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为你宣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往那边点, 你挤着我了!”

“我也没地方了,你别乱动!”

温泉后方的小树林,周青霞与路川权蹲守在里面, 正拿着望远镜,注视着温泉中的一幕。

他们的身后是四五名私生饭, 美其名曰是尾随着他们一起过来,实则却是被周青霞塞到车里, 又耀武扬威的吓唬着工作人员们才得以带进来的。

“周姨, 谢谢了啊, 如果不是你把我们带进来, 我们根本进不来!”一名女生兴奋的说道,手中的相机咔咔作响。

“哥哥们好帅, 呜呜呜———”

“有这些照片,我做梦都能笑醒了。”

“就是就是!周姨, 以后再有这种机会,可要随时通知我们啊。”

注视着眼前狂热无比的私生饭, 周青霞一点也不理解,这些个小年轻到底有什么可让她们喜欢的,还疯狂到这种程度。

不过这一点也不妨碍她笑得合不拢嘴。

毕竟私生饭越狂热, 她能捞到的油水就越多,骗钱也就越容易。

“放心,只要钱到位,以后这种机会多得是!”

正说着,蹲在她身后的路川权拧了她一把。

周青霞愤愤的回过了头,“你干嘛?”

男人贼眉鼠眼的眨了眨眼,一张十足邋遢的脸隐在暗处,络腮胡子毫无规律的糊了满脸, 厚唇、尖脸,明明长了一双大眼睛,但是却毫无光彩,懦弱的缩着身体。

“青霞,咱们这么做,是不是违法的啊。”男人有些拿不准,声音越发的颤。

周青霞翻了个白眼:“这怎么能算违法呢?咱们干什么了?带着朋友来找儿子,算哪门子违法。”

路川权:“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你瞧你,还有点男人样吗?亏你是个杀猪的,胆子比针尖还小。钱挣不回来,还好吃懒做,爱喝酒,家里的钱都被你败光了,那个残疾最近又断了咱们的钱财,再不出来捞点钱,等着喝西北风吗?”

男人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叫做被我败光了,如果不是你买奢侈品,钱会花的那么快?”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废物!”周青霞愤愤的咒骂着。

越说越生气。

从十岁起他们从孤儿院将允诺程领回来,便开始利用允诺程挣钱,那个残疾开心不开心、过的好不好,他们一点也不关心,只关心如何才能让自己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为了让允诺程更加听话,他们偶尔也会给个巴掌给颗枣吃。

可是从小到大、从头到尾,允诺程永远都是冷冷的注视着他们,如同一名旁观者一般俯视着他们的一切行为。

那种感觉,周青霞说不上来,明明就是个半大点的小孩,可是看他们的目光却像是在看蝼蚁,冰冷的在下达某种审判。

不过那又如何,他们又不是真得把允诺程当儿子,他们只想要钱,无论用什么手段!

私生饭们的照相机咔咔作响。

在他们的镜头内是两个交叠着的人影,浸泡在温泉中,水流因为两个人的动作激荡不断……

哗啦———

林深连人带水一并被拉到了黎宇宸的面前。

健硕的胸肌溢在林深的眼中,激荡的水流不断的冲击着两人,染着黎宇宸的体温漫上了林深的身体,柔波之下是两人赤-果光滑的肌肤。

黎宇宸靠在池璧上,一只手搭在璧岩,另一种手在水下牢牢的禁锢着林深的身体,一截细腰在他的手里盈盈一握,仿佛某种困兽。

“老么,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扑到我怀里了呢。”

林深:“?”

渣渣攻再说什么。

第二次、什么第二次。

为什么他听不懂?

“既然你这么喜欢我的怀抱,不如就别出来了!”似是根本不在乎林深面上的疑惑,黎宇宸笑着环紧了手,不顾林深宛如困兽般的挣扎将他牢牢的搂在了怀里。

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林深就差把‘放开老子’四个大字写了脸上了,从被黎宇宸搂住腰、抱在怀里开始就浑身不舒服,就跟被跳蚤缠上似得,打也打不着,甩也甩不开。

尝试的挣扎了一下,没挣开:“黎宇宸,自恋是种病,可以治。”

黎宇宸:“哦?可是我不想治,怎么办啊。”

林深:“不想治也没关系,我可以……”直接打到你痊愈———

“可以什么?”黎宇宸含笑的打断了他的话,“可以帮我治么?怎么治啊?”

男人的目光下至,如同侵略者一般不容拒绝的扫过林深近在咫尺的脸庞,搭在池璧上的左手缓缓抬起,似乎是要抚上林深血红的左眼。

“眼睛不舒服么?吃药了吗?”

“别碰我,不用你管,”林深偏头躲开,黎宇宸的左手指节擦过了他左脸颧骨上的血红泪痣。

“老么,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这颗红痣长得很美?”

“那又有没有人和你说过,没得到別人同意之前不要随便碰别人!”

要不是黎宇宸有这张脸,这样耍流氓,早就被打死了吧?

不过对于林深来说,他今天是二皮脸还是不要脸,林深都会打死他!

黎宇宸笑笑:“可是是你扑到我怀里的,怎么能怪我呢?送上门的羔羊,我不吃岂不是对不起上天的美意?”

林深:“………”

“喂,看三点钟方向,看见了吗?蓝桉正看着咱们呢,我劝你立即马上放开我。”

黎宇宸:“你怕蓝桉?”

林深不怕蓝桉,他比较怕自己!

怕自己忍不住,把黎宇宸弄死……

“蓝桉是不是老欺负你啊?”黎宇宸看了一眼蓝桉的方向,却好像并不怎么在意,反而身体随之前倾,几乎快要俯在了林深的耳边。

仿佛吃了声卡一般的嗓音响起,蛊惑性感的重低音蹂-躏着他的耳畔。

“如果是,你可以找我,我说过的,只要是你找我,我随叫随到。”黎宇宸加重了音调,就像是斩钉截铁。

“无论、是什么事!”

“我不是说这个,”林深直接无视了他说得比唱得还要难听的废话,直接偏过了眼眸,“我是说被蓝桉看见你现在的动作,你不怕他吃醋爆发?”

黎宇宸:“哦,你是在担心这个啊,他看不见的。”

“?”

“他怎么能看得见咱们水下的动作呢,别说我在水下搂着你。”

“就是我在水里上你!他也不会发现。”

“!!!”

靠!

黎宇宸的不要脸,林深是真的见识了。

黎宇宸说的没错,蓝桉即使发现了他们现在的距离,也不会看得见水下发生的一切,甚至还会觉得是林深投怀送抱。

要不然明知距离离得这么近,为什么不赶紧离开,反而仍然站在黎宇宸的面前,贴着他的身体。

就像林深把黎宇宸逼到池璧似的。

蒜泥狠!

渣渣攻可真是诡计多端!

健硕的身躯贴着瘦削的躯体,两人的体型差摆在那里,一个古铜色的皮肤,一个白如玉凝脂。

入境的效果相当棒!

画面太欲,引的私生饭们尖叫连连,要不是现在已然夜深,累了一天的工作人员泡澡的泡澡,休息的休息,他们的叫声早把其他人招过来了。

“嘘嘘嘘,小声点小声点!你们这样是要被发现的。”一旁的周青霞赶忙制止道。

被发现了是小,断了她的财路是大。

“可是我们太激动了!林深和黎宇宸太好磕了,让我站一秒邪/教,这完美的体型差yyds!”

“你说他们在干什么啊,怎么离得这么近?”一名黑黝黝的瘦削男孩举着相机,边说边咔咔咔。

“打闹呢吧?”组合之间打打闹闹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家打闹贴的这么近?我觉得不是,”

那人一邪笑,“没准儿啊,是某种不可描述呢,嘻嘻,好在我不是蓝桉的粉丝,要不然我得气死,我老攻居然当着我的面,在水下和别人嘿嘿嘿。”

“那你是谁的粉丝啊?”

他们喜欢sas已经好多年了,从他们签约耀瑞的时候就开始喜欢。

为了喜欢他们,做过不少事,蹲点他们的公司、悄悄探入他们的宾馆、隐藏摄像机拍他们、跟车、跟踪、偷偷调查……

所以时至今日,sas成员是什么生活习惯、特点脾性,他们都一清二楚,甚至比他们自己还要了解他们。

刚才说话的女孩回道:“林深的。”

“林深?”众人都很不可思议,虽然林深最近小火了一把,但是骂他的也巨多,毕竟他以前实在是……默默无闻且不堪入目……

“你居然是林深的粉丝?天啊,我抓到真人了!?”

“最近才粉上的,那天街头一舞,直接跳到了我的心里!”女孩道,“他真的是宝藏,以前真没发现他长得那么漂亮,跳舞还贼帅,简直是又帅又丽的代表。”

“说到又帅又丽,其实有一个人一出道就是神话。”有人插了进来。

“谁啊?”众人好奇不已,连周青霞都侧过了耳朵。

“允诺程!也就是耀瑞现在的老总!当初他以童星的身份出道,一出道便是巅峰,无数人等着他长大,结果长大后却转了行,但是他在娱乐圈留下的神话至今犹存!”

“唉,可惜啊,咱们生的太晚了,没有见证他当初的辉煌。真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老?允老师哪老了,先不说那张永远少年的阴柔长相,就说年龄,允总今年也就才二十七好吧。”

“十岁出道,十七岁退出演艺圈,短短十年在娱乐圈一度封神,又用了十年时间打造了现在的耀瑞,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商业帝国。”

“这种男人简直就是神!”

“欸,对了周姨,你不是和耀瑞的工作人员很熟么,那你知道耀瑞老板吗?”似乎是见周青霞探过了脑袋,有私生饭不乏问道。

周青霞望着远方,轻蔑一笑:“我熟、我熟,我可太熟了!”

而就在这时,那位一直举着相机偷拍的男生不知看到了什么,直接惊呼出了声。

“啊,集美们,你们快来看,他们好像抱在一起了———”

“黎宇宸我再说一遍,松开我!”

温泉内,林深为了脱离黎宇宸的掌控,用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不断地用力推搡着,可是男人太壮,胳膊像是钢筋铁壁,无论瘦削的林深怎么推他,都像是不动明王一样,半分作用都不起。

反而自己还随着推搡的动作、激荡的水流,一次次的从黎宇宸的身上滑了下去,就像是被困在牢笼中无助的小野猫,无论是用牙撕咬栅栏,还是用爪子直挠栏杆,都挣扎不出、逃脱不了人类的戏谑。

黎宇宸:“不松。”

他好像认定了林深不会大喊大叫,所以更加的肆无忌惮,两人的腿在水下随着水流不断的碰//触、交//叠,水面上的两人也越来越近。

林深当然不会大喊大叫,和渣渣攻求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打他是很可能的!

趁他不备,直接抬脚,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黎宇宸闷哼了一声,但也没有松手,反而钳制的更紧了。

林深:靠,渣渣攻是疯了么?

“黎宇宸,我是不是从来没有和你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了。”

既然来硬的暂时制衡不了,那就直接打心理战,专业治神经病,林老师很拿手。

原主以前性格太过懦弱,别说知道他喜欢允诺程了,连他这号人全公司都直接无视,所以自然而然他的秘密也不会被人知道。

“是谁?”黎宇宸的动作滞了一下,可是嘴角的弧度却也更盛,相当的不怀好意,就好似林深有意说出的这句话不但没有让他有所收敛,反而让他更兴奋了。

“是———”

林深含到嘴边的名字呼之欲出,可是下一刻,还没等他说出口,却又被黎宇宸粗暴地打断了。

“不重要!”他说。

“你喜欢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在我的怀里。”

“而且———”他适当的停顿了一秒,帅气的一张脸微微下至,每一个气音都伴着他蛊惑的沙哑嗓音徘徊耳边。

“我会操/的你生命中只有我!”

林深:“!!!”

不愧是小说后期的病娇疯批男主攻,有那味儿了!

渣男就是渣男啊,总是能带给林深惊喜。

喜的他弄死他的心都有了!一分一秒都等不了了!!

是时候教渣攻做个人了。

第一次他与黎宇宸交锋的时候,或许是看他好拿捏,渣渣攻并没有使全力,而这一回很明显黎宇宸吸取了上回林深说他‘小鸡崽子小的’教训,环着他腰的力气非常之大,以原主的体格对抗蓝桉这种和他一样瘦削的人没问题,但是对上像黎宇宸这种体格的人,现在难免就会处于弱势。

但是没有关系。

他确实暂时挣脱不开黎宇宸的禁锢,但是不代表不能‘同归于尽’!

看见黎宇宸身后的大石头了么?如果林深现在脚一滑,抱着黎宇宸摔上去,根据受力面积谁最大谁伤害更多原理,你觉得谁会比较惨?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让黎宇宸没完没了的占便宜是万万不可能的,先过了今晚这一关再说,他已经在锻炼体能了,等到他有一天强壮起来的时候,他一定把渣渣攻按了地上打,把允老师那一份也一并打回去!

林深说做就做,正准备两眼一闭,顺势摔倒,结果手腕上却是一紧,紧接着一股大力袭来,拽着林深脱离了黎宇宸的掌控。

刚才还交、叠的两人瞬间分开。

林深诧异望去,萧斌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侧,正死死拉着他的手腕,目光宛如烈火焚烧一般的盯着对面的黎宇宸。

萧斌不同于黎宇宸,不是那种健硕身材的男生,而更属于精瘦有力的那一款,浑身肌肉服服帖帖的贴在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该瘦的地方瘦该紧的地方紧。

力道更是一点都不小。

抓的林深都有点疼了。

“队长,”他的语气很冷,和健硕的黎宇宸对峙,一点都没有处于下风。

“我找林深有事,可以带他走吗?”

黎宇宸无所谓的看着他,转而又看向了林深,视线划过林深瘦削的身体以及因为刚才两人的纠缠,他身上残留的红痕,勾了下唇边后又挑了下眉。

“当然,随时可以。”

林深:“…………”

闻言,萧斌抓着林深扭头就走,结果刚走出去一步,身后又传来了黎宇宸蛊惑的嗓音。

林深能感觉到渣渣攻的视线停留在了他隐在温泉水里的肌肤上,视线像是撩人的羽毛,被风旋起,沿着少年宛如机械零件一般的嶙峋脊骨一寸寸下至,最后停留在了一个不可言说的位置上…

“老么,回去记得用药,你生病我会心疼的!”

这说的好像两人之间刚刚做过什么似得。

什么回去记得用药,用什么药,林深知道黎宇宸指的是他的眼睛,可是萧斌不知道啊,再加上黎宇宸有意无意注视着水下的目光那深意还用猜么

画面一度凝滞。

林深呆了一秒。

才反应过来渣渣攻刚才说了什么?

奶奶的,渣渣攻这么说话不就是故意让人误会的嘛?

果然,林深感觉萧斌抓着他的手腕突然紧了几分。

力气大的林深咬了咬牙。

回头望去,黎宇宸笑容灿烂,重新靠回了池璧,水流因为他的猛然一靠,一片激荡,隐约中刚才也是这般激荡的水流,黎宇宸俯身,沉在他的耳边。

蛊惑的声音响起。

他说。

我会操-的你生命中只有我———

……

萧斌拉着林深离开,全过程林深一度想把手抽出来,但是无论是喊他也好,还是抽手也好,一律无果,反而每抽一次,萧斌就用力一次,甚至这种力度还让林深觉得,如果他再动一下,萧斌就会冲过来掐住他的喉咙,将他按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似得。

就神奇。

一路疾走,那人直接拽着他去到了另外一个池子,褐色浓重的药泉特别平静,一眼望去像是一片沼泽。

萧斌一直拉着林深沉到中间,才回过头来,冷冷的看着他,下一刻,愤然的甩掉了他的手,就像是碰到了什么令人无比嫌恶恶心的东西。

正准备道句谢的林深收敛了已到嘴边的‘谢谢’,诧异的注视着眼前愈发出落成男人的少年。

以及他身上脸上不用明说就已经浓烈到令人胆寒窒息的怒意,那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抓了出轨的媳妇呢。

“你怎么这么不知检点?!”沉默了一路的萧斌还是开口了,脱口而出的言语混杂着强烈地怒意,就像是一把大火,烧的林深莫名其妙的愣了愣。

他干什么了,怎么就不知检点了。萧斌为什么这么说他?

他是不是有那个什么大病,不是泡温泉的时候让他穿着衣服泡,就是莫名其妙的对他发火,招他了惹他了,不能因为他刚帮了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吧。

“我”

林深想说句话,结果刚说了一个字就又被怒不可遏的萧斌直接打断了。

“黎宇宸是谁的人你不清楚吗?你泡温泉泡到他面前干什么?还离的他那么近,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啊?!”

“等——等一下,”莫名其妙的被骂了一通,林深完全摸不着头脑。

萧斌为什么情绪这么激动?口口声声问他黎宇宸是谁的人,他能是谁的人,蓝傻子的人呗!那萧斌现在算是在干什么,替蓝桉出头么?

他喜欢男主受?!

这个答案林深一点也不例外,哪本文中的男主受不是万人迷,千人追捧万人沉迷。

哪怕那位男主受幼稚的令人无语,降智行为一等一。

但是男主受就是男主受,主角光环imax。

可是这关他一个工具人什么事啊?是渣渣攻搂住他的腰,自己贴上来的,又不是自己投怀送抱的,干嘛凶他?!

“萧斌同志,麻烦你睁大眼睛看清楚,刚才是我不小心滑了一跤才到了黎宇宸的面前,也不是我主动贴着他不离开,你刚才把我拉出来的时候,没发现他环着我的腰么?”

林深才不管男主受的主角光环有多粗,关他什么事,他还有他自己的光环呢,工具人光环也是光环,更可况这个世界上就没人敢把林深当成工具人,凭白无故被萧斌这么说,他才不会忍。

结果,林深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萧斌好像更生气了。

“苍蝇不叮没缝的蛋,如果你没有瞎扑腾,你就不会摔到他的怀里,如果你没有和他说什么,他就不会环住你的腰,不让你离开!”

“”

林深真是要被气笑了。

苍蝇要叮蛋,不去拍苍蝇,反而要怪蛋。

这不就跟女孩子穿超短裙上街,被流氓骚扰,不去怪流氓,反而还要怪女孩穿得太少么?

这是什么道理。

这个湖笔组合里的人怎么这么奇葩?!

“林深洁身自好的这个道理你到底懂不懂?”萧斌还在教育他,教育的林深云里雾里,但是他的脾气也上来了,稀里糊涂被扣屎棚子,谁能忍得了,反正林深忍不了。

“说完了么?说完了,我走了,我还要去泡温泉呢。”萧斌刚才算是帮了他,林深并不打算给他多少难堪,再者这个组合内的人太奇葩,他还是一个人静静比较好。

而且为什么要和他解释啊,他又不是允老师。

“林深!”可是萧斌却没有打算让他走,“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

“我说萧大公子,”林深被训得烦了,走还不他让走,随即一转身,道:“你有完没完了,你是我什么人啊,你管我?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猛然的转身,褐色的药泉随之激荡,汩汩药香蔓延,两人之间的温泉水拍打在他们的身上,温热的水珠滚上了彼此的身体。。

萧斌一瞬怔在了当场,而林深已经游远了。

无语。

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他就过来帮允老师探探温泉,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的被黎宇宸搂在怀里,又莫名其妙的被萧斌训了一顿。

赶紧单飞吧,不要靠近sas,会变得不幸!

正想着,身后就又来了一名‘不幸’。

蓝桉缓步的走了过来,看着那张脸,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享受温泉的林深就知道蓝傻子是过来找事的,理也没理他,闭着眼靠在了池壁上。

靠了一会儿突然想起自己的毛巾还在另外一口温泉的案台上放着。

林深有一点点小洁癖。

无论是精神洁癖,还是肉/体洁癖。

刚才被黎宇宸搂在了怀里,林深泡了好长时间温泉,仍然觉得自己身上有一股渣渣攻的味道,都觉得自己不干净了呢。

而现在毛巾不在手边,让他用别人的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他宁愿不擦也不想糊弄,随即便准备去寻自己的毛巾。

结果就看见刚才走过来的蓝桉将他的毛巾以及褪下的衣服递了过来。

林深:“?”

白莲花男主受不可能这么善良,一定有炸。

但是那也是自己的东西,无论有什么炸,也得接,于是伸出了手,结果就在自己的指尖即将碰到毛巾的那一刻,蓝桉却松了手。

衣服夹着毛巾一起掉进了温泉里。

“!”

“蓝桉,你皮又痒了是不是?”虽然早已料到蓝桉不可能亲自给他来送东西,平时有人他可能还装一装,现在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连装都懒得装。

但是这么明目张胆,简直就是挑衅。

蓝桉冷笑的蹲在了岸边,林深的面前。

一张清纯的少年面孔映入眼帘。

狐狸眼中都是轻蔑与不屑。

他牢牢的盯着林深一半红一半黑的眼眸,妄图从中看出来星星点点的眼泪。

“你哭啊?你哭了我就给你拿新的。”

林深:“”

(艹皿艹 )

有病,真得有病!

“蓝桉你皮痒了,我可以帮你,脑子坏了,我真没法治。”

林深真是无语极了,这是什么啊?

蓝桉为什么这么想看他哭,他是有什么抖s的潜质么?

可以。

麻烦蓝傻子原地转弯一百二十度,看见三点钟方向正隔着温泉注视着他们的黎宇宸了么?

请去虐他,快点去!

“林深,你不是喜欢允老师么?既然如此你缠着黎哥哥干什么?”蓝桉没有从林深晶亮的眼眸中看出来半分想要哭泣的欲望,不禁咬了咬牙。

得。

又是一个来找他算黎宇宸的账的。

自己的毛巾与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用是不可能再用了,穿也不可能再穿,既然如此林深也懒得捡了。

靠在池壁旁漠然的与蓝桉对视。

“你刚才都看见了?”

似是没想到林深会问这个问题,蓝桉怔了一秒,答道:“看见了。”

他从林深靠近黎宇宸的时候就盯上他们了,也看着林深一步步的将他的黎哥哥逼到了池壁上,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这一切一定都是这个野猫崽子故意的,故意在他面前贴住黎哥哥。

他想干什么?抱不上允诺程的大腿,开始抱黎宇宸的了吗?

黎宇宸怎么会让他靠近,怎么会?!

“哦,”林深点头,“那你刚才在干嘛?”

“我”少年嗔了片刻,对林深问他这个问题,更觉得疑惑了。

林深才不管蓝傻子想什么,直接无所谓的冷哼了一声:“既然你看见了,你刚才就应该直接过去给黎宇宸两个大嘴巴子啊?你刚才不算账,现在算什么账?看不起你!”

蓝桉:“我不管,反正就是你的错,是你勾引黎宇宸,而黎哥哥”

“黎哥哥怎么?他无辜、他可怜、他明明喜欢你还勾搭别人、都是别人的错,你家黎哥哥最无辜了是吧?”

林深快吐了,“我说蓝公子,我没空管你们两人浓情蜜意,还是虐恋情深,无论是什么,都麻烦你们不要带上我,我对你们相当无感!”

“我对你还无感呢!”

蓝桉很是激动,“我告诉你林深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靠近黎哥哥,我就把你喜欢允老师这件事昭告天下!”

全公司除了蓝桉以外没人知道林深喜欢允诺程,加入耀瑞都是为了允诺程,以前蓝桉没少用这个把柄欺负林深,就是看准他一点,他是绝对不会愿意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的。

不为别的,只是怕打扰到允诺程。

林深怔了一秒,随即说道:“你说什么?你要干什么?你要把我喜欢允老师这件事昭告天下?”

蓝桉嚣张的点了点头。

他知道林深下一秒就会向他求饶,望他不要去打扰允诺程的清净,有什么事冲他来就好,他不想让别人说允诺程与他下属不清不楚,不想让别人凭白猜测允诺程。

他爱那个男人,隐秘而伟大。

结果,却见林深忽而笑了。

拍着手,仰头长笑。

“蓝桉啊,这么长时间了,这是你第一次做了个人!”

“我谢谢你,麻烦你快点昭告天下,最好买个大喇叭,逢人就说。”

“这样吧,我给你三天时间,你一定要把这个消息传遍耀瑞,最好在拉个条幅,挂了你自己脑门上!”

“”

蓝桉彻底懵了。

作者有话要说:  蓝桉:槽把姑奶奶整不会了!

下章允老师,化了形的允老师

感谢在2021-08-20 21:00:45~2021-08-21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ytter 15瓶;默笙 12瓶;最爱可乐 10瓶;5t5yyds、嘿嘿哈 5瓶;南风知我意 2瓶;casually、永不退货、白茶御日常生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