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 10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前一晚喝了太多酒, 乔蓁蓁翌日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池深也不在身边。

她缓了缓神, 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后咬了咬下唇,垂眸把一整晚没开机的手机充上电。手机很快开机,噼里啪啦出来十几条消息,全是工作室的人发来的,基本都在问今天视频要不要正常上架。

乔蓁蓁静了片刻, 挑出小李的消息回了一下:你今天怎么样?

小李秒回:对不起老大, 我上午旷工了,昨天喝得太难受了, 估计得下午才能上班。

乔蓁蓁无奈:这个时候就别想上班的事了,今天好好休息, 明天再去公司。

小李:谢谢老大,对了, 刚才好多人都在问我,视频的事谈妥了没有,我昨天断片了, 没敢回答, 今天咱们要正常上架吗?

乔蓁蓁眼神沉了下来,静了许久后给她回复:你好好休息,我会处理。

发完消息, 就给工作室的人打了电话:“今天的视频不上了。”

“可是不上就没有别的了,我们要开天窗吗?”员工着急。

乔蓁蓁垂眸:“你叫人把这件事前因后果都整理出来,再写一份为什么开天窗的稿子,拍摄主播解释的视频,放上聊天记录, 记住要联系营销公司,注意不要被人带了节奏,这件事做得好了,我们工作室会更上一层楼。”

员工愣了愣:“老大,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这件事中他们工作室比较占理,他们又有一定的互联网影响力,视频一旦做出来,对方公司势必要被抨击,他们也会因此吸一波粉,看起来百利而无一害……可踩着合作方上位这种事,一旦做了出来,恐怕会劝退不少有合作意向的公司。

之前乔蓁蓁一直没下决心,也是因为这方面,但有了昨晚那件事后,性质显然就变了:“现在他们几家摆明了要联合起来欺负我们,我们要是这一次妥协,之后其他几家还不知道要作什么妖,都是合作关系,我们又不欠他们,凭什么要受他们威胁?你只管去做,一切有我兜底。”

说完,一抬头看到池深站在门口,她顿了顿后便挂断了电话:“你什么时候来的?”

“听到你醒了,就来了。”池深走到床边坐下,把她睡得有些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头疼吗?”

“还好,”乔蓁蓁看着他,想到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莫名有些脸热,“你都听到了?”

“嗯,你做得很好,但是也要处理好后续问题。”池深回答。

乔蓁蓁耸耸肩:“这几家公司敢这么欺负人,无非是仗了李畅的势,现在他都被你揍了,估计也不敢再生事。他们没了靠山,自然不敢再胡来,我估计今天的视频发出去后,他们很快就会来找我道歉。”

池深扬唇,认同地点了点头,一双眼睛始终认真地看着她。

乔蓁蓁被他看得脸热,半晌又想起昨天他说的那些话,顿了顿后在脑海中问小八:“有来自他的新增好感吗?”

“没有。”小八小声说。

乔蓁蓁咬唇,眉头渐渐蹙了起来。

“怎么了?”池深抚上她的眉心。

乔蓁蓁回过神来:“……没事。”

经过了昨晚,她无比确定池深是喜欢她的,喜欢到愿意为她搭上一辈子。她也明白了,自己不该过度依赖好感值系统进行判断分析,而是应该用眼睛去看。

可是……她还是不明白,他这么喜欢自己,为什么一点新增好感都没有出现呢?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小八分析,“他在克制,不让自己对宿主生出更多好感。”

乔蓁蓁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人的自制力达到一定程度,虽然无法克制感情,但能克制新的好感产生,但是这种情况只是理论上有过,目前系统还未遇到过,所以小八上次在回答宿主的问题时,直接略过了这种可能。”小八认真回答。

它的话还算简单易懂,可乔蓁蓁却理解得很费力,没等她想明白,池深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在想什么?”

“嗯?没、没什么。”乔蓁蓁回神。

池深盯着她看了许久,语气有些无奈:“有时候总觉得,你好像有一个谁都进不去的小世界。”

乔蓁蓁干笑一声,主动朝他伸手。

池深将她拢进怀中,低声道:“今天还去上班吗?”

“要去的,估计得忙几天。”乔蓁蓁回答。

池深低低地应了一声,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提醒了她。

两个人安静地抱了一会儿,乔蓁蓁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被抱得懒洋洋的,听到铃声也没动,只是倚在池深怀里接电话:“喂?”

“乔小姐,我们这里是物业,请问您最近什么时候有空回来,房子还是需要您亲自检查一下,确定没问题后这件事才能结束。”

对方的声音通过听筒清楚地传递出来,池深的喉结动了动,许久都没有说话。

乔蓁蓁能清楚地感觉到他抱着她的手在逐渐收紧,笑了笑后回答:“我今天晚上会回去。”

“好的。”物业得了准话,立刻就挂断了电话。

乔蓁蓁丢下手机,从池深怀里钻出来慵懒地伸个懒腰,一抬头就对上他沉静的眼睛。

“怎么?”她扬眉问。

池深喉结动了动,半晌才艰涩开口:“要搬走吗?”

看着他尽可能镇定的表情,乔蓁蓁突然发觉其实他从来没有变过,不管经历了多少事,他还是十八岁时那个最单纯的少年。

小心翼翼,不动声色。

乔蓁蓁抿了一下唇,问:“你喜欢我吗?”

“喜欢。”

“多喜欢?”她又问。

池深目露迟疑。

“回答让我不满意的话,我就搬回去。”乔蓁蓁威胁。

池深听出她话外的意思,立刻开口:“很喜欢,你是我的命。”

“……土死了哦。”乔蓁蓁嘴上嫌弃,眼底却是浓浓的笑意,刚要点头答应,就蓦地想起他以前说过的话,然后就意识到,现在是翻旧账的最佳时机,“你出国之后,交过多少女朋友?”

“一个都没有。”池深回答。

乔蓁蓁愣了一下,脸色刷的不好了:“合着你是暗恋?池深你敢暗恋别人?!”

池深顿了顿:“什么暗恋。”

“少装,你学篮球,不就是为了那个女孩吗?”乔蓁蓁酸气冲天。

池深回过神来,唇角微微扬起:“我说的是你。”

“我什么时候喜欢过篮球?”乔蓁蓁瞪眼。

她的问题,让池深瞬间想起几年前自己跨越大半个地球去找她时,看到的那一幕。

秋天,枫叶,卫衣短裙的女生,一身运动服抱着篮球的男生。

他心脏顿时开始不舒服,眉头也渐渐蹙了起来,暴起的青筋似乎在强忍什么。

乔蓁蓁吓了一跳,再不敢逼问了,急忙扶着他问:“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鼻尖嗅到她身上特有的香味,池深缓了缓神,冷静之后才淡淡开口:“是为了你学的。”

“……嗯,我相信你。”乔蓁蓁对上他的视线,什么都信了。

池深摸摸她的头,按着她的后颈吻了上去。

两个人在家里待了两个小时,直到工作室临时录制的视频新鲜出炉,她才去上班。

“你等一下去公司吗?”乔蓁蓁被送到工作室楼下后,扭头问驾驶座上的池深。

池深看她一眼:“我还有点事要做,等办完就去。”

“嗯,那我今晚如果提前结束,我就去找你,”乔蓁蓁说完怕他拒绝,抢先一步道,“恋情都公布了,我这个未来老板娘,总要去刷一下存在感。”

池深扬唇:“求之不得。”

他声音低沉磁性,乔蓁蓁蓦地脸红了,清了清嗓子亲了他一下,这才急匆匆跑掉了。池深目送她的背影消失,眼底的笑意才渐渐褪去,露出薄凉的底色。

他静坐片刻,给秘书去了电话:“买十箱高度数白酒,跟我出去一趟。”

乔蓁蓁耽搁了一上午,许多事都积压到一起了,一上楼就开始忙碌。

前面已经播放的三期视频,为探访项目打下了厚实的观众基础,澄清视频一播出,立刻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对方公司显然没想到乔蓁蓁会这么硬核,等知道这件事后,舆论风向已成定局。昨天灌酒的负责人顿时怒了,直接砸了手里的杯子:“她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一个外来的小作坊,真以为发个视频就能动我?!马上给李总打电话!”

“王总,李总的电话打不通。”助力着急道。

负责人冷笑一声:“那我们就自己处理,我就不信还治不了她了,找几个黑营销,先往她身上泼一下作风问题的脏水,把舆论焦点转移了再说。”

话音刚落,员工就急匆匆地跑来了:“王总,池氏的总裁来了。”

“谁?”负责人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怎么来了?”

“不知道,就在董事长办公室,董事长请您过去一趟。”员工道。

负责人急忙整理一下仪容,这才急匆匆跑过去。

等她进办公室时,池深坐在沙发上,而董事长满头大汗地站在一边,看到她后狠狠剜了她一眼。

负责人不明所以,紧张地走上前去:“钱总,池总,叫我来什么事?”

董事长干笑着看向池深。

“没什么事,”池深慢条斯理地开口,“只是王总昨晚请了我女朋友喝酒,我来回请而已。”

负责人愣了一下,回过神后脸色刷的白了。

不等她解释,池深的秘书就从外面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搬了将近十箱白酒。

“池、池总……”负责人声音都发颤了,“我我我不知道那是你女朋友,我如果知道她是你女朋友,我绝对不敢……”

“昨天不止你一个,其他人也叫来吧。”池深神色淡漠地打断。

负责人意识到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过去,只能求助地看向董事长,然而董事长也是汗如雨下,腿都快抖了。

池氏集团可是s市的龙头企业,产业深入方方面面,想整治他们这样的小网红公司,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他现在只求能让池深消气,哪敢帮负责人说话。

负责人见董事长不理自己,顿时有种绝望的感觉,正当她不知该怎么办时,昨天一起灌酒的两个员工也进来了,畏畏缩缩地站到她身后,全然没有了昨天嚣张的样子。

“喝吧。”池深慵懒地倚着沙发,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有一分痞意。

秘书闻言当即开了三瓶白酒,杯子也没上,直接在三人面前摆好。

池深扫了一眼:“不给钱董敬酒?”

秘书愣了一下,微笑:“抱歉,是我疏忽了。”

说完,又开了一瓶酒,直接递到董事长面前,“抱歉钱董,我给你赔礼了。”

董事长全副身家都在这儿,哪里敢拒绝,于是冒着汗接过。其他人见他都接了,也只能拿起面前的白酒。

秘书推一下眼镜,温文尔雅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董事长心一狠,拿着白酒开始往下灌。

负责人见状,也举起了酒瓶。

办公室里不知不觉弥漫着浓郁的酒味,池深垂着眼眸,把玩刚才在桌子上随便拿的一支笔,修长的手指划过笔身,然后面不改色地折成两段,宛若在折谁的脖子。

董事长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过去,咬着牙将一瓶酒全部喝完,红着一张脸道歉:“池、池总,这件事是我们办得不对,我们知道错了,还请池总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这一次,我们以后绝对不敢再犯。”

池深不语,只是看了秘书一眼。

秘书立刻挂上营业微笑:“听钱董说话流畅,就知道钱董海量,不如再来一瓶?”

说罢,直接又开了一瓶。

董事长短时间内喝了一瓶白酒,胃都开始抽疼了,见池深没有说话的意思,只好接过秘书手中的酒,继续往下咽。

在场的几个人都是生意场上的人,酒量都不算差,否则也不敢两三个人就一直跟乔蓁蓁拼酒。然而拼酒是一回事,像这样短时间内什么都不吃,拼命往嘴里灌酒又是一回事,平时能喝一斤的人,今天喝了半斤就神志不清了,其中一个心理素质差的员工,更是差点哭出来。

“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大不了我不干了,我辞职行了吧!”她终于爆发。

池深这才正眼看她:“原来你也知道,被灌酒的滋味不好受。”

员工恨恨地看着他。

“你可以辞职,不过要做好一家人同时失业的准备。”池深垂着眼眸,不甚在意地看着空了的酒瓶。

员工愣了一下,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秘书好心解释:“郑小姐,你老公所在的画案建筑,是池氏的子公司,您父母所在的企业,也恰好跟池氏有合作,您如果短时间内没有搬离s市的打算,我觉得最好还是冷静点,啊……对了,最好别搬去a市,您可能不知道,乔小姐虽然姓乔,但她是当地龙头企业秦氏唯一的继承人。”

为了照顾已经喝得差不多了的酒鬼们,他相当体贴地放慢了语速,确保每一个人都能听懂。

而事实证明他做得不错,至少其他蠢蠢欲动的人,此刻都面如死灰,认命地继续往下咽白酒,尤其是董事长,当听到乔蓁蓁的身份时,更是身体晃了晃,险些晕死过去。

李畅找他帮忙之前为什么没有跟他说,乔蓁蓁是秦氏的人!

“池总……我真的错了……”董事长已经开始大舌头。

然而秘书给的回应是,又帮他开了一瓶酒。

很快,就有人受不了吐了出来,办公室里顿时一阵恶臭。

池深厌恶地蹙起眉头,秘书立刻善解人意道:“池总,您先出去吧,这里有我看着就行。”

“别把人喝死了,”池深看他一眼,“不能做犯法的事。”

……您还挺遵纪守法。秘书无言三秒,温和地答应了。

池深蹙着眉头走出办公室,其他员工看见了赶紧退避三舍,他毫不在意,直接下楼坐进了车里。

休息好一会儿,他才掏出手机,给安静了大半天的某人发消息:同样是喝多了吐,为什么你没有味道,别人却是臭的?

乔蓁蓁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忙,看到后无语半天,哭笑不得地回复:你看见谁吐了?

池深:不熟。

乔蓁蓁啧了一声,这才回答他的问题:因为你对我的滤镜有八倍厚。

池深收到答案,满意地扬起唇角,刚要继续找她闲聊,池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等手机响了几声后才接通:“爷爷。”

“深深呐,李畅是你打的吗?”池成一言难尽地问。

池深看向车窗外:“嗯。”

“唉,你下手也太重了,医生说要是他运气差点,可能就被你打死了,你怎么……这么冲动呢。”池成头疼。

池深神色淡淡:“你没问我为什么打他,应该是已经调查过了,你说我该打死他吗?”

“我没怪你的意思,要不是他在病床上躺着,我都恨不得要打死他个畜生,我就是……觉得你下手有点重了,”池成说完又是一声叹息,“你放心,老李已经答应把他送出国了,十年内都不会让他回来,等蓁蓁有空了,你带她回来吃个饭吧,小姑娘肯定是吓坏了。”

池深不置可否,平静地将话题转移了,池成又关心了他几句,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电话挂断,池成满脑子都是李畅浑身青紫躺在病床上的样子,静坐片刻后终于忍不住给心理医生打了电话:“吴医生,我有件事想问你……”

电话打了半个小时才挂断,池成整个人都陷入了低沉的情绪,正当要做点什么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他停顿一瞬,看清来电的是谁后笑了,接通后立刻问:“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我有事要找你帮忙。”秦升直接问。

池成愣了一下:“什么事?”

“你等一下,我给你发个链接。”秦升说着话,池成的手机就震动一声。

池成点开,是蓁语工作室的一段视频,虽然没有声音,但光靠字幕就能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秦升见他不说话,就知道他在看,于是继续道:“这孩子太懂事,平时在外面有什么事都不说,这次也一样,要不是她妈让我看了视频,我估计都不知道,我怕我问她她也不会说,就想让你帮忙打听一下,看是不是哪个王八蛋在背后使绊子,这群混蛋才敢为难我外孙女。”

池成张了张嘴,突然有些难以启齿:“事情是这样的……”

秦升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可能知道真相,于是立刻闭嘴了。池成讪讪,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最后愧疚地叹了声气:“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护住蓁蓁,要不是深深去的及时,她可能就被欺负了。”

电话里一片沉默。

池成检讨了半天,迟迟听不到秦升说话,不由得忐忑起来:“老秦?”

“你刚才说池深把他打进了医院,他不会报警吧?”秦升突然问。

池成忙道:“不会,他不敢。”

“不是他敢不敢,这件事必须白纸黑字写下来才有保证,否则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反悔,”秦升声音听不出喜怒,“我现在叫人拟一份合同,带过去让他签一下。”

“……老秦,你没事吧?”池成本以为他会暴怒,没想到他一点都不生气,顿时忐忑起来。

秦升冷笑一声:“我能有什么事,现在池深把人打成那样,有理也变没理,我可不想将来那个混球报警的时候,我家蓁蓁还要作为受害人出庭……蓁蓁现在应该忙得很,你别跟她说这件事。”

他说得有理有据,池成也只好答应让他过来。

挂断电话后,池成气恼地骂了李畅一句,这才给池深打电话,让他跟自己一起去机场接人。

秦升定的是最近的一班飞机,三个小时后就出现在s市的机场了。

池深过去接人时,就看到秦照和秦静也在,他顿了一下,心中了然:“外公,舅舅,阿姨。”

“好久不见,都成大孩子了。”秦静现在满心里都是乔蓁蓁,看见池深也只是勉强笑笑。

池深过去扶住秦升:“爷爷已经跟李家联系过了,我们现在直接去医院。”

“嗯,”秦升沉着脸应了一声,接着看向他,“那天谢谢你了。”

“我应该做的。”池深回答。

几人都没什么心思寒暄,简单说了几句话便上车了,一路直奔医院。

李畅住的是vip病房,整个楼层就只有他一个病人,四处都是空空荡荡的。

几人走到病房门口时,李老爷子被李晴媛搀扶着走来,一脸歉疚地跟秦升道歉:“对不起啊老兄弟,我家这混球干了混账事,让你担心了。”

“又没真做成什么,你不用道歉。”秦升面无表情。

李晴媛看到他的态度皱了皱眉,抬头看向他身后的池深,然而池深眼底一片冷色,半点余光都没有分给她。

她咬了咬牙,一脸委屈地低下头去。

一行人简单说了两句,便进屋去了,偌大的病房里,李畅正坐在床上吃水果。他受的都是皮外伤,看着吓人,但没有那么严重,此刻还没过二十四小时,就一副适应了的样子,看得秦升眼神都暗了。

“你还有脸吃!”李老爷子怒斥。

李畅扯了一下唇角,把手里的葡萄放下:“我都知道错了,爷爷你就别生我气了,再说了,要说错,这屋里可有一个人比我错得厉害,他可是差点杀了我。”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不动声色地将病房的门反锁了,顺便走到他跟前,当着他的面把呼叫器拔了下来。

“你干什么?”李畅皱眉,一对上他冷漠的眼神,下意识地缩了一下。

站在病床前的秦升意味深长地看了池深一眼,这才看向李畅:“你就是设计我家蓁蓁的那小子?”

“这位爷爷,别说那么难听嘛,我就是跟她玩的。”李畅猜出了他的身份,讨好地笑了笑。

秦升笑了一声:“我这次来,也是来找你玩的。”

李老爷子和池成同时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秦照就大步走到李畅面前,拎起地上的凳子直接砸在了李畅肚子上,李畅瞬间疼得表情扭曲,眼珠子像要掉出来一样。

“你们要干什么!”李晴媛尖叫着去拽秦照,然而下一秒就被秦静扯到了一边。

“你们想干嘛?!”李老爷子瞬间怒了,撑着拐杖就要去拦,却被池深强行扶住。

“您年纪大了,还是别凑这个热闹了。”他不紧不慢地说。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在李晴媛和李畅尖叫与惨叫的背景音中,李老爷子气得脸都红了:“池成!这就是你来的原因吗?你设计我!”

“我不知道……”池成脸色难看,扭头去劝秦升,“老秦,你冷静点,这样闹没什么好处。”

“我找十个八个女的,把你孙子给强了,你还会这么冷静吗?”秦升终于克制不住怒气。

池深一脸无辜:“外公,别扯到我。”

“没扯你,我就是骂你爷爷这个孙子!”秦升指着池成的鼻子骂,“你他妈才过几年就忘本了?要不是老子的孙女照顾你孙子,你他妈能这么快找到孙子?现在要我息事宁人,你还算个人吗?!”

池成被他骂得无地自容,想解释却解释不了,李老爷子在另一边怒骂,他头都炸了,最后气恼地看向李老爷子:“你他妈够了啊!老秦骂我就算了,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要不是因为你孙子,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敢欺负我家蓁蓁,我他妈恨不得弄死你孙子!”

“你、你……从今天起,我们恩断义绝!”李老爷器气到不能呼吸。

池成冷笑:“恩断义绝就恩断义绝,早就叫你重视家庭教育,你就是不听,看养出了什么狗东西,一个孙子不要脸,一个孙女爱倒贴,就你们这样的,不出十年就得倒,到时候你还真他妈配不上老子!”

“没错,什么狗教育,一窝子傻哔!”秦升附和。

几个老头的怒骂声中,秦照慢条斯理地单手捡起凳子,另一只手抓住了李畅的手腕,春风和煦地问:“这只手碰过我家蓁蓁吗?”

李畅刚才捱了一凳子,疼得脸都变形了,闻言汗如黄豆一样往下掉:“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看来是这条胳膊没错。”秦照笑笑,直接一凳子砸了下来。

李畅只感觉胳膊好像咔嚓一声,他顿时眼前一黑,张着的嘴的样子犹如离水的鱼,动了两下后就晕死过去。

“你们要干什么!”李晴媛尖叫,“你们杀了我哥,杀了我哥!”

“vip病房真好,太隔音了。”池深淡淡开口。

李晴媛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愤恨地看向他:“是你,都是因为你!都怪你非要跟乔蓁蓁那个贱人……”

啪。

她的话没说完,脸上就捱了一个巴掌。

“晴媛!”李老爷子顿时眼睛都红了。

秦静笑笑,甩了甩用力到通红的手:“她没爹没妈,没人教她不能说脏话,我帮着教一下,李老爷子不会介意吧?”

说完,又看向李晴媛,“你呢?介意吗?”

李晴媛哆嗦一下,一时间竟然不敢说话。

“你、你们……我要报警,你们都给我等着……”李老爷子虽然时常怒其不争,可一向溺爱孩子,见状终于失去理智。

池深放开他:“那就报警吧,顺便也叫警方查查,李畅在酒吧卖药的事。”

李老爷子愣了一下:“什么药?”

“您说那种地方,能卖什么药?”池深反问,眼底一片暗色。

李老爷子怔怔看着他,许久脱力地坐在地上。

池成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可想到李畅对乔蓁蓁做的那些事,又狠下了心肠。

“李爷爷,把他们兄妹都送去国外吧,十年太短,二十年差不多,如果能在那边结婚生子就更好了。”池深缓缓为他们兄妹判了死刑。

李晴媛怔怔:“不、我不要……”

池深无视她的声音,乖顺地走到秦升面前,扬着唇角道:“外公,我们走吧。”

“嗯。”

秦升出完气,还不忘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合同:“让李畅按个手印,别将来对你有什么影响了。”

打人的是池深,他让签合同,也是为了池深。

池深笑笑,接过合同走到李畅面前,直接帮他按了手印。

做完这一切,一行人才转身离开,池成看着池深直接去搀扶秦升,心里有点冒酸,但想想又觉得是应该的,只能撇着嘴跟在后面。

走出病房时,众人的脸色都好了许多,秦静也有心情跟池深说话了:“你知道我们来是揍他的?”

“嗯,咱们家里人都护短。”池深回答。

秦静笑了:“确实护短,也难为你提前准备了后手,不然我们出完气,可能还要跟他们纠缠几天。”

“都是我应该做的。”池深笑笑。

秦照玩笑地揉了一下他的头发:“真是大孩子了,事情处理得滴水不漏,这些年在国外学了不少啊。”

“没有舅舅厉害。”那两凳子,最起码能断李畅四根骨头。

秦照啧了一声:“你就寒碜我吧,对了,你现在跟蓁蓁是什么关系,我怎么感觉不太单纯啊?”

他只是随口一问,池深却大方承认了:“嗯,不单纯。”

此言一出,三个家长都停下了脚步。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适合一口气看完,所以上午没更,放一起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