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 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送个早饭骂个人,就拿到了70点好感值,乔蓁蓁用50点给池深续了5个月的命,留下20点备用。

“才两天就帮他续了半年的寿命,估计等不到毕业,就能让他长命百岁了。”乔蓁蓁心满意足。

小八也相当激动:“宿主好厉害,宿主是我遇见过最厉害的人1

“不是我厉害,是池深厉害,”乔蓁蓁说着,又竖起镜子看了池深一眼,见他在跟自己对视的瞬间手臂绷紧,不由得叹了声气,“我得好好跟他聊聊了,总这么怕我怎么行。”

她之前还以为池深追逐自己多年,自己回过头去找他时,他肯定会很高兴地接纳自己,现在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嘛,警惕紧张不说,还有点抗拒她的靠近,给人的感觉就像……叶公好龙。

对,就是叶公好龙,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跟着她,看起来对她有很深的执念,可真当她出现在面前时,又恨不得撒腿就跑,这几次如果不是她堵得快,不知道被他逃掉多少遍了。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乔蓁蓁不小心嘟囔出声,被任课老师横了一眼后立刻坐直,一本正经地看着黑板上的天书发呆。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放学的铃声一响,整栋教学楼的学生都往食堂冲,走廊充斥着快乐的大呼小叫,全然没了上课时的沉闷。

赵恋乔坐在座位上,刻意慢吞吞地收拾桌子,耳朵支棱着听后排的动静。经过一上午的时间,她已经冷静了不少,虽然不知道乔蓁蓁犯什么神经,突然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下不来台,但只要认真跟她道个歉,她就会选择原谅。

谁让乔建还没离婚,自己也没成为他法律承认的继女,只能为了大局暂时忍着她。等自己有朝一日取代乔蓁蓁女主的身份,就再也不用忍气吞声。

赵恋乔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放下手里的东西耐心等着,尽管班里的人越来越少,走廊里也逐渐安静,她仍然是自信的。

因为她平时的明示暗示,所有人都觉得乔蓁蓁不好相处,乔蓁蓁又不在意这些,从来都不开口辩解,所以从上高中以来没人愿意靠近乔蓁蓁,她就是乔蓁蓁唯一的朋友。

一旦两个人闹别扭了,乔蓁蓁就要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还要一个人面对池深,而她就不一样了,她的身边永远都有很多人,就算跟乔蓁蓁冷战,也不会影响到她的生活,所以每次吵架之后,乔蓁蓁都是主动求和的那个。

相信今天也不例外。

赵恋乔唇角勾起得意的笑,继续坐在位置上等着,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却迟迟没看到乔蓁蓁来跟她道歉,她终于坐不住了,皱着眉头往后看,结果偌大的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她顿时气得脸都快绿了。

另一边,乔蓁蓁完全把早上跟赵恋乔决裂的事抛到了脑后,也没想到赵恋乔在等她道歉。她在放学的第一时间,就随着人群往食堂去了,一边走一边还不忘时不时往后看,确定池深还跟着自己后才继续往前走。

很快,她就到了食堂里,闻着久违且熟悉的饭香,眼底闪过一丝怀念。

十七八的时候喜欢结伴,最难受的就是独自一人来食堂,每次被赵恋乔抛下,宁愿饿一顿也不肯自己一个人,现在想想真是太无聊了。

一个人吃饭多幸福啊,比两个人要开心多了。乔蓁蓁心情愉悦,拿着饭卡给自己刷了鸡翅土豆粉小蛋糕,端着满满的餐盘四下环顾,随便空位坐下了。

承德高中的食堂是直接承包给各种连锁餐厅的,每一个窗口的饭菜味道都很好,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大锅饭。

乔蓁蓁一坐下,就忍不住先拿了块小蛋糕,一口咬掉了三分之二。

【好感+10,现存30点】

嗯?

她嘴角沾着蛋糕茫然抬头,一眼就看到了还在食堂中心站着的池深。池深没想到她会突然抬头,眼眸微动后转身走向食堂窗口。

乔蓁蓁安静地追逐他的身影,等他打好饭后伸着头看了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免费的汤和五块钱三素一饭的套餐,简直比和尚吃得都素,难怪会这么单保她怎么忘了,承德高中的饭菜是不错,可价格也高,以池深父母的性子,恐怕也舍不得给他太多生活费。

看着池深在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她当即端着自己的餐盘走了过去。池深的视线一直停在她身上,看到她朝自己走来后抿起薄唇,握着筷子的手也逐渐紧绷。

就在他快要站起来时,乔蓁蓁已经三步并两步走到了他面前:“你要是敢跑,我就拿根绳子把你栓起来。”

“……宿主,咱还要靠他拿好感值,你能不能别这么粗暴?”小八弱弱提醒。

乔蓁蓁扬眉,放下餐盘直接坐在池深对面。

池深身体紧绷,漆黑的瞳孔静静地盯着她。

乔蓁蓁看他一眼,把餐盘里的鸡翅夹给他:“吃。”

池深喉结微动,垂眸看着鸡翅不语。

“没毒的。”乔蓁蓁无奈解释,见他还是不动,干脆把鸡翅夹回来,啃了一口后重新放回他盘子里。

池深看着被啃了一口的鸡翅,总算动筷子了。

【好感+10,现存40点】

“他喜欢吃剩饭1小八惊呼。

乔蓁蓁无语:“你怎么脑子不太好的样子,他那是喜欢吃剩饭吗?他那是觉得我没下毒,高兴了。”

小八深觉有理。

池深吃饭很慢,动作却优雅有礼,像是接受过专业礼仪教育的,跟他那对父母完全不同。乔蓁蓁盯着看了片刻,违和感又冒出来了。

等她跟池深再熟悉点,她一定要查查他的家庭情况。

乔蓁蓁唇角挂着笑,等池深把鸡翅吃完,立刻把自己的红烧肉分给他一半。

“我打太多了,吃不完,你帮帮我。”她放缓了语气。

池深已经不反抗了,闻言顺从地开始用餐。乔蓁蓁心情很好,也拿着筷子开动了,吃了两块红烧肉后有些腻,瞄到池深盘子里的西葫芦,当即不客气地夹了一筷子。

池深停顿一下,夹向西葫芦的筷子一拐弯,落在了炒芹菜上。两个人安静地吃饭,谁也没有再说话,桌子旁是食堂承重柱,直接把这张桌子跟其他地方隔绝开来,形成一个小小半封闭的空间。

赵恋乔到食堂时,也没注意到角落里的他们,倒是旁边的女生惊呼一声:“恋乔你看!我是出现幻觉了吗?乔蓁蓁竟然跟池深一起吃饭1

“不可能……”赵恋乔想也不想地否认,下一秒就看到两人相对而坐的画面,顿时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乔蓁蓁平时不都躲着他走吗?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跟他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女生捂着嘴兴奋地八卦,“不会是看上这个变态了吧?”

赵恋乔表情难看,皱着眉头盯着角落里的二人,心情说不出的糟糕。乔蓁蓁真是疯了,竟然敢挨池深这么近,不知道是不想一个人吃饭,还是在故意气她。

“谁知道她有什么毛病,别理她。”赵恋乔语气不好道。做了两年朋友,自己对乔蓁蓁再了解不过,她对池深已经恐惧厌恶到要转学了,如果不是自己劝她留下,她说不定早就躲到国外去了。

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突然接受池深,肯定是故意这么做,好证明自己一点都不怕池深,也不需要她的保护。

幼稚。

赵恋乔冷嗤一声:“走吧,直接去超市,我请你吃零食。”

“哇恋乔,你真大方!我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幸运了。”女生一脸惊喜。

赵恋乔最享受这种吹捧,闻言心情又好了起来,昂着下巴跟女生离开了食堂。

角落里,池深静静地看着她离开,晦暗的眼底看不出半点情绪。

“你看什么呢?”乔蓁蓁好奇地在他眼前打个响指。

池深回神,视线重新落在她身上。

乔蓁蓁眨了眨眼,把餐盘里最后一口米饭吃了,刚要放下筷子,就看到池深盘子也快空了,只有放了西葫芦的那一格没怎么动过。

“你挑食啊?”乔蓁蓁疑惑,“挑食为什么还要选这个?”

套餐里有十几种素菜可选,干嘛要选自己不喜欢吃的?她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索性帮着他解决,可惜她也吃饱了,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不行,我吃不下了。”她叹气。

话音未落,池深就重新拿起筷子,把剩余的西葫芦吃完了。

乔蓁蓁微怔:“你不是不喜欢吃吗?”

池深不语,沉默地盯着她。

乔蓁蓁心头一动,隐隐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快要想通时食堂突然一阵喧闹,她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

只见食堂里很多人丢下没吃完的饭就往外跑,一副急着出去看热闹的样子,而刚进食堂准备吃饭的人,正兴奋地跟旁边人说话,恰好其中几个坐到了承重柱的另一边,乔蓁蓁一歪脑袋就能听到他们说话——

“那个钱游也太惨了,不知道得罪谁了,被人关在了厕所里,一直到今天中午才找到。”

池深眼眸微动,后背微微直了起来。乔蓁蓁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承重柱的另一边,没有注意到他眼底的暗色。

八卦还在继续。

“听说精神都崩溃了,不就是厕所睡一夜,至于嘛真是的。”

“他腿都摔断了,你说至于不至于,不过也活该他倒霉,那厕所学校早就不让用了,他还整天往那边跑,结果被关了都没人救,要不是清洁工去拿东西,估计死在里面都没人知道。”

“学校已经报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结果。”

乔蓁蓁扯了一下唇角,想说厕所那边没有监控,估计跟上辈子一样,就算报警什么也查不出来。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心思缜密毫无破绽,一点线索都没留,一想到跟这样的人在一个学校,她就不寒而栗。

想到前世钱游被抬上救护车的样子,她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池深的视线始终停在她身上,没有错过她眼底一瞬即逝的恐惧。

他垂下眼眸,清俊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