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 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的视线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攥着书包带的手越握越紧,许久之后,才沉着声音开口:“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偷了卫生棉?有什么资格替我审判?”

“这难道不是最有力的证据吗?”赵恋乔看了眼她手里的东西,叹了声气劝,“我知道你最近跟他关系缓和了很多,可现在证据确凿,你也该面对现实了,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吧。”

说着话,她温柔地去挽乔蓁蓁的胳膊,乔蓁蓁目露厌恶,下意识打开了她的手。

她只是本能地表现抗拒,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赵恋乔却愣了一下,红着眼捂住被她碰过的地方,哽咽着控诉:“我知道你心里郁闷,可偷你卫生棉的人又不是我,你打我干什么?”

“是呀,恋乔还特意早起一个小时,就是为了帮你抓这个变态,你不感激也就算了,怎么还欺负人啊1跟赵恋乔交好的女生顿时愤怒。

其他人也纷纷帮腔——

“偷你东西的明明是池深,你不跟他算账也就算了,怎么还拿赵恋乔撒气,也太不讲理了吧。”

“估计是恼羞成怒吧,她最近跟赵恋乔闹掰之后,就一直跟池深一起吃饭,我都发现好几次了,结果现在证明赵恋乔才是对她好的人,池深就是个猥琐的变态,面子上过不去了呗。”

“那要是这样,她也挺恶心的,不值得赵恋乔对她好。”

班里众人七嘴八舌,乔蓁蓁却只看着沉默不语的池深,心里又气又心疼。她虽然不够了解他,可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也知道他不是胆小的人,从未怕过这些人的霸凌,现在之所以沉默,只是因为她在这里。

他怕她不信他,又发自内心地觉得,她不会信他。

赵恋乔见乔蓁蓁傻站在那里也不辩驳,心里一阵畅快,享受够大家对她的夸赞后,才施舍一般开口:“大家都别说了,蓁蓁就是太善良,才会相信这种人。”

“赵恋乔,你别总为她说话,惯得她1有人为她抱不平。

赵恋乔苦涩一笑,正要开口,旁边的乔蓁蓁突然打断:“你就一句话都不说?”

赵恋乔愣了一下,才发现她是对池深说的。

多亏赵恋乔这些年的宣传,乔蓁蓁校董家傲慢大小姐的形象深入人心,虽然平时也经常出现跟她闹别扭的时候,可多少还是有些忌惮,她不说话也就算了,一开口,班里人都静了下来。

池深垂着的眼眸轻轻一颤,睫毛像蝴蝶已经断裂的脆弱翅膀。

乔蓁蓁深吸一口气,缓步走到他面前,看着他没有血色的薄唇低声问:“你就任由他们诬陷你?”

“我们哪诬陷他了?”旁边的男生不服。

乔蓁蓁横他一眼,他顿时不敢吱声了。

教室里再次安静下来,乔蓁蓁轻呼一口气,耐心地看着他:“你不解释吗?”

她在一分钟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可还是决定先让池深开口。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自己能一辈子都保护他,可事实是总有自己看不到的时候,为了避免像上辈子一样被妖魔化,他应该学会为自己辩解。

池深听到她的话,薄唇抿成一条毫无血色的线,却始终没有抬头。

乔蓁蓁心里不是滋味,却还是继续鼓励:“我相信你,只要你解释,你说什么我都信。”

她的声音不大,全班却都能听得清楚,赵恋乔顿时皱眉:“蓁蓁,你别被骗了。”

乔蓁蓁无视她,还是安静地看着池深。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池深迟迟没有开口的意思,他不说话,也没有新的好感,说明他并不相信她会信任他。随着他沉默的时间越久,乔蓁蓁就越心疼。

眼看着快要到早读时间,班里又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刚到的同学也凑了过来,跟早来的人小声八卦。班里不再像之前一样安静,偶尔传到乔蓁蓁耳朵里的低语,都是十分难听的词句。

赵恋乔心里有些慌,于是暗示地看了池深旁边的两个男生一眼,两个男生立刻开始说话:“要我说都散了吧,摆明了某人不识好人心,非要跟变态为伍,真没意思。”

“不就是,她都说自己相信池深了,搞得好像我们是坏人一样,走吧走吧。”

他们把节奏一带,班里的喧哗声顿时大了起来,更多人跟着附和,字字句句都在说乔蓁蓁不知好歹,跟池深是同一类人。

池深的手渐渐攥紧,苍白的手背上爆出青色的筋,蜿蜿蜒蜒触目惊心。

乔蓁蓁认真看着他,突然有了新思路:“听见了吗?你如果再不解释,我也要被你连累了。”

话音未落,池深猛地抬头,漆黑的瞳孔中清晰地倒映着她的脸。乔蓁蓁耐心与他对视,安静等着他下面的话。

然而他的脸色越来越差,却始终没有说话。

……看来是她太着急了。乔蓁蓁叹息一声,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我开玩笑……”

“不是我。”他哑声开口,声音干涩如生锈的钝刀。

乔蓁蓁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惊喜:“你说什么?”

她声音激动得高了起来,引来班里其他人的注意。

“我没有……”

池深专注地看着她,似乎只想解释给她一个人听,然而班里其他人还是面露惊讶。在他们的印象里,池深是个从来不会辩解的人,没想到有一天,会听到他亲口否认。

乔蓁蓁眼角泛热,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不是你做的。”

池深扯了一下唇角,试图对着她笑,但最后还是失败了。

乔蓁蓁替他笑了,如果不是班里有太多人,她甚至想抱抱他。池深感知到她的友善,一直攥紧的拳头逐渐松开,浑身僵硬的肌肉也开始放松,身体迟来地感觉到一股用力过猛的酸痛。

周围同学看着他们的表现,有人开始犹豫:“不会是咱们误会了吧?”

“卫生棉就是在他书包里找出来的,这有什么可误会的,你别因为变态解释一句,就真的信他了。”一个男生不屑道。

另一个男生跟着附和:“没错,他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偷藏女生卫生棉这么恶心的事,也就他能做得出来了。”

这两个男生就是帮赵恋乔抓池深的人,此刻高谈阔论,踩低池深的同时也不忘拔高自己,见周围人都跟着点头,不由得洋洋得意。

乔蓁蓁听得暗自咬牙,对池深安抚地笑了笑后,在心里对小八道:“我要暂停时间。”

“本次是第二次使用,每三十秒需要15点好感,宿主要暂停多久?”小八问。

乔蓁蓁:“我们还有多少点?”

“现存90点。”

乔蓁蓁盘算一下,得出个大概数值:“暂停两分钟。”

“好的,消耗60点,现存30点。”

小八话音一落,教室便瞬间静止了,乔蓁蓁不敢耽误时间,飞快地冲到第一排女生的位置,直接去桌洞里翻找,找到卫生棉后松了口气。

她就知道,高中在校时间久、下课时间短,学校里卖的卫生棉质量又一般,大多数女生都会像她一样在桌洞里放一包以备不时之需。她知道她的卫生棉大概率是赵恋乔拿走栽赃给池深的,也知道赵恋乔做事不会留破绽,所以她一开始就没想费力找证据,证明一切都是赵恋乔做的。

她要用更简单的方式,证明池深的清白。

两分钟的时间说短不短,可要转遍整个班还是很紧迫的,乔蓁蓁不敢停留,把卫生棉掏出来塞到隔壁男生书包后,就赶紧去了下一排。

“还有二十秒1小八提醒。

乔蓁蓁顿时跑得更快,把最后一包卫生棉塞进桌洞后,一抬头就看到两个高谈阔论的男生。两个人的表情静止在最得意的时候,极度恶意的表情很讨人嫌。

乔蓁蓁想了一下,又把他们两个桌洞里的卫生棉掏出来,反手塞进别人的书包。

“五、四、三……”

乔蓁蓁扭头冲回先前的位置,在小八的‘一’喊出口后,时间再次流动,她一个刹车不稳,一头扎进池深怀里。

原本恢复热闹的教室瞬间安静。

乔蓁蓁嘴角抽了抽,喘着气无辜地站直了,一抬头就对上池深怔愣的表情。

……又吓着了?

她正无语时,赵恋乔旁边的女生倒抽一口冷气:“他们俩竟然抱在了一起1

“……没抱,是我没站稳。”乔蓁蓁解释。

“他们竟然抱了1女生再次惊叹,赵恋乔也彻底愣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乔蓁蓁斜了她们一眼,正要开口,前排角落的男生突然震惊:“我艹!这什么玩意1

他这一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只见他一脸膈应加茫然,从书包里举出一包拆开的卫生棉。其他人来不及跟着惊讶,就陆陆续续发现了卫生棉——

“我艹我这里也有1

“我也有1

“啊!这是我的1一个女生认出自己的标记,顿时尖叫起来。

班里瞬间乱成一团,乔蓁蓁默默看着这场闹剧,趁所有人没注意,悄悄伸手勾住了池深的小指,无声地安抚着他。

池深愣了愣,低头看向两个人勾在一起的指头,薄唇渐渐又抿了起来。

“在想给我找新的精神病院?”乔蓁蓁突然问。

池深迟疑地别开视线,就差把‘你怎么知道’五个字刻在脸上了。

乔蓁蓁冷笑一声,又想起他把自己当精神病的事。

是时候找他算账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