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为你急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深已经忘了他是怎么亲上去的。

只记得他说完那句话之后, 整个人像是难以控制,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到了允诺程的面前。

少年坐在床上,裤脚因为全湿, 向上挽起, 裤带扣还解开了一个边, 正巧啪的一声响,林深转身, 纤细的双手已经抓住了裤腰,准备随之褪去, 才猛然看见了允老师。

允老师所住的这间石头房内虽然干净清贫, 家居摆件也不多, 但是空间还是蛮大的, 所以林深进内室,走到床边的时候并没有考虑那么多。

一方面大脑已经被冰美人的反常所填满,另一方面在酒精的作用下, 他也稍显昏沉, 所以走入内室, 撩起床帘,看见允老师床铺上整洁的衣物后, 整个人仍然都是恍惚的。

那种感觉不亚于又喝了整整一瓶葡萄酒

记忆的最开始,他也只是轻轻地研末上去, 一点一点的触碰。

不敢那么强烈。

自己的唇就想毛毫似得沾上去,根本没落到实处, 生怕允诺程反感,而一触即分。

直到他观察到允老师无恙后,才又重新覆了上去。

似蜻蜓点水一般一下一下的毛毫轻沾着水//墨, 描绘着画作,柔软的感觉逐渐的传来,软米需香甜,又温热水润。

或许男生在喝醉了酒之后的反应、做法都会有一种大胆的无畏。

什么都不会再去想。

感觉上来的时候,眼眸中好像再也看不见其他的一切,又或者喝与不喝、喝不喝醉他们其实都是如此,几乎全都在跟着感觉走,感觉怎么走,他们怎么走…

而在这期间,林深的神情在恍惚,却一直没忘观察允老师的表情,转而之间,他看见了那双令他无限沉迷的眼眸,仅此一眼,便再难移开。

哪怕捂着嘴,哪怕不能言语,但蔓延的爱意也永远藏不住。

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然冲击了神经,允诺程的眼睛稍稍有些泛红,眼底的沉黑被破开,蛊惑的红光瞬间便占据了整个眼眶。

他一眨不眨的注视着他靠近,注视着他像小动物似得偶尔碰触一下,又碰触一下。

慌忙的宛如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鹿,匆忙的逃窜丛林。沾染上晨间的露珠,夹杂上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润泽,偶尔的触碰,似火一般的光芒跟着闪动,目光沉迷,如水流转,几乎快要陷进对方的眼神中。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却又胆战心惊。

几乎是在同时,林深感觉到自己的后脖颈被允诺程一把按住,前倾的腰肢被紧紧相握,短暂的一瞬,他整个人就已完全后仰。

有负重力压过来,轮椅因为这个动作与地面划出咔咔的声响,轮椅侧翻,顷刻颠倒。

原本握住允老师手掌的双手,也被一股发力而反嵌住拉,安在了柔软的被褥之间,整个人朝下坠去,身体后闪像是倒在了一片白皑皑的云彩上。

他倾身过来,制住林深的下颚,整个过程还没有让人反应过来,呼吸中就已经全是他的气息了,那清爽芬芳,宛如森林一般茂密的草木沉香。

又像是雨后的晨间森林,雨水混着露水从枝繁叶茂的叶畔缓缓坠下,草木大地都散发出同一种清新淡雅,却又闻之让人上瘾的芬芳。

林深的瞳仁在扩散:这是……允老师?这不是他所熟悉的允诺程啊?!

他的美人不是病弱清冷的病美人冰美人吗???

怎么这……动作比他还急切呢????

这不对啊!!

没空再继续想。

因为美人已经又再次靠近,没等反应过来,便以至眼前。

宛如一股猛烈的狂风,将平静似湖面一般的心,震惊的涟漪不断。

脑海中像是有无数名晋江的审核人员冲来,浩浩荡荡而来,大气蓬勃,片甲不留,予取予求,死活就是不给过!

……甚至无奈的、被逼的,全过程想要转个头都难以做到。

“宝贝儿,”林深在允诺程车展转的一刻,终于暂时获得了一些挤进来的空气,喊出来的声音沙哑又破碎,“你怎么这么急啊嗯别”

但很快,他就又说不出话了。

他就像是什么灵丹妙药药石难寻,允诺程是久病难医病入膏肓的患者,压抑了许久的病症,一旦反复便是无药可医。

怎么动弹逃避都没有用,林深往后闪一下,被抓住的手腕就难逃一分,温热的掌心抚上去,汩汩温暖从手心并入,也不知道是谁的温度,开始急速的上升。

整个人都是恍惚的,从头到尾都是恍惚的。

脖颈间的蛇形项圈也跟着凑热闹,总是不知何由,会突然发热的小蛇又开始升温,一段连着一段,以小蛇为中心逐一扩散,一段一段的烧,直到整条项链都像是萃了火,怎么都灭不了。

混沌的大脑在酒精的加持下愈发的上头,林深甚至感觉自己快要被亲/兰了。

万万没想到,冰美人病美人这么的无师自通,这动作居然是他能做出来的。

到后面还一口一口的秦瑶着唇般,跟小时候林深养过的小狗似得,贪吃又顽皮,叼起食物的开始都是先从耍花枪开始,直到戏弄累了,才将食物吞入腹中…

在这不容拒绝的拉扯研末中,记忆像是打开了一个不易察觉的豁口。

无数交叉的回忆出现在林深的脑海里。

温泉中的逐渐靠近、怀抱着许愿、鱼儿出现浅要,轮椅上的五雷轰顶、反身不小心摔倒,坐在怀中、腰上传来的感觉,迷幻之间的多情一吻。

随即便是后来的水下遇蛇、大蟒黑蛇,蛊惑的红眸,被蛇靠近…蛇信勾廛、蟒蛇化人

以及现在这番你来我往的状态……一片片多姿多彩的记忆碎片像是万花筒,在林深的脑海中炸出烟花,绽放心中。

直到他听见了门外一声熟悉的惨叫声。

“啊—————”那般熟悉,像是……非鱼?!

林深一瞬偏头,湿漉漉的眼眶顿时想向外看去,身体也跟着挣扎,尝试着想要起来。

结果,刚想找把手挣脱出来,却又被允老师拉扯了回去,后事如何便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

什么情况。

林深是彻底凌乱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灵魂上都凌乱了。

话说,允老师的双腿不是有疾么?

既然如此……

那他是如何从轮椅上…过来的?

又是……如何只用上半身就把他控制住的?!

“宝贝宝贝等等屋外好像有人”

既然挣脱不开,林深只能在车展转的一刻找回呼吸,似是s吟一般嗫嚅道,这种声音让林深都震惊不已。

这声音是他发出来的?

“别管他!”允诺程的嗓音是从未有过的沙哑,霸道的不容拒绝。

“唔……不行非鱼他好像出事了”

“他不会有事,你乖一点!”允诺程重新把欲挣脱的林深拉回来,怀抱紧随而至。

似乎是他太闹挺了,允老师伸手捂上了他的眼眸,遮蔽住了他的眼前,纤长的睫毛在允诺程的手心轻轻地挠,一下一下的撩起落下。

被蒙住眼睛的一刻,实感被彻底放大,林深又陷了进去,万花筒般的记忆逐一浮现

…………

“蔚雨蔚雨———!我说你别看屋内了?你看看外面的蛇吧,越来越多了!”

谢非鱼站在墙根,拉着蔚雨,而后者趴在窗口,向里张望,蔓延到脚边密密麻麻的蛇群,好像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

“没事的,别紧张,我刚才观察过了,它们不会伤害咱们的。”

看着星星蛇吐出信子,嘶嘶吸溜的模样。

谢非鱼:“”

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而且好像是他带蔚雨过来打探情况的,怎么刚才还百般不情愿的蔚雨现在这么主动了?

这让纯爷们霸气一哥谢非鱼的面子往哪搁?

“天啊,不行不行真得吓人!蔚雨你别看了,屋内能有什么情况,比的上眼前?”

好吧,面子不重要了,先解决眼前的蛇最重要啊啊啊啊啊——

非鱼在狂叫,这一回,蔚雨也没有堵他的嘴,趴在窗口,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就像是刚刚成长起来的小孩子,背着父母,偷尝禁果,看一些少儿不宜的漫画似的,那叫一个胆战心惊又无比沉迷。

谢非鱼:“里面什么情况,你这么专注?”

蔚雨:“深哥去床上了。”

谢非鱼与星星蛇大眼瞪小眼:“!”

“然后呢?”

蔚雨:“深哥把裤子脱了。”

谢非鱼与星星蛇大眼瞪小眼宣告失败“!!”

“他脱裤子?他为什么要脱裤子。”

蔚雨:“没全脱,脱了半个。”

谢非鱼:“!!!还能这么玩?”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星星蛇窜过来了,谢非鱼恨不得站了墙壁上。

“啊啊啊啊啊,允老师也过去了!”蔚雨也跟着一起叫。

“你怎么这么激动,比看见蛇还激动,他过去干什么了?”

蔚雨疑惑脸:“不知道啊,应该是看深哥脱裤子的吧。”

谢非鱼:什么情况??!这是什么玩法,难道是……不愧是看蛇片有感觉第一人!

“………玩得这么大?”

非鱼沉凝了好一会儿,注意力一会儿到窗口,一会儿到面前的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蔚雨,蛇群什么情况会聚集呢?”

蔚雨想了想:“按理说,蛇是独居动物,一般只有在冬眠的时候才会聚集在蛇洞里一起过冬,以便取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

“蛇性本y,他们喜欢集体胶配,老婆经常换,皮经常褪,只有一身肌肉陪伴到死,所以……这种情况大概率是———发情!”

“而且,一般这种情况都是蛇王在洞,在它的号召下才得以进行的,其他雄蛇可没有这个能力。”

“发情?蛇王?集体胶配?”……勒滴个乖乖,这么放浪形骸的么?

谢非鱼大着胆子扫了一圈周围越聚越多的蛇群,蔚雨不说这话还好,非鱼还没注意到,而现在蔚雨这么一说,非鱼还真的觉得有些奇怪。

眼前的这些蛇群从聚集到这里开始,瞳仁就一直在盯着这间石头房,整个蛇身几乎全部匍匐在地上,就像是漾得不行,用蛇身不断的滑行过地面,发出哗哗的声音。

其中还有一些蛇,似乎是对上了眼,边朝着石头房挪动,边刺a激在了一起,一边荛着不可描述,一边朝着石头房进发。

这么说……他们真的在发情?

而且还是在蛇王的领导下?

谁是蛇王。

谢非鱼低头看向了仍旧停留在自己脚边,不同于其他蛇一边摩着表皮挪向石头房,一边专注于矢志不渝的采花,而只是盯着他看,就像是看上他了的星星蛇。

“…………”

不不不,这不可能是蛇王,哪有蛇王这么细得!

那谁是蛇王?

忽然,非鱼脑海中闪过一道金光,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石头房

屋内———

“呜唔呜……”林深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发出这种形容不来的声音了。

第一次的时候还很震惊,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发出这种叫声。

这种叫声不太适合攻啊!人家攻都是“宝贝儿你好la,宝贝儿你好美,宝贝儿喜欢嘛,宝贝儿这样怎么样……”

大多不都是这样的么。

可是为什么到他这里就变了呢?

而且为什么是现在这个姿势啊,他和美人不应该调换一个位置吗?

虽然林深不是很在乎这些,谁上谁下也都没得关系,可是怎么允老师双腿有疾却仍然能做出这番动作啊?

还疯狂这样,就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别说翻身了,他快连呼吸都没有了。

不行!

他是攻,必须要展现攻的雄风!

要不然美人还以为自己不行呢。

这么想着,浑浑噩噩的林深,强撑起身体,像只准备起跳的猫咪一样,略略的踮起脚尖。

膝盖蜷_起,微微分开。

在允诺程因为他的动作而停顿的那一秒,手悄然的挣脱了出来,轻轻拂上了允老师的后腰…

在那一刻,林深颅内的烟花锦簇绽放。

他最喜欢这里了。

允老师的销魂腰,林深的温柔乡。

直到真正感受的一刻才知道,原来是这样一种感觉。

皮肤是那么的紧实,手感是这么的好,薄薄的一层肌肉一点不突兀,却将曲线收敛的极其完美。

允诺程因为他的这个动作怔了一下,却仍然没有松开他,甚至片刻的愣怔以后,只当是一种相应的回应。

他从来没有这么舒肤过。

在林深漫过来的一刻,维持了这么多年冷静自持的神识全部消散。或者准确点说,在他下午感知到林深有危险,瞬移到温泉池中救他时,那蛇化时的轻柔碰触就已经让他彻底零乱。

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到最后,他都有点不想变回人形,如果不是萧斌突然闯入,下到水中,又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到它的原型,或许他会一直环绕着林深,做出什么难以预测无法控制的事情来。

而那之后,他即使恢复了人形,可是身体却也对那种感觉渴望到无法附加。

以至于他还想再试一次!

再试一次,林深是否真的对他是特别的存在,还有人身情况下的感觉,和蛇身情况下的感觉,到底有何不同。

在轮椅上的那一次,他已经在人形的状态下口勿过一次林深,那种心脏狂跳的感觉确实不同寻常,但还不是不可控制。

他还可以掌握分寸,控制尺度,忍得住身体想要蛇化的层层难以抑制的感受。

而蛇化的那一口勿。

他不能,他险些不能!

当时他在水下看见林深之时,其实并没有想做什么,直到注意到林深似乎是口中的氧气已然消耗殆尽,这才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气息渡…了进去。

但也只是渡气而已,比起缱绻的口勿更像是轻若浮云的触碰。

本以为还能在收回来,可是他想错了,在颤上去的那一刻,蛇信子就再也不受他的控制了,一切一切都开始向着难以预估的方向发展。

所以!他一定要再试一次,用人身和蛇身都试一次!

允诺程能感受到林深突然的动作,他没有躲闪。

相反的,还顺着他的动作做出了回/应,阴差阳错的,林深正好为他的进一步创造了机会。他垂头向少年看去,少年也在抬眸望向他,在酒精的作用下,少年人的脸色红润无比,眼底的水汽愈发的浓郁。

看得允诺程怔了一秒。

而就这一秒,身下的人类突然一个翻身,两人瞬间调换了一个位置…

少年反在他的上方,脸颊红晕,微微含笑,凸起的喉结滚动着,像是在给枪支上膛。

衬衫滑落在肩头,因为皮带扣已经解开的原因裤腰微松,几乎快要坠下去。

而他就这样坐在了自己的身上,俯身看向他。

“允老师,原来你这么急铯啊?”

身下允诺程勾了下唇边,看向他的目光像是烈火,他没有再翻身压-回去,而是就这样欣赏着在上的林深,手再次桉在了少年嶙峋凸起的后脊骨上。

指尖一点一点的磨砺过脊骨,再一次拉近了他们的距离。

“我不急//色,我急你!”

作者有话要说:  审核君放过我吧,什么都没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