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 10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到晚饭的时候, 才知道家里那几位大佛来s市的消息,顿时顾不上还没做完的工作了,收拾一下东西就要离开。

“老大, 你要回去吗?”小李下午的时候还是来了。

乔蓁蓁点了点头:“我家里人来了。”

“那你赶紧回去吧,现在舆论基本已经定型了,其他几家反悔的公司也找我们道歉了,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你陪家人要紧。”小李安慰道。

乔蓁蓁拍了拍她的肩膀:“辛苦了, 跟大家说一声, 这个月的奖金翻倍。”

“谢谢老大!”小李欢呼一声,便跑出去跟其他人分享这个好消息了。

乔蓁蓁无奈地笑笑, 自己直接拎着包离开了。

她到楼下时,池深已经在等着了, 看到她后站直了些。乔蓁蓁急匆匆跑到他面前:“外公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你工作室上热搜之后就来了。”池深回答。

乔蓁蓁一脸担心:“我的事他们都知道了?”

“嗯。”池深点头。

乔蓁蓁顿时头大:“李畅呢?还活着吗?”

以她对家里那几位的了解,知道李畅曾经想将她从酒店带走的事, 怕不是要打断李畅的腿。

池深想了一下,回答:“别担心,还活着。”

乔蓁蓁:“……”看他的表情就知道, 只是还活着‘而已’。

她叹了声气:“你该早点跟我说的。”

“没事, 都解决了,”池深握住她的手,“外公他们现在都在酒店, 还在等我们吃饭。”

“啊对,走吧。”乔蓁蓁说完,就急匆匆地上了车。

池深也跟着上车,启动车辆后往酒店去了。

路上,累了一整天的乔蓁蓁懒洋洋地倚在靠背上, 连动都不想动一下。池深安静地开着车,两个人谁也没有打破沉默。

许久,池深突然开口:“对了,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了,你做好心理准备。”

乔蓁蓁:“……怎么知道的?”

“舅舅问我,我就回答了,”池深说完停顿一瞬,不动声色地问,“太快了吗?”

“快倒是不快,就是……”乔蓁蓁一言难尽,“我今天好累,不想跟他们解释太多。”

“放心,我已经跟他们解释过了。”池深回答。

乔蓁蓁扬眉:“你怎么说的?”

“照实说的。”池深看她一眼,又集中于开车了。

乔蓁蓁盯着他的侧脸看了片刻,抿了抿唇将视线转开了。她不用猜都知道他是怎么说的,肯定是重逢后生出好感,然后联系越来越多,最后决定在一起试试,总之每一段剧情,都符合长辈们的要求,符合这个世界对正常感情的评判规则。

如果他那天晚上没有暴露出疯了一般的偏执,她或许也会相信,然而现在,她只觉得他在伪装。

为什么要伪装,他在害怕什么,会不会是……他的病从来没有好过,但是为了和她在一起,就假装自己好了?乔蓁蓁想起他书架上那些关于心理学的书,心跳突然快了起来。

正当她因为自己刚冒出的想法呼吸困难时,手机突然震动一声,她低头打开手机,看到是莫初发来的消息:我刚知道你被鸽了的事,你现在怎么样?工作室还行吗?需不需要我这个大股东的帮助?

乔蓁蓁看着他一连串的问句,都能想到他贱嗖嗖的表情,不由得轻笑一声。

池深若有所思地扫她一眼,隐约在她的聊天界面看到一个不想看到的名字,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顿时紧了。

“蓁蓁。”他叫了一声。

乔蓁蓁抬头:“嗯?”

“谁给你发的消息,笑这么开心。”池深不动声色。

乔蓁蓁笑笑:“一个小学弟,你不认识。”

在学校明目张胆追求她的人,跟她一起吃饭看电影、共撑一把伞的人,抱着篮球和她一起走在林荫路上的人,毕业后被她送了股份的人,跟着她回家过年的人,他怎么可能不认识?池深动了一下唇角,脸上一片平静,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用力,手臂上都隐约爆出了青筋。

乔蓁蓁起初只以为他赶时间,渐渐的便觉得不对劲了:“池深?”

池深面无表情,脚下死死踩着油门。

“池深,别开这么快,会出事的。”乔蓁蓁紧张。

然而池深半句都不听。

正是下班高峰期,公路上车水马龙,他却丝毫不减速,不断地避让超车,所到之处引起一片愤怒的鸣笛。乔蓁蓁心惊肉跳,终于忍不住呵斥:“池深!”

池深猛地回神,松开油门的瞬间轻轻点了一下刹车,车速恢复正常,又逐渐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了路边。

“抱歉,刚才走神了。”他的声音有些发颤。

乔蓁蓁咽了下口水,伸手握住他还抓着方向盘的手,这才发觉他整个人都在抖。

“池深?”她又唤了他一声。

池深怔怔看向她,眼底是她从未见过的无助:“我刚才……差点杀了你。”

“没有,你只是开了几分钟快车而已,”乔蓁蓁顿时心酸,“……你是不是不舒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池深回过神,逐渐恢复冷静:“我没事,我就是……太累了。”

“那我们叫个代驾吧,你别开车了。”乔蓁蓁提议。

池深默默点了点头,乔蓁蓁看着他沉默的样子,心里越来越沉重。

乔蓁蓁松了口气,趁他没注意擦了擦手心里的汗。

代驾来了之后,两个人就一起去了后座,乔蓁蓁翻出一个眼罩,强行给池深戴上:“到酒店还得而十多分钟,你先休息一下。”

“……嗯。”池深确实身心俱疲。

乔蓁蓁安抚地握住他的手,池深下意识躲了一下,却被她坚定地握紧了。

“不准放开我。”她压低声音道。

池深抿了抿薄唇,到底没有再拒绝。他像是累极,乔蓁蓁耳边很快就响起了他均匀的呼吸声。

“你跟你男朋友感情真好。”代驾笑呵呵道。

乔蓁蓁勉强笑笑:“嗯,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说完,她扭头看向池深沉静的脸,许多推测在这一刻似乎得到了证实,让她突然难过得像快死了一样。

……千万别是她猜的那样。

夜幕缓缓降临,整个城市开始灯火通明。

两个人出现在酒店时,精神都不太好,长辈们只当他们是工作累了,便体贴地没有多问,就连一向急性子的秦升,都只是招呼乔蓁蓁吃东西,绝口不提她和池深的事。

乔蓁蓁心里十分感激,尽管没有胃口,但还是多吃了半碗饭。

“都这个时候了,等一下直接去我家住吧。”池成提议。

秦升还在生他的气,闻言冷哼一声:“我就是住酒店,也不住你那狗窝。”

“你什么时候见过那么大的狗窝?”池成瞪眼。

秦升不屑:“你住的地方再大也是狗窝。”

“你……”

“您二老就别吵了,”秦静一脸无奈地打断,接着看向池成,“池叔,我们就不去了,直接在这家酒店将就一晚就行。”

“也可以去蓁蓁那,”秦照提议,“我跟我爸一个屋,我姐跟蓁蓁一个屋,刚刚好。”

乔蓁蓁正在喝饮料,闻言顿时被呛住了。她那房子虽然已经修好了,可她的生活用品都还在池深那儿,现在带他们回去,妈妈肯定能看出破绽,要是知道她和池深住一起后肯定少不得一顿揍。

池深安慰地拍着她的后背,接着抬头看向秦照:“蓁蓁那个房子才八十平方,只有一个厕所,恐怕不太方便,还不如去我家。”

“你怎么知道她房子只有八十平方?”秦照警惕。

池深沉默一瞬:“蓁蓁跟我说的。”

“没有亲自去看过?”秦照眯起眼睛。

乔蓁蓁用眼神示意池深别说真话。

池深不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最清楚,所以他面对秦照的质问表情冷静:“我之前想去做客,但是蓁蓁没让我去,说房子太小了。”

秦照这才满意,用‘干得好’的眼神看了乔蓁蓁一眼。

乔蓁蓁嘴角抽了抽,默默低下了头。

“行了,审贼呢?”秦静已经听到了自己想听的,当即半真半假地呵斥秦照一句,“小年轻谈恋爱,上门做客多正常,蓁蓁以前还经常去找池深呢。”

乔蓁蓁配合地假笑一声。

几个人商量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直接留宿这家酒店,因为他们只留一晚,乔蓁蓁索性不回去了,直接跟秦静住进了一间房。池深见状,也不太想走,池成看出他的心思,干脆先一步开口:“既然你们都住下了,那我也住下。”

“你凑什么热闹?”秦升不高兴。

池成轻哼一声:“我就凑热闹!”说完直接去开房了。

秦静看向一旁的池深:“都这么晚了,大家都不回去了,你要不也留下吧。”

“好的阿姨。”池深顺水推舟。

于是一群人放着好好的庄园不住,都留下住了酒店。

客房里,秦升洗完澡一出来,就看到池成在屋里站着,顿时没好气地质问:“你来干什么?”

“行了,我都道歉了,你就别生气了。”池成无奈。

秦升冷哼一声:“滚滚滚,离我远点。”

“别闹,我是有事要跟你说。”池成将他拉到沙发上坐下。

秦升嫌弃地看他一眼:“你能憋出什么好屁,不就是打着担心蓁蓁的名义跟我说,觉得他们俩不合适,其实就是怕深深跟蓁蓁在一起了,有一天会复发罢了。”

池成苦笑:“你倒是了解我。”

“池老头,我现在没把你打出去,纯粹是给深深面子,”秦升冷笑,“你把我家蓁蓁当什么了?病原体吗?你家孙子一碰到她就发病?咋不说你孙子一直有病呢?”

“我还什么都没说,你怎么就开始人身攻击了,”池成无奈,“蓁蓁那么乖,我怎么可能把她当病原体,我就是觉得深深既然在痊愈后还要跟她在一起,说明心里是很爱她的,但是他们年纪太小,一个个未必有太大的定性,万一以后分手了,深深又生病怎么办。”

“得了吧,你就是怕蓁蓁将来会不喜欢深深,”秦升敌意十足,“合着你没把我家蓁蓁当病原体,而是当花心大萝卜了。”

池成:“……你能不能冷静一点?”

“我看该冷静的是你,今天要是深深喜欢另一个姑娘,你敢说你就不担心了?别自欺欺人了,只要他谈恋爱,就会有被抛弃的可能,到时候不管那个姑娘是不是蓁蓁,他都有一定可能犯病。”秦升斜睨他。

池成无奈:“可我总觉得,他不可能像喜欢蓁蓁一样,去喜欢别的女生。”

“暴露心思了吧?你就是嫉妒我家蓁蓁,”秦升一个枕头砸过去,“我现在就让蓁蓁跟他分手,你看以你孙子的性格,找不到更喜欢的是将来随便凑合,还是孤独终老吧!”

池成抓住枕头:“什么乱七八糟的。”

“是不是乱七八糟你心里清楚,”秦升倨傲地看他一眼,“我家外孙女多讨人喜欢,你心里应该清楚吧?现在跟深深分了,她早晚还会遇到喜欢的,但是你家深深还有可能遇到喜欢的吗?”

池成沉默不语。

“相信一下年轻人吧,傻老头。”秦升说完,就懒得搭理他了。

池成嘴角抽了抽,但不得不承认跟他聊过之后,心境好了许多。他叹了声气转身出门,刚走到走廊里,手机就响了。

他看一眼来电显示,顿了顿后回到房间接通电话:“喂?”

“池老先生,检查时间我们已经帮您预约好了,您什么时候带池先生过来呢?”手机里是池深心理医生的声音。

池成顿了一下:“算了,你取消吧。”

“为什么不来了?”心理医生疑惑。

池成脑海浮现秦照面不改色砸断李畅胳膊的画面,咳了一声开口:“因为我突然觉得,他那天下那么重的手只是因为一时冲动。”

跟秦照比起来,池深算是手下留情了。两相对比,他觉得自家孙子还在正常人的范畴内。

不知道池成临时改变主意的乔蓁蓁,洗完澡就钻进了秦静怀里。秦静好笑地敲了她一下:“多大了,还撒娇呢?”

“再大也是妈妈的小宝贝。”乔蓁蓁把脸埋进她怀里。

秦静嘴上嫌弃着,却还是抱紧了两个多月没见的宝贝闺女。

两个人静了片刻,秦静低声道:“要不把工作室搬回a市吧。”

乔蓁蓁从她怀中仰起头:“怎么突然这么说了?”

“也不是突然,”秦静摸摸她的脸,“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你一个人在外地人生地不熟,到底容易受欺负,还是回我们那边好,最起码我也好,你舅舅外公也好,都能就近照顾你。”

乔蓁蓁笑笑:“妈妈是怕我在这里受委屈吗?”

“废话,”秦静又敲一下她的脑袋,眼底却全是后怕,“妈妈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池深如果没及时赶到会是什么样,心里就特别害怕。”

“妈你别担心,这只是偶然事件,以后不会再发生的,”乔蓁蓁枕着她的胳膊安慰道,“再说我做的这种类型,就只有s市的资源最好,如果现在就回去,恐怕会影响后续发展。”

“不得了哦,我闺女原来事业心这么强,”秦静轻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把工作室开在s市,其实就是为了等池深回来而已。”

乔蓁蓁顿了一下,逃避似的低下头:“我哪有……”

“怎么没有?你敢说自己当初来这里,不是为了他?”秦静瞪眼。

乔蓁蓁干笑一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你倒是痴情哦,”秦静怒其不争地戳了戳她的脸,“优秀的男孩子那么多,怎么就这么死心眼,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就不能花心点,多找几个不同类型的男朋友试试吗?”

“……你这还是亲妈吗?哪有劝自家闺女花心点的。”乔蓁蓁吐槽。

秦静轻哼一声:“我倒宁愿你花心点,横竖我们家的钱你三辈子都花不完,花在男人身上买情绪价值也不错,总比又吃回头草强。”

乔蓁蓁闻言,顿时有些担心:“妈,你不喜欢池深吗?”

“我不是不喜欢他……”秦静心情复杂,“但他毕竟之前得过那么严重的心理疾病,就算现在痊愈了,恐怕跟正常的男孩子也不太一样,妈妈怕他以后会犯病,更害怕……他会伤害你。”

乔蓁蓁蓦地想起今晚超速的汽车,回过神后坚定回答:“不会的妈妈,他不会伤害我。”

“万一他伤害自己呢?”秦静抿唇,“那心理医生不是说了,他有自毁的情绪,万一他犯病了,一旦你不喜欢他了,他可能就会……”

“妈妈,”乔蓁蓁打断她,“我不可能不喜欢他。”

秦静想说一辈子这么长,你怎么确定会不变心,然而一对上她坚定的视线,便有些说不出口了。

乔蓁蓁叹了声气:“妈妈,他很爱你,你要祝福我们知道吗?”

秦静被她一句话说愧疚了,眼泪都差点掉下来:“……我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你只是太担心我们了而已。”乔蓁蓁笑笑。不止担心她,也担心池深。

秦静见她理解自己,顿时觉得更窝心了,摸了摸她的脑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

今天赶了几个小时的路,又去医院教训了李畅,秦静已经累得不行,很快就睡了过去。乔蓁蓁安静地躺在她身边玩手机,当收到莫初第二条消息时,才想起自己刚才没给他回复。

她大致说了一下这件事,莫初立刻提了几个解决后续发酵的建议,乔蓁蓁一一记下,跟他道了声谢。

莫初:谢什么,我也不能白拿股份。

乔蓁蓁扬了扬唇,突然想起他现在公司正在做心理健康和教育方面的项目,犹豫一下后问:你那边有认识比较好的心理医生吗?

莫初秒回:当然有,我就是干这个的,你有事吗?

乔蓁蓁:嗯,想咨询一点事。

莫初:行,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帮你约一个。

乔蓁蓁:谢谢。

跟莫初发完消息,她就点开了池深的头像,盯着两个人的对话框看了许久,突然看到他名字的位置,显示正在输入中。

乔蓁蓁的心跳快了快,不住猜测他要跟自己说什么,结果还没等猜到,正在输入中就变成了他的名字。

乔蓁蓁:“……”怎么删了?

她心里有些痒痒,正要放下手机,又看到他正在输入,反复好几次后,终于出来一行字:你要不要去吃宵夜。

乔蓁蓁乐了,迅速回复:我们好像吃完晚饭不到两个小时。

池深:嗯。

然后就安静了。

乔蓁蓁思忖要不要再给他回复一下,结果还没发,就看到他又发了一句:要去吃宵夜吗?

她唇角无限上扬,发了一个‘好’字后瞄了一眼睡觉的秦静,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了下去。

她穿上衣服,小心翼翼地拿了手机充电器,又要去取房卡时,不小心弄响了旁边的椅子,顿时吓得屏住了气息。

半晌,秦静没有动静,她才小心翼翼往门口走。

“拿上外套。”

睡觉的秦静突然提醒,乔蓁蓁吓了一跳,哭笑不得地回来拿外套,这才一溜烟地跑出去。

听着她落荒而逃的声音,秦静勾起唇角:“小混蛋。”

乔蓁蓁一路冲到了楼下,看到池深在酒店门口等着时,立刻扎进了他怀里。

池深下意识抱住她:“怎么了?”

“被妈妈发现了。”乔蓁蓁仰头看着他傻乐,脸上没有半点对他的排斥。

池深盯着她看了许久,才逐渐放松下来。

“我们走吧。”乔蓁蓁仿佛没有发现他对自己的打量。

池深应了一声,牵着她的手往外走,乔蓁蓁跟着他走了几步后才察觉不对:“不开车吗?”

“我们打车。”池深回答。

乔蓁蓁停下脚步:“为什么?”

池深无声地看着她。

乔蓁蓁笑了:“池深深同学,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嗯。”池深低声承认。

乔蓁蓁顿了一下,牵住了他的手:“这次只是意外,知道吗?”

池深看着她的眼睛,想说不是意外,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不过你今天确实不适合开车,我们还是找个附近的餐厅吃吧。”乔蓁蓁说完,牵着他的手往外走。

池深沉默地跟在她身后,忐忑了几个小时的心脏总算落回了实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