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在算账之前,要先解决眼前的事才行。

乔蓁蓁双手抱臂,倚着池深的桌子看着众人。

班里还在因为卫生棉的事闹腾,几个女生认出自己的东西后,红着脸去抢,几个脸皮厚点的男生,还举着手里的东西四处询问,引来一片笑骂。

混乱之中,突然有人开口:“每个男生书包里都有,一看就是恶作剧,我们是不是误会池深了?”

这人声音洪亮,众人闻言顿时有些尴尬。就在十分钟前,他们还在因为池深书包里找到了卫生棉,而去扮演一个高高在上的审判者,十分钟后发现自己书包里也有,第一反应却是打闹逗趣、互相调侃,双标至此,脸皮得多厚才能当无事发生。

“……我们之前又没看到自己书包里有,”刚才帮赵恋乔的男生小声反驳,“再说了,他本来就一直鬼鬼祟祟跟着乔蓁蓁,又突然翻出她的私人用品,也难怪我们会误会。”

“看他不顺眼就直说,别打着我的旗号,好像欺负人也是因为我一样。”乔蓁蓁冷淡开口。

那个男生嘴角抽了抽,见众人都看了过来,一时间也有些没脸:“可、可是你也不能保证,一定不是他做的吧?”

“证据呢?”乔蓁蓁扬眉。

男生愣了一下,立刻指向赵恋乔:“她不就是证人?她可亲眼看到,池深在你座位上鬼鬼祟祟的。”

还没弄明白这一切的赵恋乔怔了怔,回过神后尽可能镇定:“是呀,我昨天看到他去你座位了。”

“你看到他拿我卫生棉了?”乔蓁蓁淡漠地看向她,“亲眼看见?”

赵恋乔嘴唇动了动,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乔蓁蓁先一步道:“卫生棉上的指纹,专业部门可以鉴定出时间长短,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如果检测出你的指纹留的比他早,就说明是你故意拿走陷害他的。”

“我、我没有1赵恋乔顿时慌了,“我没事陷害他干什么1

“所以你亲眼看见他拿走我的卫生棉了?”乔蓁蓁逼问。

众目睽睽之下,赵恋乔很想点头,可又不知道乔蓁蓁说的是真是假,先不说池深从头到尾都没来得及碰卫生棉,就算碰了,时间也是刚才,万一真能确定指纹留下的具体时间,岂不是就能查到昨天只有她一个人碰过?

赵恋乔越想越紧张,再与乔蓁蓁对视时,也不敢那么笃定了:“我、我也不知道……”

“所以你没亲眼看到,”乔蓁蓁早就猜到她不敢继续栽赃,语气十分平静,“没有看到,却带头霸凌,是吗?”

‘霸凌’这个词一出现,事情就有点严重了,众人面面相觑,跟着赵恋乔堵池深的另一个男生急忙帮腔:“她虽然没亲眼看到,可也不代表池深是清白的,说不定就是他为了混淆视听,故意把每个桌洞放一包。”

“谁?池深?”乔蓁蓁嘲弄反问。

男生顿时没脸。

班里谁不知道,池深就是个孤僻又我行我素的怪胎,才不会在意别人的想法,真想要乔蓁蓁的东西,直接拿了就行,怎么可能费这么大劲,把班里每个男生都陷害一遍。

从每个桌洞都找到卫生棉的那一刻,其实他们就不怀疑池深了。

“……那这事是谁干的?”有人小声嘟囔一句。

“对对对,不是池深肯定是别人,谁啊这么变态1

班里又掀起一片讨论声,正热闹时,突然有人问刚才帮赵恋乔说话的男生:“你桌洞里为什么没有卫生棉?”

“是啊!陈乐也没有1

陈乐是另一个。

两个男生一愣,都有点懵。

其他男生的桌洞里都有,就他们两个没有,他们两个刚才恰好一直帮着赵恋乔,直到最后都在说池深有问题。

这就有点微妙了。

两个男生隐隐感觉不妙,刚要辩驳,班主任从外面进来了,一看都挤在一起,当即把所有人都呵斥回座位。乔蓁蓁回座位前,低声对后面的池深说了句:“中午放学去操场,我有话跟你说。”

池深沉默一瞬,在她转身离开时微微点了点头。

乔蓁蓁没看到他的回应,便直接回座位坐下了。不一会儿就有女生忍不住把卫生棉的事告诉班主任,顺便说了只有两个男生桌洞没有东西的事实。

两个男生平时在班里就风评不好,班主任一听,直接认定就是他们干的,当即一通训斥,两个男生憋屈得要命,每次张嘴想反驳,都要迎来班主任更暴躁的训斥,最后只能闭嘴。

赵恋乔心虚不已,也不敢帮两个人说话,只能不安地低下头。她自从穿书后就一直顺风顺水,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丢脸过,可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其他人桌洞里的卫生棉是哪来的。

难道是她昨晚陷害池深时被发现了,然后被池深反过来陷害了?

不可能,池深就是个蠢蛋,在原文都占不了一页纸的人,怎么可能有那么聪明。她咬着下唇,想也不想地否定了。

反将了赵恋乔一军,乔蓁蓁心情舒畅,小八也默默夸奖:“宿主你太厉害了,竟然能想到做指纹鉴定的方法,逼赵恋乔改口,不过本世界的科技已经这么发达了吗?竟然连指纹留下的时间都能鉴定。”

“我哪知道。”乔蓁蓁想也不想。

小八愣了愣:“那您刚才……”

“哦,我编的。”乔蓁蓁十分淡定。她只是一个无辜的高中生,怎么知道指纹鉴定能不能确定时间,她只是觉得,如果她不知道,那每周要死要活补课却也只是中间成绩的赵恋乔,肯定也不知道。

小八:“……您真聪明。”

“多谢夸奖。”乔蓁蓁毫不客气。

小八:已无话可说。

上课铃响,班主任拿出两套卷子做测试,一上午都没按时下课,偶尔去厕所也要提前申请,等到卷子全部做完,也就中午放学了。

乔蓁蓁懒洋洋地把卷子交上去,刚要回头找池深,就被两个男生堵住了。

班里大多数人都已经去吃饭了,只剩下的几个人见状也都赶紧跑了。

乔蓁蓁蹙眉看向二人,语气不大好:“干嘛?”

“是不是你故意陷害我们?”两人思来想去,只有这一个答案,否则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桌洞里没有卫生棉。

“你们有没有脑子?”乔蓁蓁毫不心虚,“我这几天都没来,关我什么事?”

“那是池深?”男生有些迟疑。

乔蓁蓁往后排看去,没看到池深愣了一下,接着想到自己叫他先去操场等自己的事,这才松一口气,不急不慢地看向面前两个男生:“他什么性格,你们还不知道?再说了,你们今天早上如果不那么跳,就算你们桌洞里没东西,其他人也不会怀疑你们,那他做这件事还有什么意义?”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背后陷害你们的人,首先得确保你们参和到这件事里来。”

男生面面相觑。

“你们好好想想吧,到底是谁先起的头,谁教唆你们抓池深的,谁又在你们被班主任骂时隐身,我还有事,先走了。”乔蓁蓁说完,拎着书包就往外走,把二人无视个彻底。

两个男生皱眉想了半天,只想到了赵恋乔自己,当即沉下脸去找她了。

乔蓁蓁懒得管烂锅跟烂盖之间的破事,只是一路往操场小跑。

正是中午吃饭时间,大部分学生在食堂,小部分学生去了校外,偌大的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乔蓁蓁跑到地方后,四下看了好几圈,都没找到要找的人。

难道还没来?

她迟疑一瞬,决定再回教室找找,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他站在篮球架的阴影后,正专注地盯着自己,也不知道看多久了。

一想到他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着急,乔蓁蓁直接气笑了,咬着牙朝他走去。

池深隐隐察觉到危险,泛黄的球鞋迟疑地往后挪了挪。

乔蓁蓁看出他又想跑,当即眯起了眼睛:“我看你敢动。”

池深停下脚步,不敢动。

乔蓁蓁心气这才顺了点,走到他面前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早上受伤了吗?”

池深不语,只是试探地看着她。

“回答。”乔蓁蓁眯起眼睛。

“……没有。”

乔蓁蓁松一口气,抬头看了眼大太阳,转身便往教学楼后的阴影处走。池深沉默片刻,还是跟了过去。

乔蓁蓁站在那里等着,等他走过来后勾起唇角:“你上次给我那么多精神病医院的资料,是不是把我当神经病了?”

“是精神疾病患者。”池深用粗糙的声音纠正。

乔蓁蓁气笑:“行,精神疾病患者,你把我当精神疾病患者了?”

池深不语。

乔蓁蓁横他一眼,没好气地将书包扔给他。池深接住,紧紧攥在手里,漆黑的双目迟疑地看向她。

“打开吧,给你的礼物。”乔蓁蓁双手抱臂。

池深沉默地打开,半晌迟疑地抬起头。

“拿出来埃”乔蓁蓁眯起眼睛。

池深脸色逐渐苍白,许久之后,他从里面掏出一包完整的卫生棉,声音沙哑且颤抖:“你说相信我的……”

他没偷,也不想她送自己这个。

乔蓁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