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 10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家的路上, 两人始终沉默,乔蓁蓁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垂着眼眸盯着地面, 整个人都像一尊雕塑,直到汽车停进小区车库,指尖才轻轻动了一下。

车停了,却没有熄火,两个人也没有下车, 只是安静地坐着。

不知过了多久, 乔蓁蓁才缓缓开口:“小李还在酒店。”

“我的人已经把她送楼上休息了。”池深回答。

乔蓁蓁低低地应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

“你消息发错人了。”池深又一次回答。

乔蓁蓁抿了抿唇:“我们把李畅扔在那里,他会不会报警?”

“他不敢。”

“嗯。”

然后又沉默了。

池深喉结动了动, 终于忍不住看向她,如果乔蓁蓁此刻扭头, 就会看到他眼底的紧张和无措,与当年她第一次靠近他时, 没有半点区别。

然而她没有回头,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池深盯着她苍白的脸和泛红的眼角看了许久,最后忍不住伸手想要摸摸她, 可没等碰到她, 他就看到了自己手上凝固的血迹,攥了攥拳后将手收了回来。

“……上楼吧。”他哑声道。

乔蓁蓁顿了顿,拉开车门就下去了。

池深定定看着她离开, 心脏缓缓下沉。

乔蓁蓁走到车前,才发现池深还坐在车里,脑子还有些迟钝的她疑惑地看过去。

她一个眼神而已,池深就觉得自己好像又活过来了,立刻下车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两人沉默地上了电梯, 又沉默地走进家里,池深始终走在乔蓁蓁身后,一如许多年前。

他想解释,可话到嘴边却不知该怎么说,直到乔蓁蓁走进房间,房门在两人之间关上,他的眼神才暗下来,脱力一般在沙发上坐下。

手背上的血迹依然明显,尤其是指骨处,已经干涸凝结成令人厌恶的颜色,他试图搓掉,然而把手都搓红了,也没见消失多少。他看着手上的脏污,犹如在看自己。

情绪无法避免地陷入自我厌弃,自毁的冲动愈发浓

烈,在不断陷入沼泽深渊时,他又生出新的怨恨,只是这怨恨是针对自己,还是针对乔蓁蓁的,他却不太清楚。

不等他想明白,耳边便传来轻微的开门声,他若有所觉地抬头,就看到乔蓁蓁一手拿着热毛巾,一手拿着医药箱走了出来。

池深怔了一下,没太反应过来,只能直勾勾地盯着她走到自己面前蹲下,放下医药箱后握住了他的手。

当手上传来她温软的体温,池深下意识地往后撤,却被她温柔且坚定地攥住了:“别动。”

“脏……”

两个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乔蓁蓁抬眸扫了他一眼:“不脏。”

说完,开始用热毛巾擦他手上的血迹,干涸顽固的血迹在毛巾的浸润下,很快就化作一团,轻轻一擦便干净了。

血迹全部擦掉,露出他手原本的颜色,只见指骨处几乎全都破了,手心也有细小的伤口。

“我就知道,肯定会有伤口,”乔蓁蓁疲惫地叹了声气,“你太冲动了。”

池深定定看着她:“你不怕我?”

乔蓁蓁顿了一下,还没醒酒的眼眸有些涣散,但看向他时依然是坚定的:“为什么要怕你。”

“我刚才……是想杀了他。”池深知道自己不该说的,可她的表现太平和,让他忍不住得寸进尺。

乔蓁蓁沉默了。

池深看着安静的她,终于生出一分后悔:“我骗你……”

“池深,你喜欢我吗?”乔蓁蓁声音有些低落。

池深沉默一瞬:“为什么这么问?”

“我有点害怕,”乔蓁蓁借着酒精仗胆,小小声地说出了自己的恐惧,“我怕你不太喜欢我。”

池深喉结动了动,握着她的手逐渐用力。

“你为什么不带我去见爷爷,为什么觉得我们的感情不稳固?”乔蓁蓁眼底是真实的困惑,“你没有那么喜欢我对吗?可你明明为了我,差点杀了李……”

话没说完,他突然将她从地上扯到了怀里,乔蓁蓁惊呼一声,便迎来一个激烈的吻。

她挣扎着推拒:“不行,没刷牙……”

她喝那么多酒,味道肯定很大。

“甜的,蓁蓁是甜的……”一整晚的大起大落,池深的克制终于裂开一道缝隙,里面的野兽咆哮着要冲出来,“我喜欢你,乔蓁蓁,我最喜欢你。”

乔蓁蓁迷迷糊糊,听到他的声音时只觉得自己肯定是醉得厉害,否则为什么好好的,会听到他有哭腔一样?

池深还在进攻,乔蓁蓁无力地攀着他的肩膀,从坐在他的怀中,到被他放平到沙发上,似乎也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西装外套被丢在地上,跟池深的衬衣缠成一团,客厅里的空气逐渐加温,渐渐走向了失控。

乔蓁蓁头有些晕,胃里一阵阵翻涌,喉间发出轻轻的哼声。趁池深终于放过了她的唇,她轻轻缓了一口气,忍耐着抓住了他的手:“池深,我有点难受。”

“怎么了?”池深抬头看向她。

乔蓁蓁脸颊绯红,眼底是一片水色,眉头皱得愈发厉害:“我想……吐。”

‘吐’字没来得及清楚地说出来,她便脸色一变,扭过头去吐了出来。因为吐得太凶太急,大部分都吐在了池深的身上,池深的腹肌、裤子上,瞬间一片狼藉。

客厅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乔蓁蓁吐完便清醒了很多,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瞬间羞耻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她竟然吐了。

她竟然在这种时候吐了,还吐得池深满身都是。

池深身体还处在紧绷的状态,被吐了一身后还没来得及有反应,就看到她眼里蓄满了泪,于是再顾不上别的,急忙低声安慰:“没事,别怕。”

“我……”乔蓁蓁不知道该说什么。

“乖,我收拾。”池深低声说完,便直接将她从狼藉的沙发上抱到一边,将她身上和自己身上的脏衣服都脱了,扭头就开始收拾沙发。

乔蓁蓁看着他一个人收拾,心里很过意不去,于是小小声地说:“我帮你吧。”

池深顿了一下抬头,看到她后表情突然有些微妙,接着强行把脸别开:“你先去穿件衣服。”

乔蓁蓁愣了一下,才意识

到自己现在只穿了内衣,再看池深也是一样,甚至身体反应也很清楚。她的脸刷地红了,赶紧跑回屋里穿衣服。

房门关上时,发出砰的一声响,池深轻呼一口气,强行驱逐脑海中白花花的一片,抿着唇将地上的东西都收拾了,衣服丢进洗衣机。

等乔蓁蓁穿着睡衣出来时,一切都已经收拾好,池深也回屋穿了衣服。两个人重新出现在客厅里,一时间相顾无言。

半晌,池深主动朝她伸手:“过来抱抱我吧。”

乔蓁蓁眼一酸,大步冲进了他的怀里。池深因为惯性后退一步,伸手将她紧紧抱住,两个人的体温逐渐交融,心跳也逐渐平静。

不知抱了多久,乔蓁蓁感觉自己都快把池深的体温带上去了,这才小声问:“要继续吗?”

“……不了,家里没有套。”池深艰难拒绝。

乔蓁蓁咬了咬唇,在他怀里蹭了蹭:“叫个外卖,一个小时就送到了,或者我们出去买……”

“乔蓁蓁,别招我了。”池深警告地打断。

乔蓁蓁唇角悄悄翘起一点弧度,再不敢乱说话。

两个人再次静了下来,许久,池深低声道:“今晚来我房间睡吧。”

“……我得先洗个澡。”这会儿急着出来见他,她直接穿了睡意就来了,其实身上还是很浓的酒味。

池深低沉的笑了一声:“好,我也要洗一下。”

乔蓁蓁松开他,盯着他看了半天才回房间。

半个小时后,洗干净的她终于躺到了池深旁边,小心翼翼地问一句:“还有酒味吗?”

池深摸了摸她的头发,确定已经吹干后才收回手:“没有了。”

“骗人,你都没仔细闻。”乔蓁蓁蹙眉。

池深喉结动了动:“那你过来一点,我闻闻。”

乔蓁蓁闻言,立刻往他身边挪了挪。

“再过来一点。”池深侧身面对她。

乔蓁蓁又挪了挪,池深一伸手,便将她拖进了怀里。他微微低头,嗅了嗅她的额头,然后印下一个吻:“香的。”

说完,他的鼻尖顺着乔蓁蓁的轮廓一路往下,每闻

一个地方,都要加一句:“香的。”

乔蓁蓁被他撩拨得满脸通红,当他快要到胸口的时候,急忙拉住了他:“……我知道是香的!”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刚才不是还说要继续?”

“我我喝多了。”乔蓁蓁脸红得都快炸开了,“你等、等我清醒了,我们再继续。”

池深扬起唇角,将她拢进怀中后问:“可以安心睡了?”

“嗯……”乔蓁蓁蹭了蹭他的心口。

其实还有无数个问题没想明白,可她现在脑子不太清醒,根本没有力气想别的,只能安安静静地枕着池深的胳膊,在他的安抚下逐渐睡去。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推个文~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by木妖娆

文案:苏蕴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庶女,但因忠毅侯府嫡子被人算计,她才能高嫁入侯府。

侯府世子顾时行样貌俊美,但为人却是端方自持,注重规矩,且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他一直误以为是苏蕴不惜毁坏自己的清誉嫁给的他,故而在成婚后,夫妻二人无爱无情,冷漠如陌生人。

就在苏蕴觉得一辈子与二人形同陌路一辈子后,她忽然回到了数年前,和顾时行被人抓奸的前一刻。

回想过得苦不堪言的这几年,苏蕴不想再嫁顾时行,便手忙脚乱的逃跑。

一起重生回来的顾时行:“???”

顾时行重生回来后,还是打算娶上一辈子的妻子。

只是那苏府竟给她说了门老实人的亲事。

想嫁老实人?

呵,做梦。

在苏蕴准备和这个老实人假成亲之际,向来端方自持顾时行却是眸色幽深的把她拉到了假山之后。

那宽大的手掌更是把她唇儿捂得实实的,避免她泄出声音。

一个地方,都要加一句:“香的。”

乔蓁蓁被他撩拨得满脸通红,当他快要到胸口的时候,急忙拉住了他:“……我知道是香的!”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刚才不是还说要继续?”

“我我喝多了。”乔蓁蓁脸红得都快炸开了,“你等、等我清醒了,我们再继续。”

池深扬起唇角,将她拢进怀中后问:“可以安心睡了?”

“嗯……”乔蓁蓁蹭了蹭他的心口。

其实还有无数个问题没想明白,可她现在脑子不太清醒,根本没有力气想别的,只能安安静静地枕着池深的胳膊,在他的安抚下逐渐睡去。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推个文~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by木妖娆

文案:苏蕴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庶女,但因忠毅侯府嫡子被人算计,她才能高嫁入侯府。

侯府世子顾时行样貌俊美,但为人却是端方自持,注重规矩,且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他一直误以为是苏蕴不惜毁坏自己的清誉嫁给的他,故而在成婚后,夫妻二人无爱无情,冷漠如陌生人。

就在苏蕴觉得一辈子与二人形同陌路一辈子后,她忽然回到了数年前,和顾时行被人抓奸的前一刻。

回想过得苦不堪言的这几年,苏蕴不想再嫁顾时行,便手忙脚乱的逃跑。

一起重生回来的顾时行:“???”

顾时行重生回来后,还是打算娶上一辈子的妻子。

只是那苏府竟给她说了门老实人的亲事。

想嫁老实人?

呵,做梦。

在苏蕴准备和这个老实人假成亲之际,向来端方自持顾时行却是眸色幽深的把她拉到了假山之后。

那宽大的手掌更是把她唇儿捂得实实的,避免她泄出声音。

一个地方,都要加一句:“香的。”

乔蓁蓁被他撩拨得满脸通红,当他快要到胸口的时候,急忙拉住了他:“……我知道是香的!”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刚才不是还说要继续?”

“我我喝多了。”乔蓁蓁脸红得都快炸开了,“你等、等我清醒了,我们再继续。”

池深扬起唇角,将她拢进怀中后问:“可以安心睡了?”

“嗯……”乔蓁蓁蹭了蹭他的心口。

其实还有无数个问题没想明白,可她现在脑子不太清醒,根本没有力气想别的,只能安安静静地枕着池深的胳膊,在他的安抚下逐渐睡去。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推个文~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by木妖娆

文案:苏蕴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庶女,但因忠毅侯府嫡子被人算计,她才能高嫁入侯府。

侯府世子顾时行样貌俊美,但为人却是端方自持,注重规矩,且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他一直误以为是苏蕴不惜毁坏自己的清誉嫁给的他,故而在成婚后,夫妻二人无爱无情,冷漠如陌生人。

就在苏蕴觉得一辈子与二人形同陌路一辈子后,她忽然回到了数年前,和顾时行被人抓奸的前一刻。

回想过得苦不堪言的这几年,苏蕴不想再嫁顾时行,便手忙脚乱的逃跑。

一起重生回来的顾时行:“???”

顾时行重生回来后,还是打算娶上一辈子的妻子。

只是那苏府竟给她说了门老实人的亲事。

想嫁老实人?

呵,做梦。

在苏蕴准备和这个老实人假成亲之际,向来端方自持顾时行却是眸色幽深的把她拉到了假山之后。

那宽大的手掌更是把她唇儿捂得实实的,避免她泄出声音。

一个地方,都要加一句:“香的。”

乔蓁蓁被他撩拨得满脸通红,当他快要到胸口的时候,急忙拉住了他:“……我知道是香的!”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刚才不是还说要继续?”

“我我喝多了。”乔蓁蓁脸红得都快炸开了,“你等、等我清醒了,我们再继续。”

池深扬起唇角,将她拢进怀中后问:“可以安心睡了?”

“嗯……”乔蓁蓁蹭了蹭他的心口。

其实还有无数个问题没想明白,可她现在脑子不太清醒,根本没有力气想别的,只能安安静静地枕着池深的胳膊,在他的安抚下逐渐睡去。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推个文~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by木妖娆

文案:苏蕴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庶女,但因忠毅侯府嫡子被人算计,她才能高嫁入侯府。

侯府世子顾时行样貌俊美,但为人却是端方自持,注重规矩,且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他一直误以为是苏蕴不惜毁坏自己的清誉嫁给的他,故而在成婚后,夫妻二人无爱无情,冷漠如陌生人。

就在苏蕴觉得一辈子与二人形同陌路一辈子后,她忽然回到了数年前,和顾时行被人抓奸的前一刻。

回想过得苦不堪言的这几年,苏蕴不想再嫁顾时行,便手忙脚乱的逃跑。

一起重生回来的顾时行:“???”

顾时行重生回来后,还是打算娶上一辈子的妻子。

只是那苏府竟给她说了门老实人的亲事。

想嫁老实人?

呵,做梦。

在苏蕴准备和这个老实人假成亲之际,向来端方自持顾时行却是眸色幽深的把她拉到了假山之后。

那宽大的手掌更是把她唇儿捂得实实的,避免她泄出声音。

一个地方,都要加一句:“香的。”

乔蓁蓁被他撩拨得满脸通红,当他快要到胸口的时候,急忙拉住了他:“……我知道是香的!”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刚才不是还说要继续?”

“我我喝多了。”乔蓁蓁脸红得都快炸开了,“你等、等我清醒了,我们再继续。”

池深扬起唇角,将她拢进怀中后问:“可以安心睡了?”

“嗯……”乔蓁蓁蹭了蹭他的心口。

其实还有无数个问题没想明白,可她现在脑子不太清醒,根本没有力气想别的,只能安安静静地枕着池深的胳膊,在他的安抚下逐渐睡去。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推个文~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by木妖娆

文案:苏蕴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庶女,但因忠毅侯府嫡子被人算计,她才能高嫁入侯府。

侯府世子顾时行样貌俊美,但为人却是端方自持,注重规矩,且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他一直误以为是苏蕴不惜毁坏自己的清誉嫁给的他,故而在成婚后,夫妻二人无爱无情,冷漠如陌生人。

就在苏蕴觉得一辈子与二人形同陌路一辈子后,她忽然回到了数年前,和顾时行被人抓奸的前一刻。

回想过得苦不堪言的这几年,苏蕴不想再嫁顾时行,便手忙脚乱的逃跑。

一起重生回来的顾时行:“???”

顾时行重生回来后,还是打算娶上一辈子的妻子。

只是那苏府竟给她说了门老实人的亲事。

想嫁老实人?

呵,做梦。

在苏蕴准备和这个老实人假成亲之际,向来端方自持顾时行却是眸色幽深的把她拉到了假山之后。

那宽大的手掌更是把她唇儿捂得实实的,避免她泄出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