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看上的冰美人是大蛇攻! > 第29章 为你赤诚(三更)

我的书架

第29章 为你赤诚(三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哎呦!”

“……”

“!!!”

林深一声惊呼, 吓得苏雀差点叫出了声,快要比林深本人的反应还要大了。

jeep车颠簸不歇,车内的众人一起一伏, 一上一下,摇摆不断, 就像苏雀现在扑通扑通直跳的小心脏一样,仿佛拴在过山车上, 速度快的他想死。

天啊, 后面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还嫌车内的威压不够大么?领域不够强吗?

苏雀快要被允诺程无形之中产生的神识压死了。

从刚才开始, 他便能感知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 从天灵盖处轰隆一声直接劈了下来,劈的他三花聚顶都快要裂了。

他想回头看看蛇神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会突然释放神域,一般他们做“神”的, 只有在遇到危机的时候才会释放领域。

可蛇神很明显不是啊,他怎么可能深陷危机, 深陷情-欲倒还差不多。

而允神深陷情-欲,比他深陷危机要可怕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周遭逐渐上升的温度、凝结在车窗上的水珠、司机满头的大汗、空调呼呼的冷风吹出来都没有啥用了……

他好想回头看看允诺程到底怎么了,不可能化形吧, 不可能吧,还没到日子呢啊?

司机因为刚才的急刹又惊出了一身汗,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车内就变得好热。

那种感觉就像车子在熄火的状态下,经历了整整一中午烈日的暴晒。

可是奇了怪了,车子外面明明是下雨天啊,稀稀拉拉的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怎么也不可能会这么热啊。

而且他已经把车内的空调开到最低了,为什么却连一点冷气都没有?

司机师傅不知道, 更慌了。

“允总,对不起啊,刚才蹿过去了一只小白兔,我一个着急,就踩了刹车。而且空调好像……坏了,我在修了在修了……”

司机讪讪的解释着,本打算回头再好好道个歉,毕竟颠到老板不是件小事,更何况允诺程身体不便,腿上还盖着毛毯,这么热的环境下,他能适应么……

无论司机承不承认,在他的潜意识里他都把允诺程看成了个残疾人,无端端的就想多问一嘴。

结果他刚偏了一下身体,脸侧就伸过来一只手掌,糊在了他的脸上,掰着他转回了头。

苏雀哑嗓道:“不许扭头,不许看,安心开车。”安心保命!

别说车内温度变高了,就是车子一会儿没了,也不关咱们的事,护好咱们的底裤,啊呸,护好咱们的命,保命要紧啊!

司机:“……”

后车厢内。

允诺程与林深面面相觑。

林深错愕的抬头,允诺程诧异的低头。

两人的视线汇聚在了一起,林深趴在允诺程的身上,双手搭在他的胸口,而允老师则下意识的伸着手,一只手搂住了林深的腰,一只手环住了他的后背。

允诺程:“”

林深:“”

我这是被美人抱了么?

还有这等好事?!

林深回过了神,嘴角无意识的往上扬了扬,整张脸都窝在了允老师的胸口上方,视线所及之处,正是允诺程那诱人的薄唇,略深的唇勾,浅淡的粉色,上着一层晶亮的釉。

注视着这张唇,林深的喉结上下攒动了一下,千般忍耐才没有不管不顾的亲上去。

林深没有追过人,连喜欢都不曾有,结果却对允诺程一见钟情。没办法,感情来了时候对了,挡也挡不住。

正是因为他没有追过人,所以他不太懂得循序渐进这个道理。

再加上林深也不想那么墨迹,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就想占有。

直接干,干脆上,才是林深。

而现在气氛这么好,实在没有不继续的道理。

于是,顺着这个姿势,趴在允诺程胸口的林深缓缓地抬了头,嬉皮笑脸的舔了舔自己有些干燥的唇。

而允诺程也同样感觉无比燥热。

喉管像是被扔进了一串火石,顺着他的血管摩擦着滚落,火星高高溅起,融入血中。

刚才事出紧急,林深扑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张开了怀抱,紧接着,对他就像炉火一样炽热的少年就摔进了他的怀中,灼热的体温压在了他的双腿之上,隔着毛毯狠狠的烫了一下他的腿。

心脏和双腿同时颤了一下。

此时,少年缓缓的抬眸,月眸中水波流转,莫名就让允诺程想起了那些臆想过的画面。

无论是娇羞,还是痞气,正经还是不正经。

他都是这样跪在自己的面前,扑在他的怀里,虔诚的注视着他,灼热的身体覆上来,自己蛇化的尾部,将他一圈一圈蜷起……

“吓死我了,我以为我要被颠出去了呢。”林深蓦然的声音,唤回了允诺程的理智,他闭了下眼,平复了一下呼吸。

片刻后:“颠不出去,你前面不是还有我呢?要是颠出去,也是我先出去。”

“那我哪里舍得啊,允老师要是受伤了,我不得心疼死。”

“你还不起来?”见林深没有起来的意思,允诺程催促了他一声。

他现在不正常,化形要提前,心脏在跳动,满脑子都是用蛇尾把林深蜷起来的画面,少年坐在他的蛇身上,蛇尾涌动间少年也跟着一起动……

双眸噙泪,小嘴翕动…

画面逐渐跑偏,允诺程想扼杀在摇篮里都扼杀不了!

“嗯の~~”鼻子一哼,发出了一段颤音,“不起来,不想起来……允老师的怀抱太香了,香的我腿软。”

“林深!”允诺程叫着他的名字,“正经点!”

林深:“正经,正经,我可正经了,我是真的腿软,刚才那一颠,为了扶住允老师,我一个着急就把脚扭了。”

“扭了?扭哪了?严重吗?”闻言,允诺程的眉宇一凛,目光往林深的身下移了移,结果轮椅挡着,他什么都没看见。

“你能动么,我看看。”

“动是动不了了,除了维持原状,没有别的办法。”

“这么严重?”允诺程蹙了下眉。

林深:“嗯,卡严重了,得在允老师的怀里躺着才能好,至少也得躺一路吧?”

尾音还没消,林深就又把自己往允诺程的怀里凑了凑,本就没有离多远的距离又拉近了些许,几乎已经快要贴在了允诺程的身上。

他的这句话又让允诺程清醒了不少,同时不乏有些担心,毕竟他是为了稳住自己的轮椅才会摔倒扭了脚,可是听着林深这么说,允诺程便知道林深又在花言巧语的戏弄他。

“起来。”

“不起。”

“你起不起?”

“不起不起就不起。”好不容易有这个在允老师怀里躺着的机会,林深才不要起来,能装一会儿死就装一会儿死。

对喜欢的人就要无赖一些,只要他不讨厌自己,就往他的眼里钻,钻的钻的才有机会,林深之爱情宝典就是这么说得。

眼看着允诺程就要让他起来,林深趴的更紧了,撒娇般的在允诺程的怀里滚了一下,又顾忌着不能把允老师的毛毯弄乱,所以滚得小心翼翼的,就显得的这个动作尤其的漫长。

漫长到允老师身上淡淡的清香都蔓延到了他的身上。

允诺程:“………”

“允老师,你好狠的心啊。之前罚我抄耀瑞守则好几遍、默写你的名字好几千遍,抄的我手都抖了,结果我现在脚扭了,起不来,你还逼我起来,真得是好恨的心啊———”

允诺程:“”

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好像允诺程真得体罚他了似得,明明是林深不正经在先。

见林深耍无赖,死活不起来,允诺程无奈,顿了顿,眉眼微微低垂,视线擦过他的脸:“你、确定不起来?”

这断句断的有些微妙,问得林深一愣,随即抬眸,正好与允诺程意味不明的目光相对。

美人近在咫尺,目光好似有隐隐笑意,那张冷白漂亮的清冷脸庞就在林深的瞳仁之间晃呀晃,晃呀晃,占得满满的。

注视着眼前的一幕,林深更不可能起了,不愣神就不错了。

“那好啊,一会儿可别后悔。”

林深:“”

怎么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林深又在允诺程的怀里滚了滚,像是只树袋熊一样若即若离的抱着大树,微微贴在他的胸口上,感受着允老师微弱到几乎没有的心跳,倒是林深自己,心跳的咚咚的,因为和美人的近距离接触而兴奋不已。

“允老师,你少吓唬我了。”

林深不信。

允老师冷归冷,但是他能感觉得出来,允老师对他还是不一样的。

就比如现在,即使林深耍无赖不起来,允老师的手却还是倚在他的腰侧,帮他稳着身形,似乎是怕他颠着一般,每一次jeep的起落,腰侧的手都会无声的缩紧。

两人的距离忽远忽近,肌肤若即若离,舍不得远离,也没有太靠近。

将分寸与尺度拿捏的很到位。

“你怎么吓唬我,我都不会起来的,不是我不愿意起啊,是我真得起不来啊允老师!”

“哦,是吗?”允诺程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即使有蛇也不起来么?”

“不起来!有什么都不起来,哪怕是有”蛇这个字的音还没有从唇边发出来,刚才还赖着死活不起来的林深突然一惊。

蛇?

允老师刚才说蛇?

“对,蛇。”

允诺程的眉眼弯弯看向了林深,两人的视线相对。

“丽江有很多蛇,森林中最多,而咱们去的纳西族更是多上加多,因为地理原因加之气候适宜,这里的蛇长得又粗又长,五彩缤纷,满嘴的毒液,最喜欢往人多的地方钻,比如像咱们这种底盘低的jeep车、人类的裤腿”

“对了,我刚才还从窗外看见一只呢,好像趴在咱们车上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从车缝里钻进来”

允老师有史以来第一次说这么一长串,而林深还没来得及高兴呢。

直接嗖的一身,直起了身体。

下意识的看向了仍然还在颠簸着的,一会儿贴近地面,一会儿蹦起来的jeep内部,然后像是不倒翁一样,刚刚还摇摇欲坠要往允老师身上倒的身体,瞬间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座位上。

“”

林深最怕蛇了,一听允老师说有蛇会钻进车里,他还能坐的住已经很不错了。

似乎是自己反应太过于激烈,林深觉得有些丢面子。

干咳了一声后,哈哈笑了两下。

迎着允老师好整以暇看向他脚踝的目光哈哈笑道:“哎呀,本来是扭了的,但是想到一会儿还有颠簸,跪着怕护不住允老师,所以脚踝就悟了,瞬间就好了。”

“你看,连脚踝都知道我对允老师的真心一片赤诚!”

允诺程:“”

载着他们的jeep车,行驶了多半天,终于把他们送到了目的地。

耀瑞的车队先到,隆星的紧随其后。

隆星的车队也是jeep,但却是牧马人。

一辆就将近50多万,而耀瑞撑死了也就是十万一辆。

晶蓝色的牧马人挺进了村落,刹车的声音划破黄昏。

已然下了车的耀瑞全体,完全见证了隆星的装逼时刻。

有得羡慕有得鄙夷,而sas全体根本没有那个空,眼前之景就已经让他们非常头大了。

蓝桉:“这是什么?咱们来这里干什么?体验荒野求生么?”

阿米:“哦,不!oh no!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种地方好潮啊,我的玩具熊熊该怎么办,它最怕湿了!”

萧斌没有说话,但紧锁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倒是黎宇宸,不愧是队长,虽然心里看见这环境也不太乐意,但是面上还是安慰道:“其实也还好吧,景色不是挺美的么。”

阿米:“景色美有什么用啊,又不能吃又不能睡的,呜呜呜我要回家,咦?深深呢?他怎么不说话。”

“他?”蓝桉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愤愤的看向了身后。

sas没空赞叹隆星的大手笔,林深更没有那个空。

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允诺程的身上,看见眼前几间平房的时候,满脑子想得都是允老师会住在哪里。

他能不能适应这里的环境,能不能适宜他养身体。

“林深!”蓝桉气得喊了一句,随即就吵吵的往他的身边走,“都怪你,你非要来,非要来,答应段邵弘的时候怎么不过大脑呢!”

正说着,结果就看见了林深身后的允诺程。

蓝桉:“”

下一刻,蓝桉直接花式变脸,一秒委屈,小声嗫嚅的就要往允诺程这边靠,边靠边诉苦。

“允老师,你看看这里的环境,怎么住人啊———”

“确实,”林深挡住了允诺程,拦住了演戏演到一半的蓝桉。

“所以人不住在这里,你住在这里。”

蓝桉一愣,后知后觉的问道:“什么意思?”

“蓝大美女,你怎么这么笨啊,深深的意思就是你不是人,他骂你不是人呢,”阿米走了过来,一并过来的还有组合内的其他成员。

蓝桉这才反应过来,随即就要爆发,又考虑到人太多,允诺程还在林深身后便强忍了下去,可是嘴上也没停,委屈的哭诉诉苦着。

只是他没说两句,忽得就被阿米捂住了嘴。

“美女,别说了,隆星他们过来了。”

蓝桉顿了顿,将嗓子眼里即将挥之欲出的委屈全部咽了下去。

他们内部怎么闹都行,在外人面前闹就不好了。

“又见面了。”段邵弘一马当先的走了过来,跟着他的还有cocktail内的其他成员。

阿米的那句话没有说错,cocktail组合成员不愧是玩重音乐的。他们看上去真得很壮,一个赛一个的强壮,即使和蓝桉一样人设的王炫澜也完全是金刚芭比类型。

穿着宽松的t恤,虽然看不到鼓囊囊的肌肉,但是看t恤尺寸便也能猜测一二。

段邵弘那句话是对允诺程说得,可是允老师压根没理他,他下了车之后便一直在观赏周围的风景,以及石头房后面那片广袤的原始森林

“不如不见。”林深接过了话,仍旧站在允诺程的身前,挡住了段邵弘的目光。

他的美人他守护,仿佛让允诺程看见段邵弘都是一种视觉污染。

被挡住目光的段邵弘:“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你,关你———”

林深指了指他后面的摄像头:“段唯一少爷,注意着点。”

似乎是在场的工作人员看见sas与cocktail走到了一起,赶忙将摄像头对准了他们,毕竟几人第一次见面爆发的花火一定很有噱头。

连蓝桉都知道要避着人群避着摄像头,段邵弘不可能不知道,可是他才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少爷脾气根本憋不住。

眼看着就又要爆发,他身后的王炫澜却先一步走了过来,朝着林深伸出了手。

“你就是林深吧?”

金刚芭比的声音很好听,薄荷音中夹杂着淡淡奶音,想必也是组合中高音的存在。

既然他伸出了手,林深不可能不回应,当然林深倒不是畏惧摄像头,而是一种最基本的礼貌吧,他怎么胡来没关系,退出sas提上日程也没关系,但是丢了允诺程的人就很有关系。

林深也伸出了手,准备象征性的碰一碰指尖就完事儿,结果对面的王耀澜却不这么想,在林深准备收回来的一刻,猛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将林深的整个手掌全部握在了手中,几乎是在瞬间,便牟足了劲。

林深的指尖瞬间全白。

作者有话要说:  允神:即使有蛇也不起来?那我化蛇给你看,好不好?

刷到一个五步蛇的视频,居然有四根……上面还有刺!!……既然如此,咱们的蛇蛇怎么可以输:-d

三更哟,腆着脸求一波营养液(伸出想要加更的小脚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