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蓁蓁在医务室买了个健胃消食片就回来了,一进教室下意识地往最后一排看,结果那里空空如也。

马上就要上课了,他人呢?乔蓁蓁皱起眉头,正要去找他,看看到他从前门进来了,于是扬起唇角对他笑笑。

池深抿起薄唇,视线落在她桌上的健胃消食片上,半晌脸色苍白地别开视线,直接从她身边经过回座位了。

乔蓁蓁脸上的笑僵了一瞬,有些莫名地回头看他一眼,却没能跟他对视。

上课铃响,她只能把头扭回来。

最后一节晚自习很快就结束了,放学铃一响,教学楼就开始震动,学生们呼呼啦啦地往外涌去。

乔蓁蓁背上书包,等人走得差不多后回头叫池深,可‘池’字还没完全说出口,她就愣住了。

池深不在。

她茫然地在教室里找了一圈,又跑到走廊里找,正要去男厕所看看时,值日的同学提醒她:“你找池深啊?我刚才看到他先走了。”

“先走了?”乔蓁蓁惊讶。

“嗯,我涮拖把的时候看见的,他放学就走了。”

乔蓁蓁怔愣,半晌道了声谢,背着书包独自离开了。

前后两辈子,这还是第一次在她不躲着他的前提下,没有被他跟到校门口。乔蓁蓁感觉自己走路都变别扭了,职业病一样时不时想回头看看。

“小八,你能帮我看看他为什么提前走吗?我感觉他家里可能是出什么事了。”她在脑海里问。

机械音很快响起:“小八不具备未卜先知能力,无法帮助宿主。”

乔蓁蓁叹了声气:“我就是随便问问,不能就算了。”

“他肯定是家里临时有事,才会提前走的。”小八安慰道。

乔蓁蓁点了点头,叹了声气回家了。

尽管一直跟自己说不要多想,但她还是一夜都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学校,本想找池深问问情况,结果自己到校门口后,并没有在熟悉的角落找到他。

……自己早来了半个小时,他没到也正常。乔蓁蓁抱紧了不大的饭盒,站在角落里东张西望。

渐渐到了正常上学时间,学校门口热闹起来,乔蓁蓁垫着脚尖张望,一直从人少找到人多,又从人多找到人少,始终没看到池深的身影。

眼看着上课时间快到了,门卫过来关大门,看到她还在外面站着,当即吆喝她:“那个学生,怎么还不进学校1

乔蓁蓁蹙了蹙眉,又看了眼池深来的方向,见那条路此刻一个人影都没有,只得忧心忡忡地往教室走。

“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才会没来学校。”她担忧道。

小八跟着分析:“难道是赵恋乔诬陷不成,偷偷打击报复了?”

“也可能是家里有事,所以没来学校。”乔蓁蓁叹气。

“宿主实在不放心,可以等中午放学去找他。”

乔蓁蓁微微颔首,心事重重地往教室走。

迈进教室的那一刻,她看了眼后排角落,本来只是习惯性的,结果竟然真的看到了池深,她顿时愣在了原地。

池深在她进教室的瞬间,也抬头看向了她,看到她怔愣地停下脚步后,抿着苍白的薄唇低下了头。

“乔蓁蓁,快点坐下。”老师温柔提醒。

乔蓁蓁回神,平静地到座位上坐下。

小八见状,忍不住夸奖:“你真是我遇见过最淡定的宿主。”

“淡定个屁!这个小混蛋气死我了,我在那边担心他担心得要死,他竟然不声不响给我跑回教室了!他是有什么疾病吗?还是故意耍我?要不是看在他救过我的份上,我真想原地揍他1

小八:“……”

乔蓁蓁面无表情地在脑海咆哮,发泄完才重新冷静。

一节课很快过去,下课铃一响,她就扭头去找人,结果座位上已经空了。

她深吸一口气,默默把头扭了回去。

“宿主,你不去找他问问情况吗?”小八好奇。

乔蓁蓁面无表情:“问什么,瞎子都看得出来他在躲我。”

小八感知到她的情绪极差,默默减少了自己的存在感。

接下来一整天,池深都神出鬼没,每到下课时间就会消失,上课又突然回来,乔蓁蓁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堵到人。

两个人一直默默较劲到晚自习放学前,池深不等放学铃响,就悄无声息地从后门走了,走之前还特意看了一眼乔蓁蓁的方向,确定她在座位上好好坐着才离开。

然而他刚出校门,就看到她板着脸站在不远处,愣了愣后停下了脚步。

乔蓁蓁呼吸不稳,像是刚剧烈运动过:“你怎么不等我?”

“你怎么……”话说了一半,他闭上了嘴。

乔蓁蓁轻哼一声:“想问我怎么追上你的是吗?我跑得快呗,你不信就继续跑,看我能不能追上你。”

“……这次为了追他,80点好感全部消耗完了,他如果再跑,宿主可能追不上他。”小八尽责提醒,不住为那80点好感心痛。

乔蓁蓁无视它的话,抱着手臂看池深:“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开始躲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池深定定地看着她,喉结轻微颤动一下,却没有说话。

“你得告诉我,我才能帮你想办法解决埃”乔蓁蓁尽可能耐心。

池深依然盯着她。

乔蓁蓁眉头皱了起来,正思考该怎么劝他时,就听到他哑声问:“你的胃还痛吗?”

“你怎么知道……”乔蓁蓁惊讶,“早就不疼了,昨天中午吃太多了,才会撑得难受,吃完消食片就没什么感觉了。”

果然是因为他。池深垂下眼眸,纤密的睫毛像断翅的蝴蝶,一点微风都能引起残翅颤动。

半晌,他往后退了一步,用了所有的勇气,看着她一字一句地开口:“我不想跟你做朋友。”

这大概是乔蓁蓁听过他最长的一句话,虽然还是只有几个字,却足以她受到巨大的冲击。

她张了张嘴,半晌才小心地问:“为什么?”

“就是……不想。”池深别开脸,躲避她的视线。

没有理由,就是不想。乔蓁蓁怔愣半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啊,他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自己还能克服一下,可他就是不想和她做朋友,就是叶公好龙,只想默默跟着,她还能逼着他接受自己吗?

她重来一世,到他身边,本来就是为了让他开心的。

放学铃声已经响起,教学楼里的学生开始往外涌,池深抿着唇,又往后退了几步,跟她隔出一大段距离。

乔蓁蓁心里不是滋味,但还是决定尊重他,挤出一个微笑开口:“好,那我们不做朋友,还像以前一样相处。”

池深沉默。

乔蓁蓁深吸一口气,想改变一下气氛,可又觉得这气氛不能挽救了,于是挣扎片刻,到底还是先一步转身离开。

池深掐着手心看着她的背影,像以前一样目送她上了车,又目送车辆消失在视野中。很久很久之后,久到一四周熙攘的人潮消失,他才看一眼自己沁着血的手掌,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他走之后,黑暗的角落里突然传出发动机的声音,原本早该离开的车重新启动,偷偷跟在了他身后。

晚上十点钟,正是一个城市最热闹的时候,大街小巷灯火通明,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开始了夜生活。

而卖鱼店所在的小吃街,却仿佛被整个世界都屏蔽了一般,路上稀稀拉拉地亮着昏黄的路灯,路灯下三五个店主聚在一起聊天,聊到兴处声音突然一高,惊醒了隔壁正在熟睡的婴儿,接着便是婴儿父母骂骂咧咧的声音。

池深垂着眼眸走过,众人聊天的声音一低,接着便旁若无人地聊起他家的八卦,池深听着他们说自己心理有问题,说自己亲妈是个泼妇、亲爹跟卖油条那个女人的暧昧,仿佛在听别人的事。

光头男正在收摊,看到他回来顿时瞪眼:“你他妈死哪去了?1

池深不语,挽起袖子开始搬东西,又腥又臭的水溅到身上,他也没有半点反应。

“妈的天天板着一张死人脸,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欠你的,你就是个废物!变态!养不熟的狗1光头男越说越气,拿起手边的铁桶朝他砸去。

池深不闪不避,桶直接砸在了头上,接着弹到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血顿时顺着额头往下流,很快染红了半张脸。闲聊的众人往这边看一眼,又很快聊起了别的,仿佛对这一幕已经司空见惯。

池深抬手擦了一下脸,血顿时被蹭得更加触目惊心。

“闷猪是吧?一句话都不说是吧?”光头男嘴上骂得顿时更脏,黑着脸又抄起了剁肉的菜刀,刚一举起来,愤怒的声音突然从对面传来——

“住手1

池深闻言怔愣,下意识地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当看到熟悉的脸后,伤口突然开始疼了,麻木的脸上也突然有了表情。

她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