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为你争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深哥, 那照片你真的就不管了?”蔚雨、非鱼围着林深团团坐,一个给他补妆,一个捣鼓摄像机。

林深点了点头, “应该是偷拍的,不打紧。”

非鱼附和道:“偷拍的,那就没事了,艺人被偷拍是常有的事, 杜绝不了,不过倒也没拍到啥,衣服都穿着呢。”

“不过深哥, 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查一下,到底是谁给你打得电话发的这个照片, 这种人就应该从根源上杜绝。”

“要不然你即使换了手机号,换了电话,换个联系方式, 他们还可能找得到你。而且艺人换个号多麻烦啊,那些联系人全得复制一遍。”

林深闭着眼微眯, 好像并不是很放在心上, “嗯,知道了。”

非鱼略略得看了他一眼。

昨晚两人遇见了大蟒蛇, 当时非鱼在林深的指令下先跑了以后, 发现林深没有跟过来,急得那叫一个团团转。

可这事又不能声张,否则大家都会知道之前的谣言, 是林深故意为之。

如果被大家知道是林深故意为之,到时候只会更加麻烦,不乏就会猜到他的目的是干什么, 从而不能惩治周青霞与路川权,同时还影响了林深的计划。

而且那么大的大蟒蛇,如果被人人周知的话,还会造成恐慌。

所以谢非鱼权衡利弊以后,即使急得团团转也只是去找了蔚雨。

别看蔚雨平时胆子小,但是在对蛇这方面,他还是很强悍的。

两人一路往过跑,跑到半路就就遇见林深了。

他们的深哥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群架,衣衫凌乱又褶皱,上衣从裤腰中撩起来了一部分,半个衣摆挽在里头,半个肆意的搭在外面,身上有些地方还湿漉漉的,不知是沾染上了霜露,还是逃离蛇口时沾上的涎液。

平时熠熠生辉,漂亮又帅气的脸蛋上不知为何沉淀着两抹红晕,那红晕一直蔓延到了脖颈,又顺着锁骨一直往下蔓延,也不知道会蔓延到哪里……

整个人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恶战,且还没有打赢!

非鱼第一个就扑上去了,担心的不行,二话不说一个熊抱,哭得那叫一个感人肺腑。

“深哥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呜————你是从蛇口里逃脱了么?你是怎么办到的?那蛇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你的四肢还在不在了?!呜呜————你还活着真好,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谁和我一起还违约金啊——”

林深:“……”

“没事,那巨蟒……没把我怎么样……”

那蛇确实没把林深怎么样,除了跟人似得亲亲抱抱举高高,缠着林深不撒蛇身以外

蔚雨也很着急,拉着林深一圈圈的检查,见其没事才问了林深想办的事办成了没有,又心细如发的发现了深哥困惑的表情。

三个人这么一交流,才知道了照片的事。

而关于昨夜大蟒蛇的事,林深则只是支支吾吾一言半语的说了几句,没有细说。

但是却肉眼可见的没有精神,像是抽光了所有的力气,这种情况一直蔓延到了今天。

非鱼去找摄影部换摄像机去了,蔚雨则又不放心的问了一句,“深哥,真的没事吗?”

为什么看林深的表情不像是没事呢?

“有事。”

林深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非鱼的背影,“刚刚非鱼在,我怕他性子急,做出什么事所以没说,但是那张照片并不太像偷拍的。”

“什么意思?”蔚雨一愣。

“照片中,我好像是看着镜头的……”

原主虽然能看出来紧张,紧紧的抓着衣服下摆,抿着唇躲躲闪闪,但是他的目光却是正面的。

也就是说,他可能知道摄像机的存在,甚至,他可能就是对着摄像机拍得。

如果真的是这种情况,这事就大了!

说明原主知道有摄像机的存在,可他还是对着摄像机抓住了衣服下摆,而且看那样子,好像还要往起撩?

他为什么要撩衣服,除了往起撩衣服还做了什么?摄像机还拍下了什么,这是不是就是蓝桉欲言又止所提到的照片?

那些照片都照了什么呢?

“深哥你这些事都不记得了吗?”蔚雨有些奇怪,如果林深真的拍过这种照片,他不可能不记得吧?

但是蔚雨也知道,林深失了一次忆,那次被按在游泳池之后,林深说他溺了会儿水,短暂的失神,可再起来之后就忘记了很多事情。

不过现在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林深摇了摇头。

他只能说他失忆,要不然还能怎么说,总不能说他穿书吧,还是穿得黑粉的书。

“深哥不行的话,把这事告诉苏哥和允老师吧,他们本事大,一定能解决。”

林深抿了下唇,摇头道:“不好,不用,我自己可以。”

林深自己能解决的事就不要去麻烦允老师了,更何况允诺程马上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办事,林深不想给他添麻烦。

他护着他的美人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再给他找麻烦。

而且有什么事情是深哥不能解决的?

他要变得强大而优秀,才配得上和他的美人并肩而立。

“那……要不问问知情者?”

蔚雨的目光转向了蓝桉,蔚雨是林深这边的人,他不仅仅是工作人员,林深还把他当弟弟,所以有什么话也都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因此蔚雨也知道蓝桉和林深提过照片的这件事。

林深瞥了一眼蓝桉。

蓝桉正在吊嗓子,啊啊啊啊啊个没完,却怎么都升不上去,以至于越吊越生气。

“你觉得他会告诉我么,”林深嗤道。

蔚雨:“……也是。”

说曹操曹操到,蓝桉怒气冲冲的朝着林深他们走了过来,气愤地往林深旁边一坐。

“林深你是不是故意的,我让你教我唱歌,你就让我像唱大戏一样的吊嗓子?我是唱流行歌曲的,不是唱京剧的,练这个有什么用?”

蔚雨退出了这个场合,他留下也没有用,反而有他在,蓝桉做妖可能还会更彻底。

林深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你不要小看京剧,身为国粹,自是精华,你如果能把京剧唱好,唱咱们这些歌还不是洒洒水,轻而易举的事?”

“至于……”林深话锋一转,“至于是不是故意为难你,那自然是故意的!”

深哥将‘故意的’这三个字说得掷地有声。

蓝桉恼羞成怒:“林深!我就知道,哪怕你有一万种练嗓子的方法,你也会教我最难的!”

林深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有机会整治蓝桉,林深怎么会错过。

看着蓝桉气鼓鼓离开的背影,林深勾了勾唇边,转头之间却看见黎宇宸站在了他的旁边。

“……大哥,你是猫啊,走路没有声音?”林深一回头看见了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边,吓了一跳。

“我不是猫,你才是。”黎宇宸在蓝桉刚刚坐得位置坐下,他其实早就已经留意林深与蓝桉这边了,所以毫不意外的看见了林深在蓝桉离开时,噙在嘴角的浅笑。

“气蓝桉就这么开心啊?”

“怎么黎少爷,是来替你的官配做主的么?”

黎宇宸闷闷的笑了声:“那是粉丝们瞎起的,哪来的什么官配。”

林深:不好意思,还真不是,你们在书里就是官配。

“而且你是为蓝桉好,虽然唱京剧挺难为他的,但是你说的没错,身为高音部份的主唱,练京剧可以驾轻就熟的增强功底,百利而无一害。”

林深没有发表观点,微微挑眉。

算他是个清楚人。

“既然如此,你过来干嘛?”

“想你了,来看看你,”黎宇宸靠在沙发靠背上,一双长腿交叠,九头身的身材修长挺拔,再加上那张混血脸,帅气的很。

“……哼,”林深回以他一个冷哼,他们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什么可见的,“别介,你可千万别想我,要不然蓝桉还得吃醋,到时候又找我事,给我添堵。”

林深倒不怕蓝桉给他找事,他主要是不想添堵,最近和允老师好不容易有点进展,他心情很好,不想被破坏。

“我看你心情不好,是有什么事吗?”

林深:黎宇宸是一直在盯着他么?他一点点情绪波动,他也能发现。

“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和我说。”见林深好像并不打算回答他的上一个问题,黎宇宸也并不在意。

林深还是不打算回答他。

他不喜欢麻烦人,有什么事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

“我没事,你管好你自己吧,马上公演了,到时候别出问题。”

“你信不信,咱们组合谁出问题,我也不会出问题。”黎宇宸含着笑看着他,目光自信又坚定。

林深不知道黎宇宸哪来的这种自信,他在外面的那些莺莺燕燕就那么老实么?

“那最好。”

黎宇宸:“那我不出问题,你打算给我什么奖励。”

林深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屁都没有。”

还要奖励,他怎么不上天呢?

“…………”黎宇宸笑了一声。

林深:……黎宇宸是抖m实锤了,越骂越开心。

林深懒得理他,起身走了。

黎宇宸看着他的背影,上扬起来的嘴角就没下去过。

林深不给他奖励没关系,到时候他自己取就是了!

“怎么着,这回真动心了?”身后有人悄无声息的出现,走过来后,闲适的按着黎宇宸的肩膀做到了他的旁边,视线自始自终都顺着黎宇宸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那抹消瘦的背影。

是蒋文轩。

黎宇宸没理他。

蒋文轩继续道:“浪子也有回头的时候?还是又是你的控制欲在作祟?凡是脱了你控制的都要重新夺回来。”

黎宇宸没否认但也没认可:“那也比你表面老好人老干部,背地里不知面目不干人事要好吧?你既然装的那么像,怎么不帮帮你们组合里的谢星城?”

“你都说我是装的了,我为什么还要帮?”

蒋文轩理所应当的反问着,“不过,他真的需要我帮忙吗?他如果不想做,谁都强求不了他,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跪着不也得走完么?”

“哼,还是足够冷血。”

“黎,我们彼此彼此、”

天生就是敌人的两人毫不示弱,你一句我一句,气氛并不和谐,却也没有崩坏,反而显得有些平和了。

“不要把手伸向林深。”过了一会儿,不知道黎宇宸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

蒋文轩:“你觉得这是我能控制的?”

黎宇宸:“……”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句忠告,”

“什么忠告?”

“若他们真的把手伸向了林深,不要出头,你、你们家、你们家背后的势力都不足一提。”

黎宇宸揉着太阳穴的手一顿:“是不是不足一提,还不用你来评价。”

“黎,我是真的再给你忠告。”那人的语气加重,就像是出于真心。

黎宇宸沉默了。

“不过你们组合里的人还真挺有意思,有的人恨不得永远远离这污秽,而有的却要往污秽里头跳。”

黎宇宸:“你什么意思?”

蒋文轩:“你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么?看来你是真的对林深动心了啊,只顾着林深,连你官配都不管了。”

林深说蓝桉是黎宇宸官配是事实,而蒋文轩说就是调侃了。

但黎宇宸也没在意,因为他已经回头看向了蓝桉的方向,那像狐狸似的少年还在吊嗓子,边骂边吊,狐系的一张脸几乎快要皱到了一块,看上去一点也不情愿,却又没办法。

蓝桉把出名看得比什么都重,如果能让他获得成就,他什么都愿意付出。

黎宇宸收回了目光,起身,瞭了蒋文轩一眼,“我们组合内部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人吧。”

蒋文轩勾了下嘴角,对黎宇宸的臭脾气习以为常。

今天众人并没有什么活动项目,因为下午他们将进行一次短暂的彩排,为最终舞台的呈现做好准备。

最终舞台需要表演的就是他们的出道专辑,一本专辑里录了五首歌,到最终舞台的环节,他们需要将自己专辑里的五首歌全部唱完,同时要在舞台上用尽浑身解数吸引到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从而通过网络投票的方式,选出《美好团体》这档综艺的优胜者。

而今天他们的彩排内容则不用唱五首歌那么多,只唱主打歌便可以。

这段时间他们在综艺里边务农边训练,都对自己的主打歌有了一个重新的编排。而今天就当是一个小测试,测试一下这段时间的训练成果。

只不过不进行投票,就当是一个练习。

虽说是一个练习,但是两个组合都非常重视,毕竟他们平时就暗自较着劲呢。

第一天相互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火药味就已经出来了,而这段时间以来则更加严重,明着暗着的相互较劲。

sas因为有林深,无论是在唱歌跳舞还是做农活方面都有杰出的表现,所以收获了一大票观众缘,而cocktail也没有落下,林深去养猪,他们就去放羊,林深开拖拉机耕地,他们就去植树。

林深干多少活,他们干多少活。只不过林深干的是得心应手,他们是手忙脚乱。

真是难为一群公子哥,下地做农名伯伯了,那过程叫一个狼狈,辛辛苦苦一整天就收获了个同情票。

没办法,他们从小养尊处优的哪里吃过这些苦,所以自然干不好,甚至不但干不好,甚至还有点搞笑,今天不是这个摔了泥地里,就是明日那个掉了猪圈里。

人气没获得多少,倒是娱乐了一批大众。

正是因为如此,易凯一拍大腿说这样不行啊,再这样下去sas就彻底把cocktail比下去了,连夜叫着严敏瑞改了个剧本,将原本还要持续几天的务农全部变成了练习,以及这种两队之间小小的比拼。

资本的力量很强大,严敏瑞不得不从,只能硬着头皮改,让两个队硬着头皮上。

林深原本今天还要去插秧的,结果没去成,正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晒太阳。

看着眼前两个队的成员挑衣服、挑配饰、补妆。

他以前不愿意进组合的原因就是这个。

一个人一身轻松,他准备好了,就可以直接开拍,而进了组合,就会有一堆破事,干任何事情都得等全队准备好,如果组合内不协调,事就会更多。

比如现在。

蓝桉正因为耳环不对,发脾气呢,听得林深一阵阵的脑壳疼。

便拿出手机给林繁曦发了条信息,报了个平安。

林繁曦可能在忙,并没有及时回复,林深有一些些奇怪,但是也没放在心上,他前两天还和他妈联系呢,几乎每隔三天问一次林繁曦的身体状况,林繁曦笑着说啥病三天能得的,他妈妈好着呢,什么事都没有。

林深这才放了心,专心追老婆。

正准备在给林繁曦拍两张照片,以解她相思之情,结果手机却在这时跳出来了一条信息。

还是昨天那个号码。

———一会儿输掉比赛。

七个字,除此以外再没有其他。

不像昨晚那么的猥琐,那么的顾左右而言他,这一回倒是直接说出了他的目的。

林深抬眸扫视了一圈四周。

将周遭的人们的状态都看了一遍,没有什么异样,艺人们补妆的补妆,找事的找事,工作人员们匆匆忙忙架机器的架机器,调设备的调设备。

所以这条信息到底是谁发的。

让他输掉比赛

那就一定是隆星这边的人,那么他的那些照片是不是也在隆星的手里?!

唉,原主到底干了些什么啊!

为什么会拍那些照片。

林深的抗压能力比较强,以前在娱乐圈什么事情没有遇见过,所以虽然很早以前就知道照片这件事情,但是也没有放在心上,昨天看见那种照片以后,也很快接受了现实。

别忘了,这是他黑粉给他写的搞黄小说。

对于一个无底线无原则,为黑他而黑他的人,你还能要求什么呢?

林深盯着这七个字看了三秒,下一刻,直接切到了照相机,继续给林繁曦拍风景。

怕这个字,林深从来不知为何物。

一切准备就绪,严敏瑞给了大家一个手势,蓝桉也终于在暴躁中选好了他的配饰,无关人员迅速退出现场,林深也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他今天没有选什么配饰,毕竟他一直都不太喜欢那些东西,只是挑了一顶针织帽,盖住了他鸢蓝色的短发,脖颈上仍旧只带着一条蛇形项圈。

自从有了允老师给得蛇形项圈以后,林深就没有在脖颈上再加过任何配饰,只有这一条,也只是这一条。

【深深脖颈上的项链是不是有什么含义啊?为什么总是戴着这一款啊??】

【一定是有得,要不然谁会天天戴着啊,而且他害怕蛇。】

【他怕蛇?怕蛇还戴有蛇的项链?他是想不开了么?】

【更好奇了,这到底有什么含义,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即使怕蛇,也要戴着这条蛇形项圈】

【或许这就是爱的力量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哥哥到底爱谁啊!】

“林深,”

林深正在伸懒腰,不知道是谁在身后喊了他一声,他诧异的转身,看见了一张日系的少年面孔。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周身被一种很清冷的气质覆盖,穿着一件宽松的针织衫,下身则是浅蓝色的破腿裤,一双经典款板鞋。

林深看着来人眯了眯眼。

如果他记得不错,这好像是cocktail组合中一直不爱说话,性格清冷,与萧斌差不多人设,走冷傲风的谢星城。

他来找他干什么?

林深看着谢星城走过来,后者向他伸出了手,看样子好像是想和他握一下。

林深迟疑了片刻,遥记得第一天sas与cocktail见面的时候,王炫澜就是这样出场,然后抓着林深的手差点给深深捏断了。

一样的情况,隆星的亏还没有吃够?

能不能有点新意。

林深迟疑了片刻握了上去,正准备用力,却发现谢星城只是象征性的碰了碰他的指尖,然后便松开了,微微颔首道:“一会儿请多指教。”

说完便朝着cocktail1走去,全过程都很清冷,没有任何的不正常,真得就只像是过来握个手。

林深望着他的背影有些诧异。

今天除了有出道曲的彩排,还有一场单人battle,而谢星城就是他battle的对象,所以他现在过来就真得只是打个招呼?

相对cocktail的其他人,林深对谢星城不是很了解,但是这短暂的一交流,却并不讨厌,或许是是因为允老师的缘故,对这种周身都是清冷气质的少年很难讨厌的起来。

林深回到了组合内,阿米第一个凑了过来,萧斌也望向了他。

“深深,刚刚没事吧?”他们都看见谢星城和林深握手了,并且看那画面还挺和谐?

“没事,他只是过来握了个手。”

“阿米,谢星城是什么人啊?”林深对他稍稍有点好奇。

“一个缺爱的人。”

没等阿米回答,萧斌就先接了话,同时望向了cocktail,去寻找谢星城的身影。

“谢家发家于香港,实力不输他们组合内的其他人,但是谢家的孩子太多了,谢父一共娶了六任妻子,先后都给他生了至少三四个孩子,所以相对的,每一个孩子分到的爱根本没有多少,谢星城还是其中最不受宠的一个。”

“他是谢父的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孩子,换成古代那种说法算是正室所出,按理说应该继承家业的,但是谢父是个老混蛋,娶谢星城母亲的时候他还是个穷小子,拿着谢星城母亲家族的钱发家致富,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将其掏空。”

“掏空之后,便算是正式起家了,并且一路高升,腾云直上,而相应的,却对正室愈发的不好,最后将其扫地出门,开始不断地把小三小四小五小六扶正,然后不断地生孩子。”

林深:他这个情况和段邵弘他爸简景榆很像啊,都是娶了钱,而不是人。

一个让其帮忙养孩子,一个娶了妻却是为了钱,还将其掏空然后踹了原配,扶小三们上位,让其穿着正室的衣服、霸占着正室的床!

真是渣男年年有,这本书里特别多!

“谢星城的母亲被扫地出门以后就生病了,并且没坚持多长时间就去世了,留下谢星城和他两个亲妹妹。原本他还有一个哥哥的,但是他哥在他初中那会出车祸死了,便只留下了他们。”

“听说他哥的离世很蹊跷,好像是被小三们给设计弄死的。”

“而他的两个妹妹还小,需要上学生活,但是谢星城很有骨气,坚决不会回去求他爸,所以便进入了娱乐圈,开始挣钱。”

阿米叹了一声:“星城好惨,也好有骨气啊。”

萧斌:“可是谢星城的父亲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便安排了人进入娱乐圈,帮他这个儿子做了很多事,铺了很多路,想让他的儿子在娱乐圈顺风顺水一点。但是谢星城并不领他这个情,因为他觉得恶心。”

阿米:“换成我,我也觉得恶心啊!杀了我妈,夺了我妈家的钱财,扶小三们上位,霸占着我妈的一切,还放任他们害死了我的大哥天啊,这也太惨了吧,我都不相信这是真得了,这世上真有这么狠心的人存在吗?”

“嗯,”林深点了下头,看向了段邵弘,“这世上真有这么狠心的人存在,还有过之而不及。”

“别聊了!谢星城怎么样和咱们有什么关系?顾眼前的比拼才是最重要的吧?”蓝桉冒了出来,打断了他们三个人的闲聊。

阿米委屈的撇了撇嘴:“蓝蓝你好凶哦,比赛多枯燥啊,偶尔八卦一下啦,八卦人八卦魂,八卦人都是人上人。”

蓝桉:“是不是人上人,赢了比赛才知道。”

“蓝桉,你的压力太大了。”萧斌也觉得蓝桉有些小题大做,柔声说了一句,蓝桉却根本听不进去。

林深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便也终结了这个话题,对于出道曲的编排,他们都已经练过很多遍了,连肌肉都有了记忆,已经达到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出错的结果。

所以他们表演完之后,效果很好。

直到他们看完cocktail的表演以后。

cocktail的表现也很好,但是正因为表现的很好,才让林深他们有些怔然。

上回在林深的改动下,他们出道曲《主宰》的舞蹈动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结尾,将大幅度的动作改成了轻缓的律动,而现在cocktail的《listen to me》也是了!、

他们也改了舞蹈动作,并且将结尾同样改成了律动。

只不过林深他们这边是成三角形,一个搭在了一个的肩膀上,随着音乐律动身体,而cocktail这里则是站成一排,随着音乐做出律动。

虽说队形不一样,但是这结构与舞蹈动作却太相似了吧。

“蒋文轩你们还要不要脸了,主题曲旋律抄我们的,组合手势学我们的,人设还仿我们,现在连我们改过之后的舞蹈动作还要学我们,你们直接把我们复制黏贴算了!”

在看完cocktail的表演之后,蓝桉一下就炸了,直接让导演掐了摄像机,连人设什么的都不维持了,直接出场battle。

林深被蓝桉的反应弄得一怔。

虽然他知道蓝桉平时柔弱似小白花的样子都是装的,只是他伪善的人设,但平时还是很注意的,尤其是在摄像机前就是在人前,说话娇滴滴装样子。

怎么今天一下什么都不装了,直接露出本性了?

听阿米说蓝桉最近一直都是这样,压力好像特别大,平时很难看见的发火,这半个月几乎天天见。

与蓝桉同样人设的金刚芭比王炫澜同样喊道:“蓝蓝,有些话可不能瞎说,我们什么时候学你们了。律动被你们申请专利了么,只能你们跳,我们就不能扭?”

蓝桉:“你们是不是学我们,在场的工作人员们都能看得出来!有本事你们让大家评评理?”

段邵弘:“评理就评理,大家你们说说,我们是学他们吗?”

工作人员们面面相觑都不敢说话,毕竟段家是什么财力实力,不是富可敌国也是一城首富了,并且还和允诺程有关,谁敢说话啊。

倒是谢非鱼没得怕的,在段邵弘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接了进来:“你们就是学sas,眼睛不瞎的都看得出来。”

“”段邵弘没想到还有这么个主,尤其是谢非鱼以前还是隆星旗下的,顿时有些卡壳。

谢非鱼以前的艺人唐水衫站了出来:“你个叛徒,叛出隆星就是为了加入耀瑞,你当然会帮耀瑞说话了!”

众人吵成了一片,在蓝桉的带领下场面逐渐的不可控起来,连严敏瑞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允诺程身体不好在修养,易凯坐在乘凉椅上不说话,而她又在资本的力量下不敢多发言。

有的时候她真想撂挑子不干了,资本是什么狗,爱怎么滴怎么滴。

正准备在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处理眼前的僵局。

却见林深站了出来,看向了cocktail:“谢星城!”

林深喊着这个名字,他这一句话一出,现场混乱的状态骤然安静了下来,在场的人全部看向了他。

谢星城也是。

“你是cocktail的主舞吧?”林深问,“反正咱们之间也有一场battle,不如咱们就换一种形式来比一场。你们不是说没有学我们的舞蹈动作么,那咱们就以半个小时为限,给对方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时间一到,以组合的形式分别表演新的舞蹈动作和舞蹈队形。”

“怎么样,敢不敢。”

林深的话音一落,全场哗然。

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林深和谢星城除了要给自己的组合设计出新的舞蹈动作和队形以外,还要以此作为比拼的项目,给在场的所有人完美的呈现出来。

这其中的难度是不可想象的。

即使是非常有经验的编舞师,临场反应能力再强,也只能保证自己的舞蹈动作能够卡上点,且不出错,而他们现在除了个人外,还要让组合内的其他四个人都加入进来,并且还要设计舞蹈队形。

跳出来的舞还要整齐,不出错。

这也太难了。

谢星城仍旧没有说话,或者准确点说他从刚才大家吵架混战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没有说话,一直没有说话。

可是看那表情却又好像已经默认了蓝桉所说的言语,只是不发表看法。

而现在林深这个提议一出,他同样没有发表看法,而是看向了他们的身后,坐在乘凉椅上戴着墨镜,看着书,不知道是在关注着他们还是在看书的易凯身上。

易凯没有抬头,仍旧保持着看书的姿势。

见状,谢星城这才转过了头,迎着林深的目光点了点头:“好。”



“林深,你真要这么做?半个小时,你当你自己在参加‘这就是街舞’,这街都不敢这么演?”蓝桉不解的站在林深的面前,对于林深刚才的提议十分费解。

林深正在给sas编排舞蹈:“蓝大公子你别废话了,把我刚才和你说得动作练一遍。快点,早点比完早点完事。”

晚上他还要和允老师去过生日呢。

“”

蓝桉有些纠结的审视了林深一边,但是也没办法,林深已经把海口说出去了,行与不行都已成定局了。

阿米:“深深,你真的有把握么?”

林深:“没有。”

萧斌:“那你”

林深:“那边更没有。”

黎宇宸一直没说话,非常配合的走位,跳林深编排的舞蹈动作,听到此才笑了一下,“原来你的算盘打在这里啊?但是深深,谢星城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怎么,他参加过这就是街舞?”林深道。

蓝桉:“”

林深很明显就是在用蓝桉调侃他的话,反过来再嘲笑蓝桉自己。

黎宇宸含笑:“那倒不是,但是这么说吧,你上回街头一舞,当时表演的太空步,机械舞、滑步他只看了一遍就做出来了。”

林深:“还好吧,谁看一遍都能做出来吧。”

阿米:“你在开玩笑?那动作没有个几年的舞蹈功底能做的出来?”

林深:“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难,多练练就好了。而且,我知道他很强!”

从谢星城不参与混战的时候,林深就看出来了,谢星城不同于cocktail中的任何一个富家子弟,他确实是个练家子。

刚才握手的时候,虽然只是象征性的、轻描淡写的碰了碰,但是林深仍然感受到了谢星城手掌上的茧子,那是常年累月跳舞翻滚时留下来的痕迹。

再加上在被蓝桉指出来cocktail抄袭sas舞蹈动作的时候,谢星城一句话不说,只是站在队伍的末尾,看似好像和他没关系,不关心,但实则只有林深知道,他们这种骨子里真心热爱舞蹈的人最反感的一件事就是抄袭。

他们杜绝一切抄袭的行为,只认原创,这样跳出来的舞才是对他们的尊重。

所以林深当时看谢星城的表情时,就知道了。

那是一种无奈的厌恶,似乎是明知是在抄袭,这么做不对,但是却没有办法,以至于浑身都在排斥和反感。

还有最后谢星城短暂考虑的那几秒。

他不是在思考林深刚才的提议,他能不能做到,而是在第一时间下意识的看向了易凯,去判断易凯让不让他这么做。

说明人家是真的有实力,只是资本不允许罢了。

“那你还这么笃定你一定会赢?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蓝桉听见林深这么说,一下就急坏了,可是看林深的这个表情,又这么得肯定,不乏又有些纠结。

“有!”林深勾了下嘴角,不知想到了什么,轻声问道。

“你们见过大蟒蛇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6 00:13:50~2021-09-19 21:0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胖得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日 15瓶;美食家 5瓶;小粉红衬衣 4瓶;若风无迹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