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 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拥挤热闹的小吃街,池深面无表情地将杀鱼刀拍在桌子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

光头男把中年妇女扶起来,一抬头看到档口排了三五个客人,池深却一动不动,当即破口大骂:“池深你他妈傻站着干嘛!你妈摔了也不知道扶,有人买鱼也不知道招呼,是不是又犯神经?1

你妈……她刚才绊摔的是池深母亲?乔蓁蓁震惊地睁大眼睛,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看到池深顺手扯了两个黑色塑料袋,面无表情地朝他走来。

乔蓁蓁刚把人亲妈摔了,看到他走来顿时心虚:“那个……”

刚说出两个字,池深就已经来到了她面前,当着她的面单膝下蹲。

……他要干嘛?下跪吗?乔蓁蓁吓得忘了呼吸。

下一秒,他的手突然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踝。

九月的傍晚,明明连空气都是燥热的,他掌心的温度却冰凉一片,寒意刺破沉闷的空气,将她的整个脚踝都包裹,苍白无血色的手背上,一抹淡红格外刺眼。

“抬脚。”

少年的声音沙哑粗厉,穿过十年的时光落进她的耳朵。乔蓁蓁怔怔地低头,发现他另一只手拿着撑开的袋子,正等在被他握住的脚踝旁边。

“池深!池深1

光头男还在叫嚷,眼看着客人等得不耐烦了,池深却连头都不回,专注地撑着袋子,他当即要冲过来教训,却被中年妇女给拦住了。

“去什么去,没看见骗小姑娘呢?”中年妇女嗤了一声,将乔蓁蓁从头到脚打量一遍,看到她手腕上的镯子时,眼底流露出一丝贪婪,“这可是条肥鱼。”

光头男愣了愣,看到乔蓁蓁的衣着打扮后,搓着手笑了起来。

乔蓁蓁还在发怔,直到池深握着她的力道加大,才猛地回过神来,顺着他的力道抬脚踩进塑料袋。池深垂着眼眸,将她的鞋包裹结实,利落地系成活结,再撑开第二个袋子。

这次不等池深开口,乔蓁蓁便赶紧伸出另一只脚,因为单脚站立有些不稳,下意识扶住了他的肩膀。

池深的后背瞬间僵硬,拿着袋子的手指也轻轻一颤,乔蓁蓁将脚伸进去半天,都没见他下一步动作,不由得好奇地叫了他一声:“池深?”

池深睫毛微动,片刻后将袋子系紧,只是这次手指不稳,系成了死结。

乔蓁蓁安静地等着,待他站起来后才道谢:“谢谢。”

池深定定地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眸深邃冷清,阴郁的气质仿佛窥视的毒蛇。

乔蓁蓁咽了下口水,试图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想了半天,都想不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没有离开乔家前的自己,住着大房子进出大商场,生活就像包装精美且虚假的礼物盒,跟充满油污的街道完全是两个世界。她似乎就不该出现在这里,不该沾染世俗和侩气。

“我是跟着你来的。”想不出借口,乔蓁蓁决定实话实说。

池深后退一步。

乔蓁蓁无奈:“又吓到你了。”

池深不语,黑色的瞳孔中清晰地倒映她的脸。

乔蓁蓁叹了声气,正要再解释,就听到他哑声开口:“走。”

乔蓁蓁顿了顿,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排斥后,顺从地点了点头,背着书包独自转身,朝着来时的路慢吞吞走。

走了一段后,她忍不住回头,猝不及防与池深对视了。池深似乎没料到她会回头,对视的瞬间眼眸微动,但也没有避开视线。

“我走啦!你回去吧1乔蓁蓁笑着招了招手,这才扭头离开。

池深看着她笑得弯弯的眼睛,薄唇再次抿起,脸色也变得晦暗不明。他看着乔蓁蓁的背影逐渐消失,许久都如雕塑般静立不动。

“还傻站着干嘛?过来帮忙1光头斥了一句。

池深垂下眼眸,转身回到案板前继续干活,开膛、破肚、再切块装袋。

光头看着他冷淡的模样,气不顺地踹了一脚旁边的水桶:“整天木着个脸,跟谁欠你八百万一样,要不是我跟你妈,你早饿死了知道吗,你个白眼狼的东西1

“行了,不就是少杀两条鱼吗,别动不动就骂人,”中年妇女一反先前的刻薄,嗑着瓜子笑道,“找个有钱媳妇儿可比卖鱼重要多了,最好是独生女,一结婚钱都是咱们的。”

“得了吧,你真当人家有钱人傻啊,玩玩还行,真要结婚,人家爹妈第一个不同意。”

“那有什么,只要怀上了,他不同意也得同意。”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热闹,池深表情冷淡,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哎哟你怎么回事,都给我剁成肉泥了1客人看到案板上血肉模糊,当即抱怨起来,“你剁成这样,我可不要埃”

池深停下刀,面无表情地看向对方,苍白的脸上溅了血水,白与红颜色分明。客人咽了下口水:“麻、麻烦给我包起来。”

池深沉默许久,将案板上的鱼刮进垃圾桶,又重新给他选了一条。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乔蓁蓁到家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一进门就和母亲撞上了。

蓦地见到年轻了十岁的母亲,她眼睛一酸,一整天悬着的心彻底落到了实处:“妈。”

“你跑哪去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是要急死我吗?”秦静看到她后松了口气,眉头却紧紧皱着。

乔蓁蓁顿了一下,掏出手机看了看:“关机了,没收到。”

秦静横了她一眼,一边念叨她一边把脚上的高跟鞋换下。

乔蓁蓁趴在鞋柜上,笑眯眯地看着她。四十出头的秦静保养得当,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连头发丝都是精致的,就连出门找闺女,也要涂上口红穿上高跟鞋。

将近二十年的贵妇生活,让她看起来不大有烟火气,却也像大多数这个年纪的家庭主妇一样,一天到晚喜欢唠叨抱怨,找老公孩子的麻烦。以前的乔蓁蓁烦不胜烦,每天都跟她顶嘴吵架,可时过境迁,见过离婚后彻底沉默寡言的秦静后,才知道自己有多怀念过去的她。

“你脚上套的是什么?塑料袋啊!脏兮兮的怎么敢进门,快给我扔出去,阿姨刚拖的地,全被你踩脏了,你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体贴……”秦静一抬头,就对上乔蓁蓁含笑的眼睛,剩下的抱怨瞬间噎在了喉咙里。

“妈妈,我好想你。”乔蓁蓁说着,张开手臂突然把人抱祝重来一次,自己要好好保护这样的她,不让她像前世一样,像离土的玫瑰一般快速枯萎。

秦静愣了愣,却还是拍了拍她的后背,等她松手后忧心忡忡地问:“你是不是在学校受欺负了?”

“没有啊,我好好的。”乔蓁蓁回答。

秦静皱眉:“那你这是……”

乔蓁蓁看着她精致的眉眼傻乐。

秦静没忍住,也跟着笑了,一边笑还一边嗔怪:“傻不傻啊你。”

“妈,我叫司机给你带奶茶了,你喝了吗?”秦静喜欢甜食,尤其是奶茶蛋挞一类的。

秦静点头:“以后别带了,带回来都凉了。”

“凉了?”乔蓁蓁闻言冷笑一声。

她走的时候,赵恋乔还在学校里,司机去哪了似乎不难猜。

“有什么问题吗?”秦静问。

乔蓁蓁回神:“啊,没有,妈我想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母女俩早就没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过话了,秦静闻言立刻问。

乔蓁蓁:“你能给我换个接送的司机吗?”

“可以埃”秦静点头。

乔蓁蓁顿了一下:“不问原因?”

“换个司机而已,有什么好问的,”秦静斜她一眼,“你又不是会无理取闹的人,既然提出换了他,肯定是他让你不高兴了。”

“谢谢妈妈。”乔蓁蓁开心了。

她今天笑得格外多,秦静也跟着心情好,母女俩和和气气地吃了顿饭,乔蓁蓁打着哈欠回了卧室,洗漱之后躺在床上,回忆今天重生后经历的一切。

半晌,她叹了声气:“那俩人真的是池深父母吗?为什么跟池深长得一点都不像。”

“遗传是门玄学,池深可能是运气好。”小八在脑海中回答。

乔蓁蓁抿了抿唇:“再是玄学,也总有相似的地方吧?你确定池深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吗?”

“原文中没有的剧情,小八也无法确定。”小八回答。

“其实恶意揣测不太好,可他们对池深太凶了,哪像对唯一儿子的态度。”乔蓁蓁嘟囔。

小八:“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合格的父母。”

“也是,”乔蓁蓁翻个身,提出另一个问题,“对了,我妈刚才那么高兴,为什么没有好感值出现?”

“跟宿主有血缘关系的人,所生出的好感无效,会被系统自动过滤。”小八回答。

乔蓁蓁顿了一下:“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不会是骗我的吧?”

“……小八不敢1电子音立刻犯怂。

乔蓁蓁被它的语气逗乐,笑完还不忘板起脸威胁:“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最好一次性说了,下次再给我打补丁,我可不认账。”

“别的也没什么了,”小八说完顿了一下,接着补充,“哦,关于暂停时间的使用功能,下次暂停就每三十秒要增加5点,比如你这次暂停三十秒花了10点好感,下次暂停三十秒就要15点,暂停一分钟就要三十点,以此类推。”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现在才说1乔蓁蓁猛地坐了起来。

小八心虚:“因为宿主没问。”

“还有别的吗?1乔蓁蓁皱眉。

小八的电子音弱弱的:“增加寿命功能,也是每增加十年就要变换一次数值,比如第一个十年,10点好感值可以换一个月寿命,第二个十年,就要20点好感值才能换一个月的寿命……”

乔蓁蓁听得眼前一黑:“如果我想让他活到九十岁,最后十年每一个月,都要用70点好感去换?”

“……嗯。”

“你怎么不去抢1乔蓁蓁愤怒。

“其他功能需要的好感值是恒定的。”小八试图挽救。

乔蓁蓁冷笑一声,独自坐着生闷气。

十分钟后,她冷静下来:“最后10点好感刚才用完了,得想办法尽快收集了。”

之前觉得暂停时间的功能很鸡肋,可今天救了池深后,她已经改变了想法。暂停时间要用好感值,为池深续命也要好感值,她必须尽快积累了。

“其他人的好感收集太慢,不如专注池深吧1小八又活泼起来。跟了乔蓁蓁一天后,俨然已经找到了财富密码。

乔蓁蓁也是这么想的,托着腮思考:“可是他的好感也太难捉摸了,之前说句话都能拿到,今天我都跟着他回家了,也没见出现一点。”

“人类本来就是最复杂的生物,难以捉摸也正常,说句话就能拿到10点好感值,只能算是运气。”小八安慰道。

话音未落,提示音响起——

【好感度+20,现存20点】

小八:“……”

乔蓁蓁沉默片刻,认真询问:“……这也是运气?”

小八无言许久:“根据系统分析,是池深的,好感出现时……他正盯着自己的手看。”

乔蓁蓁:“?”

漆黑的夜里,没有窗户和空调的房间闷热潮湿,两块板子搭起的书桌上,亮着一盏小小的台灯。

灯下少年沉默,静静地盯着自己的右手。手指不自觉摩挲,明明残余的温热早就消失,柔软的触感却始终停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