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 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连做梦都在思考,池深为什么盯着自己的手、也能给她盯出20点的好感来,由于想得太认真,第二天闹钟没响就醒了。

她没有赖床,简单洗漱一下就往楼下走,快到一楼客厅时听到了司机诉苦的声音,她轻嗤一声继续下楼,司机看到她后立刻闭嘴,求助地看向沙发上一身正装的中年人,她的亲生父亲乔建。

乔建拧着眉头,看到她后不太高兴:“过来。”

乔蓁蓁神色淡淡地走了过去。

“听说你要换司机?”乔建语气不太好,“小吴一向办事认真,这两年接送你从来都是风雨无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再任性也要有个度,怎么能一个理由都不给,就直接拒绝他接送。”

乔蓁蓁静静地看着他,指尖死死掐住了手心。上辈子,乔建离婚之后,她就跟着母亲离开了乔家,之后好几年都没有联系,再见面已经是十年后,两人在医院遇见。见面时乔建身边陪着赵恋乔跟她妈赵琴,一家三口亲密得刺眼,她这个亲生女儿反倒像个外人。

今日再见,乔蓁蓁一如那次偶然的遇见,心里没有什么情绪的同时,又生出些许厌恶。

“说话啊,哑巴了?”乔建皱眉。他一直在忙事业,很少过问她的一切,等想起还有这么个女儿时,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淡如陌生人了,他想过缓和,却又不耐烦教养,一来二去的关系反而更淡。

虽然是亲生,却还不如恋乔那丫头知冷知热,叫他更有做父亲的感觉。

“是啊小姐,你说话啊,”司机忙跟着附和,“如果真是我做的不对,不用您发话,我主动离职。”

他说这话时十分自信,还透着一丝不明显的得意,显然不觉得乔蓁蓁能抓住他的把柄。

乔蓁蓁冷眼看着他,犹如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行了,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不就是他昨天多了两句嘴,提到了赵恋乔嘛,”乔建沉声开口,“你们两姐妹吵架,牵扯小吴做什么?幼稚1

……两姐妹,谁跟她是两姐妹。乔蓁蓁眼底闪过一丝讽刺,直接问司机:“昨天我让你给我妈带奶茶,你带了吗?”

“带了啊!夫人知道的1司机忙回答。

“可是凉了。”乔蓁蓁抬眸。

司机愣了愣,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从学校到家就十几分钟的路,路上也没有堵车,奶茶带回来怎么也不该凉了,除非你买完奶茶没有第一时间回来,而是去了别的地方。”乔蓁蓁看向他。

司机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我、我去了趟加油站……”

“学校门口有监控,需要我现在去调出来吗?”乔蓁蓁声音泛冷,“看看你究竟是去了加油站,还是又回去接人了。”

司机愣了愣,看看乔建再看看乔蓁蓁,心一横直接承认了:“是,昨天小姐下车之后,我又回了学校门口一趟,把赵小姐送回家了。”

乔建表情淡定,显然司机刚才已经跟他说过了。

“我、我就是想着,赵小姐是小姐的好朋友,我都接送两年了,冷不丁把人家落下不太好,刚好小姐又不坐车了,我这才给赵小姐打了电话,听说赵小姐还在学校后,就去接了她。”司机看着乔建解释。

乔建板起脸教训乔蓁蓁:“小吴做得对,他是在帮你维持友情。”

“帮我维持友情?”乔蓁蓁扬眉,“他把我安排的事放到一边,反而先去接送一个不相干的人,这叫帮我维持友情?”

乔建皱眉:“蓁蓁你……”

“再说了,他如果是真心要帮我维护友情,为什么刚才撒谎说去加油站了,接个人还偷偷摸摸的,好像跟赵恋乔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爸你不觉得奇怪吗?”乔蓁蓁逼问。

乔建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你别想太多。”

“但愿不是我想太多吧,”乔蓁蓁看了司机一眼,意味深长地开口,“他这态度,搞得我差点以为赵恋乔才是爸爸的女儿。”

“胡说,你才是爸爸唯一的女儿1乔建立刻板起脸。

“所以呀,您就别帮着他说话了,不然我真以为赵恋乔在你心里比我重要了。”乔蓁蓁嘲讽地勾起唇角。

乔建被她看得心慌一瞬,皱着眉头呵斥:“什么乱七八糟的,也不怕说出去叫人笑话,她就是你同学,怎么可能比你还重要。”

“乔总……”司机隐约感觉不妙。

乔建咳了一声,放缓了语调:“蓁蓁啊,小吴也不是故意的,我觉得他已经知道错了,要不这次还是原谅他吧,再有下次,我一定开除他,连乔家的门都不准他再进。”

“是是是,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司机赶紧道。

“这事我做不了主,还得问问我妈的意见,”乔蓁蓁巡视一圈,“她还在屋里吗?不如把她叫出来,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开个会,研究一下这种对一个外人这么上心,上心到连女主人的奶茶都能耽误的司机,还适不适合接送我。”

“……不过是一点小事,何必牵扯你妈,你不想让他接送,以后就不让他接送了。”乔建当即否定了。他跟赵琴的关系虽然已经延续两年,但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自然不肯闹到秦静跟前。

“乔总,这、这怎么能行呢?1司机顿时着急了。接送乔蓁蓁上学这份工作轻松不说,还时常能拿到秦静给的奖金,是个不可多得的肥差。

乔建沉下脸:“行了,你以后就在公司开车吧,家里不用来了。”

见乔建心意已决,司机顿时不敢再说什么了,苦着脸偷偷横了乔蓁蓁一眼,对上她的视线后又吓得一缩。

乔蓁蓁轻嗤一声,跑去厨房拿了两个三明治,就打车去学校了。三明治她吃了一个,另一个装在纸袋里,一路拿到了学校门口。

她今天起得早,到学校时天才蒙蒙亮,学校对面的路上还没什么人,但池深已经在角落里站着了。乔蓁蓁径直走到他面前,将纸袋递到他面前。

“早餐。”她说。

池深盯着她手中的纸袋,半晌抿起薄唇。

“别看了,赶紧吃吧,我知道你没吃早饭。”乔蓁蓁催促。上辈子认识三年,见过他低血糖好几次,后来听其他同学说,他是为了等自己,每天提前一个小时就会来学校,经常性不吃早饭。

不过经过昨天之后,也不排除他那对无良父母不给吃的因素。

太阳还没升起,昏沉的早晨空气清新凉爽,池深和乔蓁蓁站在一起,体型像大狗跟兔子的差距,在气势上却刚好一反。

见他还不接过去,乔蓁蓁眯起眼睛:“快点,别逼我塞你嘴里。”其他事可以妥协,这件事不行,不吃早饭实在不是什么好习惯。

听到她出言威胁,池深总算伸手接过了纸袋,掏出三明治看了一会儿,当着她的面慢吞吞地开始吃,每一口都吃得极慢,越吃表情越凝重。

……他们吃的是同款三明治吧,为什么感觉他这个这么难吃?乔蓁蓁无言地看着他。

一个巴掌大的三明治,池深吃了将近五分钟,一直吃到校门口的人越来越多。看着他把最后一口送进嘴里,乔蓁蓁总算松了口气,扭头往教学楼走去。

池深安静地看着她的背影,等拉开一段距离后紧绷的肌肉才慢慢舒缓。

乔蓁蓁走了一段后突然回头,确定池深还在后面跟着,这才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问小八:“我都请他吃早餐了,为什么不见新的好感值?”

“……你都要把早餐塞他嘴里了,他怎么产生新的好感?”池深现在是他们生产好感的大客户,用这种方式威胁大客户,是连系统都觉得无语的程度。

乔蓁蓁闻言扯了一下唇角:“我也不想啊,可不这么说,他肯定不配合。”

说着话,她到了四楼,还没走进教室,就听到里头有人在聊天——

“她又不是没有手,为什么连值日都要你帮着做,真是太过分了。”一个女生愤愤。

“没事,大家都是朋友,我帮她也是应该的。”赵恋乔笑着解释,听起来十分大度。

“你把她当朋友,她把你当朋友了吗?”女生继续为她打抱不平,“我看她就是得寸进尺,你也是,做人不能太善良知道吗?”

“她就是有点大小姐脾气,其他还是挺好的。”赵恋乔‘帮’她说话。

乔蓁蓁啧了一声,直接走了进去:“值日是她要帮我做的,怎么成我得寸进尺了?”

没想到背后说坏话会被抓包,女生顿时面露尴尬,见刚进班的十来个人都往这边看,咬着唇反驳:“就算她要帮你,你也不能全让她一个人干吧,她是你朋友,不是你家佣人。”

“我说她是我家佣人了?”乔蓁蓁斜了赵恋乔一眼,“再说了,她也不吃亏,帮我值完日就打给我家司机,最后是我家司机送她回的家。”

她这话一说出口,班里其他人顿时看向赵恋乔,连偏帮赵恋乔的女生也突然说不出话了。

不管怎么说,再好的朋友也要有边界感,直接使唤人家的员工听起来实在不妥,承德高中是私立学校,班里学生大多数家境都很好,司机接送也是常事,听到乔蓁蓁这么说后,心情都有些微妙。

赵恋乔没想到司机送自己的事她也知道,愣了愣后赶紧解释:“是吴叔叔要送我回去,不是我主动要求的。”话里的意思,是她跟司机很熟,被接送也很正常。

“嗯,用我家的车,刷我家的卡加油,送你。”乔蓁蓁淡定开口。

赵恋乔没想到她今天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一时间又羞又恼,偏偏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抿了抿唇示弱:“对不起,我等一下把油钱给你,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油钱才几块钱,你都帮她值日了,该扯平才对。”刚才一直沉默的女生终于说话了。

赵恋乔苦笑一声,正要在众人面前装可怜,就听到乔蓁蓁淡淡道:“说得对,还是扯平了吧,以后也少来往。”

说完,她停顿一瞬,对着赵恋乔扬起唇角:“毕竟我有大小姐脾气,不适合跟你做朋友。”

赵恋乔听到她强调‘大小姐脾气’,顿时有点下不来台。她好歹也是穿书者,知晓原文一切剧情,相比这里的土著有种天生的优越感,现在听到乔蓁蓁这么下自己面子,一时间没了哄乔蓁蓁的心情,沉着脸直接坐下了。

相比她的烦躁,乔蓁蓁心情愉悦,确定池深已经坐下后才回座位。

“我刚才是不是表现太凶了,池深会不会更害怕我?”她突然生出忧虑。

小八沉默一瞬:“……你现在才想到,是不是太晚了。”

乔蓁蓁无奈地叹了声气:“我也不想埃”也想过跟赵恋乔虚与委蛇,可是每次看到她那张脸都觉得烦,更不想委屈自己装岁月静好,索性直接断了。

上课铃响起,空气逐渐闷热,她又开始了沉闷的学习时光。

昨晚睡得不太踏实,导致一上午都昏昏欲睡,临近中午时,脑海突然蹦出提示音——

【好感+20,现存40点】

她瞬间清醒:“……难道是因为我睡觉的样子很好看?”这种大点数的好感出现,她已经不会想池深以外的人了。

“不是,”小八先否认了,接着静了片刻得出结果,“好感值的出现是因为早餐。”

“不是说最多延迟一分钟吗?早餐都是三个小时前的事了。”乔蓁蓁皱眉。

小八也感到不解:“没显示延迟,是即时生出的。”

乔蓁蓁更加疑惑,思考了很久之后灵光一闪,更大的无语生出:“……他之前以为三明治有问题,所以当时没有好感,但一上午过去他好好的,明白我给的早餐没问题,这才生出20点好感。”

这人是笨蛋吗?都认定她要害他了,却还敢吃她给的东西,真是不怕死。她脑海中蓦地闪过他一身血躺在自己怀中的画面,心情顿时变得恶劣。

乔蓁蓁抿着唇,掏出镜子照向后面,镜子里果不其然出现池深的脸。

“大傻子1她凶巴巴地做口型。

【好感+30,现存70点】

乔蓁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