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课铃响起,喧闹的走廊立刻静了下来。

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乔蓁蓁怔愣地看着洗手台上的镜子。

镜子里的她皮肤白皙透亮,不仅没有加班后的憔悴,反而状态好得不行,好像一下子年轻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她右脸那道狰狞的伤疤突然不见了。

这道疤是她高中毕业被绑架时留下的,已经在她脸上十年了,现在却突然消失,仿佛从未长过一样。

她不是在公司门口出车祸了吗?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厕所里,为什么身上穿着高三的校服,为什么脸上的疤痕突然消失了……一个个问题浮现脑海,她突然生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难道……她重生了?

刚冒出这个念头,无数信息砸突然涌进脑海。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一本小说里的原女主。

原文里的她,本该美满顺遂地过一辈子,但是穿书女配赵恋乔却步步为营,试图夺走她的一切。

那年的绑架案,就是赵恋乔找人做的,本来是想让她在这个世界彻底消失,却没想到绑架她时池深也在。池深见她遇到危险,拼了命要护住她,那群劫匪无奈,只能两个一起绑了,最后池深死在绑架案里,她却活了下来。

池深。

一想到这个名字,乔蓁蓁脑海中便浮现一张苍白、漂亮的脸,心脏顿时抽疼起来。

如果不是为了救她,池深也不会死。她到现在都记得,他临死前躺在她怀里,白皙的脸被鲜血染红,漆黑的眼眸清晰地映出她的脸颊,专注、执拗,除了她再容不下任何事物。

她曾经被这样的眼神看了三年,只可惜那时的她众星捧月,从来不在乎别人对她的好,又恐惧他的认真与神秘,轻易被赵恋乔挑拨,一直将他视作蛇蝎,直到他为自己而死,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

现在她重生回到高三时期,池深是不是……也还活着?

乔蓁蓁眼睛一亮,正迫不及待跑出去找人时,隔间突然传出一个女生虚弱的声音:“外面有人吗?”

乔蓁蓁顿了一下,这才意识到洗手间里不止她一个。

“有人。”她回答。

女生顿时激动起来:“那个……你有多余的纸巾吗?”

乔蓁蓁闻言立刻在身上翻找,找到纸巾后从隔间下方递了过去:“给你。”

“谢谢1女生感激地接过。

“不用谢。”

乔蓁蓁说完便往外走,刚走出洗手间,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提示音——

【好感值+001,现存001】

什么?乔蓁蓁茫然张望,偌大的走廊里却只有她一个人。

“这是好感值,累计一定数量的好感值,可以暂停时间,比如第一次使用,10点好感可以将小说世界暂停三十秒,20点可以暂停一分钟,时间暂停期间,只有宿主本人可以移动,宿主可以通过静止的时间做任意不违背法律的事,以改变被穿书女配搞得一团糟的命运。”

突然听到一段电子音,乔蓁蓁愣了愣。

而电子音还在继续:“时间暂停后,宿主也避开迎面泼来的水、打开反锁的门、躲开打来的巴掌……”

“……我要这些能力有什么用?”乔蓁蓁本来还在惊讶,听到它的话后一阵无言。

“怎么没用?作为一本小说的女主,拥有这些能力跟开挂有什么区别?”电子音哼哼一声,但还是介绍了别的,“当然,如果宿主不需要暂停时间,也可以把好感用在别的方面,比如彩票中奖、延长寿命,但是限制会比较高,有些功能终身只能使用一次……”

“延长寿命?”乔蓁蓁突然打断它的话。

电子音见她感兴趣,立刻活泼起来:“是的,像你在意的池深,就算你避开了那起绑架案,原文中的他也要在20岁前死亡,可如果你收集足够多的好感值,就能帮他延长寿命。”

“所以,我如果想改变人生,让池深长命百岁,就必须收集好感值?”乔蓁蓁蹙眉。

“是的!好感值,顾名思义就是别人的好感,收集对象不限,收集方式不限,只要你让人产生对你的好感就行,比如你刚才给人递了纸巾,就成功收获对方001点好感。”

“怎么用好感值续命?”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每十点好感,可以延续一个月寿命。”

“……所以我要给人递一千次纸巾,才能让他多活一个月?”而递一千次纸巾的前提,是刚好有一千个人上厕所忘带纸巾。乔蓁蓁设想一下,有点笑不出来。

电子音卡壳:“呃……现代社会人情淡薄,能有001已经很不错了。”

乔蓁蓁:“……”合着001都算多的了。

“宿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电子音问。

乔蓁蓁摇了摇头,电子音继续道:“那就好,我叫小八,为避免宿主被当做神经病,宿主以后可以在脑海中呼叫我,不必开口说话。”

“好的。”

乔蓁蓁刚答应,脑海中就静了下来。她整理一下思绪,深吸一口气往教室去了。

还是上课时间,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她一路畅通,用最短的时间跑到了教室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咽了下口水,颤巍巍地伸手去推。

时间在她推门的瞬间好像慢了下来,她暂时忘记了呼吸,心跳仿佛也停了下来,直到房门边框撞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世界才开始正常流动。

教室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她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后墙上挂着的电子表,确定了一下现在的时间。

高三那年的九月十一,她还有一个月过十八岁生日。

再过九个月,就会发生那起改变自己跟池深一生的绑架案。绑架案之后,池深丧命,她的父母离婚,她跟着母亲净身出户,赵恋乔母女搬进乔家,代替她和母亲成为乔建的妻子和女儿。

而现在,池深还活着,乔建跟母亲还没离婚,赵恋乔的母亲还只是乔建的地下情人,赵恋乔也只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三的女儿,只能一边虚伪地跟她做朋友,一边暗地里往她身上泼脏水,不断离间她跟所有人的关系,好让她在不知不觉中孤立无援。

这一次,她一定要保护好母亲,保护好池深,不让悲剧重来。

乔蓁蓁心跳加速,眼角泛起点点热意,好半天克制住情绪,扭头去黑板旁边查看课表。

今天是周五,按照时间来算,现在正在上的是下午倒数第二节课……乔蓁蓁顺着课表看下去,当看到‘体育课’三个字后,她顿时皱起了眉头。

因为池深性格孤僻古怪,又总是像鬼魅一般跟着她,她对他心生恐惧,便处处躲着,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听到,所以也不太了解他的处境。他走后好几年,才从以前的同班同学口中听说,他高中时一直被赵恋乔带人孤立欺凌,尤其是每周一次的体育课,更是时不时就被找麻烦。

……所以他现在在哪?被人找麻烦了吗?

乔蓁蓁心下一沉,想也不想地往操场跑去。

还是上课时间,楼道里一个人也没有,她一路飞奔向下,刚跑到一楼,就看到前方有个老太太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摔倒。她下意识去扶,结果自己也跟着摔在了地上,只穿了短袖的她顿时磕伤了手肘,反倒是老太太在她的保护下平安无事。

她把老太太扶起来,老太太顿时感激道谢。

【好感值+002,现存003点好感。】

乔蓁蓁看了眼自己渗血的手肘,再看看少得可怜的好感值,又一次觉得无语。

还没找到池深,她没功夫想太多,将老太太扶到阴凉处便继续往操场跑。快到操场时,她的脚步慢了下来,在操场众多人中不断搜寻池深的身影,正因为迟迟找不到而心急时,就听到旁边两栋教学楼之间的小巷里,传出男生嬉笑的声音——

“又臭又腥的,你多久没洗澡了?”

“洗了也没用,骨子里就一股臭气,学习好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变态脑残一个。”

乔蓁蓁呼吸一缓,想也不想地往小巷走去。

巷子里,池深身上脏兮兮的,被他们挤在巷子最深处的死角里。

少年后背贴墙,已无后路,脸上却不见惊慌,只是一双漆黑的眸子,穿过遮挡的黑发冷冰冰地盯着这些人。

阴冷,潮湿,犹如一条悄无声息的毒蛇,光是盯着你,就能让你后背冒凉气。

众人被他盯得心中激灵,其中带头的更是突生一股怒气,咬着牙拧开手中水瓶:“我就不信洗不干净,不如我今天做点好事,帮你……”

“你要敢往他身上泼水,我就让你明天来不了学校。”乔蓁蓁一拐进来,就看到他要泼水,当即冷了脸。

她的声音响起,池深指尖轻颤,突然垂下了眼眸。欺负他的几个人愣了愣,扭头看向是她后松一口气。

“这不是乔蓁蓁嘛,你放心,我帮你教训这个变态,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跟着你。”带头的人笑嘻嘻,带着一点讨好。

“不需要,”乔蓁蓁认出他是同班同学钱游,也是赵恋乔高中时认的哥哥,当即嗤了一声,“给我滚。”

“……你吃错药了?我们是在帮你出头1钱游没想到她这么不客气,语气也跟着差了起来。

气氛倏然僵持,谁也没有注意到,在钱游凶了乔蓁蓁后,被堵在角落的池深眼神暗了下来。

乔蓁蓁面无表情:“我要你帮忙了?”

“你1

钱游黑着脸要上前理论,立刻被人拦住了:“冷静一点,她爸可是校董1

钱游闻言咬了咬牙,带着其他人恨恨往外走,经过乔蓁蓁身边时,突然被她叫住:“喂。”

“干嘛?”钱游语气不善。

乔蓁蓁扭头看向他:“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劝你以后低调点,别总这么嚣张。”

她如果记得没错,这人高三刚开学时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泼了水锁在废弃厕所里一天一夜,最后被找到时高烧不退还摔断了腿,直接退学休养了。原文对这些小喽啰都是一笔带过,她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她本是好心提醒,但落在钱游耳朵里就成了警告,他黑着脸横了她一眼,到底不敢真得罪她,只是骂了句脏话扭头走了。

乔蓁蓁本来也只是顺口提醒,见他不听,索性也不管了,抬头看向前方。

闹事的人脚步声逐渐远去,巷子里顿时静了下来。

她站在巷口,看着巷尾角落里的池深,突然有点不敢上前。在她的世界里,池深已经死了十年了,这十年里她无数次梦见他,他就像现在这样站在自己面前,皮肤苍白得不似真人,黑色的头发遮挡住了眼睛,只露出挺直的鼻梁和没有血色的薄唇,愈发显得羸弱单保

每一次梦见他,他都像现在一样真实,以至于她突然疑心,现在的一切也都是梦境。

她静站许久,那人一只手背在身后,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像是在不动声色地打量她。终于,乔蓁蓁深吸一口气,迟疑地朝前走去,每走一步就靠近他一分,真实感也就跟着多了一分。

当距离他还有三步远的时候,乔蓁蓁闻到了他身上特有的奇怪味道,突然就停下了脚步。那是一种类似鲜花和鱼腥味混合的气味,古怪难闻,却叫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跟他的人生都重来了。

正当她因为熟悉的味道失神时,一抬头便对上了他的视线,乔蓁蓁这才发现,他常年隐藏在刘海后的,竟然是这样一双眼睛。

黑白分明,干净如琉璃,没有半点瑟缩,反而坦荡纯粹,仿佛天生不分善恶、无谓规矩,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将他限制在框架内。

面对这样一双眼睛,她突然有些紧张。

她当初会害怕池深,除了因为他总是像缚地灵一样跟着自己,还因为他给自己的感觉,像一条患了疯病的、无家可归的野狗。

脆弱、可怜,但也凶残执拗,招人厌恶,周身都充斥着危险的气息,跟他说话时会被幽冷的眼神盯着,仿佛随时会发出攻击。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怪胎,包括曾经的乔蓁蓁。

但从他为自己而死后,一切就变了。

乔蓁蓁看着眼前的人,半晌咽了下口水,呼吸也跟着慢了下来:“你……没事吧?”

池深静静地看着她,似在不动声色地打量她。

乔蓁蓁见他不理自己,一时有些尴尬,恰好注意到他右手始终挡在身后,便赶紧转移话题:“你的手受伤了吗?”

说着话,她伸手去扶他,然而手刚伸到半空,池深突然往后退了一步,接着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巷子,速度快得好像身后有恶犬追赶。

乔蓁蓁:“……”她竟然不知道,池深也能跑这么快。

她盯着自己伸到半空的手,无言片刻后收了回去,刚要离开,脑海中便蹦出了提示——

【好感值+10,现存1003点好感。】

“恭喜宿主!宿主真是太厉害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刚重生,就能收集这么多好感值的人1脑海中再次响起欢快的电子音。

看惯了零点零开头好感值的乔蓁蓁,一时间也有些惊讶:“池深的?”

“是的1

乔蓁蓁疑惑:“是因为我救了他,他才冒出这么多好感的吗?”

跟前两次相比,她甚至只动了动嘴,就算是救了他,10点好感也太多了吧。

“好感值显示即便延迟,也不会超过一分钟,你救他是五分钟前的事,所以不是因为这个。”

乔蓁蓁愣了一下:“不是因为这个,那是因为什么?”

“呃……根据数据显示,应该是因为你跟他说话了。”

乔蓁蓁:“?”就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