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 10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外卖来的时候,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出乎意料的尴尬,池深坐在乔蓁蓁的床边,手和脚仿佛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他无数次的问同一个问题:“你确定吗?”

起初,乔蓁蓁还会不好意思地点头,后来渐渐就没了耐心,在他问最后一遍时, 她终于忍不住沉下脸:“你要是再问, 我可就反悔了。”

池深顿时安静了,只是这点安静没有维持太久, 他就又一次打破了沉默:“其实反悔也没关系,我可以等。”

乔蓁蓁:“……”

正当她实在无语时, 外面传来门铃声,她顿时松了口气, 小跑着出去了,跑到门口又莫名脸热,于是慢吞吞地停了下来。

“我拿吧。”池深跟了过来, 声音有些紧绷。

乔蓁蓁咬了咬唇, 到底还是让他去拿了。

池深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才去开门。房门打开,是送餐的外卖员。

乔蓁蓁从池深身后瞄到外卖员手中沉甸甸的餐盒, 忍不住脸红的同时,又有些想笑。池深也是一样,接过餐盒后看向她,脸颊浮起一点不自然的红。

乔蓁蓁咳了一声:“……吃饭吧。”

“嗯。”池深乖顺答应,拿着餐盒走到客厅, 直接坐在地上开始拆。

乔蓁蓁去厨房拿了碗筷出来,也跟着坐到了他旁边,两个人像十八岁那年一样配合无间,仿佛误会解除之后,时间的鸿沟并未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

“吃豆芽吗?”她问。

池深刚要点头,想到她对自己的要求后摇了摇头:“不吃。”

乔蓁蓁满意的点了点头。池深虽然不挑食,可也不怎么喜欢豆制品,这一点她是知道的,刚才故意问,只是想看他有没有把自己的话记在心里。

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疼了要喊疼,高兴就要笑,即便许多事都做不到像正常人一样,至少情绪要坦诚地表达。

“你很乖,奖励你个鸡翅。”乔蓁蓁说完,往他碗里夹了块鸡翅。

池深道了声谢,也回敬她一些别的,两人气氛和谐地一起用餐。

吃到七八分饱时,门铃再次响了起来,两个人同时停下动作。

嗯,他们刚才就点了两个外卖,一个是吃的,一个是某些必须要用的东西,刚才吃的已经送到,那现在门外的是什么,似乎就不言而喻了。

乔蓁蓁咽了下口水,端着碗的手指默默用力。

池深静了片刻,主动站起来:“我、我去拿。”

“……嗯。”乔蓁蓁把头埋在碗里,假装不在意地应了一声。

池深起身朝门口走去,走到门口跟人交流两句后便关上了门,手里也多了一个黑色的袋子。他站在玄关处犹豫半晌,最终选择把袋子放在鞋柜上,自己则重新到乔蓁蓁身边坐下。

然而坐是坐下了,却一点胃口也没有了。

乔蓁蓁也是一样,明明还没吃饱,可就是莫名的难以下咽,每一口都吃得十分艰难,等她无意间抬头时,还对上了池深深沉的双眼。

她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我们俩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池深有点笑不出来,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乔蓁蓁叹了声气:“你别盯着我了,我有点紧张。”

池深闻言,僵硬地把脸扭向一边。乔蓁蓁偷偷瞄了他一眼,往他碗里夹了许多肉:“你多吃点,待会儿可是体力活。”

她是为了气氛轻松点才这么说的,谁知池深重新看向她,一本正经地解释:“我的体力一直不差。”

“……谁问你这个了。”乔蓁蓁觉得自己简直没法活了,索性将碗往桌子上一放,“不吃了,你收拾了吧。”

池深看着她通红的耳垂,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桌上的外卖盒全部收拾完,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两个人面对面,又一次陷入沉默,而池深的手边,是刚才的黑色袋子。

池深盯着乔蓁蓁的脸看了半晌,嘴唇刚动了一下,乔蓁蓁就瞪起了眼睛:“你再问我确不确定,我可就走了啊。”

池深轻笑一声,倾身吻了上去。

乔蓁蓁气焰顿时灭了,哼哼唧唧地揽住了他的脖子。

正是初夏,天气有些热了,两个人黏在一起体温升高,很快便热出了汗。衣裳一件一件地掉落,最后堆积上一团,乔蓁蓁小腿紧绷的时候,不经意间将衣裳踢开了。

随着吻的不断加深,她也被按在了沙发上,没有布料阻隔的后背贴在真皮沙发上,感觉着实有些奇怪,但她顾不上别的,只是在池深的手向下时,惊慌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要吗?”池深立刻抬头问。

乔蓁蓁愣了一下,对上他泛红的眼眸后好半天才艰难开口:“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有空问这个?”

池深顿了顿:“我以为你在拒绝我。”

“……我不是真心的!”乔蓁蓁忍无可忍地咬住他的肩膀,池深的眼神倏然深了。

乔蓁蓁咬了他半天,直到留下牙印才放过他,呼吸不稳地告诫他:“都这种时候了,就算我说不要,也只是随口说的,你别太当真懂吗?”

池深若有所思地盯着她,半晌再次吻了上去。

这一次就有些失控了,池深尽可能理智地去拿黑袋子,却还是在拆开的时候选择直接撕烂。袋子里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乔蓁蓁艰难看过去,不由得有些惊讶:“你怎么买这么多?”

“不知道尺寸。”池深认真回答。

“……那也不用一种买两盒吧。”乔蓁蓁无语。

池深沉默一瞬:“我还以为不够。”

乔蓁蓁:“……”懂了,传说中男人的自信。

尽管提醒自己不要破坏气氛,但她的唇角还是无法控制地扬了起来。池深虽然看不懂她眼底的笑意,但也能猜出她不怀好意,于是眯起长眸,伸手捏住了她的脸。

“噗……我不是故意的。”乔蓁蓁没忍住笑了起来,身体因为大笑颤动得厉害,被她紧贴着的池深眼眸越来越沉,最后的理智终于消失殆尽。

当第一股疼痛传来,乔蓁蓁就笑不出来了。

落地窗前大片温暖的阳光,落在地板上、落在沙发上,也落在滚成一团的两个人身上。

从沙发到地板,再从地板到床上,乔蓁蓁终于知道了池深的体力好是什么意思,也深刻为自己的大意懊悔。

好几次,她都用哭得有些沙哑的声音求他歇一歇,然而池深深刻贯彻她一开始的指示,严格遵守‘说不要不是真心的’这句话,翻来覆去地拉着她摊煎饼。

终于,在傍晚时结束了这一切。

乔蓁蓁躺在床上,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听到池深下床也只是往被子里缩了一下。

“要吃饭吗?”池深问。

她嘴唇动了动,没有理他。

池深顿了一下,出去给她热了一杯牛奶,将她从床上抱起来后直接喂她喝了。

一杯牛奶下肚,不等池深把杯子放下,她就睡了过去。

池深看着她身上斑驳的痕迹,眼底闪过一丝心疼,犹豫一下后还是换件衣服出门了。

两个小时后,他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乔蓁蓁还在睡。他也没有叫醒她,而是悄悄给她上了药,然后在她旁边躺下,用视线认真描绘她的脸。

乔蓁蓁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因为身体酸疼哼唧一声。

“醒了?”池深的声音响起。

乔蓁蓁看向他,池深摸摸她的脸:“你睡着的时候,给你涂了点药,医生说明天就不疼了。”

乔蓁蓁眨了眨眼睛,肚子咕噜一声。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等着,我给你做饭。”

说完,他就直接出去了。

乔蓁蓁无言片刻,最后无奈地笑了:“我好像什么都还没说吧……”

她费力地活动一下手脚,本想直接下床,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也是,被他抱进来的时候就是这种状态,没穿也正常。

乔蓁蓁清了清嗓子,脸上浮现一层可疑的红。

她深吸一口气,冷静之后去池深衣帽间,随意拿了件衬衣穿上,便直接出门去了。

厨房里,池深正专注于做饭,宽松休闲的家居服穿在他身上,也显得格外好看。乔蓁蓁倚着厨房门框,欣赏地看着他清瘦高大的背影,池深一回头,便对上了她的视线,接着就注意到她穿了什么。

他的眼神倏然深了,喉结动了动后艰难开口:“你今晚得好好休息。”

乔蓁蓁:“?”

“去换你的睡衣,这件不行。”池深又道。

乔蓁蓁一阵无言,刚想问为什么要换衣服,就看到了他眼底的深意。

她的脸刷地起了一层热意,再不敢跟他顶嘴,扭头就回房间把衣服换了。

等她再出来时,池深已经把菜都摆在了餐桌上,两个人显然已经饿极,坐下后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吃饭,四个菜很快被一扫而空。

“碗筷明天再收拾吧。”池深吃完放下筷子。

乔蓁蓁扬眉:“不太像你啊。”他竟然也会有拖延的一天。

池深沉默一瞬:“我也很累。”

乔蓁蓁顿了一下,明白他的意思后脸又开始泛红:“你你你现在怎么这样。”动不动就别有深意。

池深唇角浮起一点弧度,伸手和她十指相扣:“大概是得意忘形了。”

乔蓁蓁从很早之前就见识过他说情话的功力,其实技巧不多,但因为太过坦诚认真,反而能轻易撩拨人。

比如现在,她就被撩拨了。

乔蓁蓁盯着他看了很久,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睡觉吧,好累。”

“嗯。”池深应了一声后起身,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正要习惯性地跟在她身后,却发现她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他愣了一下,蹙着眉头站定。

乔蓁蓁手都放在门把上了,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脸无辜地回头:“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跟你一起睡了?”

“你想跟我睡吗?”池深反问,一副充分尊重她的样子,手指却将家居服的裤子都快捏变形了。

乔蓁蓁笑了,问了他一模一样的问题:“你想跟我睡吗?”

池深顿了顿,扬唇:“想。”

乔蓁蓁毫不犹豫地往卧室走去,池深眼底的笑意更深,立刻跟了上去。

两个人从中午折腾到晚上,所有的体力都已经透支,在床上躺下后,来不及感受过多的悸动,便直接相拥睡去。

池深睡得很沉很踏实,连梦境都变成温水一般,他已经快要忘了,自己有多少年没有睡得像今天这样香甜了。

他沉浸在梦中不肯醒来,直到阳光热烈地照在眼睛上,他才勉强睁开眼睛。

乔蓁蓁不在身边。

他顿了一下坐起来:“蓁蓁?”

房间里静悄悄的,似乎没有第二个人存在。

池深倏然清醒了,下床之后先去了浴室和衣帽间,确定乔蓁蓁不在卧室后立刻开门出去:“蓁蓁?”

“蓁蓁……”

“蓁蓁!”

他每找一个房间,声音便不可控制地抬高八度,等到最后一个房间都没看到乔蓁蓁身影时,他的脸色都变了,顿时再顾不上别的,直接朝外冲了出去。

“蓁蓁!”

“蓁蓁!”

他像疯了一样,一边喊人一边在小区里游荡,任由碎石子划破脚心,也丝毫不减速度,周围晨练的人看到他的样子都有些退避三舍,一些老头老太太更是指指点点,他却顾不上别的,声嘶力竭地呼唤乔蓁蓁。

乔蓁蓁拎着早餐进小区时,就看到他只穿着家居服,眼睛猩红地赤着脚乱跑,脚上已经被划出许多细小的伤口。

她吓了一跳,急忙开口叫他:“深深!我在这里!”

池深猛地回头,看到她后毫不犹豫地朝她冲了过去,用几乎将她勒断的力道抱住了她。

乔蓁蓁的鼻尖狠狠撞在他的胸膛上,疼痛和酸意立刻在鼻腔弥漫,难受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找不到你,我以为你走了……”池深声音沙哑。

乔蓁蓁安抚地拍着他的后背,不断重复:“我没走,我去给你买早饭了,还给你留了言,我不走,我不会走的……”

她絮絮叨叨地重复很多遍,他才逐渐放松了抱她的力道,接着后退一步,看向她的眼睛。

对视的瞬间,他似乎才清醒过来,抿了抿薄唇开口:“对不起……”

“我们上楼吧。”乔蓁蓁笑道。

池深沉默地点了点头。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出现在家里的客厅,池深坐在沙发上,安静地垂着头,有些长了的头发将眼睛遮住大半。乔蓁蓁随意坐在地上,用双氧水帮他处理了一下脚上的伤口。

两个人安安静静的,谁也没有说话。

许久,乔蓁蓁缓缓开口:“我们结婚吧。”

池深眼眸微动。

乔蓁蓁抬头看向他,眼底是浓郁的笑意:“池深深同学,你愿意娶我吗?”

池深张了张嘴,只觉眼睛和嗓子一样酸涩。

作者有话要说:  家里停电,来晚了呜呜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