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第 1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秦静约定好之后, 结婚的事就暂时搁置了,但两人送走长辈之后,乔蓁蓁还是拉着池深去买了对戒。

“虽然还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才能跟你结婚,但我想让你知道,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乔蓁蓁笑眼弯弯,将戒指塞到他手中, “你帮我戴上吧。”

池深喉结微动, 半晌垂着眼眸给她戴在了食指上。

乔蓁蓁哭笑不得:“你确定戴这里?”

“无名指要在更郑重的时候。”池深回答。

乔蓁蓁一想也行,于是给他也戴在了无名指上。

“两年诶, 你能等吗?”她轻呼一口气问。

池深扬了扬唇角,眼底却不见笑意:“再久我都可以等, 但是我怕……”

“怕什么?”乔蓁蓁上前一步。

池深微微摇了摇头。

乔蓁蓁想了一下:“你怕我妈两年之后也不同意?”

“阿姨很爱你。”池深没有正面回答,但还是表露了他的担忧。

乔蓁蓁扬眉:“那你就好好治疗, 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胡闹了。”

池深抿起薄唇。

“我知道,让你放下戒心很难,但是我们慢慢来嘛, 这一次有我在, 多少都会不一样的,”乔蓁蓁说完,朝他眨了眨眼睛, “别忘了,我可是这个世界的女主,有非常厚的女主光环。”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小说看魔怔了?”

“是啊,魔怔了,”乔蓁蓁伸手抱住他, “那你相信我吗?”

池深低头与她对视,半晌坚定地点了点头:“嗯。”

乔蓁蓁笑了:“那就行。”

说完,她偷偷问小八:“能给我看一眼池深的好感值吗?”

“可以,上次之后,我把他从数据库单独列了出来,方便你后续……啊!!!1034点!”小八话说到一半,突然疯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好感值!”

乔蓁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池深顿了一下:“你在笑什么?”

“没事……”乔蓁蓁说着话,揉了揉他的头,“你很乖哦。”

池深:“?”

“宿主,又增加20点,”小八提醒,“要开启播报提示吗?”

最近好感增加和使用都没有播报提示,所以乔蓁蓁不能随时知道好感值的变化。

乔蓁蓁想了一下:“还是不要了。”

其实好感值也未必靠谱,她还是更希望按照自己的直觉,去感知池深的所有情绪。

小八听到她拒绝了,也没有多说,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激动后,就安静闭麦了。

乔蓁蓁牵着池深的手回了家,两人当晚什么都没做,抱在一起沉沉睡去,一直到天亮闹钟响了,才跟乔蓁蓁聊过的心理医生预约时间。

其实池深之前的心理医生也很厉害,但他的治疗方式显然不适合池深,所以两个人商量之后,还是决定换个人。

进医生办公室面谈时,乔蓁蓁握紧了池深的手,小小声地询问:“确定要我跟着吗?”

“嗯。”

“我在的话,你会不会太紧张,心里话说不出来啊?”乔蓁蓁咬唇。

池深扬了扬唇:“你不在,我才会紧张。”

乔蓁蓁一想也是,于是再不顾虑其他,大大方方地跟着他进去了。

两人和心理医生聊了一上午,也做了各种检查。如池深所说,有乔蓁蓁在,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真诚,每次下意识想要伪装时,都会强行克制住,面谈也因此意外的顺利。

从办公室出来时,池深有种脱力的感觉,乔蓁蓁始终握紧他的手,带着他去酒店好好地睡了一觉,醒来已是黄昏。

池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在陌生的酒店睡这么漫长的一觉,醒来时只觉得恍若隔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可再看旁边含笑跟他打招呼的乔蓁蓁,他的不真实感又逐渐褪去,只剩下蜜糖一样的甜腻。

“晚上好。”乔蓁蓁说。

他嘴唇动了动,半晌哑声开口:“晚上好。”

“吃点东西吗?”乔蓁蓁又问。

池深逐渐清醒:“嗯,我们去超市,买完回家做。”

“好,那现在就走吧。”乔蓁蓁说着,将他从床上拉了起来。

两个人退了房,去了趟超市,然后一人拎一袋食材,慢悠悠地往家的方向走。

“我觉得我能治好。”池深缓缓开口。

乔蓁蓁歪头看向他。

“我一定可以好起来,”池深说完和她对视,“但你要在我身边。”

乔蓁蓁笑了:“我当然会在你身边。”

“一直?”

“一直。”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将她手中的袋子接过,然后俯身在她额上印下一个吻。

乔蓁蓁嗔怪地看他一眼,加快脚步超过他,池深噙着笑跟在她身后,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将她的背影拉得很长,她一回头,和十八岁时没有任何区别。

时间总是又快又慢,和乔蓁蓁在一起时,每一天都过得很快,等待可以结婚的日子时,每一秒都如同三秋。

池深定制了一本日历,从秦静答应让他们两年后结婚的那天开始,一共两个365天,每过一天,就撕掉一张,希望能用这种方式,尽快将这些日子熬过去。

他的日历一直摆在公司办公室,乔蓁蓁起初不知道,等他撕了两百多页时才看到,问出日历的来由的,她虽然很感动,但还是忍不住笑话他:“不是有的年份是366天吗?你怎么定了两个365?”

“别乱说。”池深警告地看她一眼。这时的他病情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对待乔蓁蓁也愈发温柔,但前提是乔蓁蓁不能拿结婚开玩笑。

他已经落空好几次了,这次绝对不能再拖延,也不能再出任何纰漏。

乔蓁蓁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很是好笑,但到底没有再挑战他的底线。

日子继续一天一天地过,乔蓁蓁的工作室越做越大,池深也彻底得到了董事会的认同,两个人的事业同时忙了起来,有时候经常两三天都不见一面,尤其是乔蓁蓁,创业型公司忙起来没有底线,住在公司一个星期都是常有的事。

池深虽然不满,可也知道她喜欢这份事业,于是哪怕再忙,也会每天抽出时间见她一面,有时在家里,有时在她的公司,还有时在她出差的路上。

乔蓁蓁忙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可以休息了,于是投桃报李,主动去了池氏见男朋友。

她到池氏时,池深还在开会,于是她轻车熟路地去了他的办公室,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溜达着打发时间。

无聊着无聊着,她看到了桌子上的日历。

只剩下十天了。

她眨了眨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些日子有多忽略他。

乔蓁蓁静站许久,最后给秦静打了个电话。

池深开完会出来,听说她来了后,本来严肃的脸立刻春风化雨,加快步伐冲进了办公室。

乔蓁蓁听见动静抬头,看到他后好笑地问:“这么着急干什么?”

“你怎么来了?”他走近问。

乔蓁蓁眨了眨眼睛:“啊……没事,我事情都忙完了,所以来看看你。”

“我也忙完了,回家吧。”池深朝她伸手。

乔蓁蓁失笑:“你确定吗?现在还不到四点。”

“老板有迟到早退的权利。”池深一脸严肃。

乔蓁蓁想了想:“那有没有上午赖床不起的权利?”

池深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们明天上午翘班吧。”乔蓁蓁提议。

池深盯着她看了半晌,想到什么后脸颊微微泛红:“嗯,我最近健身效果不错,会努力让你明天不上班的。”

乔蓁蓁:“?”他在说什么,为什么她听不懂呢?

很快,她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被他摁在家里各个角落疯了许久之后,她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又一次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有多冷落这位了。

“还要吗?”他的鼻尖在她身上嗅来嗅去。

乔蓁蓁一脸无语地把他的脸推开:“不要。”

“明天上午不上班,可以的。”池深继续诱惑。

乔蓁蓁嘴角抽了抽,正要再拒绝,就看到了他沟壑分明的腹肌。

……嗯,他最近健身确实很有效果。

乔蓁蓁一个没把持,就又一次深陷诱惑。

太放纵的后果就是,翌日醒来时已经是中午十点多,她看了一眼手机,轻哼着在池深的胳膊上蹭了一下,接着想到什么后猛地坐起来:“池深快起来,要来不及了!”

池深勉强睁开眼睛:“怎么了?”

“快快快,拿上户口本身份证,我们得快点。”乔蓁蓁催促。

池深不太想动,闭上眼睛道:“不是太急的事,可以到下午再办,先睡吧。”

“我们去领证。”乔蓁蓁回答。

池深一秒睁眼,冷静得不像话:“还有九天。”

“我跟妈妈说过了,她同意我们提前领,”乔蓁蓁笑了,“所以我们得尽快去,不过实在来不及也没办法……”

不等她说完,池深就已经坐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开始穿衣服。乔蓁蓁吓了一跳,也只好赶紧跟着穿,然后没等洗脸就被他拉走了。

乔蓁蓁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拍结婚证件照时,会是没洗脸的纯素颜状态,更没想过她旁边的池深脸上,是疲惫和亢奋诡异并存的状态,两个人明明不丑,可拍出来却有种奇异的古怪感。

“你们俩是没睡醒吗?”秦静看到发进家族群的照片后,顿时一脸无语,“还是遇到大风了,怎么头发像鸟窝,深深为什么不穿个正式点的衬衣,老头衫是什么东西,还有蓁蓁,你就不能涂个口红吗?”

乔蓁蓁被嘲讽得无地自容,扭头看向正在宝贝结婚证的池深:“要不……咱俩离了重新照吧。”

“你想得美,”池深立刻警惕地护住结婚证,“我就要这个。”

乔蓁蓁听着他孩子气的语气,不由得笑了起来。

行,喜欢就好,就这个吧。

不离了,这辈子都不会离。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个婚礼或者宝宝的番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