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 10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吻结束, 相顾无言。

半晌,乔蓁蓁清了一下嗓子:“明天是池氏这一期的视频播出,我可能要开始加班了, 以后就自己回来吧,你别接我了。”

“没事,我可以等。”池深将她沾在唇上的头发拨开。

乔蓁蓁干笑一声:“还不知道每天要加班多久,哪能让你等着,就这样吧, 以后早上你送我, 晚上我自己坐车回来就好。”

池深盯着她看了片刻:“决定了?”

“……嗯。”乔蓁蓁点头。

池深静了静,答应了。

乔蓁蓁轻呼一口气, 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回房间了。房门关上时,池深的眼神猛然晦暗。

书房中, 小八开口提醒:“宿主,你怎么突然不让他接了?”

“……这是早就做好的决定, 本来打算明天早上再说,但是提前了,”乔蓁蓁还没从0好感度的打击里恢复, 躺平后叹了声气, “我现在心情有点复杂,跟他在一起太久,我怕自己会胡思乱想。”

“可我觉得你独处更容易胡思乱想。”小八委婉道。

乔蓁蓁扯了一下唇角, 没有回应它的话。

一夜相安无事。

翌日一早,乔蓁蓁已经一切如常,从池深的车上下来时,还在他唇角亲了亲。池深下意识想加深这个吻,却被她躲开了。

“要迟到了, ”她随便找了个借口,“我先上去了,你注意安全。”

池深安静地看着她往写字楼跑,许久才开车离开。

乔蓁蓁一路冲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的瞬间,才算松了一口气,想到刚才池深没来得及加深的吻,她心里有些烦闷。

他明明一点好感都没有,为什么还要亲她?

乔蓁蓁叹了声气,还没来得及再思考,小李就抱着合同进来了。

她没有骗池深,周一开始第一期视频播出后,工作室就突然忙了起来。除了第一期的池氏,她还找了两家s市代表性的企业,以及一些创业中的奋斗型网红公司,因为播出时间紧凑,所以分了三组进行,要一遍遍确定选题和内容,还要她亲自跟这些公司沟通,每天都要忙到十一二点。

在这种工作强度下,她也没有精力再跟池深沟通,每天回到家里打个招呼,就直接回屋睡觉,然后到第二天早上一起出发时,才有力气聊两句。

而这种时候,又不是可以详聊感情的好时机。

成年人的世界由各种复杂的事物构成,没有能力像少年时代一样只谈感情,当她的力气耗费在工作上时,她和池深的关系好像也越来越淡了。

乔蓁蓁也想过缓和,可一对上池深冷清的双眼,便没有了主动的兴趣,于是就这么搁置下来,时间一久,她竟然偶尔也会怀疑,自己和池深重新在一起是不是错了。

她不敢再想下去,只能默默调整自己越来越丧的情绪,在她快要控制不住分手的念头时,物业给她打了电话,说是她的房子已经全部修好了。

当听到可以搬回去时,她着实松了口气,当天晚上难得没有加班,还给池深发了消息,让他记得来接自己。

池深看到信息的时候正在开会,看清内容后突然站了起来,正在做报告的人吓得噤声,一脸恐慌地用眼神问旁边人,自己是不是哪里错了。

没等那人想明白,就听到池深淡淡开口:“会议继续,我有事先走。”

说完,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就转身离开了。

会议室里,所有人都一脸莫名,最后还是做报告的人小声问:“池总都走了……真的还要继续吗?”

“没事,你继续,我会把重点记录下来发给池总。”秘书面不改色。

听到他这么说了,其他人也就继续了。

池深从会议室出来,到办公室拿了车钥匙就离开了,等到乔蓁蓁的工作室楼下时,也才下午五点,距离乔蓁蓁的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他安静坐在车里,低着头在手机上处理没完成的工作。

下楼买零食的小李看到熟悉的车后愣了一下,赶紧拍了张照片给乔蓁蓁发过去:老大,这是你家池总的车吗?

乔蓁蓁收到消息后愣了愣,第一时间给池深回了电话。

电话响了一秒就被接通了,听筒里传出池深低沉的声音:“蓁蓁。”

“你已经来了?”乔蓁蓁问。

池深静了一瞬:“嗯,来了。”

“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乔蓁蓁哭笑不得,“稍等,我现在就下去。”

说完就挂了电话,拿上外套就跑了下去。

她到楼下时,池深已经站车外等着了,看到她后招了招手,乔蓁蓁立刻迎了上前:“怎么来这么早?”

“怕堵车,提前来等着。”池深扬唇。

乔蓁蓁笑笑,钻进了副驾驶 。

池深顿了一下,上车之后开口:“其实后座更安全。”

乔蓁蓁愣了愣:“什么?”

“阿姨不是一直让你坐后排?”池深又道。

乔蓁蓁这下总算听明白了:“……你一直让我去后排,是怕副驾驶不安全?”

池深应了一声,启动车辆往前走,走了好一段后意识到她没说话,不由得多看她一眼,只见她怔怔地盯着他看,眼底一片复杂的情绪。

池深握着方向盘的手逐渐发紧,表情却玩笑一般:“怎么,太过了吗?”

他这问题没头没尾,就像他时不时问她发展会不会太快一样,奇怪中透着别扭。但此刻乔蓁蓁没有功夫想其中的别扭,而是在想另一件事——

他明明表现得这么在乎她,为什么一直没有新增好感值?

“蓁蓁?”池深又唤了她一声。

乔蓁蓁回神:“啊……没事,我有点走神。”

池深闻言,便没有再多问。

两个人很快到了餐厅,点过餐后,便没有再说话了。

半晌,乔蓁蓁斟酌着开口:“物业说,我家已经修复得差不多了。”

池深搅拌咖啡的手一停:“这么快。”

“嗯,就是水泡了而已,重新修整还是很快的,”乔蓁蓁干笑一声,“所以这两天我准备搬回去。”

“会不会太急了,要不再开窗通几天风再回?”池深表情不明。

乔蓁蓁微微摇头:“不用了,又不是新房装修。”

池深沉默了,一直到饭菜都上了,他才淡淡开口:“是因为副驾驶吗?”

“什么?”乔蓁蓁这回是真的没听懂。

“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坐副驾驶,”池深盯着她,“你觉得不舒服了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当然不是了。”乔蓁蓁赶紧否认,同时心里那点古怪不受控制地放大。

池深眼神幽深:“那为什么不继续住在我家,我哪里让你不高兴了。”

你真的想让我住在你家吗?乔蓁蓁扯了一下唇角,心里想问的话到底没敢问出来。少年时仗着他明目张胆的喜欢,可以一往无前,现在也会因为他的不确定,变得畏畏缩缩,有什么因就有什么果,她喜欢他一天,就要受他影响一天,根本无法改变。

“你没有让我不高兴,是我想回家住。”乔蓁蓁认真道。她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虽然她偶尔沮丧得想要立刻分手,可每到要分手的关头,她都是舍不得的。

池深盯着她看了许久,没有回应她这句话。

乔蓁蓁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搬,然而要搬走的当天上午,工作室就出事了,她只能暂时放下感情上事,全力投入工作。

她们的探访计划已经播到了第三期,后面两期虽然没有池氏的第一期反响热烈,可反响都还算是不错,本以为后面会顺顺利利,谁知即将播出的这几期,有一半的公司突然要解约,拒绝他们播出有关他们公司的内容。

“怎么办啊老大,他们说宁愿赔钱也不要播,这不是耍流氓吗?”小李都快哭了。谁不知道他们这次项目是互惠互利的合作,所以合同上根本没什么苛责的违约条件,那些公司真要违约,只要象征性地赔点钱就行了。

“你先别急,我们再想办法,先把明天要播的这期给搞定,其他的之后再说,”乔蓁蓁看了一眼对方公司和小李的聊天记录,蹙了蹙眉淡淡道,“把他们负责人电话给我。”

“好的。”小李急忙发过来。

乔蓁蓁直接拨了过去,电话接通的瞬间,她立刻笑了起来:“钱总,好久不见啊。”

小李听着她殷勤的语气,心里难受得要死,但还是打起精神去跟其他公司联络,等她全部联系一遍时,乔蓁蓁也挂了电话。

“今晚,明月大酒店,你跟我去应酬。”乔蓁蓁道。

小李急忙点头:“带上孙奎吧,他比较壮,也安全点。”

乔蓁蓁应了一声,就叫她去准备了。

小李赶紧出了办公室,乔蓁蓁耳边瞬间清净下来。

“无缘无故的,怎么会突然同时解约……”乔蓁蓁小声嘀咕一句。

小八怯怯开口:“你今晚就要搬走了,结果上午出事,是不是太巧了?”

乔蓁蓁愣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小八忙道:“小八也只是猜测,毕竟这件事是说不准的,也许只是巧合,但巧合到一定程度……”

“小八,”乔蓁蓁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池深不可能伤害我。”

小八猛地闭嘴。

“上辈子、这辈子,不管他是好还是坏,他都不会做伤害我的事。”乔蓁蓁笃定道。

小八讪讪:“小八也只是推测。”

“下次不要做这种无谓的推测了。”乔蓁蓁的声音缓和了些。

小八应了一声,没敢再说话了。

乔蓁蓁低着头,给池深发了消息过去:今晚有应酬,要晚点回去

池深:好。

乔蓁蓁轻呼一声,低着头开始忙工作。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就到了晚上。

乔蓁蓁带着小李二人到酒店时,对方公司的负责人也来了,一看到她旁边的孙奎,顿时笑了一声:“早知道我们也带个男生来了,说不定还能帮我挡挡酒。”

乔蓁蓁看了一眼对方只有几个女生,干脆叫孙奎去外面等着。

负责人顿时笑开了花:“乔总敞亮啊,请坐。”

乔蓁蓁也陪着笑,寒暄之后便跟小李坐下了,等到酒菜都上齐了乔蓁蓁才开始提正事,然而对方只是笑呵呵地倒酒:“下班时间,提那个做什么,先喝。”

“王总,我们明天就要上线了。”乔蓁蓁无奈道。

对方嗔怪地看她一眼:“真是怕了你了,我实话跟你说吧,其实视频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我们老板心情不好,突然任性起来了,你也知道嘛,他很神经质的。”

我信你个鬼哦。乔蓁蓁笑呵呵:“所以才需要王总多帮我说说话啊。”

“这样吧,你陪我喝尽兴了,我保证明天能上线,怎么样?”对方大手一挥。

乔蓁蓁不知道这句话里有多少水分,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对方也知道其他合作方突然要违约的事,她清楚明天这期视频上不了,其他的也没办法候补,所以才敢这么嚣张。

乔蓁蓁笑得灿烂:“当然了王总,我敬你一杯。”

对方见她还算上道,顿时满意许多,拉着她不停地喝。小李见状赶紧挡酒,对方来者不拒,各种热情招呼。

各种酒一起喝,乔蓁蓁很快就有些醉了,她借口去洗手间的时候,趁手机还有电给等在外面的孙奎发了条消息,叫他在门口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和小李一旦醉了,就直接带她们回去,不要相信任何人的帮助。

她眼前发晕,一句话打得断断续续,发送成功后手机就黑屏了。

乔蓁蓁深吸一口气,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半晌,最后洗了把脸,总算是清醒了点。

等她再回到包间时,已经是十分钟后了,小李醉醺醺地趴在桌子上,好像睡着了一般。对方公司的负责人一看到她,立刻笑得灿烂:“回来了啊乔总,咱们继续?”

乔蓁蓁看了眼喝醉的小李:“还是不了吧王总,我们都差不多了,明天还要工作。”

“你看不起我?”负责人顿时沉下脸。

乔蓁蓁笑笑:“不敢不敢,确实是差不多了,王总海量,我等实在是比不了。”

负责人轻嗤一声,见她坚决不肯喝了,想了一下后开口:“那这样,你再喝三杯,咱们就散了怎么样?”

乔蓁蓁很清楚,她是在为难自己,可已经到这地步了,自己也不想放弃,犹豫一下后问:“三杯之后,确定视频会上架?”

“当然。”她信誓旦旦保证。

乔蓁蓁斟酌片刻,手指不稳地倒了三杯白酒,当着她的面一杯一杯灌下去,灌到第三杯的时候,胃里已经火辣辣一片,脑子也快不清醒了。

对方哈哈大笑,立刻保证:“行了,明天视频你们想发就发吧,都是互惠互利的好事,希望合作愉快。”

乔蓁蓁得了她的保证,踉踉跄跄走到门口,叫了一声孙奎的名字。

然而一分钟前,孙奎就被叫走挪车去了。

她叫了几声,都没见人,意识反而越来越不清楚,快要跌倒时,突然被人扶住了。

“你没事吧?”

耳边传来不大清楚的声音,她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最后被他半强制地扶在怀里,朝着地下停车场去了。

当电梯停在了地下一层,乔蓁蓁总算恢复了些神志,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后,当即挣扎起来。然而她本来就力气小,加上喝多了身体不稳,她的挣扎几乎微乎其微。

对方始终扣着她的胳膊,直接无视她的挣扎将她往车上推。

乔蓁蓁晃了晃头,脑子越来越清醒:“你放开我……”

对方不听。

“李畅!”

对方停顿一下,乐了:“喝这么多还能认清人呢?”

“……你想干什么?”乔蓁蓁再傻,也知道李畅今天是有备而来了,只能尽可能保持冷静。

李畅的视线从她丰满的身体上扫视几圈,舔了一下嘴唇道:“当然是带你出去玩了,今天蓁蓁跟李畅哥哥玩好不好?”

乔蓁蓁一阵恶心,更加激烈地挣扎起来。

然而李畅只用了一只手就将她制服了,拖着她继续往前走。

眼看离他的车越来越近,乔蓁蓁心一横,直接咬在了他的手上,李畅惨叫一声,下意识松开了手。

乔蓁蓁因为惯性摔在地上,撑着地面的手都摔破了,她却顾不上疼,挣扎着试图爬起来。

李畅冷笑一声,在后面优哉游哉地跟着:“你真觉得有人能救得了你?我告诉你,整个酒店都是我家的,这一层的监控已经关了,我就是在这儿睡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

乔蓁蓁咬着牙,站起来后跌跌撞撞往前跑。

李畅顿时一脸不耐烦,快步追了几步就扣住了她的肩膀:“你他妈……”

话没说完,一道强劲的远光突然打了过来,他下意识挡住眼睛,等适应光线时,一辆车已经停在了面前。

李畅心里暗骂一声,眯着眼睛看过去,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他愣了一下,不等反应过来,对方就一拳砸在了他脸上。

他整个人几乎是飞摔在地上的,原本被他扣着的乔蓁蓁也无力地坐在了地上,额头不小心在车头上磕了一下,疼痛让她又清醒许多。

“你怎么样?”头顶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

乔蓁蓁怔怔抬头,一看到池深的脸立刻红了眼眶:“深深……”

池深垂眸,看到她手掌上擦破的皮,无言一瞬后转身朝李畅走去。

李畅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看到他逼近后不断后退,表情是肉眼可见的惊慌:“池深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

“我说过吧,别动她。”池深面无表情地说完,抓起他的衣领又是一拳。

他这些年在国外一直健身,力量本就比一般人大,加上怒火加持,这一拳下去李畅头昏脑涨,呕的一声吐出一颗牙来。李畅试图反抗,却迎来了更多的拳脚,最后只能蜷成一团护着头。

池深不为所动,一拳又一拳地砸过去,砸得他很快意识不清,只有嘴唇和鼻子不断往外呛血。

乔蓁蓁怔怔看着他撕去和善的伪装,看着他发狠的拳头,看着他眼底流露出的阴狠,比当初最阴郁时还要严重,直到他从后备箱拿出一根铁棍,她才意识到他要置李畅于死地。

他是真的要李畅死。

乔蓁蓁猛然睁大了眼睛,想也不想地冲过去抱住了他的腰:“不要,不要……”

池深的眼神逐渐恢复清醒,盯着地上死狗一样的李畅看了许久,才用染了血的手抱住乔蓁蓁。

“已经没事了。”她颤声安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