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钱游的事在学校传开,就像一颗石子丢进了湖里,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这样的舆论热闹,乔蓁蓁上辈子也经历过一次,对他们谈论什么不感兴趣,也不想加入他们的话题,毕竟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她已经偷偷跟踪池深三天了。

三天前,她又一次竖起镜子时,发现池深竟然没有偷看自己,而是小鸡啄米一般昏昏欲睡,又困又累完全没了阴暗小蘑菇的气质。

她从来没见他在课上睡过觉,当时就起了疑心,担心他是不是被人欺负了,于是晚自习放学后留了个心眼,当着池深的面坐上车,又在第一个拐角处叫司机停下,背着书包偷偷尾随他。

然后就看到他进了一家精神病医院。

承德高中的高三晚自习放学时间是九点,比高一高二要晚一个小时,池深平时又都是步行,等他进精神病医院时,已经是将近十点了。

医院在比较偏的地方,晚上十点的时间,街道都静了下来,只有路灯和医院的led字牌还亮着,无人的医院门口开着幽幽的灯,宛若一张吃人的大嘴,处处透着诡异。

乔蓁蓁看到池深进医院后,停在医院门口愣了半天,回过神后赶紧追进去,然而已经晚了,池深不知道跑哪去了。她只能回门口等着,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看到他从里面出来。

乔蓁蓁一开始以为他有亲人住院,他才会大晚上跑过去的,结果第二天跟着他时,发现他去了另外两家医院,第三天直接去了三家新医院。

如果不是跟着池深,她都不知道原来项市有这么多精神病医院,无语的同时又十分紧张,越想越觉得不是池深亲人的精神有问题,而是池深的精神出了问题。

“他才十七八岁,正值青春敏感期,他爸妈当面骂他,同学背地里骂他,精神不出问题才怪,”乔蓁蓁跟小八分享自己的担忧,“就是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严不严重……跑了这么多家医院,应该不太乐观吧。”

“你每天都跟他一起吃饭,为什么不直接问他呢?”小八不解。

“精神病患者很敏感,万一我问完他又加重了怎么办,”乔蓁蓁皱着眉头,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好感值能帮他治病吗?”

“不能,但是医院能。”小八老实回答。

乔蓁蓁扯了一下唇角:“如果医院可以,他也不会一天换一家了。”

在她的认知里,只有重症患者才需要经常换医院。

这么想着,她又开始担心:“我帮他延长寿命之后,他在寿命用完之前不会死了吧?”

“不一定,增加的寿命只是时间延续,但增寿命者本身如果自杀或者意外受伤,伤势太严重还是会死的。”

乔蓁蓁眉头皱得更深了:“如果真有精神类的疾病,那自杀或者意外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越想越烦躁,越烦躁就越忍不住想,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中午放学的铃声响起,学生又开始往食堂挤,教室里很快就空了下来。

乔蓁蓁一回头,就看到池深安静地坐在座位上,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方向。自从她前几天威胁他一起吃饭后,每天中午和傍晚,他都会坐在座位上等着她,就像今天这样。

在一起吃饭五天,她已经拿到了80点好感值。

看着他眼下淡淡的黑青,乔蓁蓁有点心疼,朝他招了招手道:“走吧,去吃饭。”

池深睫毛颤了一下,乖顺地站了起来,却没有再往前一步。

乔蓁蓁无奈地看他一眼,一个人转身往外走,走了一段路后回头,看到池深已经跟上来了,就继续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这样,池深始终是叶公好龙的叶公,她也只好耐心扮演那条龙,时刻跟他保持距离,除去一起吃饭的那半个小时,基本没有相距不超过一米的时候。她也想过逐渐拉近距离,可看到池深频繁进出精神病医院后,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万一太冒进把他逼疯了怎么办。

乔蓁蓁进食堂打了饭,先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看到池深打完饭到角落坐下后,再端着盘子去找他。

“你也是够厉害的,每次都能找到这种犄角旮旯。”乔蓁蓁看一眼独立的桌子,有些好笑地看向池深。

池深性格孤僻不喜欢人群,在班里单独坐在教室后排的最角落,来食堂也要挑最偏僻的位置坐,以至于尽管他们每天一起吃饭,班里都没人发现。

池深闻言,拿起筷子的手僵在半空。

“夸你的。”乔蓁蓁适时补充一句。

他这才开始吃饭。

【好感值+5,现存85点】

“哇,又加了5点1小八欢呼。

刚一起吃饭时好感值增加很多,但随着一起吃饭的次数多了,池深可能有了一定程度的免疫,好感值就越来越少了,最近直接一点都没有,这还是两天以来,第一次增加点数。

乔蓁蓁眨了眨眼,又试:“你吃饭的样子真优雅。”

池深动作一停。

“你长得真好看。”乔蓁蓁继续夸。

池深抬头看向她,漆黑的眼眸一动不动。

“这皮肤,这眼睛,这鼻梁,你是刚下凡的小仙子吗?”乔蓁蓁再接再厉。

池深放下筷子,脸色逐渐苍白。

“……宿主,我怎么觉得他的表情不太好?”小八委婉提醒,“不像被夸了,像被打了。”

乔蓁蓁:“……”

诡异的沉默之后,她默默埋头苦吃,快要埋进盘子的脸微微发热。

池深静静地看着她,幽深的眼睛没有半点情绪,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他总算重新拿起筷子,刚吃两口,一个鸡腿默默落入他的盘子,他又停了下来,许久之后才继续吃饭。

乔蓁蓁偷瞄他好几次,确定他没再盯着自己看后,故作淡定地偷了他两筷子青菜。池深垂着眸专注吃饭,仿佛不知道有偷菜贼。

两个人虽然没有说话,但相处意外的和谐。赵恋乔坐在另一侧的角落里,看着乔蓁蓁傻乐的样子咬牙切齿。

已经冷战快一个星期了,乔蓁蓁始终没来找她,反而整天跟池深混在一起,摆明了是要跟自己耗到底。

难道这次真要她先服软?一想到自己要找乔蓁蓁道歉,赵恋乔就恨得眼睛通红,可偏偏又没有别的办法打破僵局。

最近乔家换了司机,是个女的,还是秦静找的,她没办法像以前一样使唤,又跟乔蓁蓁闹别扭不能蹭车,每天都要打车回家,一天的车费都要将近一百。

她这几年为了给乔建留下好印象,从来不要他给的零花钱,之前还能吃乔蓁蓁的用乔蓁蓁的,冷战之后要处处自己花钱,赵琴给的那点根本就不够。

算了,忍忍吧,以后有的是机会跟她算账。赵恋乔深吸一口气,趁乔蓁蓁去厕所的时候赶紧跟过去,在她出来时拦住了她:“蓁蓁,我们聊聊。”

乔蓁蓁一看到她就皱起眉头:“我们没什么可聊的。”

说完就要离开,赵恋乔忙道:“我知道你还生我的气,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好吗?”

乔蓁蓁不悦地退后一步。

赵恋乔被她反感的表情气得心头火起,却还是生生忍了下来:“蓁蓁,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的不想跟你冷战,”

说着话,她有些哽咽,“就算你暂时不想原谅我,你也不要再跟池深一起吃饭了好吗?你别为了跟我闹别扭就勉强自己,我看了真的难受……”

乔蓁蓁扬眉,嘲弄地看着她表演,直到她快演不下去时才淡淡开口:“你想太多了,我跟他一起吃饭并不勉强,相反还很愉快。”

赵恋乔愣了一下,震惊:“你、你不是很怕他吗?”

“不怕啊,谁说我怕他了?你会跟你怕的人一起吃饭?”乔蓁蓁斜睨她,“别来烦我了,我有大小姐脾气,不是谁都配做我朋友的。”

赵恋乔彻底愣祝

当初自己之所以能快速成为乔蓁蓁朋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利用乔蓁蓁害怕池深、不敢单独一个人的弱点,通过不断洗脑她池深有多恐怖,叫她无法控制地依赖自己。

……如果乔蓁蓁不怕池深了,那她的存在就少了一大半意义,难怪乔蓁蓁这次这么硬气。

赵恋乔逐渐恐慌,正要说些什么,乔蓁蓁已经越过她,直接从厕所出去了。

乔蓁蓁径直往外走,迈出厕所门的瞬间,她看到了两米外的池深,静静地把自己站成一尊雕塑。

她刚才跟赵恋乔在厕所门口说话,又没有刻意压低音量,想来她们的话都被他听到了。

听到自己亲口承认说不怕他了,他应该很高兴吧?乔蓁蓁眨眨眼,等着迎接新的好感值。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提示音响起。

乔蓁蓁也不气馁,示意他回班后便主动往前走去。池深沉默地看着她的背影,浑身的肌肉都因为太过紧绷而发疼。

许久之后,他安静地跟了过去。

一整个下午,池深都沉默地看着乔蓁蓁的背影,虽然眼底依然没有波澜,可乔蓁蓁总觉得他有心事。

……难道在想精神病院的事?乔蓁蓁顿时也跟着沉重起来。

晚自习放学,乔蓁蓁如之前一样缓步往校外走,思忖着今天不能停在医院外了,她得一路跟进去,确定他到底是什么病才行。

这么想着,书包突然被戳了一下。

乔蓁蓁拉了一下双肩包的带子,正要继续往前走,反应过来后猛地停下,睁大眼睛慢吞吞地回头,只见原本该在自己三米外跟着的少年,突然出现在她的背后,正低着头沉默地看着她。

“……怎么了?”第一次被他叫住,乔蓁蓁连说话都透着小心,生怕一不留神就把人吓跑了。

池深抿起薄唇,半晌从书包掏出一个牛皮纸袋,安静地递到她手中。

乔蓁蓁不解地接过去,掂在手里的重量沉甸甸,随手一捏足有一厘米厚。

“这是什么?”乔蓁蓁疑惑。

池深定定地看着她,半晌哑声开口:“回去看。”

“……好。”乔蓁蓁立刻紧紧抱在怀里,连心跳都跟着快了起来。

见池深没有别的要说了,她当即钻进车里,迫不及待地叫司机开车。

“今天直接回家吗?”司机问。

“对,直接回家1虽然也想继续跟池深,但此时此刻显然是牛皮纸袋更重要。

他给了自己什么?摸起来像厚厚的一叠纸,难道是情书?乔蓁蓁当即否定,池深不像会写情书的人。

到底是什么呢?

她越想越抓心挠肺,好不容易坚持到家,一开车门就往卧室冲。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秦静惊讶。

“回家睡觉1乔蓁蓁说着,一溜小跑回了房间,反锁房门坐在了床上。

心跳逐渐加速,她深吸一口气,一脸紧张地把纸袋拆开,郑重其事地掏出里面厚厚的一叠——

精神病医院的……手册?

她愣了一下,一张张地翻看,发现不仅有各个精神病院的手册,还有池深的批注,每个医院最好的医生是谁、最擅长哪方面的治疗、治好过多少病例,都一一写了下来,六个医院的批注足有十几页纸。

“他这是……”乔蓁蓁迟疑开口,“让我帮他选医院?”

小八沉默片刻,斟酌开口:“小八觉得,他是在给你推荐医院。”

乔蓁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