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为你辗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深!林深!!”

萧斌抱着林深的白色卫衣蹲在池边喊, 已经好一会儿了,他已经抱着他的衣服好一会儿了,都没有见林深浮上来, 如果他刚才计算的不错,林深自下水已经有3分钟了。

正常人的憋气时间也就是30-60秒, 游泳健将大约在3-5分钟,而对于林深这种不谙水性的人来说, 只会更短, 可是现在池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蹲在水面上方通过褐色的温泉池向下望去, 可是池水实在是太过浑浊了。

他什么都看不清, 只能干着急。

谢非鱼终于从撸/机中回过了神,但他不是很明白萧斌这么紧张是为什么, 只好先将摄像头切出去,然后给编导发了个信息, 告诉他暂时先不要切到林深这边的画面。

留守总台的编导似乎还在受着耀瑞与隆星争夺pd大战的影响,一提到林深就莫名紧张, 连续给非鱼发了好多条信息,但是非鱼都没有回。

他已经来到了萧斌的身边,随着他一同往水里面望去。

“怎么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深哥不就是下个水么,你怎么这么紧张?”

一般的温泉汤池都不会很深,而且大多都是死水,偶尔有那么几口才有个泉眼,咕噜咕噜的冒泡泡,但是尽管如此,也不会很深, 更何况温泉就伴随着硫磺以及其他矿物质,一旦泉眼很大,浓度超标,就不会允许人类进入。

就像位居在青海省的大地之眼————艾肯泉的死亡之眼了。

所以当一开始看见林深下水的时候,谢非鱼一点也不紧张,便只顾着专心拍摄。

“你懂什么?他不会游泳!”萧斌着急的反驳道。

谢非鱼:“”

“林深!林深!深哥———”

刚才还游刃有余,觉得萧斌小题大做的谢非鱼在听完萧斌这么说后,顿时急了,喊得声音比萧斌还要大,扑的比他还要往前。

“深哥!深哥!你刚说要对我负责的,怎么人就没影了?林深,你赶紧给我上来———”

“行了,别吵了,吵有什么用。”萧斌将林深的白色卫衣扔在了谢非鱼的怀里,当下便开始脱衣服,脸色特别的难看,似乎是听见谢非鱼这么说,比看不见林深上浮更加令他烦躁。

谢非鱼也跟着一起脱:“刚才林深要下水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拦着他,你不是知道他不会游泳么?哎,你行不行,你会游泳么?”

萧斌:“小屁孩往边站,我曾是国家游泳队的,你说我行不行!”

“叫谁小屁孩呢,叫谁小屁孩呢!”

“别磨蹭了,你再磨蹭,林深坟头的草都高两米了———你在岸上守着,林深不会让你下水的。”

说完,萧斌直接一跃而起,扑通一声,随即便跳了进去。

我这是在哪啊?

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会又是黄浦江吧?

林深凭着他仅存的意识胡乱猜测着,燥热的泉水将他围在中间,他整个人仿佛都处在上浮状态,软绵绵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力气。

他不敢呼吸,他不敢呼救,只觉得鼻腔、口中都是硫磺的涩味,很是刺鼻,也很呛人,那种感觉就像是口中塞满了硫磺似得。

特别难受。

难受到生生把他从昏迷中呛了起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睁开眼睛,但是身体上所有的动作都像是被放慢了,只是一个睁眼的动作,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消散的意识随着睁眼的动作,逐渐的恢复,在睁开眼睛的前一秒,他突然想起来,刚才在昏迷之前他好像看见了一条巨蟒。

有两人环抱那么粗大,长度他没细看,凭意识至少也有个十米左右,因为水下太过浑浊,加之水又深,所以林深只能保守估计。

大概是这么个长度。

这一回,他非常清楚,他没有失忆,没有忘记,记忆也没有出现断层,变得断断续续,他记得一切,他真真实实的就是看见了那条黑蟒!

它就在他的眼前,就环绕着他的身体,硕大的尾部缠在了他的腰间,又紧又利,就像现在腰上一样的感觉

想到这里的林深,倏地睁开了眼睛。

“”

那一瞬间,林深都是恍惚的。

听说,人在见到自己最惧怕的东西以后,第一个反应并不是大喊大叫、哭爹喊娘,也不是崩溃难受、瑟瑟发抖,而是愣怔,彻头彻尾的愣怔。

就像林深现在一样的愣怔。

他刚才的感受没有错,他昏迷之前看见的也没有错!

他、的、面、前、真、得、有、一、条、大、蟒、蛇!!!

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林深,顿时就又打算两眼一闭昏死过去。

可是身体不允许,别忘了他现在还在水中,即使他感觉时间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但其实也只是他感觉。

从他昏迷到现在,其实前前后后也就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

胸腔被水挤压着,就像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自己的胸口,怎么推都推不开,胸腔内部的空气越来越少,刺痛感从肺部开始急速扩散。

林深知道这是溺水之人的最终意识,因为这种感觉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腰上的触感因为灵魂的震荡,生命的消逝,愈发觉得无比的清晰。

蛇尾如何缠上来,鳞片如何沾着水摩擦过湿透的牛仔裤、光滑的肌肤,又如何经过磨/砺,在他的腰部留下灼热的温度。

以及从折射下来的阳光中,林深还能看见黑色鳞片闪闪发光,以及那鳞片上转瞬即逝收敛起来的寸寸锋芒。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也不知道是因为畏惧,还是因为氧气耗尽

浑身软的像是棉花,只能任由黑蟒将他一圈一圈的困住,他静静的注视着浮在他身边的黑蟒,对视着那双血红一片的眼眸,很大、很亮、很可怕,其内的金色瞳仁窄细,几乎快要成一条竖线。

但这一点也无法阻止这条黑蟒看向他时,血红眼眸中的欲望是那么的浓烈,满溢的快要比周围激荡的温泉水还要灼热。

在林深最难受的一刻,他忽然看见缠住他的巨蟒缓缓地靠近了他,腰间的蛇尾缩的更加的紧密,似是要榨/干他的温度,亦或者融入他的体内。

林深应该推开它的。

最起码也应该双手垂下,去抓去碰去推搡环绕在自己腰际的蛇尾,可是他没有这么做,或许是因为身体太软,他没有力气,亦或者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跟着意识随波逐流、逐渐沉沦了。

有什么软细的东西伸了过来,滑过他的下颚,冰冰凉凉的感觉,与浸透他衣服的灼热泉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少年强撑着睁大眼睛,妄图与意识夺回身体的主动权,去看,去瞧,那到底是什么。

直到自己的唇边被那冰冰凉凉的东西滑过,就像是一块冷冻了许久的寒冰,猛然触碰到了唇瓣,融化的水珠伴随着滑过的动作,凝结在唇纹上,又顺着缝隙流了进去。

一并流进去的还有那绸缎般的触感,窄细丝滑的绕住了林深的舌/尖,贪婪的夺取着他口腔内的温度与气息,似乎是要榨/干他所有的氧气与意识。

蛇尾似乎是因为激动剧烈摆动着,在他们的身边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与浪花,池水被它搅的一团乱,像是形成了什么旋涡,卷着林深通往那新世界的彼岸。

有熟悉的味道顺着纠/缠漫进林深的喉管,本应该剧烈的反应,却因为这森林一般的草木香又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少年缓缓地闭上了眼,因为探进来的东西而紧绷起来的身体重新放松,软绵绵的感觉又渐渐地浮了上来。

是蛇在吻着他,是那条大蟒蛇在吻着他!

蛇为什么会吻他!

天啊,他被蛇吻了

在即将被榨取干净的一刻,一股清香从他口中,正痴//缠着他舌/尖的冰凉上缓缓地渡了进来,带着林深现在最渴望的氧气。

这味道是那么的清晰明确,又是那么的熟悉,这好像是允老师身上的味道?

以至于让林深有了一瞬间的恍惚,禁、锢着他腰的并不是粗长的蛇尾,磨/砺他腰部白嫩肌肤的也不是凸起的鳞片,带来的那些刺痛与软绵也不是蛇造成的,而是允诺程!

是允诺程在吻着他,环着他的腰,在水下与他肌肤相贴,灼热的泉水激荡在两人的身边,脖颈上滚烫的蛇形项圈也因为两人的悱恻愈发的灼热,偶尔的侧头偏移,蛇形项圈轻扫过他们,那温度两人都能感觉得到。

林深下意识的睁开了眼,在意识朦胧,已然在昏迷边缘的前一刻,那本应该缠住他的黑蟒好像真得变成了他的美人!

他心心念念的允老师,那胜过天下一切人类的美貌绽放在他的眼前,唇部上的触感柔/软的像是花瓣。粗长的蛇尾变成了两条修长的长腿,腰间灼热的鳞片被温暖的掌心所取代。

颀长俊美的男人紧搂着林深的身体,不败美人的那张熟悉的脸近在咫尺。

那血红一片的蛇眸逐渐的变幻成了允诺程黑沉泛红的眼眸,只不过晶黑已然被血红所取代,蛊惑人心的颜色,诱惑着他的身体,震荡着他的灵魂

他盯着他看,他将氧气渡入到了林深的口中

“林深,林深?”

在林深的眼眸闭上的一刻,已经重新变回人形的允诺程蹙了蹙眉,眸底的红光大盛,而就在此刻,他们的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了水流激荡的声音,若允诺程猜的不错,应该是有人跳下来了。

正在向他们游来。

允诺程垂眸看向了已经昏迷暂时都不会再醒过来的林深,将他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在上面那人无限靠近他们的一刻,将自己的唇从林深的唇上缓缓移开,又在即将脱离的一刻,重新覆了上去,贝齿伸出,轻咬了一下林深的唇瓣。

在那殷红的唇上留下了一个浅浅淡淡却也无法磨灭的痕迹。

似乎是感觉到了轻微的刺痛,在昏迷中的林深轻声的呜咽了一声。

“唔”

“别叫,再叫就不放你走了。”允诺程的声音很沙哑,沉淀在林深的耳边。

搂着怀中的少年在上面那人下一秒就要看见他们的一刻,允诺程拖着林深的腰往上轻轻一推,看着刚刚还在他怀中柔软温热的少年,从他的怀中脱离,一点一点的上浮,消失于他的眼前

温泉水的温度从灼热开始逐渐冷却,允诺程沉凝的站在水的中心,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而郑重,还夹杂着一丝丝的冰冷,以至于让温泉水的温度都开始骤降。

他抬头看着萧斌游下来,朝着昏迷的林深游去,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又在下一刻环住了他的腰,直到两个少年的长腿几乎快要挨在了一起,然后拖着林深开始上浮。

离岸边越来越近。

自始至终萧斌都没有往水下看一眼,更没有发现允诺程的踪迹,而且就算他往水下看去,也不会发现神的踪迹。

蛇尾搅动的池面逐渐恢复平静,造成的旋涡也因为林深从允诺程怀中的脱离而彻底停滞,而唯一不变的只剩林深勃颈上依旧灼热的蛇形项圈



啪啪啪———啪啪啪———

“林深林深林深———深哥深哥深哥———”

萧斌将林深带上了岸,谢非鱼立即冲了上去,蹲在他的旁边,不断地拍打着林深的脸部,结果下一刻就被萧斌一掌打开了。

“你干什么?”谢非鱼莫名其妙。

萧斌:“别拍了,再拍就拍死了。”

谢非鱼:“呸呸呸,乌鸦嘴你别瞎说,听说溺水的人就是要打,这样让神明知道有人牵挂他,才不会带走他的灵魂!”

萧斌:“”

萧斌将手俯在林深的胸口,正准备低头做人工呼吸,这一回风水轮流转,脸在靠近林深的一刻,又被非鱼推到一边去了。

“你干嘛?”

“你干嘛?想趁机占我们深哥便宜是不是?”眼看着萧斌就要给林深做人工呼吸,那非鱼能干么,当然不能了。

虽说事出紧急,人工呼吸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一码归一码,林深对允诺程一片痴心,甚至还为了他看蛇片,如此感情可谓是感人肺腑,感天动地,矢志不渝

仅是林深现在在昏迷,谢非鱼也能想到,如果他醒来知道是萧斌给他做了人工呼吸,林深怎么也得别捏好一段时间。

萧斌:“现在是争这个的时候么?命的都快没有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

接着又要低头,手正巧为了固定住林深的头部,抓住了他的下颚,结果下一秒,就被他脖颈上的蛇形项链狠狠地烫了一下。

“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烫。”

谢非鱼:“你才是鬼东西,这是深哥的命,不知道了吧,这项链可重要了,会根据人的体温发生变化,神的很!一定是它不喜欢你,不想让你靠近,所以才烫了你,要不然他为啥不烫我。”

萧斌:“那你来!”

谢非鱼:“我不来!”

他敢来么,林深喜欢允诺程,允诺程不知道喜不喜欢林深,但是如果喜欢,他亲了深哥,他坟头的草得高三米了。

“呃”

眼看着萧斌与谢非鱼围着昏迷的林深叽叽喳喳,在一旁已经看了很久的另外一个pd,弱弱的说道:“我觉得林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换言之,你们快点吧!

别磨蹭了,再磨蹭林深就真得没了!

结果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躺在地上的林深自己醒了过来,重重的开始咳嗽,将肺部的积水全部吐了出来

同一时间

苏雀正翻天覆地的在他们刚才寻觅到的山洞中,找寻允诺程的踪迹,快要把整个山洞翻了一个个。

可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也就大概七八分钟之前,允诺程突然开始异常,身体肉眼可见的不舒服,甚至连呼吸都加重了很多,他一把钳住了苏雀的手腕,说了一句震惊苏雀全家的话。

“他要化形了”

短暂的震惊之后,苏雀马上发挥他一个秘书的自觉性,盘算了一下日子,掐指一算之后觉得还可以苟两天。

当然,这两天指的是自己可以再狗两天。

因为据允诺程上回消失的时候来计算,差不多还有两天的时间才会真正化形。

到那时他会彻底化成一条蟒蛇,失去所有的意识,只知道发情,一开始的几天会变成黑蟒,然后一点点的蜕皮变成金黄色,也就是神的本体———黄金巨蟒。

在这段期间,欲望也会满涨强烈的无以复加。

会一遍一遍的发情,一遍一遍的想要,这时候千万不能打扰到他!否则真得会死的很惨!!!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最起码还有两天。

可是刚才允诺程和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人就没影了,眼睁睁的看着轮椅上的允神彻底消失,速度之快,同不是人类的苏雀根本捕捉不到。

他立即就去洞里去寻,结果寻遍了也没有发现。

如果说真的提前化了形,现在又找见了蛇洞,允神应该就在里面蜕皮才对,可是里头半个神也没有啊?!

就很离谱,就很诧异。

苏雀实在是找断了腿了,只能看护着那个伪装的道具———人类轮椅。

正巧这个时候,他想起来林深的微信。

他和允神一直在寻洞,所以没有来得及回,此时正巧打开,就见显示屏跳出来了一句话。

“苏哥,允老师有时间么?我想见见他!”

苏雀痛心疾首,不知道怎么该跟林深说允老师没空,因为他已经不见了,自己都找不到。

正考虑该如何编辑,找什么借口才能和林深说明这个情况。

却突然听见了神的声音奖励耳边,以及一双特别好使、特别好看,修长无比的长腿。

“晚上,告诉他,晚上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3 18:43:47~2021-09-05 16:39: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胖得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棒 4个;53268048、晓欣翼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夏辞 11瓶; ̄w ̄、悦也 10瓶;东行 5瓶;榷渡、裴翼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