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 10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池深嘴唇动了几次, 都没能回答乔蓁蓁的问题。

乔蓁蓁也不急,噙着笑握住了他的手:“不用着急回答,我可以慢慢等。”

“你……”池深盯着她的眼睛, “是同情我吗?”

乔蓁蓁倒是没想到他会冒出这样的答案,静了静后扬眉:“你觉得呢?”

池深沉默,许久才开口:“我不知道,我无法确定自己感知到的情绪是否正确。”

只一句话,乔蓁蓁瞬间心酸了, 她苦涩笑笑, 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池深反握住她的手,声音透着一丝紧绷:“不管你出于什么心情问我这个问题, 我如果答应了,你就不能反悔。”

“不, ”乔蓁蓁抽出手,“在你答应之前, 你必须得明白我是出于什么心情。”

说完,她坚定地看向池深,“你慢慢感受, 然后说出来, 错了也没关系。”

池深抿起薄唇,和她对视许久后眼眸微动:“你喜欢我。”

乔蓁蓁笑了:“我很高兴你是这个答案。”

池深怔怔地看着她,半晌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那你再问一遍。”

乔蓁蓁乐于配合:“池深深同学, 你愿意娶我吗?”

“我愿意。”池深郑重回答。

乔蓁蓁点了点头:“很好,既然我们达成了共识,那下一步,我们就该通知长辈们了,顺便坦白你的病情。”

话音未落, 池深倏然紧绷起来,乔蓁蓁意识到不对时,他已经冷下了脸。

“你跟我求婚,就是为了让我主动坦白病情?”池深脸色苍白,“下一步呢,你是不是又要把我骗出国接受治疗?”

“我没有……”乔蓁蓁说完,看到他一脸的戒备,一时间有些无力,“我只是觉得他们很爱你,所以有知情权。”

“如果他们当初不知道我生病,我们就不会分开。”即便池深知道,自己和乔蓁蓁的分离不能怨恨任何人,可这一刻情绪外露,他还是不受控制地愤怒。

乔蓁蓁耐心看着他,许久才缓缓开口:“这就是你和池爷爷不亲近的原因吗?”

池深面无表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深深,爷爷没有错,你也没有错,所有人都没错,”乔蓁蓁重新握住他的手,“我们只是太爱彼此,所以做了错误的决定而已,既然知道错了,就该努力改正,而不是捂着藏着,直到伤口溃成脓。”

池深别开脸不肯看她,垂落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叫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乔蓁蓁安静坐在他腿边,等了许久后轻轻枕在他的膝盖上:“这一次,我不会再送你走,你相信我好不好?”

池深不语。

两个人静静看着落地窗外,初生的太阳挂在东方,大片的云彩飘在天空,在阳光下肆意变换颜色。

直到太阳越升越高,云彩的颜色也越来越淡,池深才哑着嗓子问:“如果他们不同意呢?”

乔蓁蓁不知道他问的是他们结婚的事,还是不送他离开的事,但还是坚定回答:“没有任何人可以把我们分开,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就私奔吧。”

私奔……池深喜欢这个词,且深深为之触动,在热烈的阳光下,几乎要落下眼泪。

乔蓁蓁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坐起身后温柔地看向他:“如果你还是不放心,那我们先领证办酒,一切都尘埃落定后,再把你生病的事告诉他们好不好?”

池深嘴唇动了一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乔蓁蓁却越想越觉得可行:“到时候我们要是有了孩子就更好了,他们就算不答应,也拿我们没办法,最后只能妥协,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

“不要。”池深打断她。

乔蓁蓁顿了一下,迷茫地抬头:“为什么?”

池深静了许久:“不想让他们伤心。”

乔蓁蓁笑了:“都这么善良了,还要坚持苦大仇深人设吗?”

池深低下头,不肯看她。

乔蓁蓁的手指在他膝盖上轻轻划圈,安静等着他的决定,一连两个小时过去了,池深终于坚定地抬头:“好。”

乔蓁蓁眉眼弯弯,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坦白局安排在周六的晚上,秦升三人在乔蓁蓁的连环呼叫下,又一次来了s市。

“不是上周才见过面吗,怎么又要见?”饶是疼爱外孙女如秦升,也被频繁的见面搞烦了。

乔蓁蓁殷勤地帮着拿行李:“我跟池深有话要跟你们说。”

“什么话不能视频说?怎么你们还要结婚啊?”秦升冷嗤一声,“你们才重新在一起几天,怎么可能这么快。”

乔蓁蓁摸摸鼻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旁边的秦静立刻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一行人从机场直接去了池家老宅,等他们到时,饭已经做好,池成和池深也等待多时了。

“外公,先吃饭。”乔蓁蓁谄媚。

秦升皱眉:“你先说什么事,值得你这么大张旗鼓把大家聚在一起。”

“先吃饭呗。”乔蓁蓁撒娇。

秦升开始犯倔:“不行,你先把事情说明白。”

……怕是说明白了,你就没胃口吃饭了。乔蓁蓁心里叫苦,正不知该怎么办时,池深走了过来:“外公,我跟蓁蓁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先吃饭吧。”

秦升一听这俩孩子这么久没吃饭了,顿时一边斥责他们一边往餐桌走,乔蓁蓁默默松了口气,偷偷对着池深比了一个大拇指。池深想对她笑笑,可惜怎么也笑不出来,最后只能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

一大家人落座就餐,乔蓁蓁心里藏着事吃不下,就左右开弓照顾大家,秦升看到她没吃几口,顿时蹙起眉头:“你不是一天没吃饭了吗?赶紧吃啊。”

“没事外公,我最近减肥。”乔蓁蓁忙回答。

秦照无语抬头:“你又不胖,少学那些乱七八糟的。”

“对对对,蓁蓁呐,你可不能轻易减肥知道吗?”池成也跟着附和。

乔蓁蓁本来只是随口一个借口,没想到突然成了众人集火的对象,正要向池深眼神求助时,就听到秦静突然开口:“爸,池叔,别管她,她刚才偷吃了很多甜食,估计这会儿齁住了。”

“什么时候偷吃的……”秦升嘟囔一声,便没有再追究了。

乔蓁蓁默默松一口气,一抬头对上秦静意味深长的眼神,她吓得赶紧低头。

好不容易熬完一顿饭,一大家子总算在客厅里坐定了。

“乔蓁蓁同学,你现在可以说了。”秦照开个头。

乔蓁蓁和池深对视一眼,默默和他站到了一起。

虽然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太紧张,但她的表情还是无法控制地沉重起来:“我想跟大家说的是,我打算和池深结婚了。”

她这句话说出口,整个客厅都安静了,除了秦静之外,其余人脸上皆是震惊。

许久,秦升倒吸一口冷气:“你们还真要结婚啊!”

“是不是太快了,你们不是、不是刚在一起吗?”池成说完,觉得自己这句话有歧义,又急忙解释,“我不是反对啊,蓁蓁能给我当孙媳妇,是我求也求不来的好事,我就是怕你们一时冲动,将来万一闹出什么不愉快,不仅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也会影响两家人的关系。”

“我们想清楚了。”池深回答。

秦照皱眉:“可真的太短了,你们都这么久没见面了,我觉得还是得多了解一段时间才行。”

“对对对,多相处一段时间,我们都是很开明的长辈,不介意你们晚婚晚育。”秦升也跟着说。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都有觉得他们太快了的意思,乔蓁蓁在说出口之前,就想过他们会是什么反应,现在看到他们叽叽喳喳,顿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就是老妈始终一言不发,和她想象的完全不同,叫她心里隐隐有些没底。

正当她控制不住地紧张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攥住了她的手指,微凉的体温从指间传递到心脏,乔蓁蓁躁动不安的心顿时冷静下来。

“我们是深思熟虑之后的,”乔蓁蓁缓缓开口,她声音不大,可在她说话的瞬间,还是轻易压过了其他人的声音,以至于整个客厅都静了下来,“而且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七年了,我觉得已经足够久了。”

众人同时愣住,倒是一直沉默的秦静突然蹙起眉头:“什么意思?”

“妈,”乔蓁蓁看向她,鼓起勇气开口,“我和池深从来都没有分手,即便是不能见面的那几年,我也始终是他的女朋友,他也始终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两个之间,从来没有过第三个人。”

秦升一脸疑惑:“你的意思是,这几年你们一直彼此喜欢?”

“是的。”池深坚定点头。

池成笑了:“不可能的,你治疗到后半段的时候,对蓁蓁的照片和视频已经没有额外的情绪波动了,说明你早就把她当成了陌生人,再说你不是亲口说过,不喜欢……”

他说到一半,对上池深漆黑的眼眸,一瞬间就愣住了。

“你都治好了,为什么还会一直喜欢蓁蓁?”秦升帮他把话问完。

客厅里突然沉默,气氛逐渐胶着,秦升在问完这个问题后想到什么,表情渐渐凝固,再看客厅里的每个人,表情都跟他差不多,显然也想到了同一件事。

“你……是真的痊愈了吗?”秦照试探。

池深垂下眼眸,面色依然平静,然而只有乔蓁蓁知道,此刻的他已经紧张到无法克制和她十指相扣的力道,只要他们现在松开手,她绝对能自己自己的手背上看到他留下的指印。

然而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挣脱他的桎梏。

“对不起,我骗了你们……”池深终于鼓起勇气,将真实的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眼前。

乔蓁蓁默默抠了抠他的手心,尽可能地带给他力量。池深抿了一下唇,再次和已经愣住的池成对视,将他这些年如何骗过心理医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这是乔蓁蓁从未听过的池深。

在他的故事里,他钻研心理学、每天看一本情感色彩浓烈的小说、对着她的照片和视频练习克制,学习欺骗仪器,甚至还能因为看到她和莫初一起走,就去学打篮球。

她听着他在国外的六年,心口想压了一块大石,明明池深就在眼前,她却还是想冲脱时间的限制,去到国外的他面前,给他一个拥抱。

池深声音一向没什么起伏,就连说自己的故事,都像在说别人,却还是将在场的所有人都说得眼眶泛红,最后陷入久久的沉默。

“我没有痊愈,但不会再出国治疗,”池深说了太多话,声音变得更加沙哑了,“我只想和蓁蓁在一起,希望你们能答应。”

他说完,对着所有人郑重鞠了一躬。

秦升目露不忍,但还是咬着牙别开脸:“我不同意。”

“外公……”乔蓁蓁急了。

“你叫我也没用,”秦升打断她,“你没听他说吗?他现在不仅有自毁心理,还有毁了你的冲动,为了你的安全,我就算再喜欢他,也不可能让他和你继续在一起啊!”

“外公说得对,蓁蓁你得听话。”秦照也跟着表态。

池成还沉浸在难过里,闻言顿了一下,还是犹豫着开口:“对,我也支持老秦,虽然我很想让蓁蓁和深深在一起,但是为了你们好……”

“你们七年前已经为我们好了一次了,结果换来的就是池深病情加重。”乔蓁蓁终于忍不住蹙着眉打断了。

池成被事实击中心脏,张了张嘴后不知该怎么回答,最后重重地叹了声气,倒是秦升斥责乔蓁蓁:“怎么跟你池爷爷说话的,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总之我要和池深结婚,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要再跟他分开,”乔蓁蓁红着眼睛哽咽道,“我们已经因为你们浪费七年了,你们别想再把我们分开。”

“你……”秦升难得气到不知该怎么开口,最后只能看向秦静,“你怎么一直不说话?难道要看他们胡闹吗?!”

秦静顿了一下,平静地抬头看向乔蓁蓁。

乔蓁蓁和她对视的瞬间,眼泪就掉了下来:“妈妈,你别反对我好不好。”别人的意见她都可以无视,可唯有秦静,她不能像现在这样反抗。

秦静抿了抿红唇,这才缓缓开口:“我确实反对你们现在结婚。”

“妈……”

乔蓁蓁刚要争辩,池深就拉住了她,怔怔盯着秦静问:“现在反对,那以后呢?”

乔蓁蓁这才反应过来。

秦升也隐隐觉得不妙,蹙了蹙眉后开口:“你想清楚再说,那可是你亲闺女。”

“就是我亲闺女,我才能做主,爸你就别操心了,”秦静叹了声气,看向池深问,“你能保证永远不会伤害蓁蓁吗?”

“我保证。”池深坚定回答。

“哪怕她喜欢上别人,哪怕她劈腿出轨、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你也不会伤害她?”秦静眯起眼睛打量他,这几年的职场经历,让她的眼神变得锐利,能轻易看穿别人的内心。

池深沉默一瞬,但还是回答:“我保证。”哪怕是最恨乔蓁蓁的时候,他依然舍不得让她疼,说明他是可以自控的,即便将来她真的不喜欢自己了,他在经历过自我折磨后,应该也会放她离开。

但他现在笃信,蓁蓁不会离开他。

秦静对他的答案还算满意,但给出的回应还是只有一句:“我不同意你们现在结婚。”

“那什么时候可以?”乔蓁蓁立刻问。

秦静看她一眼:“两年后吧,如果你们还是现在的想法,深深也没做出任何过火的事,那我就答应。”

“两年啊……”乔蓁蓁犹豫。

秦静冷笑一声:“不同意就算了。”

“我们同意。”池深立刻接话。

秦升对他们达成共识的事很不满,顿时皱起眉头,正要训斥秦静,就听到秦静无奈开口:“爸,我有分寸。”

“你有个屁的分寸!”秦升骂了一句,正要继续反对,就对上了池深湿漉漉的眼睛,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憋了很久后冷哼一声,黑着脸轻车熟路地往客房去了。

秦照摸了摸鼻子:“爸肯定很生气,我去看看他。”说完也跟着走了。

池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情依然沉重:“我的意见就是……算了,我什么意见也不重要,你们决定就好……”

说着话,他一脸愁容地离开了。

客厅里很快就只剩下三个人,乔蓁蓁兴奋地扑向秦静:“谢谢妈妈!”

“有什么可得意的,你们要是没有好好的,我随时会后悔。”秦静冷哼一声,扒开她也往客房走,只是经过池深时突然停下了脚步,“你……”

池深立刻站直了些。

秦静欲言又止半天,最后还是不可控制地红了眼眶。

“阿姨。”池深叫她。

秦静擦了一下眼角,张开双臂抱了抱他:“都过去了。”

池深顿了一下,眼眶也开始发热。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来晚了,唉昨天是真停电,这几天也是真的忙(家里有事,长辈们从早忙到晚,我那年仅两个月的胖壮大侄女需要照顾,我就每天早出晚归搭把手,她还总假哭装睡要我抱,结果越忙越晚),说好今天要开新文,结果也没开,这本应该还有一章就正文完结了,之后是几篇番外,对不起呜呜我明天之后会尽可能在晚九点之前发完的,再次鞠躬道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