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 1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池深苍白的脸,乔蓁蓁无言片刻:“……书包里又不是只有这一样东西,你就不能找点别的?”妈妈也是,已经在桌洞里给她放一包了,怎么书包里放的还有。

池深抿着没有血色的唇,漆黑的眼睛怔怔地看着她。

乔蓁蓁认命地叹了声气,把卫生棉抢回来塞进书包,接着伸着脑袋去翻找她要给池深的东西。书包还挂在池深胳膊上,她专注翻找时,头顶和他的喉结只有一指远,黑长浓密的头发自然垂落,随风拂动的发梢扫过他的手背,痒意从手传递到了心口。

池深僵直地站着,喉结不自觉地滚动,身体却硬得像块石头,连低头看她都觉得冒犯。

【好感+20,现存50点】

乔蓁蓁顿了一下,疑惑地抬头看他,头顶不小心碰到他的下巴,呼吸也轻轻抚过他的喉结。

【好感+30,现存80点】

乔蓁蓁:“……”

她迟疑一瞬,伸手握住池深的胳膊。

池深眼底闪过一丝抗拒,下意识后退两步,见她脸上没有出现嫌恶,后背才略微放松。

没有新的好感值出现。

还以为他喜欢肢体接触呢……要是喜欢就好了,反正也十八了,她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罪恶感的。乔蓁蓁猥琐三秒钟,不再管他的反应,把乱七八糟的一叠东西交到他手上:“喏,看看。”

池深顿了一下,迟疑地接了过来。

是一叠厚厚的检查报告。

他第一眼,就看到最上面‘精神检测报告’几个大字,猜到是什么后,黑沉的眼眸起了一层浅浅的波澜。。

乔蓁蓁耐心地看着他一张一张的翻阅,翻到中间几页时,还是忍不住带点小得意地告诉他:“我这几天把你给我那几家医院的体检做了个遍,大多数检查都是重复的,检查结果都在这里,你也看到了,我精神状态好得很,没有病,对你好也不是因为犯病,就是想对你好而已。”

池深低着头,专注地翻看检测报告,也不知把她的话听进去多少。

乔蓁蓁说完,便等着他追悔莫及地跟自己道歉,然后大大方方地接受她的示好。然而等了许久,没等到他开口,反而等到他的手指越来越抖。

乔蓁蓁一开始还没在意,直到他肩膀也开始轻颤,她终于意识到不对,皱着眉头正色问:“池深,你怎么了?”

池深不语,只是手指将检测报告攥得越来越紧。

“……你说话啊,你别吓我。”乔蓁蓁逐渐心慌,下意识伸手去拉他。

池深猛地抬头,目光阴鸷冷酷,乔蓁蓁愣了一下,伸出的手生生停在了半空。

“……池深,你怎么了?”她小心地问。

池深目光落在她的胳膊上,只见关节处肌肤白如瓷器,却有几个青红的点。

是抽血留下的印记。

他的视线逐渐恢复沉寂,再开口声音艰涩:“疼吗?”

乔蓁蓁感觉到他似乎平静了,也跟着微微放松:“哪里疼吗?做体检吗?不疼的,就是抽了点血,做了点脑部检查。”

“脑ct不能做得太频繁。”他看向她的眼睛。

乔蓁蓁讨好地笑笑:“我、我就做了三次……”她也知道不能做得太频繁,所以第四次的时候没敢做了,只是做了部分基础的检查。

池深再次恢复沉默,检测报告被他攥得皱巴巴的。

乔蓁蓁试探地上前一步,小心地问:“你现在知道了吧,我没玻”

“……嗯。”

“我就是想跟你做朋友,我想对你好。”

池深抿唇,许久才低声问:“为什么?”

“因为……”

因为你曾经在所有人都抛弃我的时候,坚定地站在我身后,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跟我走。因为你在坏人的刀子刺过来时,毫不迟疑地把我护在身下,因为你曾躺在我的怀里,用浸透鲜血的手抚上我的脸,求我不要害怕你。

乔蓁蓁笑得眼睛弯弯:“因为我想对你好,可以吗?”

池深看着她眼底的笑意,迟疑地蹙起眉头。

乔蓁蓁以为他还在迟疑,当即提出解决办法:“你要是怀疑我检测报告造假,你可以随便选家医院,我当着你的面做……”

“不要。”池深想也不想地拒绝。

乔蓁蓁偷笑:“那以后就别怀疑我,知道吗?”

池深沉默不语。

乔蓁蓁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已经大概摸准了他的性格,比如现在这事,就必须得听到他亲口承诺才行。

“知道了吗?”乔蓁蓁又问。

“……嗯。”池深总算答应了。

乔蓁蓁这才满意,把检测报告拿回来塞进书包,朝他伸出手:“我们去吃饭吧。”

池深看向她的手,默默后退了一步。

乔蓁蓁愣了一下:“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

池深不语。

“我不是神经玻”乔蓁蓁强调。

“嗯。”池深应了一声,又往后退了一步。

乔蓁蓁:“……”

或许是她无语的表情太明显,池深静了片刻后,竟然主动开口:“给我时间……”

“行,我给你适应的时间。”乔蓁蓁又高兴了,见他站着不动,便主动往食堂走,走了一段路后突然回头,看到池深跟以前一样不远不近地跟着,顿时又高兴了。

两个人在操场聊了半天,到食堂时已经避开了放学高峰期,里面空了一大片桌椅,池深却还是去了偏僻的角落。

乔蓁蓁打完饭,直接在他对面坐下:“外面的位置更凉快,这边没对着空调,很闷,不如我们换个位置吃饭吧。”

池深抿了抿唇,一句话没说就表现出了抗拒。

乔蓁蓁循循善诱:“外面也没什么人。”

池深前后两辈子,活得都像一座孤岛,她想尽可能温和地带着他,走到人群中去。

然而池深还是不说话。

乔蓁蓁叹了声气,只好作罢。

她今天早上没吃多少东西,现在饿得厉害,坐下后就开始埋头苦吃,一直到胃里发撑才满足地放下筷子。

一抬头,就对上了池深漆黑的眼。

她顿了一下:“吃饱了吗?吃饱就回教室。”

池深依然盯着她看。

乔蓁蓁摸了摸鼻子:“那……走?”

他还是不回答。

乔蓁蓁索性放弃问他,直接起身往食堂外走,结果刚走几步,一回头发现他还坐在原位。

竟然没跟上来?乔蓁蓁心里惊讶一瞬,当即又折了回去:“你怎么还不走?”

“……你怎么不吃西葫芦?”他哑声问。

乔蓁蓁愣了愣,一低头才发现他盘子里还有完整的一格西葫芦,一看就是一口没动。

一个奇妙的想法跑了出来,她迟疑一瞬,试探地问:“你每天都要这个菜……是给我买的?”

池深抿唇。

乔蓁蓁顿时笑得眉眼弯弯,重新在他对面坐下:“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天的蔬菜还没补充呢。”

虽然已经很饱了,但他难得主动一次,她怎么也要给点面子。

这么想着,乔蓁蓁刻意忽略撑得厉害的胃,把一格西葫芦全部都吃了,最后揉着隐隐有些疼的胃跟他说:“走吧,看在我全部都吃了的份上,咱俩现在并排走怎么样?”

说罢怕他拒绝,又赶紧补充,“你如果觉得不舒服,我们可以隔得远一点。”

池深面露迟疑。

“……你说的,要适应。”乔蓁蓁见他迟迟不答应,不由得苦恼地抿起唇。

池深的喉结动了动,半晌微微点了点头。

乔蓁蓁眼睛一亮,连忙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留出了旁边的路。池深不自在地靠近,却还是在她身后两步的地方停下,怎么也不肯再往前。

对于乔蓁蓁来说,他能迈出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于是也没有强求,一边笑着跟他说话,一边往班里走。

他们两个吃饭晚,等他们进班时,班里已经坐了三分之二。虽然一直听说他们的关系变好了,但没有亲眼看到的时候,多少还是不信的,当乔蓁蓁跟池深一起进来时,众人都有种受到冲击的感觉。

面对众人试探的眼神,乔蓁蓁谨慎地看了眼池深,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回座位上坐下。

……最后那格西葫芦也太多了,撑得她胃里好像越来越疼。乔蓁蓁不舒服地揉着肚子,疼痛感越来越重,很快脸色就不太好了,本来想回家再说,可实在不舒服,只能在最后一节晚自习之前去一趟医务室。

她怕池深会多想,特意等到他去厕所的时候才走,试图用最短的时候回来。

男厕所内,两个男生走了进来,旁若无人地交谈。

“乔蓁蓁以前不是没有胃病吗,怎么突然胃疼了。”

“还能为什么,肯定是因为跟池深一起吃午饭呗,他那么脏,身上又臭,谁知道会不会污染食物。”

“也是,他就是一个扫把星,谁跟他在一起都会变倒霉,人家乔蓁蓁以前多高岭之花,现在跟他在一块,我感觉突然变成狗尾巴草了。”

“哈哈还真是。”

两个人说着话,厕所隔间的门突然开了,两人同时听到动静同时看过去,眼底都闪过一丝惊讶。

“池深?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