对我这么有信心?”

池深扬唇。

乔蓁蓁心情不错,带他去吃了自己平时喜欢的私房菜。

两个人吃完饭就继续约会了,一直到晚上才回家。快到家时,池深的手机响了,乔蓁蓁无意间扫了一眼,是池成打来的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遍就结束了,池深没有立刻打回去,而是先把车停进车库,和乔蓁蓁一起上了楼,才把电话回过去:“爷爷。”

“你跟蓁蓁又在一起了?”池成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虽然声音不大,但因为乔蓁蓁和池深离得很近,还是清楚地听到了。她莫名有些紧张,故作无事地低头玩手机,实际上耳朵已经支棱起来了。

池深顿了一下:“嗯。”

“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没听你提起过?”池成心情复杂。

池深垂着眼眸:“刚在一起,想过段时间再跟您说。”

“那你和她在一起,是……因为重新喜欢上她了,还是因为一直心里想着她啊?”池成有些忐忑。他一直都很喜欢乔蓁蓁,也希望有一天她能成为自己的孙媳,但前提是池深是正常和她交往,而不是因为病情。

虽然池深现在已经痊愈,可他总是提心吊胆,害怕会噩梦重演。

面对他的质疑,池深静了静后回答:“是重新喜欢的。”

乔蓁蓁刷手机的手指一停,刻意忽略了心里的难过。

池成听到他的回答松一口气:“那就好,等我回去,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我好久没见她了。”

“还是再过段时间吧,等我们感情更稳固了。”池深拒绝,又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乔蓁蓁看他一眼,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是我爷爷打来的。”池深主动说。

乔蓁蓁勉强笑笑:“嗯,我听到了。”

池深握住她的手:“等你准备好了,我就带你去见他。”

乔蓁蓁扬了扬唇角,想问不去见池成的原因,是等她准备好,还是想等他自己准备好?可这句话挺没意思的,毕竟他都说了,等感情更稳固了再去。

在他心里,他们其实还在不稳定阶段。乔蓁蓁静了片刻,尽可能克制自己的低落:“我有点累了,先睡了啊。”

池深顿了顿:“现在?”

“嗯……”乔蓁蓁应了一声,就直接进屋了。

回到房间后,她脸上的笑意突然淡了下来,倚着房门站了许久,才脱力一般道床上躺下。

“小八,把好感系统打开吧。”她说。

小八愣了一下:“现在?还有两天就到一个月了。”

“我想现在就看。”乔蓁蓁语气坚定。

她都这样说了,小八只好答应。

乔蓁蓁闭上眼睛,静了片刻后脑海里蹦出了一个总数字——

【好感+1487,现存2322】

“怎么会这么少……”小八惊呼完,意识到说错话后立刻改口,“比上个月要多出五个点,算是增加了。”

“上个月工作室发的是库存视频,少也正常,”乔蓁蓁语气冷静,“你能帮我看看,这里面有多少是来自池深吗?”

小八愣了愣:“数据太杂乱,可能没办法查到。”

“没事,慢慢来,就查新增的这些。”乔蓁蓁回答。池深刚才的一通电话,打破了她自以为是的认知,她现在心里很恐慌,总想找点别的方式,证明自己在他心里不止是一段还没稳固的新恋情。

好感度无疑是最直观的。

小八见她毫不动摇,于是只能答应。

因为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琐碎数据,每个001背后都可能是一个单独的身份,所以排查起来需要很长时间。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小八才有气无力地开口:“没有。”

乔蓁蓁愣了一下:“没有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有,他对宿主没有产生好感,一点都没有。”小八怯怯回答。

乔蓁蓁沉默许久,干笑:“弄错了吧,是不是系统运行太久,出现失误了?”

“系统一切正常,一般也不会出现失误,”小八说完停顿一下,“当然,偶尔也会有超出一般的情况,小八可以再排查一遍。”

“不用了,”乔蓁蓁闭上眼睛,“你先关机休息吧,我也需要休息一会儿。”

“好的。”小八听话地答应,很快就关机自闭去了。

乔蓁蓁脑海变得空空荡荡,她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思考小八刚才说的那些话。

它说没有。

池深从重逢到现在,对她一点好感都没有产生。这个事实打击得她头脑发懵,她忍不住想这两天的亲密相处,突然觉得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如果池深像她一样在享受这段感情,怎么可能连接吻都没有产生好感?

具体的事她不敢再细想,从行李箱里翻出两片褪黑素吃下,强迫自己入睡。

一门之隔的客厅里,池深安静地等她起床吃饭,然而等到饭都凉了,书房依然静悄悄的。

半晌,他起身去开门,推开之后就看到她不太安稳的睡颜。

池深盯着她看了许久,最后走进屋里,俯身将她抱住。

乔蓁蓁蹙了蹙眉,隐约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她试图睁开眼睛,然而抵不过药物的作用,还是沉沉地睡了。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饭菜的香味从门缝钻进来,勾得她一整天没吃东西的肚子咕咕叫。

乔蓁蓁缓了缓身,简单洗漱后就出去了。

客厅没人。

她顿了一下,沿着香味往前走,很快走到了厨房门口,就看到池深一身休闲服,穿着围裙正在做饭。

她出现后,池深若有所觉地回头,和她对视后有些无奈地开口:“昨天是不是熬夜了?”

乔蓁蓁定定看着他,许久才勉强笑笑:“嗯,早上才睡。”

“饿坏了吧,先去客厅吃点零食,饭马上就好,”池深叮嘱,“冰箱里有酸奶,你可以拿一个,但是得等到饭后吃,会有点凉。”

乔蓁蓁听着他的叮嘱,半晌点了点头:“好。”

或许是她的声音太低落,池深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就继续忙晚饭去了。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吃完饭,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池深握着她的手,垂着眼眸有一下没一下地玩她的手指。

乔蓁蓁心不在焉,在脑海问已经开机的小八:“你看他明明就很喜欢我,为什么一点好感都没有?”

“……难道是高中时期拿完了?”小八说话底气不太足,因为它清楚的知道,正常情况下,恋人之间或多或少都会产生好感,不可能这么久了一点都没有。

乔蓁蓁显然也不相信它的说辞,静了静后问:“你说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会对另一个人全无好感?”

“一般来说,陌生人和仇人,但他显然都不是。”他眉眼间不经历流露的在乎,不可能是假的。

“想什么呢?”池深突然开口。

乔蓁蓁恍然,抬头看向他:“没、没想什么啊。”

池深盯着她闪躲的眼睛看了半晌,突然低头去吻她的唇,乔蓁蓁下意识躲了一下,回过神后立刻停下,主动攀上了他的脖子。

她的后退十分不明显,但还是没躲过池深的眼睛。他垂下眼眸,若无其事地和她交换一个绵长的吻。

作者有话要说:  池深的秘密要被发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